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故梦无声 且待长风>第十四章:星夜 卯时 轻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星夜 卯时 轻烟

小说:故梦无声 且待长风 作者: 更新时间:2018/8/10 8:01:47

  寒烟袅袅,南风期期。何人在侧,月娥不及?

  风吹落,残叶满地,似昨夜星雨。碎寒烟,寂寥无人,恐支影独身。

  长安道一如既往地宁静,不知道谁家的鸡突然打鸣,意料之中的匆忙慌乱却没有出现,反而出奇的安静,那公鸡站在屋顶,愣愣的看了看东方破晓的鱼肚白,晃了晃脑袋,时间没错啊,,,,又准备扯着嗓子吼两嗓子,那声鸣叫刚刚叫出半个音节,突然一个红面绣花鞋飞来,砸的公鸡乱飞。“那个谁!去吧这只烦人的公鸡抓起来,今天中午炖了给后面的仆役加餐!烦死了!好好一天可以睡个懒觉,还叫个不停了!”

  “是,老爷。”那昏睡在门前的仆役一听见加餐,赶忙爬起来扑向那只迷茫马懵逼的俊俏公鸡,那只公鸡没有过多的挣扎,只是痴痴地悲伤的看着鸡笼里的母鸡们,再见了,我的三千佳丽!!!!

  接着又是一片的沉寂,“吱,,,”一阵开门声和咳嗽声微微扰乱了长安道的清净,“老爷,今个皇上准许大臣们不用上朝了,又没有大事情,怎么还要出去啊?”一位粗布黑衣的管家似的老头对着轿子上的红袍人问道,那红袍人轻轻咳嗽

  “老贾啊,怎么能叫没有大事呢?百官不上朝,无论是不是自愿与被迫,都是大事,我大离的大事!你先回去吧,我待会回来。”那人的穿的红袍在弥漫的雾气里显得稍微乍眼,却也并不很违和,看着和一般的富家家主没有太大区别,仔细一看,正是姜太尉,他一大早起来,保持着长久的习惯,今日更是简衣便装出门。一股清廉正直之气显扬,他慢慢的走,护卫在后慢慢的跟着,走到陌王府,依旧轻轻地鞠躬,然后转身离去。和往常一样,一般无二,十几年如一,从未改变,那颗坚韧的心从不丢失。慢慢消失在了云雾之中,微微的咳嗽声,显得微不足道,又显得那么重要,就像一滴水溅进汪洋大海,虽然微不足道,但是泛起绚丽的波澜。雄鸡一鸣天下白,只有他在这个时候选择出现,选择坚持。

  蔺若辰浪子似的坐在屋顶上,默默的看着姜太尉离去,这个清白的高洁傲岸的雅士,在自家门口,鞠了十几年的躬,他是这浑浊的官场里的洁白与坚贞。蔺若辰对着他远去的地方拜了拜。

  谁又会知道,这个洁白高雅的男子,又会掀起怎样的波澜,那浑浊纷乱里的宁静与洁白,又会受到怎样的猜忌,谁曾料想到,今后的某个夜晚,他会是那样的他。

  天高海阔,万人之上。都不是我的归宿,我要的,,只是那心里的安定与祥和。

  蔺若辰慢慢的飘身下屋顶,窈儿端着热水慢慢的踏着轻快的悠然的步子走来,活脱脱的领家小姑娘的感觉,蔺若辰远远地看着屋檐拐角下的她,默默的伸出手,“嘘,,”将手指放到不厚不薄的晶莹剔透的嘴唇上,示意窈儿小声一些,窈儿噘着嘴乖乖的“欧”一声,然后又调皮的加快步伐,好似一只小白兔一般,跑了过来,蔺若辰无奈一笑,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小妮子,小心罚不准吃饭。”那小妮子一听有些害怕,蔺若辰心里一阵好笑,却又听见她支支吾吾的说,“嗯。。嗯。。那我去景哥哥那里住着吧,,”

  蔺若辰忽然黑脸,“好你个混蛋,老子拉扯大,你要拐跑,下次打哭你!!!”然后敲了敲窈儿的小脑瓜,看着她的大眼睛,捂着额头说道“拿你没办法啦,,唉,,,”窈儿傻傻的笑了笑,看着厢房,她很好奇昨天少爷哥哥带回来的人是谁,是男是女,她很想知道,蔺若辰看着她疑惑地眼睛,忽然想起昨夜的一切,脸不禁红了红,别过头去,“窈儿,你先进去,里面的姐姐是哥哥的朋友,她喝醉了,你进去喂她点醒酒汤,再给她洗把脸。在把她的衣服换了”窈儿呆了呆,然后狡黠的看着自己的少爷哥哥,慢慢落脚进门,在蔺若辰耳边轻轻地说道“少爷哥哥,放心吧,我不会告诉景哥哥的!”

