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少校从商记>第13章 丫的,中毒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3章 丫的,中毒了

小说:少校从商记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8/8/28 15:48:04

郑海燕到走廊上打了一个电话,但不知道她与对方说了些什么,搞得神神秘秘的,在打电话时深怕被人听到,不时顾看左右,一旦看到有人路过就小心翼翼地说话,由于她是江都副市长郑立言的女儿,所以在单位的地位颇高,路过的人都笑着点头与她打招呼,可她只是看他(她)们一眼,连头也不对人点一下。

华啸林被柳晓芸骂过之后醒悟过来,那句“不蒸馒头争口气”的话让他听来意味深长,想起那个“富婆”梅婷的来意,他觉得这是自己从商之路的一个大好起点,虽然他可以敏感到梅婷的深意,可为了成就一番大事业,他觉得有些方面不要顾忌太多,只要不付出自己的底线不就可以,想想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人家打着灯笼也找不到,难道肉到自己嘴边了还不张口咬一下吗?

对于梅婷,华啸林似乎在哪见过,可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感觉跟做梦似的,但他做梦也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梅婷竟然是他命运中的掌舵人物。

思来想去一会,华啸林决定接受梅婷的这单大生意,可自己手头上的资金毕竟有限,他必须求助于像大姨刀美凤这种富得流油的亲人或者朋友,为了把这单生意拿下来,他再去向刀美凤“化缘”,希望刀美凤对他大力支持。

可刀美凤依然还是那两个字——没钱,她内心深处暗藏那点小九九,深怕华啸林做大后把她逼到死角。华啸林看她守财奴的样子,提议两个人合伙。

刀美凤搞笑说老公可以合伙,但生意决不能合伙,一旦合伙经营,兴许将来连亲戚也没得做,话说到这份上,华啸林只好放弃她的支持,跟她客套告别,准备回去自己的租房另外想辙。这时已近黄昏,华啸林漫无目的地路过一个广场时,未料遇到一件窝心事,自己曾经教出来的特种兵竟然要跳楼。

这个特种兵名叫曾晓斌,年约25岁,江都桂阳人,两年前退役还乡。他在“冷箭”特种旅时曾是华啸林很满意的大头兵,就像他本人在市公安局副局长郭晓东的心里分量一样,没想到才两年多时间,他竟然走上绝路了。

“孬种,M的,你搞什么鬼?”华啸林暗叫不好,仰视在楼顶的曾晓斌一眼,立即拔腿向楼上奔去。不到三分钟功夫,华啸林就“蹬蹬蹬”地上到楼顶,喘过一阵粗气,向曾晓斌大骂,“你奶奶的要干什么?有什么难事,我们不能解决吗?”

“华队?”曾晓斌回头见是华啸林,顿时感到羞愧,同时脑子也清醒了些,说:“华队,你别过来,我对不起你的栽培,可我已经没脸活了。”

“混蛋,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呀?孬种,快下来,否则你死了就是给我们中国军人丢脸,给我们中国军人脸上抹黑,听好了,我对你数三个数,如果你还不下来,那就不配做我华啸林的大头兵,即使死了也分文不值,一,二!……”

“华队,我!……”曾晓斌在“冷箭”时就对华啸林极为敬畏,现在被他这么一顿训斥,心里立即就打退堂鼓了,“好吧,华队,我听你的,下来。”

华啸林轻舒一口气,过去把曾晓斌从楼台边缘拉下,而后二人背靠楼台谈话,当他听说曾晓斌沉迷赌博时,愤然给他胸前一拳。

“死东西,你的意志力哪去了?一点觉悟也没有吗?”

“哎,华队,你不知道,我家是江都偏远农村的,家境特别穷,为了把家里的窘境打开,我曾去广东深圳等地打工,可一想挣的工资太少便迷上赌博,先是小赌,后是大赌,最后借了人家的高利贷,利滚利,现在我被逼的走投无路了。”

“急功近利,怪不得你会走上绝路,说下你现在欠人家多少?”

“二十万,我即使不吃不喝也还不起了。”曾晓斌深感绝望,又想一死百了,“华队,你就不要拦我了,让我从这楼上跳下去,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兵。”

“混蛋,二十万就把你逼死了,孬种,想想你父母把你养大,还有兄弟姐妹为你收尸的情景,再有我们这些战友对你的豪情,你就甘愿死吗?”华啸林恨不得抽曾晓斌两大嘴巴子,对他横眉竖眼,继续怒道,“我们这些从部队出来的,对地方确实有些陌生,以为自己在部队耀武扬威,可到了地方两眼一抹黑,我不瞒你说,我也有些迷茫,前昔也希望中注彩票从天上掉馅饼,但我比你理智,顶多买几块钱,小赌怡情,大赌伤心,如果把自己葬送进去,那就是给自己埋坑,给我说说,你欠人本金多少,至于利滚利,那不是他们随便说了算。”

“谢谢华队,我是你的大头兵,永远都是,是我太不争气了,我在赌场借了放高利贷的五万,三个月不到就滚到二十万了。”曾晓斌听华啸林有救自己的心思,心花怒放,眼睛里立即绽放出光彩,“华队,如果你能帮我,我愿誓死为你效命,就像在冷箭时一样,刀山火海绝不畏惧。”

