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少校从商记>第22章 打断骨头连着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2章 打断骨头连着筋

小说:少校从商记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8/10/11 15:43:26

“晓斌,我早跟你说过我们是一根线上的蚂蚱,现在我们的货被人骗了,如果我们找不回来那批货,那我们这辈子就不要想翻身了,所以你必须无条件地与我拧成一股绳,不管你之前背着我干过些什么,我都会原谅你,但从此以后你必须无条件地支持和服从我,听明白了吗?”

华啸林刚刚入住家庭宾馆就坐在席梦思床上正色地对曾晓斌发布号令,他说这番话也可想而知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由此可见他那个“冷箭”特战队大队长不是白当的,对人对事具有敏锐的洞察力,通过对曾晓斌的观察和这次“调包案”的反思,他已经充分敏锐到曾晓斌背着他干过出格的事。

华啸林说:“还有,晓斌,你要充分明白一点,我对你知根知底,你是我的兵,一言一行也逃不过我的眼睛,我们吃喝拉撒在一起多年,我们从骨子里了解对方,你是一个缺乏定性的人,觊觎女色,见到漂亮女人就迈不开腿,这从你痴迷我们特战旅信息大队那个技术员刘彤就可看出,如此想来,你对肖晓丽那个风姿绰约、风情万种的女人不可能不动心,所以到这时候了,你不要再对我隐瞒丝毫,否则我们战友情一笔勾销,连兄弟也没得做。”

“华队,我?你原来什么都知道呀?”曾晓斌暗为惊讶,没想到华啸林不动声色,竟然能把他分析的这么透彻,他还以为自己的花花肠子和聪明才智可以瞒过华啸林,没想到全被他看穿了,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再抵赖了,只好向华啸林道歉和道出实情,他说:“对不起,华队,大哥,我确实是被人迷糊了,肖晓丽那个女人不是人,简直是个妖精,我哪有那么好的定性。”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华啸林淡然笑下,目光却冷峻地盯着曾晓斌,使得他顿生无地之容之感。

曾晓斌的脸色阵红阵白,把与肖晓丽的过往向华啸林如实说出,“大哥,我真的不是有意背叛你,而是那个女人的手法太高超了。”

“哼,高超个屁,不就是因为你精虫上脑吗?真是混账。”华啸林强忍恶气,赫然起身踢他一脚,“继续说,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了,就这些,大哥,不,华队,华总,真的是我错了。”曾晓斌强忍脚上被华啸林踢的疼痛,乞求华啸林对他原谅,并向华啸林保证,“大哥,我一定帮你把真相查出来,我们这起‘调包案’说难也难,但说容易也容易,我可断定这件事就是肖晓丽干的,待我找着她,看我不把他撕了。”

“撕了,哼,不行,现在可不是蛮干的时候,如果你那样做,那你这辈子也就完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证据,待找到证据了,我们再撕她也不迟。”

“呵呵,是,保证完成任务。”曾晓斌如释重负,两腿一合,向华啸林敬个标准有力的军礼,“请华队放心,我决不让你再对我失望。”

“行,去吧,给我找证据,化妆侦察,把证据尽快给我找出来。”

“是,明白。”

曾晓斌把“礼”收回,他担心华啸林再向他发飙,逃一般地离去。

由于华啸林了解到了曾晓斌与肖晓丽的真实情况,他的脑子也逐渐开朗多了,在曾晓斌离去不久,他也走了出去。

华啸林再次来到万达广场,看到顾芯的门店紧闭,向旁边商贾打听她的下落,大家都说一个多星期没见她开过店门了。

顾芯的门店人去楼空,华啸林却没一点怪罪她的心思,反而有些内疚害了她,同时怪自己太相信厂家和那三个卡车司机,如果他一路押运,那就不会发生货物被调包的事,也更不会使顾芯走投无路,他通过细想,猜测顾芯凶多吉少,搞不好就被肖晓丽的那些人暗害了,不禁为她的安危产生担心。

还是梅婷说的对,做生意就是要环环相扣,如果哪一环松了,那就完了。

商场确实如同战场,华啸林第一次感受到尔虞我诈的惊险性,同时也莫名佩服像肖晓丽那样人的聪明才智和胆大包天,“精打细算,环环相扣”。

为了侦察真相,华啸林浪迹夜市和赌场,对人露露大方,广泛交朋结友,不到三天功夫就接触上了几个沉迷赌博的朋友,这些人的消息特别灵通,只要华啸林对他们放点油水,他们就会把知道的事说出来。

一个嗜赌如命的赌徒名叫吴征,年约三十岁,平时以在农贸市场卖猪肉为生,浑身一股猪臭味,一卖完猪肉就跑赌场来,这小子的赌运极差,输多赢少,老婆孩子跟着他吃尽苦头,平日里就靠捡他卖剩的猪皮或者稀拉碎肉过活,老婆对他抱怨,他却说:“妈的,天天给你吃肉,你告到你爹那里也说不过去,身在福中不知福,吃撑了。”

华啸林觉得吴征这人滑稽可笑,但他能说会道,想来知道一点消息,便拉他去餐馆喝酒聊天,并且拿钱给他赌博。

一来二去,他们二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吴征也不傻,觉得华啸林平白无故地对他献殷勤,肯定有事求他。

常言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几番过后,吴征便向华啸林摊牌,说:“兄弟,你平白无故对我这么好,一定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吧?”

