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二章第七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第七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8/15 13:57:19

南京的8月,酷暑难耐。

《槐树庄》的演出任务结束后,大队首长决定,话剧队的全体学员,男男女女、一个不落地下连队,当兵锻炼去!锻炼时间:三个月;当兵单位:陆军第十二军步兵第三十六师第一零八团――也就是闻名全军、功勋卓著的原“八路军前方总部特务团”!

长期以来,东方军区所属部队中集合了一大批在革命战争年代打出威名的英雄模范单位。

师(旅)级以上单位,以陆军第六十军步兵第一七九师最为著名――她是人民解放军陆军部队中唯一的师(旅)级英雄集体。解放战争时期,第一七九师在某位开国元勋的亲自指挥下,一举攻克晋南重镇临汾城垣,创造了以劣势装备解放敌军坚固设防城市的典范战例,经中央军委批准,被华北人民解放军授予“光荣的临汾旅”荣誉称号。

团级单位中,以原“八路军前方总部特务团”为代表,集结了若干个“红军团”以及多支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涌现出来的战功赫赫的英雄团队。

营、连级单位中,英模集体就更是“群英会萃”――除了战争年代英雄辈出的一批老典型之外,和平时期部队基层建设成绩卓著、“名气”较大的有:“南京路上好八连”、“军民联防模范连”、“勤俭创业修理连”以及后来因为部队“调防”和整编先后列入东方军区部队序列的“硬骨头六连”和“鼓浪屿好八连”等等。

陆军第十二军部队的主要作战(防御)方向,是地处中国南北交通“大动脉”中段的战略重镇――位于京沪、陇海两条铁路“十字架”上的徐州及其以南的苏北、皖北广大地域,处于连接人民解放军北部、东部两大战区的“战略机动”的位置。1970年代,曾经先后驻防于徐、海地区的陆军野战部队第六十八军调往东北“反修前哨”、第四十六军移防山东省境内之后,徐、海地区的防务便由东方军区下辖的第十二军全面接管。

“八一”建军节刚刚过去,苑宏随同话剧队新入伍学员战友们一行50多人,顶着蒸腾的酷暑热浪,乘坐由南京开往徐州方向的火车,抵达了地处京沪铁道线中段上的战略要冲――京沪、陇海两条铁路“十字架”交汇处徐州以南的安徽宿县车站。

这里曾经在中国历史上发生过多次重大的军事事件。远的不说,在决定中国近代命运的淮海战役中,中原人民解放军一举攻占宿县,扼住了参加“徐蚌会战”的“国军”咽喉――既卡死了徐州方向数十万敌军南逃的退路,又阻断了南京方向敌军北上的增援可能,从而实现了对整个淮海战场“国军”的战略合围――看过战争电影《大决战》的人们,应该不会对这段历史感到陌生的。

这会儿的宿县车站,几乎与电影《大决战》中的场景相差不多:纵横交错的铁轨,高高的天桥,一列列拖着长长烟雾的客、货列车南来北往,匆匆驶过……所不同的是,四分之一世纪后,当年曾经解放过这里的我军英雄部队,正驻守着这个战略要冲。

一零八团团部机关就坐落在距宿县车站不远的县城某处。但但如果去苑宏和他的新学员战友们即将生活、战斗三个月的三营部队,就还得要再走上一段不近的路程――三营营部及其下属的步兵第七、八、九连,炮兵连和机枪连,分别驻扎在“国家煤炭建设第33工程处”周围的几个大院落中。

当苑宏他们的队伍走出车站,穿过城关街巷时,好奇的群众指指点点、悄声地议论着:“快看快看,女兵!女兵!”不知什么地方突然响起了小孩子们愉快的喊声:“女解放军叔叔”!“女解放军叔叔好”!……

苑宏被分配在三营九连二排六班。

九连在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的上甘岭战役中,英勇顽强、功勋显赫,曾被授予“上甘岭战役一等功臣连”的荣誉称号--六班的老副班长杨国良,就是一位“杨根思”式的英雄人物。

就在“下连队”的第二天,三营首长在九连驻地,为军区文艺宣传队话剧队的新入伍学员们专门举行了一场“授枪仪式”。苑宏从营长手中接过了一支“63式全自动步枪”――从这时起,他才真正觉得,自己是一个“兵”了--苑宏一直记得,他手中武器的编号为63088778!

