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丛林诡狙>第八章 手术刀杀人更简单(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手术刀杀人更简单(2)

小说:丛林诡狙 作者:吴悟无武 更新时间:2018/10/17 11:17:52

鬼子中邪了似的往前超赶,说是什么快追上中国军队一个什么将军,偶尔在鬼子停下宿营时听两个在吃饭团的低声的低咕略为知道一点点鬼子拼命往前赶的原因,到后来才知道鬼子追的居然是200师戴将军,最后终因医治不及时,受伤过重一代将星陨落。

鬼子为了不被伤员拖累,将伤员全产留下,同时只派了几个战斗力稍弱的鬼子留下来负责保护伤兵。

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跑得比兔子还快,给皇军在同谷带耻辱的中国军队正被赶进大山里面,当地缅甸人,典型顺民,还有会袭击皇军呢?

我当然名正言顺的被鬼子留下来照看鬼子伤员。

因为我精湛的医术,特别是对各种枪伤的医治技术让自负的小鬼子颇为折服。

你的,医术的大大的好,东京大学医学院的,这个的,受我救治的鬼子一个个竖起大拇指,这至少在短期内能让我能保住性命。

医者仁心,虽然我内心对鬼子是抵触的,但作为一个医生,还是尽心尽力的对伤者进行医治。

在战场上我们再见真章。

虽说我留学于大日本,受皇军教育多年,但我毕竟穿上的是中国军人的服装,所以鬼子对我并不信任,生怕我对鬼子伤员动什么手脚。

每天二十四小时,就连大小便都有小鬼子跟着,也不怕熏着,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你,害得我差点得了便秘,上不出大号来。

时间来到第三天晚上,狂风大作,鬼子没有找到村子,便在风雨中搭帐篷宿营,几个鬼子伤员被雨水一淋,发起烧来,我一个个给他们注射完盘尼西林后,看他们几个稳定下来后,才在帐篷一个角落里歇下来。

一个人照看十几个鬼子伤员,这几天还是累得我够怆。

被鬼子打得成猪头的脸也开始消肿,但是身上仍然一阵阵的疼痛,睡觉时一不小心碰到伤口就会一下将我疼醒。

有机会小爷我一定要小鬼子加倍偿还。

没想到的是,我才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报仇的机会就来了。

夜高杀人夜,更何况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呯”的一声枪响,在倾盆大雨中仍然那么清晰,就在我耳边响起一样,我一下就从半睡半醒中趴在地上,有人冲进帐篷了。

“不许动,举起手来。”接着又是呯的一声枪响,一个想操起身边刺刀的小鬼子被冲进帐篷的人开枪打死。

“段鱼,快起来,你没事吧?”原来是掉裤子冲进来救我了。

“是你,掉裤子,真的是你们。”我站起来,两眼迷成一条缝但满脸是笑的充满惊喜的和掉被子紧紧抱在一起。

打仗还得靠兄弟。

李宗富并没有放弃我,那天鬼子出村后他就和刀子跟了上来,发现我被鬼子挟持做了医生后,便一直在找机会将我救出来。

见鬼子为了赶路而将伤兵留在后面,自是心中大喜,机会来了。

李宗富看虽然只有四个鬼子守卫,但发现里面还有不少轻伤员,所以不敢在大白天动手,一直等到后半夜见鬼子大意在岗哨上睡了过去,才冲上前,轻松的用刀解决那三个鬼子。

没想到帐篷里的鬼子还挺警惕,听到外面的动静,正起身举枪,所以刀子毫不犹豫的给了那家伙一枪,马有田则给了那想反抗的鬼子一枪。

这些鬼子伤员怎么办?

带走肯定是不行,放了?用不了多久就会伤愈出来成为一个凶残的鬼子。

鬼子是绝不可能改掉其凶残的本性。

李宗富几乎没怎么思考,变对弟兄作作了一个手势 ,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鬼子看到李宗富的手势后,知道今天是要去见天照大神了,一个个嘴里念念有词。

想进靖国神社,我忽然想起刚才心里发的誓,一定要让鬼子加倍偿还。

“我来吧,我要让这些鬼子生不如死。”我忽然眼露凶光恶狠狠的说道,我也发现其实我这个有两面性,有善也有恶,也许正如人们说的大善之人常大恶,如满清中兴之臣曾国蕃,就被人称为曾剃头。

“段鱼,你行吗?”李宗富还真没见过我狠的时候。

“今天让你开开眼界。”我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刀能救人也能杀人。

“谁动我砍谁的头。”我用日语恶狠狠的一说,将几个蠢蠢欲动的鬼子给镇住了,砍了头可进不了靖国神神。

我靠近一个鬼子,突然出手,光刀一闪,鬼子脖子出现一道血线,精准的割断的喉咙和气管。

我手起刀落,快如闪电,在大家惊愕当中,将十几名鬼子一一割喉。

没人反抗,不是坐着就是躺着,对我这个东京大学医学院高材生来说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太难。

帐篷里除了鬼子临时的嘶嘶声,就是雨夜雷鸣,几道闪电,弟兄们仿佛看到一个凶神恶煞,自从那天后,听说部队就传闻开千万不要得罪医生,特别是段医生,具体原因不详,杀俘仍然是部队的忌讳。

精准割喉,让人能清晰的感到自己的死亡,可以说是一种相当残酷的死法,这其实比砍头更狠。

后来我也自己反思,自己为什么能做出杀俘的举动来,更多的可能是我看到马有牛两人被鬼子活活刺死的原因,你能杀,我为什么不能杀?

帐篷里面不一会就充满血腥味,鬼子相续蹬腿了结后,李宗富让大家将有用的东西全部带走,正好鬼子急救箱里还有不少药品,毕佳慧有救了。

“你跟小鬼子说什么了,他们全都老老实实的不敢反抗?”虽然是些伤兵,但动起手来,还是得费点周章,至少得浪费不少宝贵的子弹。

“我跟他们说了,谁反抗就砍谁的脑袋,他们就不敢动了。”

“为什么?”

“因为小鬼子认为被砍了头就进不了靖国神社了。”

“这小鬼子居然怕砍头。”李宗富不太明白靖国神社对鬼子意味着什么,但却明白了鬼子怕砍头。

你怕什么,那我们就来什么,从那天后,李宗富但凡有机会就将鬼子头给砍下来,这也让他成为鬼子最痛恨最想除之以后快的人之一。

我见大家忙着打扫战场,马有田也在起劲的翻这翻那,便将他叫到一边。

“长官,有什么吩咐?”马有田有点害怕的离我远一点地方站定。

“你弟弟马有牛,我看到了。”

“他,他在哪?”马有田本想问他怎么样?但发现马有牛并不在我身边,心里便猜到几分。

“他被鬼子射杀了。”我将遇到马有牛的过程简单的跟他说了一遍。

“牛牙仔啊牛牙仔,是哥害了你啊。”马有田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想保住弟弟给家里留个后几乎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现在这根支拄却一下轰然倒塌,生命的意义在哪儿?

马有田的生命其实到这里便已经结束,虽然他还活了好几天。

0

第八章 手术刀杀人更简单(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