“话多了,记住一点,我们永远是战友就够了。”华啸林决定帮曾晓斌了断这件事,然后带他一起走上从商之路,“晓斌,我眼下有单生意,据我估计,如果做成了,保底应该能赚二三十万,你在部队就善于把弄电脑,曾经追过我们特战旅信息大队的技术员刘彤,应该跟她学到不少电脑知识,而我们眼下这单生意就是做电脑的,也算你小子命不该绝,这单生意做成了,我分你一半利润。”

“哦?!有这么好的事?谢谢华队,我不要一半利润,我只要跟着你一块干就知足了,你说的对,如果不是你,我就真的死定了,是你救了我。”

华啸林淡然笑下,“这世界没有救世主,走吧,我们下楼去、”

“是!华队。”曾晓斌点下头,双眼也随之湿润了。

楼下广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已经散去,110队长黄义勇看华啸林奔上楼顶,把曾晓斌从楼台叫下后便放下心来,不一会也下命令收队撤了。

此时已近夜色,大姨大妈们又跳起了一天最舒爽的广场舞。华啸林和曾晓斌从她们旁边走过,在路过广场旁的一颗大树下时,忽然对围观两个下象棋的老头产生兴趣,其原因是因为听到一个老头的一句话,他说:“人世间只为两种事装罗,一是为权力,二是名利,结果把自己逼上绝路,那就该死,其实到我们这个年纪就活明白了,不要说权啊名啊,连钱对我们也没用了。”

“是啊,还是你的思想觉悟高,一生活得跟神仙似的,将!”另一个下棋的老头赞同对面老头的说法,说着拿起一个“车”将他一军,“哈哈,你死定了。”

“你小子迷惑我,等等,不行,我不动象。”这个老头想要悔棋。

另一个老头当然不乐意,笑道,“臭棋篓子,你又要悔棋啊?”

“谁悔棋了,我是没注意,”老头把“象”从中间“炮”行扳回,可对方老头又拿起自己的当头炮将他一军,一举把他的老“帅”端了,还笑话他。

“哈哈,怎么样你都得死。”

“好,那死就死吧,再来。”

老头接受败局,把棋子一推,从新摆棋。

围观的人群叽叽喳喳地对两个老头的棋艺议论。

华啸林摇头苦笑一下,拉着曾晓斌离去,不过他对那个悔棋老头的话若有所思,觉得他说的话很有警世意义,想想事实也是如此,他们已经到了夕阳年龄,等着他们的是“火葬场”,同时他也认识到以后少跟老头凑热闹,时间长了就会变得同他们一样没了上进心,他们该得到和该享受的都经历过了,可咱们还年轻呀,还需要拼搏奋斗,一句话,“激情燃烧的岁月,离死还远着呢。”

尔后,华啸林带曾晓斌进去路边一家餐馆吃饭,二人各要了一个快餐,同时要了两瓶啤酒,一人一瓶,边吃边吹,酒足饭饱后回华啸林的租房休息。

华啸林在马家坪附近的广场边上租了一套两室一厅,带一厨一卫,租金每月500,现在曾晓斌走投无路,他们俩以后正好在这套简易的房子里搭个家。

“你去洗洗,然后上床休息,养足精神,我们明天开始做生意。”

“是,谢谢华队收留。”曾晓斌感激涕零,尽兴退役之后还能与华啸林同肩并战,“华队,请你放心,以后你叫我指哪打哪,绝不让你失望。”

华啸林审视曾晓斌一会,点头应道,“客套话你就不用再说了,一切看行动。”

“是,华队,我记住了。”曾晓斌微笑一下,去淋浴室洗漱。

华啸林拿着皮包走进旁边的睡房,从包里拿出他在西街新华书店买的那本《三国演义》,翻看一下后,和衣躺在床上认真阅读起来。

对于《三国演义》这本书,华啸林也曾听人说过不少书中的人物和故事,尤其对诸葛孔明熟记于心,他也曾看过鲁迅先生评论诸葛亮的一篇杂文,说“刘备之德近乎伪,孔明之智近乎妖”,因为鲁迅先生认为《三国演义》对诸葛亮的描述太过神奇,但并不是说他妖怪,而是说他“多智而近妖乎”。

“华队,我休息了,您也早点歇息。”

曾晓斌洗漱后从淋浴室出来,在路过华啸林房间时对他打声招呼。

“嗯,睡吧。”华啸林沉心书本,瞟他一眼,又把目光收回,他对《三国演义》开篇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纷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

“好书,不愧是古典名著。”“书到用时方恨少,是非经过不知难。”华啸林深知自己的短板,行伍多年,可他对历史文化知识懂得太少了。

“以史为鉴。”华啸林决定尽快把这本《三国演义》啃下,这个晚上,他一直读书到凌晨三点才把书放下,不是因为次日有事,他兴许就熬夜看通宵了。

依江都美华集团梅婷的邀请,华啸林带曾晓斌一起去赴约。

可没想到,他们二人刚进董事长办公室,梅婷就从老板椅上站起来对他们欢迎,还叫出曾晓斌的名字。华啸林和曾晓斌感到诧异,疑惑与梅婷的渊源。

“梅总,您认识晓斌吗?”华啸林不愿犯这迷糊,直截了当向她问道。

梅婷感觉失口,干笑一下,请他们二人坐到长沙发上说话。

“二位长官,你们可能不记得我了,那次不是因为你和晓斌,还有那些你们‘冷箭’特战队的战友们,我的小命就交待在毒贩子的手里了。”

“啊,你是那个婷姨?”华啸林终于把梅婷想了起来。

2

第13章 丫的,中毒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