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少校从商记>第10章 一往情深“小女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章 一往情深“小女人”

小说:少校从商记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8/8/19 18:08:28

柳晓芸一手擦下泪水,走到书桌前坐下,打开抽地拿出一本带锁的笔记本,莫看她的性情泼辣,其实她的内心深处如其他江南才女一样,喜欢写诗,也喜欢写散文,甚至还像“一代才女”宋代女词人李清照那样善于填词,对李清照《醉花阴》熟记于心,“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今晚被华啸林突然来访,顿时掀起柳晓芸压抑已久的心扉。她拿钥匙打开笔记本,伏案书桌写起一首情诗,行文如流水,让人读来有如涓涓细流,美不胜收。

字如其人,柳晓芸笔锋遒劲,浑厚有力,在写诗文时,泪水涟涟。

这与她刚才对华啸林的“强硬”态度判若两人,同时谁也不会想到她这个性情如火的小女人能写出这么优美的诗词,若是让人看到她亲笔写就的这首诗文,定会深感她内心深处的细腻和对华啸林的一片深情,嗨,好一首情诗。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象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也不止象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相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吹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你有你的铜枝铁干,象刀象剑也象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象沉重的叹息,又象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和足下的土地。”

一气呵成,妙笔生花,足见性情难耐,字里行间足显她的真心,可她为何不接受华啸林对她的追求呢?如此想来令人费解,这兴许是因她心思太细腻了。

其实,每当柳晓芸想起华啸林时,就会不经意地想起郑海燕,她们三人之间仿佛挂着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又仿佛如同一张很薄的窗户纸,一捅就破。

柳晓芸把这首“情诗”写完后,再细细浏览一遍,尔后舒心笑下,把笔记本合上,重新上锁,再把笔记本放到抽地深处,拿本书压着,继而关上抽地,如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拿上挂在椅子上的女士包,把包往后一甩出门而去。

她从市审计局出门后沿街道走不多远,伸手打辆出租车向郊外驶去。

“师傅,去五岭广场。”柳晓芸说下地址,再补充一句,“快点,我赶时间。”

“是,小姐放心,我们很快就到。”

出租车司机看眼如“太妹”似的柳晓芸,倒吸一口冷气,他们这一行太多数人虽然较为好色,但也害怕惹上不三不四的女人。

柳晓芸性情强势,行为不羁,一般男人不敢随便招惹她。

五岭广场是江都新建的市民休闲场所,三五成群,广场舞音乐不绝入耳。

柳晓芸是个小女人,还没到与老太太为伍的年龄,她来五岭广场是跟小年轻跳街舞和滑板,近段时间以来,她的街舞和滑板水平进步神速,算是一流水平了。

小年轻很喜欢跟柳晓芸对跳街舞,个个叫她晓芸姐如嘴上抹了蜜,搞得她如同他们的“大姐大”,用她一句俏皮话说:“姐要是想干啥,谁也得靠边站。”

有人说,女人是一本书,就看读她的人是不是猪。怪不得华啸林会对柳晓芸痴情,他应算是能读懂她这本书的男人。二人还没捅破窗户纸谈婚论嫁,兴许是因为除了爱情和婚姻,他(她)们还有更多其他的顾虑,毕竟大家都是社会人。

华啸林拿着柳晓芸给的银行卡走进临街一家ATM网点,把银行卡插进取款机后输入几次密码都是显示错误,他自作多情以为柳晓芸会把密码设置成他(她)们俩的生日,还以为她会设置两人第一次亲热的日子,不过他(她)们那种亲热不是肌肤之亲,只是相互牵牵手抱一抱而已,除此之外,他们没有跃过雷池半步,可华啸林把他们那个“亲热”日子输进去依然不对,ATM机依然显示错误。

“糟糕,小乖乖,你设的到底是什么密码呢?”