“授枪”之后,九连的李连长、邓指导员讲起了“传统”――向新学员们介绍了九连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上甘岭战役的历程。

李连长是侦察兵出身,当过第一零八团特务连的侦察排长和第三十六师司令部的侦察参谋,论军事技术和参谋业务那是绝对地“没话说”;邓指导员当过“伙头军”--炊事班长出身并且当过“上士”和司务长,抓连队后勤建设很有“两把刷子”。上级首长如此这般地搭配“上甘岭战役一等功臣连”的军、政主官“一把手”,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在上甘岭战役中,“联合国军”向位于朝鲜金化地区东北的两个小山头――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阵地一共倾泻了190多万发炮弹和5000多枚航空炸弹。最多的一天,发射炮弹高达30万发――平均每秒钟6发,每平方米土地上有76枚炮弹爆炸。阵地上空差不多每天都是硝烟缭绕,犹如阴云一般。随手抓起一把沙土,就有一半是弹壳和铁屑。

中国军队坚守这两个小山头共43天,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先后打退敌军进攻900多次,伤亡11500多人,伤亡率在20%以上。而“联合国军”近300架飞机被我军击落、击伤,数十辆坦克、大口径火炮被击毁,伤亡25000多人,伤亡率在40%以上。这个伤亡率和“日平均伤亡数”,对于联合国军来说是个极其可怕的数字――因为在历史上伤亡率最高的太平洋战争中的“硫磺岛战役”里,其伤亡率也只有32.6%――最终,“联合国军”的“最强大攻势”,以彻底失败而告结束。

九连坚守在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战斗状况惨烈至极,完成任务下阵地时,全连只有8人生还,而且个个带伤。三营以阵亡399人,轻、重伤号无数的代价,全营歼敌1500余名。“小八路”出身的甄申营长,1940年参军时刚满12岁,当营长时也只有18岁,曾历经战阵无数并且多次负伤。但是当下阵地前清点人数时,看到自己所带部队伤亡如此巨大,悲痛至极,险些昏倒在阵地上!他挥泪把阵地交给前来接防的兄弟部队,带着全营仅剩的43名轻伤员弟兄们走下了537.7高地北山阵地!

甄申老营长后来担任过第三十五师师长、第十二军参谋长和江苏省军区司令员等职务――可惜、可叹的是,1988年“二次授衔”前夕,这位老英雄奉命令离休,与“将星”失之交臂。

这样的一支英雄部队,有着怎样的战斗意志、战斗作风和训练水平?可想而知!陆军第十二军,尤其是第三十六师这支部队,与苑宏后来去过的其他部队的“风格”真是很不一样――

第三十一军九十一师(“济南第二团”所在师),精神面貌可以用“嗷嗷叫”三个字概括――整个就是八路军胶东军区部队原型的“活脱”!

第八十六师(原第二十六军七十六师,解放战争中大名鼎鼎的“华野八纵”部队)更是“山东老八路”味儿十足――部队训练,技、战术水平,作风纪律,直至营区建设,那叫一个“硬朗”、“大气”!

第一军一师,是开国元勋的“老底子部队、看家本钱”,“洪湖赤卫队”的传人――走到哪儿都是胸脯挺得高高的:“天下第一军”哪!尤其是“硬骨头六连”,那真是一枪一刀“杀”出来的――西南边陲“两山轮战”当中,新一代的年轻士兵一点儿不含糊,被最高统帅部“两授称号”的英雄连队,全军也只有他一家!

第六十军第一七九师(即“英雄的临汾旅”)的部队就一个字:神!近战夜战,“二百米内硬功夫”全军无出其右!尤其担负“迎外表演”任务的步兵分队,还真不是“花拳绣腿”――有不服气的么?拉出来练练!

相较于东方军区的其他几支主力雄师劲旅,第三十六师,特别是第一零八团这支部队,是沉稳中透出的几分“杀气”,内敛中透出的几分“霸气”,谦逊中透出的几分豪气!……

1

第二章第七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