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漂泊的城市>第6章 白色花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章 白色花园

小说:漂泊的城市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8/8/5 14:54:26

  这次死的人是徐瑞青。

  晚上十点一过,整个校园又是人声鼎沸,阿烈等人爬起来,一出门就被人流裹挟着往前走。

  案发现场在去往实训场地的一条路上,从教学楼或宿舍楼去实训场地有三条路可走,最近的一条路也是一条荒草丛生的路,一般学生都会走大路,因为好走,走荒路要么是快迟到了赶时间,要么就是习惯问题。徐瑞青有没有这个习惯不知道,但半夜死在荒路上被人发现,绝对又是一场风雨。

  阿烈边跑边看马兴,这次可以确定不是马兴做的了,因为马兴从案发到现在一直待在寝室,白天人多眼杂,荒路杀人非常愚蠢,只有晚上才有机会。马兴回寝室之后不曾离开,除非会分身术,不然怎么也不可能把徐瑞青杀了。

  那凶手到底是谁?

  跑到了案发地,阿烈还在思考,还是老样子,他来晚了,现场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不过碰到贺晓光从里面挤出来,阿烈上前问:真是徐瑞青死了?

  两人不熟,贺晓光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便绕过阿烈走了。

  阿烈望着一群人脸色各异,议论声嘈杂,马兴说: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事只能交给警察处理。

  阿烈若有所思,离开之前听某个围观同学说:这小子临死之前还抱着一把百合,是准备向谁表白啊?

  还是香水百合,浪漫倒是挺浪漫,就是成了牡丹花下死的风流鬼了。

  谁说的?恐怕还没上手,你咋就盼着咱们学校的女生被糟蹋呢?

  也是,要是上手了这小子也不会这么殷勤了。

  一群人相视而嘻。

  ……

  翌日,校方对此做出了反应,表示警方严重关注此事,并下达通知,封校政策不变,但继续停课,实训场地封闭,禁止学生再踏足那里。

  阿烈听到广播后,随口对马兴说:不用说,警方要出手了。

  马兴感兴趣道:怎么说?

  一连死了四个人,还有一个校委书记,警方势必要把大量资源投入进来,也就是说,封闭实训场地是个幌子,恐怕警察早在那里布下天罗地网了。

  马兴眼神一闪一闪的,不置可否。

  阿烈见其他人还是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睡觉玩手机,跳起来拉着马兴说:走,陪我去趟超市。

  校园里的超市在食堂旁边,不止一个,除了一个便利店,还有三个小超市。

  去超市干什么?马兴不解。

  实话告诉你吧,我喜欢上宋星雨了,我要追她!

  马兴浑身不自在道:那你也不用拉着我啊,我帮不上忙的。

  这快七夕了,超市里已经进了不少花,我去买花。阿烈说,然后按着马兴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这是我第一次表白,得郑重点,你不会不帮我吧?

  我怎么帮你?

  宋星雨所在的201寝室有几个女生,尤其是那个祝灵璇比较难缠,我就指望着你帮我拖住她!

  马兴唉声叹气,意思是答应了。

  阿烈笑嘻嘻地说:当然,我也知道你喜欢宋星雨,咱们公平竞争,谁能赢得美人芳心算谁的,输的人不许耍赖!

  马兴还是默然不语,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胜算渺茫。

  阿烈买了花,是白百合,超市并没有进香水百合,那比较贵,学生一般买不起。虽然失望,但白百合聊胜于无,阿烈花了一百块钱买了九束双枝百合,共十八朵,捧着花往女生宿舍走引来不少注目。

  虽然七夕佳节让校园里的荷尔蒙大规模浮动,但这几天杀人案的阴影无时无刻不笼罩在心头,真有心买这么多花招摇过市的可不多。

  到了星雨所在的二号宿舍楼楼下,阿烈一点儿也不废话,举着花大喊:宋星雨!

  来来往往的学生立即停下看热闹,二号宿舍楼多处窗帘耸动,探出了不少脑袋。

  二楼靠边的宿舍打开窗户,拉开窗帘,祝灵璇往下一看,顿觉好笑:怎么是你?

  阿烈笑嘻嘻地晃着花:我来有事,把宋星雨叫出来。

  祝灵璇瞥了一眼旁边的马兴:怎么,求爱还带着亲友团啊?

  这你管不着,我就问你宋星雨在不在?

  祝灵璇歪歪头:你上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没想到阿烈还真的听从了她的建议,二话不说就往楼里钻,理所当然被宿管阿姨拦下来,但阿烈已经打定主意不在这学校上了,也就不管了,凭宿管阿姨自然拦不住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气得在阿烈身后直跺脚。

  201寝室,阿烈推门而入,由于停课,大多数都在,他扫了一圈,在靠窗的位置看到还穿着睡衣的星雨,祝灵璇挡在星雨面前:让你来你还真来了啊?她瞅瞅百合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现在追女生光送花可不行。

  阿烈见几个衣衫不整的姑娘在被窝里窝着,无奈道:星雨没事吧?我看她脸色差得很。

  祝灵璇翻个白眼:当然差了,感冒了嘛。

  星雨在她身后说:别跟他开玩笑了。顿了顿,有气无力地咳嗽一声,然后又说,杨方烈,你赶紧出去,等会儿保安来了没你的好果子吃。

  阿烈看了看怀里的花,嘿然道:星雨,就算你不愿意面对我,我把花都送来了,你总得给句话吧?

