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故梦无声 且待长风>第四十四章:帝阙危 往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帝阙危 往事

小说:故梦无声 且待长风 作者: 更新时间:2018/9/2 1:26:15

清风抚华庭,照月秋风迎。

沐南华静静地躺在常翰庭的冷硬的石板床上,,看着屋顶无色的淡漠的墙壁,静静地出神,他看到了一轮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一颗颗流星划破夜空,从呆呆的螭吻头上飞过,,给朱红宫墙增添了一片朦胧淡漠的光晕,,那样的寂静美丽。

深深的宫阙,金碧辉煌的大殿,水晶琉璃灯,玉璧华墙,,檀木梁衡,珍珠翠玉为帘,地铺金珠白玉,殿上的夜明珠发出莹莹的光辉,,照耀着整个大殿,明若白昼。那里金色的雕龙宝座上坐着一个人,一位睥睨天下帝王,他静静地俯视着跪在下面的明黄长袍之人。

那人的长发被翠玉王冠紧紧地束起来,一身长袍静静地垂在地板上,他的眼神里尽是淡漠和不解,,“华儿,为何!?”

那人正是齐王沐南华,他静静地跪着,看着自己的父皇,,淡淡的说了一句“孩儿没有做。”龙椅上的人一掌拍在龙椅上,愤怒的说道,“若是证据未曾出现之前,你说个你没有做,朕也就是信了”他狠狠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沐南华,“但是今日你长兄已然查明真相!你还要在这里嘴硬!?”

沐南华淡然的无所谓的说道“太子?这件事情我,孩儿都是不清楚,为何他可以查的,查的水落石出!?”龙椅上的人静静地看着他,但是只有一瞬间后就是又吼道“你是说朕错了!?”

“看来朕是把你宠坏了,,”皇上默默地叹息“去常翰庭思过吧。。”他的心神一怔,那时候的他哪里会知道,会知道那个龙椅上的人永远是不会错的。。

沐南华睁着大眼睛,忽然眼前出现一个人的脑袋,他大叫一声,,却将那人吓跑,是个小男孩,仔细一看,便是那日接自己的男孩,他皱着眉头,却又好奇的问道“你来干什么?”那男孩大概十五六岁之样,他看着自己,没有行礼说道“他们告诉我你是齐王殿下。”沐南华轻轻地撇嘴说道“是啊。本王是。”沐南华玩味的看着他笑“见了本王为何不行礼?”

“我那日问你姓名,你为何不回答我?”他静静地看着他,沐南华说了句“你这个小子,倒是很机灵,,”他看着他说道“本王叫沐南华。”然后便见到他静静地说了句“你只是天下的王爷,和我有什么关系??”

沐南华哑然失语,,没有回话,,他静静地笑道“那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师兄?”那人笑了,笑的很是单纯,,“我叫林逸,”

后入常翰庭,无论长幼,,都是尊称前一位为师兄。。堂堂南境齐王,,今日竟要叫一个未曾及冠的小孩子为师兄。。那年他二十五岁,,他十五岁。。

风花雪月,,流年翰庭

本来寂静的生活,淡淡的生活,让沐南华渐渐忘记了上伤痛,,慢慢的喜欢上这种虽然辛苦的但是没有勾心斗角的诡谲,使得心安平静,,渐渐地眷恋这种生活。。

“喂,师兄,过来。”沐南华唤这林逸前来,林逸过来然后看见沐南华手里掂着一袋东西,见他慢慢的打开,却见里面装满了精美的糕点,还有一把珍贵的玉剑,他很高兴的说道:“这是我好兄弟送我的玉剑,还有糕点。。”然后给了林逸一块,有眼馋的人看见过来要,沐南华皆是笑着发了下去,然后众人都是一起傻笑,,

“干什么!!回去好好练习!不想吃中午饭了!”师傅暴怒的声音传来,众人都是被罚了支着剑在烈日下跪了一个时辰。众人都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面色艰难又好笑,,都是欢欢喜喜的一起罚跪,,谁知一阵马蹄音打破了寂静的生活。

“这不是二弟么?怎么在此处罚跪啊?”一阵戏谑的声音传来,沐南华脸色阵阵的发白,,他抬头看见几匹骏马立于大门之前,他的眼神里尽是恨意,,那人一身明黄色的长袍,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静静地笑着,,沐南华淡淡的抬眼,却看见他的金冠有些不一样,,然后便是听见他说“弟弟有所不知吧,父皇圣恩浩荡,今日父皇出去狩猎,给了我监国之职。”沐南华一震,眼睛瞪的大大的,充满了震惊与失望。。但是更多的却是淡漠,慢慢的尽是释然“那弟弟便是恭喜哥哥了。”

“等哥哥当上了皇上,,便让弟弟回来。可好?”沐南华淡然不语,静静地闭上眼睛,继续受罚,太子有些生气,伸手想要一把掌打在他的脸上,却是打上了一根木棍上,,那人仙风道骨,,便是常翰庭的师尊,,淡漠的说道“太子殿下,我的徒儿...”太子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有着三分犹豫,狠狠地一甩衣袍,,便是离去了。

“你会是我常翰庭祸害”

是夜,月色朦胧,静静地,悠悠的欢呼声,在山中回荡,,“喂!南华,别走啊!”大师兄拿着酒水对着走出门去的沐南华说道,沐南华回道“等会!”他走到一小坡上,静静地看着月亮,想着一晃就是三年,,他离开京都已然三年了,,静静地思量之间,,一道身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静静地没有言语,,“师兄啊,,今夜是你的及冠之日,来我敬你!”他掂过身旁的美酒,向林逸说道,,林逸淡然一笑,然后便是饮进美酒..