“没,没有,我就是觉得你们好奇,人怎么会如此沉迷赌博呢?”

“嘿,我就是喜欢去过把瘾,看你的穿着和长相,不像和我们是一道上的,这几天我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拿也拿了,你就说对我有什么目的吧。”

“吴哥是个爽快人,完全像你们山东人豪爽大度的本性,我就喜欢跟你们这样人交朋友,你是本地人,朋友多,消息广,我想向你打听打听一些事。”

“哦,那你说吧,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要是济南区域的,没有我吴征不知道的,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我吴征都可以跟你说起。”

“谢谢,那我敬你一杯。”华啸林端起啤酒杯向吴征敬酒。

吴征爽快地跟他碰下,“好,那干完这杯酒,你就说话。”

“是,谢谢吴哥。”华啸林微笑一下,喝口啤酒,接着向他打听肖晓丽和贾宾等人,“吴哥,我也不瞒你,我是第一次做生意,那钱都是跟朋友和亲人借来的,可一下子就被人骗了个底朝天,如果我不把这批货找回来,那我这辈子就不要想翻身了。”

听说是肖晓丽和贾宾,吴征顿时没话了,刚才的爽快劲一下子烟消云散。

“吴哥,你怎么啦?竟然吓成这样?他们有那么可怕吗?”华啸林暗喜,庆幸找到了由头,觉得吴征一定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吴哥,你是不是已经听到什么消息了,关于我那批货的事。”

“不,不,我不知道。”吴征看眼小餐馆的人,再回头看下外面,他显得非常慌张,仿佛就会遇到灭顶之灾,看没熟人,他才稍微淡定下来。

“吴哥,你不要害怕,有什么就说什么,如果你能给我透露确凿消息,我给你这个数。”华啸林说着向吴征伸出三个手指头。

吴征眼睛一亮,看着华啸林伸出三个手指头而露出贪婪神色,“你的意思是三千?可那消息我真不知道。”

“你的回答已经告诉我了,而且我向你更正一下,不是三千,而是三万。”

“三万?”吴征震撼,以他的思维,怎么也想不到会掉这么一块大馅饼。

“对,我说的就是三万,如果事实如你说的,等查出真相后,我再给你添两万,总共五万。”华啸林怕他变卦,继续拿钱砸他。

“好,说话算话,我帮你,但我们要借一步说话,附近有家丁香楼茶馆,我们去那说话。”吴征生怕人多眼杂。

“好,我这就过去,等你来。”华啸林心领神会,付钱买单先走。

不一会,二人在丁香楼茶馆的二楼包厢见面,吴征首先把贾宾和肖晓丽的社会关系向华啸林简短地说一遍,“小林,你要清楚一点,贾宾和肖晓丽在我们济南是手段极为毒辣的黑白双煞,贾宾拥有广大的黑势力,而肖晓丽善于钻营,在各个单位都有广泛的人际关系,据说她和我们市公安局副局长笱少壮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个笱少壮更加厉害,上头多次查他也不了了之,据说最近还很可能升官,当公安局一把手和市政法委书记。”

吴征顿一下,继续说:“所以,你即使知道你的货被他们调包了,你也很难再搞回来,除非你有比他们更牛逼的门路,否则那货你就不要想了。”

“嗯,这我知道,他们有那么大胆,肯定不会是一般人,我已经对你说了,如果我找不回来我那批货,那我这辈子就不要想翻身了。”华啸林实话实说,为了那批货,他即使豁出命去也在所不惜,由此不由心里暗骂一句,“岂有此理,多少革命先烈打下的江山,岂能被他们这号人给祸害了。”

“好吧,那我就说点我知道的,那批货是不是你的那批我不知道,听人说,一个多星期前,他们从南方运来三大卡车XX牌电脑,放到北郊一个废弃的炸药仓库,据说这批货目前还没出手,现在正在寻找买家。”

“好,谢谢你。”华啸林暗喜,庆幸从吴征嘴里终于找到了货的下落,爽快地从皮包里拿出三万块钱递给他,“吴哥,这事你要保密,注意安全。”

“嗯,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保命。”看着整整三叠钞票,吴征嘴上乐开了花,“好,就这样,没事我就先走了。”

“行,再见。”华啸林起身送他出去。

到楼梯口时,吴征回头示意华啸林止步,华啸林点下头,目送他下楼。

不一会,华啸林打手机给曾晓斌,由于这次查案要紧,华啸林花“血本”为二人各配了一部手机,他叫曾晓斌与他到北郊炸药仓库前会合。

大约二十分钟后,二人相继来到北郊炸药仓库前的小桥上,而后装着没事人似的向炸药仓库“摸”去。

二人都是特种兵出身,干起这样的事来轻车熟路,为了不被人发现,他们决定晚上再摸进炸药仓库去。

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这次差点栽大跟头了。

1

第22章 打断骨头连着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