  她的那个景字咬的非常重,听得蔺若辰毛骨悚然,扭头看着进屋的窈儿,又好气又好笑,“你学坏了啊。。”

  窈儿慢慢的给醉酒的萧若初擦着脖子和脸,然后将她那沾满酒渍的衣服换去,飘飘的熏香,和屋里淡淡的清凉,显得一切都那么安详与宁静,清净自然,窈儿瞪着那双纯洁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一身酒气的萧若初,心里很是好奇,这个邋遢的不像样子的女子,虽然说还算好看,,,这可是陌王府除了自己外,二十年来,第一个外来女性,还是半夜带来的!!!肯定有猫腻!!!窈儿略微腹黑的想着。

  萧若初在梦里梦见了母亲,那个她最牵挂的人,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样了,她很有意识的想着烈士的抚恤金应该是送到她手里了吧,家隔壁的赵医生会应该会照料她的吧,还有,她知道我不见了,会是怎么样的,,,会不会哭的很厉害,谁又会去安慰她呢?她慢慢的流出泪水,眼角的清泪顺着脸颊留下,身体不住地颤抖,窈儿看着不知道如何是好,“少爷,她,,她在哭。。”

  蔺若辰赶忙进来,坐在床沿上看着她,看着她在梦里哭泣,心里焦急的要死,不知道如何是好,摸了摸额头,诶呀,烫得要命,“窈儿,你去前面的孙医生家,把他请来。”窈儿应了声,很快的跑了出去。蔺若辰一脸的无措与伤心,看着萧若初哭泣却迟迟不肯醒来。

  轻轻地拭去她脸颊的泪水,喃喃道:“你怎么了?昨夜还是你在解脱我,今日怎么唤作是你在哭泣呢?”他不能明白为何那个在酒桌上洒脱快活的古灵精怪的丫头,今天会在自己面前在梦里痛苦,他颤抖着双手,慢慢的擦拭着眼泪,说“你醒醒,可以么,本王昨夜刚刚遇上你,你就像是山间的樟树,陌上的鲜花,不知为何,本王觉得你长得好看,心里觉得舒服,看见你,便心生欢喜,无关风月,无关雪花。就是觉得你好特别。”

  蔺若辰稍微有些疲累,他站起身来寻找厢房里的白巾,用热水浸透,然后轻轻地敷在她光滑的额上,他的手法笨拙,但是很小心轻柔,显得十分可爱,蔺若辰痴痴地看着,阳光洒进屋里,照亮两个人,那两道身影印照在地板上,慢慢的,那双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抚摸着那吹弹可破的脸,痴痴地,静静地,纯纯的,慢慢的。没有言语。

  “咳咳!”萧若初忽然咳嗽的厉害,蔺若辰下意识的站起来,跑到窗边假装拉起帘子,然后又很惊讶的看着萧若初,赶忙跑过来,假装很镇定地说“你醒啦?你知不知道你发烧了,可吓死我了!”萧若初呆呆的拿下头上的白巾,拍了拍脑子“我靠!头疼死了!唉,,,昨晚上是不是我赢了?”蔺若辰迟疑了一会,支支吾吾的说道“我记不清了,也许是吧。你先躺下,医生马上就来。”萧若初慢慢的躺下,她刚刚好像,在梦里梦见了一个很熟悉的人,却又想不起来那个记忆里的很熟悉的人是谁了,,,蔺若辰看着乖巧木讷的可爱的萧若初,不禁脸红,萧若初瞪大眼睛,想着,你特么脸红个什么,老子还穿着衣服呢!然后猛地掀开被子。“what!,我的衣服怎么换了,蔺若辰!你给我说清楚!”蔺若辰刚刚沉浸在迷茫的幻想里就莫名的被一拳打在头上,然后看着发飙的萧若初愣愣的不知道说啥,萧若初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狠狠地看着蔺若辰,“老子保持了二十几年的身子啊!!!”仿佛晴天霹雳,把蔺若辰吓了一跳,终于回神,支支吾吾的说道“不是,,不是,,郡主,你的衣服是窈儿换的,不是本王,,本王,,本王乃是正经人士!”

  萧若初狐疑的看着他,忽然窈儿领着孙大夫进来,没有说什么,赶紧让孙大夫给她看了看病,然后开了几服药,看着蔺若辰得脸与关切的眼神,说道“王爷,王妃这是小小的风寒,不必担忧,老夫的几服药,保证见效。”蔺若辰猛地抬头看着孙医生,一脸的关切与同情,孙大夫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感觉自己好似被什么东西死死地盯着,就像是狼盯着兔子,但那种盯不是垂涎,是仇视与恨意,孙医生背后生出冷汗,两股战战,不能言语,蔺若辰见大事不好,赶忙叫道“孙大夫!快跑!”“你大爷的!!!!谁他妈是你家王妃!!!滚!!!”

  唉,,可怜孙医生三月不能出诊,自己给自己疗伤。。。。。。

  窈儿慢慢地跟这个漂亮温柔的大姐姐解释了一切后,然后就到厨房去做饭了,临走转身时,对着蔺若辰眨了眨眼睛。

  苏失羽一大早起来收到一封信“郡主在本王处,切勿担心。”苏失羽心里忽然火冒三丈,我说昨晚咋不见那玩意回来,,唉,,,

  一大清早,沐南华便是接到迷信,说是萧家郡主去了陌王府。然后正在喝茶的他,惊得连杯子都是掉了地上,陌王府,萧家,西北。他敲打着桌子,静静地满脸忧愁的想着,然后对着太监说道,“去,把月别叫来!”

  乱世里的宁静,纷乱里的安详,深深的猜忌与试探。皇家的多疑,内廷的动乱。烽火狼烟下的倾城一下,月夜星雨下的一见倾心。那个你,是我一生的回望与期待。

  

1

第十四章:星夜 卯时 轻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