  我不是说了吗,到八月……

  流星雨那一天?我可等不及。阿烈表示不能同意。

  八月流星雨?好浪漫哦。祝灵璇阴阳怪气地说。

  星雨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应道:好,我答应你。

  祝灵璇回头看了一眼,若有深意地去瞥周彤,周彤只有苦笑,意思就是那个意思:徐瑞青刚死,哪怕徐瑞青和星雨已经形同陌路,这时候就被阿烈插一脚也是好说不好听,就像联谊会上朱雨骏指着周彤的鼻子骂是一个道理。

  阿烈得到了答案,也不多留,把百合扔给祝灵璇就跑了,搞得祝灵璇哭笑不得,她转身又把百合交给星雨:你还真的不怕议论啊?

  星雨脸色苍白,有很薄的血色,她虚弱地笑着说:我不怕。

  杨方烈和新闻系系花宋星雨确认男女关系的传闻很快传遍了全校,为此阿烈还被学生处喊去做了一次思想工作。

  面对满脸严肃的学生处长,阿烈笑嘻嘻地坐了下来:夏老师,有事就说吧,我还有约要赴,你也知道,最近我抱得美人归,比较忙。

  我说的正是你和宋星雨的事,虽然学校对早恋……

  阿烈打断他道:夏老师,你还是注意一下用词,我和宋星雨都是二十岁的人,说句不客气的话,在法律上是完完全全的成年人,能够为自己所有行为负责。再说句不客气的话,我家乡那边十七八岁结婚的多的是,在我这个年纪怎么也该有个一儿半女了,早恋肯定是算不上了。最后说句不该说的话,学校的规定明显死板,学生年龄一般在二十岁左右,你不让人家接触异性也不现实对吧?难道等人走上社会一见到姑娘就结巴?

  学生处长一脑门官司,还不该说的,该说的不该说的没一句落下的,他哼了一声:不管怎么说,你和宋星雨谈恋爱违反了学校规定……

  阿烈又打断了他的话:那这样吧,为了不耽误宋星雨的前程,等杀人案破了我就退学,怎么样?

  学生处长目瞪口呆,阿烈起身鞠了一躬,扬长而去。

  学生处长暴怒,拍案而起:杨方烈,把你的家长给我叫来!

  阿烈顿步,回头冷冷道:对不起,我没有父亲,而我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

  操场,主席台。

  学生会主席在这里坐了很久,一直等到阿烈到来。

  坐。贺晓光拍了拍身边的台阶。

  阿烈依言坐下,贺晓光笑道:恭喜你,抱得美人归。

  阿烈淡淡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

  贺晓光沉默了一下,叹道:星雨有没有和你说过她和徐瑞青的相识经历?

  说过。阿烈回答。

  星雨和徐瑞青是通过贺晓光认识的,简单的说,星雨和贺晓光才是青梅竹马,从小一个院子里长大的,最后也一起来到了锦工,当时是在一次聚会上,贺晓光和徐瑞青一个班,星雨因着贺晓光的面子才露了一面,登时把徐瑞青迷得五迷三道。

  之后徐瑞青就像口香糖一样死死粘在星雨身边,绝对死皮赖脸,星雨最后还是被温水煮青蛙,顺利拿下。

  贺晓光听完阿烈简短的叙述,点点头道:差不多是这样。随即又痛苦地说,我还记得,有几天星雨脸色不太对,一问老徐,他对我说是因为两人突破了最后一层关系,你知道我的心情吗?我当时都快疯了,却不能不强自忍耐,微笑着祝福他们。

  阿烈没有说话,贺晓光又继续说:我和星雨从小玩到大,我不信星雨那么聪明不了解我的心意,但星雨从没有正面回应过我,我就知道,她对我没那个意思。

  所以,你最终因妒生恨,杀了徐瑞青?阿烈的话音虽轻,却如同惊雷。

  贺晓光冷冷道:那是他咎由自取!星雨那么好的女孩他不珍惜,非要去和官金慧那样的婊子搅在一起!

  阿烈对这个话题并不热衷,他叹了一口气:那陈猛、朱雨骏和李书记呢?

  贺晓光摇头:这三个人的死和我无关,我也没有那么大的仇恨去杀他们。杨方烈,你是一个狠人,更是一个聪明人,应该能猜到谁是凶手。

  我怀疑是马兴,就是和我一个寝室的小胖子,不过他最仇恨的人应该是毛小龙和邓旺东,哪怕是汪西也成,没道理和陈猛、朱雨骏不死不休。后来我总结了一下,只能归为星雨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数。阿烈说,当时邓旺东借马兴的钱,且言明不会还之后,说过一句话,就是揭露了马兴暗恋宋星雨的伤疤,话比较难听,我就不复述给你听了。

  陈猛不是你说的马兴杀的。贺晓光下了结论,陈猛的死应该联系一下周彤,这才是关键。据我知道的,陈猛和周彤原本是情侣,分手当天陈猛就被害死,你说是谁干的?

