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少校从商记>第14章 “牛叉”大奸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4章 “牛叉”大奸商

小说:少校从商记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8/8/31 18:23:59

婷姨系江都的少数民族,与曾晓斌系同乡,江都桂阳苗族人士。

三五年前,婷姨迫于命运坎坷,投靠远嫁云广边境的姑妈做化妆品生意,未料被暗中从事贩毒的姑妈出卖,让她从事毒品交易。

婷姨听说从事贩毒一旦被抓即是死罪,便暗中向当地公安告发。

当地公安确立剿灭毒贩子方案,求助上级派遣特战队协助行动。

当时担任“冷箭”特战队大队长的华啸林接到上级命令,率领曾晓斌和郭志军等特战队队员出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华啸林把“婷姨”从毒贩手中救出,善于枪法的曾晓斌把欲杀害“婷姨”的毒贩子一枪击毙。

尔后,华啸林率领“冷箭”特战队与当地公安和特警把这群毒贩子扫除干净,并且一举抓获毒贩头子坤允。

坤允系金三角大毒枭坤沙(张奇夫)的大侄子,称霸一方,作恶多端。

梅婷被“冷箭”特战队成功解救后,回到江都老家。

她从一个化妆品零售商成为当下生产和销售化妆品的女富婆,拥资上亿,但她时刻记得曾经救她的华啸林等“冷箭”特战队队员,发誓如果重振辉煌,必要报答“冷箭”华啸林等人。

华啸林心知肚明,料想梅婷把这单电脑大单给他,一定是“奉”了什么人的意思,从内心而言,他特别感激老领导对自己的帮助,可他对“婷姨”的为人并不了解,总觉得她为人有些怪怪的,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头。

“嗯哼,婷姨,我想问下你,发财是件很容易的事吗?”

华啸林清下嗓子,对梅婷的发迹之路问道,他记得当时率领“冷箭”特战队救助她时,她就像一个目不识丁毫无见识的普通农妇,可在短短的三五年间,她竟然就拥有这么一家大公司,这不免使华啸林对她的能力产生嫌疑。

梅婷羞愧笑下,像是看穿华啸林的心思,笑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去云广边境时是迫于无奈,那时我在江都的生意发生了资金断链,当时我是在江都做服装生意的,可被广东一家厂商设计陷害我,骗我进了那家厂商一大批西服,可我进货后才知那批西服被他们掉了包,而是前年的旧款,当我向公安报警时,那家厂商已经携款跑国外享福去了。迫于无奈,我的公司被迫倒闭,由于欠银行贷款连利息都还不上,所以想去云广边境碰下运气,没想到我又被我姑妈坑了,被我姑妈设计卖给了毒贩子,那段日子我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幸好你们兵从天降,把我从毒贩子手中救出来。”

“我在云广边境走投无路,只好重返江都,没曾想时来运转,我那批从广东厂商进货的西服成了当年的流行款,一下子就把库存扫光,并且还赚了一大笔,我吸取在我姑妈那里学到的经营化妆品经验,决定改行做化妆品生意,经过几年打拼,我终于成为化妆品界的佼佼者。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女人对化妆品天生有诱惑力,我抓住商机,所以就这么简单地赚了点钱。”

“而眼下我发现互联网逐步发达起来,所以我有个初步设想,决定利用网络销售化妆品,因此请你们来代理我这单电脑生意,你们俩都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你们正好有从商的心思,我所以就想把这单生意交给你们来做了。”

“谢谢婷姨,您这是给我们铺了一条金光大道呀,太感谢了。”华啸林听后放下心来,但他心里还是还存在一个疑问,便向她问道,“婷姨,那您怎么知道我会有这个从商的心思呢?”

