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少校从商记>第⑨章 求助“老情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⑨章 求助“老情人”

小说:少校从商记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8/8/16 16:58:29

人在情场都是迷惘的,太多人在情场中的智商等于零或者为负数,这也充分说明自古以来太多腐化人士都是死在女人的手里,这种现象在当今世道最为突出,为了女人一掷千金。华啸林也不例外,虽然他是一个铁血军人,可对从小青睐的柳晓芸一直情有独钟,死性不改。

晚十点时分,华啸林回到在税务局的家里。父亲华振兴还没入睡,坐在客厅愁闷地抽着旱烟,看华啸林回来埋怨一句,“你怎么这么晚?想到办法了吗?”

“嗯,筹到一点,小剑借给我五万。”华啸林把装钱的塑料袋放在茶几上,再拿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递给父亲,“爸,以后不要再抽旱烟了,换纸烟抽。”

“哼,纸烟哪有那么多钱抽,再说也不过瘾。”父亲说着,看华啸林放在茶几上一大叠钱而暗喜,他还高兴的挑了一下眉头,说:“林子,小剑那人不错,竟然会借这么多钱给你,你可要好好做事业,尽快把这钱给人家。”

“是,你放心,我会争气的。”华啸林苦笑一下,为了避免父亲对他啰嗦,欲去卫生间洗漱,“爸,你早点睡吧,我去洗个澡。”说着向阳台走去。

“等等,我有话对你说。”华振兴抽口旱烟,把烟杆在垃圾篓边敲敲,再吹几下烟筒,说:“明天你拿存折去把钱取出来,这都是你当兵时寄给家里的,我们之前用了一点,还剩三万多块,你都拿回去,你弟弟几次想拿这钱买车,我都没有同意,这是你的钱,你自己拿去划算。”

“……”,华啸林一时无语,心里五味杂陈,双眼湿润,此时他深刻感受到父子深情,更感觉到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分量,过后一会说话时也声音哽咽,“爸,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家里慢慢好起来的,我会努力,一定给啸山(弟弟)买上车。”

“嗯,你去洗澡吧,早点睡。”父亲说着把烟杆放到门后的竹筒里,站起身来,走去客厅旁边的睡房里,望着父亲垂垂老矣的背影,华啸林眼睛更红了。

尔后,华啸林到房间拿换洗衣服去卫生间洗漱。为了明天去见柳晓芸,他准备穿次西服,戴回领带,搞得像样一点。想起自家的窘境,他在洗澡时,泪水夺眶而出,夹着喷头的水珠流下脸颊,心里发誓将来定要缔造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

这个晚上,华啸林辗转反侧,浮想联翩,直到次日凌晨天快亮时才朦胧睡去,当他醒来时已经是午后十二点,不是父亲叫他,他睡到黄昏也不一定。

母亲又做了一桌好菜,鸡鸭鱼肉皆有,父亲未等他上桌,就给他倒了满满的一杯白酒,他父亲的酒量很好,一天干掉一瓶45度以上的白酒乃小儿科,甚至是更多,他有喝闲酒的习惯,只要酒瘾上来了就会去找酒瓶倒上一口。

在吃饭时,母亲叮嘱华啸林要为这个家争气,她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说她昨晚给华啸林做了祷告,一定会成就心愿的,最后说句“神会保佑你。”

华啸林是个唯物主义者,一般不信鬼神,前几天被谷云峰忽悠只是半信半疑,人在迷茫的时候都会奢望有神灵庇佑,所以那天他听谷云峰说那话会心神向往。

父亲对母亲信奉基督教极为反感,二人经常由于这种事吵架,曾就母亲沉迷基督教大骂过“什么狗屁神?没有我这尊大神,你们全都喝西北风去。”

华啸林看父亲不悦,扯开话题,父子俩就着菜肴喝酒聊天,他们聊的太多是部队上的事,他父亲当年参加过中国云南对越自卫反击战,那时华啸林呱呱坠地才一年多,幸好他父亲只是战地医院的普通汽车兵,若是士兵兴许就阵亡了,他父亲说那时拉过的战士尸体不计其数,还说那时胆子大,什么都不怕,现在人老了,胆子越来越小了,在梦中常看到那些死去的战友们,闹得心里常不是滋味。

“都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二人都是军人出身,有很多共同语言,一顿饭吃了一两个小时,直到他们父子俩把一瓶白酒干完了才收场。

当天下午,华啸林辞别父母,坐客车回去江都,按照发小董晓东的提议,他坐客车到江都后,便打辆出租车去市审计局,下车后直奔市审计局院内职工公寓。

可刚走进审计局大门,华啸林的心里就产生紧张感,这种感觉对于谈过恋爱的男人都知道,一旦追求心爱的女人定会感到如临大敌。华啸林是个军人,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但对柳晓芸却比对“敌人”还要畏惧,董晓东提议他找柳晓芸化缘简直是要他的命,算是给他出了一道最难的人生课题。

这个时候正好近夜,审计局的大院里寂静无声,不见人影,兴许因为现在是饭点的缘故,大家都在家里装罗晚饭。华啸林如同上门推销或者小偷一般,小心翼翼又鬼鬼祟祟上去楼梯,他好不容易才上到柳晓芸住的楼层,来到她的房门口。