华啸林绞尽脑汁想着。他很清楚,如果再输几次密码依然错误的话,那这ATM取款机就会把他这张银行卡给吞了,到时如果再去找柳晓芸就会十分尴尬。

“嘿,她不会设置的是这个吧?”华啸林羞愧地笑下,又想起一个日子,经过他初步判断,觉得依柳晓芸的心思定会搞这种恶作剧。

柳晓芸为了报复华啸林在小学时欺负过她,在兴桂一中读高中时曾纠集郑海燕等女同学趁华啸林回家之际,合伙把他推入县城西街的古井里,幸好他那时已经水性不错,不然那次就被井水给淹死了。

那时,柳晓芸和郑海燕等女同学还围在古井边吆喝,华啸林费了老劲也没能爬上井沿,刚要到井口时又被柳晓芸往里推下,一众女同学继而乐着大笑。

常言道:“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搞到最后,郑海燕也不忍看下去了,劝柳晓芸适可而止,同时在内心深处也不经意间爱上了华啸林。

都是女人,郑海燕也因此嫉妒华啸林对柳晓芸的情意。

柳晓芸冷“哼”一声,说:“海燕,你不知道这小子小时候是怎么欺负我?见着我就打,我进城上高中了,他又骚扰我,天天给我抽地里塞情书,烦死我了。”

“呵呵,真是个傻姑娘,不长见识。”郑海燕在心里暗骂柳晓芸一句。

柳晓芸那时情犊未开,不懂男女之事,看过一封华啸林写的“肉麻”情书就不敢打开看了,每当收到华啸林的情书就撕个粉碎,而后找机会扔到女厕所。

“华啸林,你就向柳晓芸道句歉吧,不然今晚你可就要死在古井里了。”

郑海燕是个城里长大的女孩,比同龄人懂得更多男女之事,说来她与华啸林是在同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她母亲是兴桂税务局的人事股股长,她父亲郑立言又是华啸林父亲华振兴的老连长,当时华振兴在部队学开车就是经过请示郑立言才批准的,后来二人转业到地方又成邻居,两家关系因为“战友情”一直都比较好。

华啸林一个劲地在古井里扑腾,终于有些体力不支,但他那时也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依然笑嘻嘻地向古井外逗着柳晓芸,还向郑海燕傻笑。

“海燕,你不懂呀,那些往事都是我对晓芸的一片心,她不懂,你给她解释解释。嘿嘿,晓芸,你别傻了,快拉我上去,如果我死了,你就是谋杀亲夫。”

“看,海燕,你看,他还说?”柳晓芸羞得面红耳赤,接着手指古井里的华啸林怒道,“死啸林,不要脸,你去死吧,我恨死你了。”

郑海燕苦笑摇头,在她内心深处顿时充满对柳晓芸的羡慕嫉妒恨,也猛然对华啸林打开心扉,觉得今生嫁个像华啸林这样的痴情男人很值得,于是向柳晓芸“吼”一声,“够了,晓芸,你真要搞出人命来吗?快往井里扔绳子把他救起来。”

“啊,你?!”柳晓芸被“吼”得一愣,只好默许郑海燕救华啸林“上岸”。

从那以后,郑海燕对华啸林穷追不舍。柳晓芸也逐渐通晓人事,每当遇到华啸林也会脸红了,岁月更迭,华啸林也在她心里占据位置了。

“呵呵,肯定是这个,真有你的。”华啸林不堪苦笑,伸手在ATM取款机键盘上按下一窜数字:940924,可是ATM取款机电子屏上依然提示密码错误。

“糟糕,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什么其他日子?”

华啸林一脸茫然,懊恼地拍下取款机,猛然想起柳晓芸常说的一句话。

“我们是农村人,不像你们城里人这么多花花肠子。”

“啊,晕!难道她设置的是阴历吗?”华啸林拍下脑门,伸手再按取款机键盘:“940809”,屏幕显示立即跳跃,进入下一步,如果华啸林这次还不成功,那他这张银行卡就定然被ATM取款机给吞掉了。

“呵呵,有点意思,我服了。”华啸林哭笑不得,查下余额,屏幕显示“113,852”元,看到十位数字,他不禁傻下眼,暗叹一声,“乖乖,你竟然这么多钱?”

柳晓芸才工作三年多点,工资有限,即使她省吃俭用也不会有这么多存款,那她这钱从哪来的呢?华啸林觉得这钱有些烫手,思考一下,把卡退出,往裤兜里一塞,出门离去。

走不多远,华啸林来到一个街边电话亭,拨打柳晓芸的手机号码。

柳晓芸此时正在五岭广场与小年轻们街舞跳得正欢,根本没有听到华啸林打来的手机铃声,她同小年轻们一个劲地乐。

“搞什么?”华啸林接连打了她的手机几次也是如此,心想柳晓芸可能另有原因,于是放下电话,拔腿回去柳晓芸在市审计局的公寓。

没想到,华啸林这一去竟然惹上大麻烦了。

4

第10章 一往情深“小女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