寂静的天空处画出一道火红的光焰,打破天际的静谧,沐南华静静地看着这个熟悉的东西,忽然感觉到不对劲,,扭头回去只见火光四起,淡淡的焦木气味蔓延整个山林,,沐南华和林逸皆是一惊,两人纵身下坡,,却见有黑衣军马纵横穿梭,来往冲杀,在火焰中泛起滔天的杀意,仿佛天降的杀神,,静静地将鲜血染满整个山林,,却听见绝望的呼救声响起,灿烈的呼救声陡然的四处荡漾,见到火光里有人影穿梭,举着的利剑还没有碰到马上人影的身子,便已经倒下了,,

他们马背上挺拔的身影,就像是死神一般,静静地宣告他们的死亡。

“小人!趁着你爷爷酒劲上头来偷袭!不要脸的!”大师兄指着马上的人说道,一记飞剑投射向马上的黑衣人,那黑衣人应声倒下,他又挥舞长剑,还没有上前,却被一支利剑洞穿了喉咙,,无声地倒下了。。

林逸和沐南华在火焰里杀敌,一股鲜血浇在脸上,沐南华看着这个人间炼狱,脑子痛的不能言语,,只有两个字,,太子!!

师尊忽然纵身到了两人身边,,“你们怎么回来了!?”师尊看着二人,狠狠地说道“你就是我常翰庭的祸害!!”一把将呆滞的二人推了出去,眼神忽然的温和,,静静地看着沐南华,“你来我这里三年,早已经是我的孩子了,,切莫为仇恨蒙蔽了双眼。。”

静静地看着,呆呆的看着,,不能言语,,林逸忽然眼神一利,将他打晕在地,,昏聩不醒..

一场清雨过后,,淡淡的黑烟在山林里回旋,,沐南华头疼的醒来,却看见废墟一般的常翰庭,,然后看见自己的面前有一张纸,上写着“师弟,师兄会报仇的,在我的及冠之日杀我兄长师傅!此仇不报!非君子!”

沐南华看着淋淋漓漓的清雨,淡漠的眼神里尽是狠厉,,浓浓的血液夹杂着灰炭的焦黑,显得有些令人作恶,,清清的水,细细的雨,冲淡了浓浓的血,,却冲浓了深深的恨意,滚滚的心海里荡漾。。“我要报仇!”

回京联络旧部,又在朝堂的暗处滚爬三年,一日朝华殿上,假面朝圣,他躬身站在殿前,静静的听着自己的父亲夸耀这自己的功劳,就像是陌生人一般,,他的严重流动着深深的浓浓的血色长河,,他内藏的软甲细剑,随着心的颤抖,发出细碎的声响,淡蓝色的长袍不断地乱颤,仅仅隔开十步之遥,,便是心与心的千里相隔,,若非旧臣拉着自己,那日不知会发生什么。。

直到那一晚,沐南华在连月池旁静静地看见自己的倒影里有一个淡淡的身影,立于屋顶,,然后淡然一笑。

那一日,,火光冲淡了帝京的烟火繁华,,冲淡了多少富贵人家的美梦,,踏碎玉门,破碎了皇宫,大火蔓延,那日是整个帝都的梦魇。。东宫繁华的锦绣,,就如镜花水月般一瞬即逝,,一身锦衣的太子抬头看着一身黑衣遮面的他,,问道“你是何人??”他淡然的一间剑下去,,“地狱里去问吧。”

他慢慢的走进父皇的寝殿,,看见玉帘后面执剑的身影,,“你来了?”他的身形怔了怔,然后轻轻地应了句是。

“我说近些年怎么是如此的不安慌乱,,原来是你回来了。。”皇上慢慢转身,微微愧疚的说道“华儿,,你可知道,朕知晓你身死的时候,是怎样的心痛,,”沐南华闻言浑身颤抖,,有热泪灌满了眼眶,,他还没有言语,,

“师弟是要做南境的皇上的,,你不用再伤心了!”只见林逸一身淡白色衣袍,慢慢的走进大殿,,轻轻地说道,,看见沐南华轻轻一笑“师弟。”沐南华一怔,这几年虽然是有着联系,但从未交谈。“那日随文将军出征,遇袭后,可是你救下的?”林逸淡然一笑,,默默地不再言语。。

他漫步上前,皇上提剑蹒跚后腿,,明黄色的长袍在光华明亮的地上胡乱的摇曳,,那地上的虚影摇曳,,承载了多少的鲜血仇恨,,他的眼里满是悔恨与惊恐,林逸上前,轻轻一笑,笑的疯狂,在皇上的眼里那样的黑暗,,那样的丑恶。。只一剑,,一剑下去便是鲜血四溅,,,然后静静的,,淡然的看着沐南华道“你不能做的,,我来替你做”

皇权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然皇权倾倒,,此者不过流血五步,,横尸一人耳,,

那年他二十二岁,他三十二岁,他君临天下,他辅佐圣驾。

林逸淡淡的看着沉睡的沐南华,,轻轻地笑了笑。。不再言语。。扶手看着宽广的大殿,轻轻的扶手在黄金龙椅上,一人睡着,一人站立,,风轻轻的扫过碧波,玉华光耀,,都是在风里荡漾。。轻轻的摇曳。

“你做不得的,,我来做!!”

0

第四十四章:帝阙危 往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