  不可能是周彤自己吧?她……阿烈回忆了一下周彤娇弱的身材,难以想象。

  这个人我猜不出来,但肯定和陈猛亲近,而且暗恋周彤。

  阿烈眼前浮现一个个人影,最后只能摇头,他知道的线索太少了,陈猛到底是谁杀的,难以探询。

  至于朱雨骏,倒很可能是马兴所为。贺晓光说,你们那次的联谊会星雨和我说过,朱雨骏就差指着周彤的鼻子骂了,而且还把星雨卷了进去。

  阿烈苦笑:我一次次试探马兴,还不要脸地追求星雨,却什么也没试探出来。

  贺晓光却一副理解地样子:你对马兴有恩吧?所以他很纠结,如果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就是横尸荒野的下场了。

  那李书记呢?

  说到这个,贺晓光目光深邃:和我没关系,是老徐干的。

  为什么?

  这就要说到官金慧了,官金慧的确是个婊子,老徐和她搅在一起后,才知道官金慧有段时间和李书记走的近,李书记这个狗娘养的奸污过官金慧,官金慧当时约老徐到宿舍谈话,其实不是谈分手,是求老徐对李书记下手。为了逼老徐,官金慧自己扎了自己一刀,你能明白吗?

  阿烈一张脸已经完全塌了下来,喃喃道:这就是我们的学校?

  都说学校是象牙塔,学生在象牙塔里生活,不知民间疾苦,但我要说,学校更像一座花园,白色的花园,里面的花朵有的能吸收阳光,有的却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成为被遗忘的一员。贺晓光起身拍了拍阿烈的肩膀,我应该就是那类人,但我不后悔,我始终明白一个道理,对吃不上饭的人讲道德是他妈最大的不道德,就像强拆一样,有些人就只能像那些傻逼拆迁户一样敢怒不敢言,但有些人无所畏惧。我很喜欢一句话,当这个社会逼你到无路可走的时候,记住你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这并不可耻!

  贺晓光下了主席台,阿烈在后面喊:你去哪儿?

  去花园外面转转!

  ……

  阿烈收拾着东西,时不时去看已经空了的三张床铺,陈猛和朱雨骏死了,他们的父母过来把遗物收拾走了,没用的东西被学校扔了,而马兴……

  还记得马兴和贺晓光一起戴着手铐被两个警察押向警车,马兴说:我不后悔,一切为了星雨。他又说,陈猛也是我杀的,你们不知道,这王八蛋有了周彤还惦记着星雨,有一次要不是我恰巧出现他都敢把星雨强奸了,我不杀他杀谁?阿烈,你是好人,星雨能选择你我真的很高兴。还有,邓旺东欠我的钱帮我要回来,给星雨吧。

  贺晓光则指着人山人海看热闹的学生对阿烈说:你猜我和他们谁更龌龊呢?又指了指警察,还有他们,我想除了罪犯的身份,我比他们很纯洁,尤其是他们的领导们。

  东西收拾完了,阿烈来到邓旺东面前:你该还钱了。

  邓旺东奇怪:还什么钱?

  马兴的钱。

  操,那傻逼都进去了你还来这套?邓旺东火了。

  阿烈不说话,这次更不多说,瑞士军刀掏出来指着他说:这钱虽然不多,但也不是你的,你还不还,一句话的事。

  邓旺东对阿烈总是发怵,也信阿烈不怕见血,但没个台阶下他也只能硬撑着,好在叶浩及时介入:行了行了,不就四百块钱吗?来,我这有,阿烈你拿着,还给马兴。

  阿烈接过钱,背上书包,推着行李箱走了,再不回去看哪怕一眼,毫无留恋。

  ……

  校门口,星雨匆匆赶来。

  阿烈把四百块钱交给星雨,说:马兴给你的。

  锦工特大杀人案闹得满城风雨,星雨也已明白马兴为什么要杀陈猛和朱雨骏,默默地把钱接下,问:我过两天就去沈阳,你有时间吗?

  我现在不上学了,当然有的是时间,不止是沈阳,八月份我还真想陪你去锦绣山看流星雨。

  星雨一笑:接下来准备去哪儿?还在不在锦城?

  不在,我去无锡,和一家交建公司说好了,去太湖隧道项目部做测量员。

  可你学的专业……

  阿烈呵呵一笑,打断了她:你真觉得我的专业到社会上就有用武之地?比如你是核导弹专家,让你去修自行车你都困难,个人有个人的专长,不会可以学嘛。

  星雨又笑了:也对,是我迂腐了。

  阿烈挥挥手,忽然想起了贺晓光:冒昧的问一句,你对贺晓光什么感觉?

  怎么说哪,用一句比较俗的话说,我一直拿他当哥哥的。

  阿烈叹道:明白了。

  他再次挥手,这次直奔前方而去,同样没有回头看一眼。

  一个人渐行渐远,如同孤狼。

  (完)

1

第6章 白色花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