华啸林退役后曾经偷偷来过这里多次,可每次来都是不敢敲门,有时听到屋里貌似走来开门出外的柳晓芸脚步声,吓得他比兔子跑的还快,疾步下楼逃窜。

这次也是一样,华啸林到门口时迟疑许久也不敢按门铃,更不敢敲门,他试了几次也把手缩回来,后来终于鼓起勇气点了一下门铃开关,可如触电一般。

“哈哈,666。”突然,身后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声。

华啸林回头一看,见是柳晓芸站在后背,脸上立即如同雷打一样囧的通红,恨不得找块地缝钻下去。

柳晓芸,女,时年27岁,与华啸林同龄,二人都是1978年生人,她脸胖腰圆,丰满性感,在华啸林眼里极具女人味,但在太多数人眼里,若是她与郑海燕相比定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人们闭着眼睛也会认为郑海燕才是人间仙女,而柳晓芸只能算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女人,她口无遮拦,大大咧咧,若不是穿着女士西装定是土的掉渣,可华啸林偏偏对她着迷,对郑海燕却怎么也不来电。

“哎,晓芸,回来了,我来,找,找你有点事。”

华啸林喘口粗气,顿时犯囧,向她打声招呼。

“哼哼,大头兵,这么孬呀?”柳晓芸依然止不住乐笑,伸手推华啸林胸前一下,接着从女式包里拿钥匙开门,“晕死,我有那么让你害怕吗?看把你吓得。”

“嘿,你就是一只母老虎,我哪能不害怕呢?”华啸林受柳晓芸的泼辣感染,心里消散了一点紧张感,说话也大声了,“晓芸,说实话,我是怕对你影响不好。”

“哼,那你还来?你赶快走呀?”柳晓芸打开房门,回头瞪华啸林一眼,随后进门换上拖鞋“踢踢踏踏”走进屋去,抛下华啸林怵在门口不管不顾。

华啸林的脸色阵红阵白,进也不是,走也不是,他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心里总是会莫名地害怕他,这也许就是他对柳晓芸的真爱吧?让他左右为难。

不知柳晓芸刚才去过那里,进屋后端起水壶猛喝冷开水,在她喝水时看华啸林还在门外怵着,不由放下水壶“吼”他一声,“喂,怵着干什么?要我请你吗?”

“哦,不是,谢谢。”华啸林挺下胸膛,壮起胆子进去,但腿刚进房门,却又被柳晓芸“吼”他一声,手指地上对他喊道,“喂,喂喂,换,换鞋呀。”

“丫的,还这么多穷讲究,你真是忘了什么出身,哪学来的?”华啸林黯然埋怨,换上一双男士拖鞋走进屋去,泰然坐到一张单人沙发上。

“你找我有事吗?我等会还有事出去,有事快说。”柳晓芸终于喝满一肚子水,端把椅子坐到华啸林的对面,如同审讯华啸林似的,“说吧,我还有点时间。”

“晓芸,我确实是有点事找你,但就是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华啸林支吾说。

“什么事?吞吞吐吐干什么?我真是母老虎吗?”

柳晓芸忽然紧张,一改她的泼辣“作风”,脸上不经意间掠过一丝羞涩,这种改变如同180度大转弯,屋子里的气氛也顿时沉重起来。

其实,华啸林在进审计局大院时,她就跟在他的后头,那时刚好市里某单位公车把她送回家。看到华啸林紧张地“摸”到她住的公寓楼层,她心里也如华啸林一样紧张万分,有如打鼓七上八下,后来看华啸林连她的门铃也不敢按,便不禁乐笑,为了逃避紧张心情,她故意大大咧咧地对华啸林笑话和吆五喝六。

柳晓芸有个毛病,一紧张就要急着喝水,貌似以喝水来掩饰恐慌的窘态,现在看到华啸林又支支吾吾,再加上华啸林对她火辣的目光,她便随着产生紧张了。

华啸林把想开电器店的打算向柳晓芸和盘托出,并向她恳请借钱的事。

柳晓芸听后不置可否,站起身去里面睡房拿来一张银行卡递给他。

“喏,你拿去,密码你自己想,我就这么多。”

“啊,哦,好吧,谢谢你。”华啸林顿下,羞愧地接过银行卡,同时感动柳晓芸对他的感情,她的话意味深长,充分表明无声胜有声,让人心驰神往。

可这密码要华啸林自己去想却要为难了,他虽然追求柳晓芸那么多年,但他们俩有纪念性的日子没几个,何况女孩子的心思都是极为细腻,若要破解她们设置的密码可得费老劲了。

华啸林抬头看下柳晓芸,对她干笑几声,“谢谢你,没想到你。”

“嗯,哼,你不要想多了,这钱可是要还的,你走吧,我马上要出去。”柳晓芸囧着脸赶华啸林出门,再叮嘱他一声,“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人多嘴杂。”

“是,我明白了。打电话。”华啸林羞愧地笑道。

柳晓芸瞪他一眼,“轰”地一声把门关上,而后背对房门泪如雨下,有如古代女人那般在心里嘀咕,“冤家,你真是阴魂不散啊,哀家真是被你愁死了。”

2

第⑨章 求助“老情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