“哈哈,我是商人,当然知道了,我交际善广,你放弃市公安局防暴大队长不当,在我们江都已经成为头条新闻,不瞒你们说,我一直在找你们,可是由于我的生意太多,到处飞来飞去,所以就耽搁了许久,前两天听说你在郭志军那酒店被人坑了,于是我就联系郭局长,找到你大姨的电器店去了。”

“哦,原来如此,行,那这单生意我们接了,可我们第一次做生意,您可要多指点,我们尽最大能力,尽快把这单生意做成。”梅婷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华啸林便打消对她的疑虑,不过对于报恩一说却受不起,“婷姨,当时我们救助您是奉命上级的指示,那是我们的天职,如今我们虽然不是军人了,但我们一样要保持军人的气节,您放心,这单生意我们一定完成好。”

“我当然放心,军人就是最有魅力的人群,我对你们不放心,还放心谁。”

“谢谢您的夸奖,那我们就这样定了,在商言商,我们签订合同,”

“行,听你的。”梅婷爽朗地笑道,心中对华啸林的人品顶礼膜拜,而且想他们之所想,急他们之所急,说:“我知道你们刚创业手头紧,等会签订合同后,你们从公司财务预支100万,待这个项目完成,我们再最后结算。”

“啊,这么好的事?谢谢梅总。”华啸林和曾晓斌相视一眼,恍惚难以置信,玩笑道:“婷姨,您就不怕我们拿着你这100万跑路了。”

“呵呵,如果是别人,我当然会怕,可你们是我最崇拜的热血军人呀。”

华啸林和曾晓斌感动的热泪盈眶,起身与她握手告辞,一再感谢。

这单生意就像做梦似的签单成功,华啸林本还为周转资金犯愁,没料梅婷早已为他们想好了,他们不仅拿到了100万的预付款,而且梅婷还帮他们联系好了山东的电脑生产商,仿佛只要让他们去走下过场就OK了。

“嘿,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啊。”华啸林心潮澎湃,在出美华大厦时对曾晓斌感慨地说,“晓斌,看来我们的出头之日很快就要到了。”

“是啊,没想到我们遇到了婷姨这个女贵人,嘿,这世界像有定数,冥冥之中有什么天意,如果我们那时不是救助了她,也不会发生今天的好事。”

华啸林若有所思,但他不太信什么天意,而是为自己曾为军人的魅力感动了梅婷等人,“晓斌,我们做人只要人品过关,那就会离成功不远的。”

“是,谢谢华队地指导。”曾晓斌坚定地点下头。

岂料,他们俩有点高兴过了头,二人走出美华大厦不远,就被一群数十人挡住去路,这群人就是放高利贷给曾晓斌的当地赌博团伙,为头的叫马克。

“马兄,你们再宽限我几天吧,我们刚接了一单大生意,等这单生意完成后,我马上把欠你们的钱款还上。”

曾晓斌深怕事情过激,连忙向马克说明。

马克等人嗤之以鼻,笑道,“就你们这鸟样有什么大生意,老子告诉你,今天你必须把欠我的钱还掉,我还警告你,如果你再玩跳楼自杀的伎俩,我把你们全家都杀掉,你信不信?”

“靠,口气挺大呀,他欠你们多少钱?”华啸林准备尽快把这事解决,不想曾晓斌背负沉重的思想负担上阵,“说吧,他欠你们多少钱,我替他还。”

“哼哼,你,口气倒不小。你是什么东西?还得起吗?”马克一样看不起穿着普通的华啸林,根本不信他有替曾晓斌还钱的能力,“老子告诉你,你莫管闲事,他到今天可欠我们二十五万了。”

“昨天不是二十万多点吗?怎么今天就二十五万了?”曾晓斌恼道。

“哼哼,这一天一个价,你不懂吗?”马克一个小弟嬉道。

“不行,如果你们要这样的话,那一个子都没有,我只想问你们,他欠你们的本金是多少?你们也看到了,他就是一个从农村出来打工的,你们即使剥了他的皮,他也死不出二十五万来,我们相互退让一步,如果你们接受他归还本金,那我作为他兄弟和曾经的战友,这钱我想方设法也向人借来。”

“你以为这事是农贸市场卖小菜吗?讨价还价?”马克恼火地瞪眼华啸林,欲命小弟们教训他,“老子早就说过,你不要管闲事。”

“那好,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到公安局说理去。”华啸林看他们软硬不吃,决定求助政法部门,说:“我就不信高利贷有你们这么猖狂玩的。”

“嘿,这小子是从火星来的吧?”马克嗤笑,命令手下,“哥几个,把他给我收拾了,待会再把曾晓斌这小子绑到格丽斯去。”

格丽斯是私人酒店,集饮食住宿娱乐(赌博)为一体,马克就是格丽斯酒店的老板,拥有手下数十人,专门以拉拢赌徒和放高利贷为盈利。

马克的小弟们根本不把华啸林放在眼里,相视一下一哄而上,岂料还没等他们近前就被华啸林放倒一大片,好几个都躺在地上站不起来。

曾晓斌看华啸林出手,也参与跟他们打斗。

他们俩都是特种兵,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太多数人撂倒了。

“……”

马克哑然失色,做梦也没想到华啸林有这等身手,惊讶的嘴里叼着的烟卷都快掉落了,幸好一层快干掉的口水沾着。

其他人等还想向华啸林近前,但看华啸林摆开的阵势而犹豫。

“马哥?这怎么办?”

这话说的真是好笑,他们打又打不过,退又无所适从。

就在这时,谷云峰开车从旁路过,见是华啸林,带人下车走来。

他像华啸林的兄弟似的,老远就伸出一支手向华啸林问候。

“哟,华总,真巧,又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我战友欠他们点钱。”华啸林干笑一声。

“马克?你又放人高利贷了?连他们的钱也敢坑?”谷云峰瞪眼马克,到他面前拍下他的脸,“说,这次你想坑他们多少钱?”

“谷总,我没坑他们,都是按手续的,他按了手印,现在累计欠我二十五万多。”马克对谷云峰很忌讳,见他如老鼠见猫。

“操,你们这样子玩下去,迟早要玩死,还二十五万,想进局子吗?”谷云峰知道华啸林的厉害,这两天派人调查过华啸林的社会关系,基本上把华啸林的过往已经调查出来,对华啸林已经产生了“拉拢”的浓厚心思。

“对不起,谷总,是我错了,他欠我本金五万,但我们也得吃饭,怎么说也得付点利息,兄弟几个就是靠这个混饭吃的。”马克看出猫头,不敢再嘴硬对抗,“谷总,请你主持公道,无论如何本金必须还给我们。”

“等着,有了就还你。”谷云峰冷笑,再叮嘱他说,“记住,这二位以后就是我们自己人,他的事就是我谷云峰的事,谁敢胡搅蛮缠我饶不了他。”

“是,我听您谷总的。”马克深怕惹祸上身,连忙率领小弟消失。

“操,整的江都乌烟瘴气,就是因为有这等猴头鼠脑。”谷云峰脸上布满鄙夷神色,回头请华啸林上车消遣,“华总,我们找个地方再聚聚去。”

“不了,谢谢谷总,我们还有点事,改日再聚。”

华啸林不想与谷云峰这样的人为伍,他从刚才这出也看出,谷云峰在江都拥有很大的恶势力,但他心里丝毫不惧,暗发誓言总有一天要把谷云峰这样的恶势力连锅端掉,还江都人民一片太平。

一个地方的恶势力猖狂,肯定离不开法治部门的保护,谷云峰拥有这么大的恶势力,肯定与他在江都的官方关系有很大渊源,若要铲除他们不是一件易事,华啸林决定找机会跟他们过下手,但眼下时机显然不太成熟。

“岂有此理,共产党的天下,岂容你们翻天了?”华啸林告辞谷云峰,拉下曾晓斌离去,“走吧,我们马上去山东。”

“是,华队。”曾晓斌拥有华啸林一样的心境,决定以后跟随华啸林励志从商之路,并且惩恶扬善,严惩地方恶势力,说:“华队,我要再次感谢你,不是你,我这辈子就玩完了。”

“你还胡说,信不信我抽你。”

“是,我记住了。”曾晓斌舒心地笑下。

谷云峰望着华啸林和曾晓斌的背影微皱眉头,看会带领手下上车离去,他知道华啸林和曾晓斌看不起他们这种人,但为了利益,他发誓要拉华啸林下水,并且暗笑道:“哼,苍蝇不盯无缝的蛋,我就不信你TMD没有爱好。”

当天晚上,华啸林和曾晓斌搭火车赶往山东,可没想到,这次山东之行又遇到大麻烦了,二人差点被人算计得跳海,几乎命丧黄泉。

1

第14章 “牛叉”大奸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