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三章第十二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第十二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8/20 10:20:36

十二

今天,兼任政治部主任的东方军区王副政委(一九五五年授衔的“开国少将”)和政治部王副主任(一九六四年的“晋衔少将”)等首长,以及军区政治部宣传部的领导们,亲自来到军区文艺宣传队排演场,参加话剧队为了排演新一稿的“重大革命战争历史题材”大型话剧《淮海大战》召开的誓师动员大会。

誓师动员大会由军区政治部宣传部王副部长(兼文艺宣传队大队长)主持;话剧队王林佳队长代表全体同志向军区和政治部首长作了“表态”发言。

王队长虽然是解放战争初期参军的老兵,但是他参加革命的履历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抗日战争后期――幼年时因为家贫曾经在青岛做过童工,经历了胶东抗日根据地“地方武装”对日、伪的斗争。

1950年代初期,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调集所属各军级单位所属文工团、队方方面面的“精兵强将”,组建起“华东解放军艺术剧院”时,王队长就被从第二十二军文工团选拔到大军区,开始从事话剧表演艺术专业――许多年来,他一直以饰演各个不同时期的我军基层干部形象而著称。

他的“代表性作品”,是饰演话剧《东进序曲》中的新四军挺进纵队警卫营营长王勇--在被搬上银幕、拍成电影的同名作品中,他仍然饰演这一人物,以及话剧《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中的主人公--连队指导员辛化雨。

创作、首演于1950年代末、60年代初期的《东进序曲》和《霓虹灯下的哨兵》这两部作品,确立了前线话剧团在当代中国话剧艺术领域中重要的历史地位。

《东进序曲》一剧所汇聚的众多表演艺术家,差不多都能算得上是“大师”级的人物,集中代表了1950、60年代军队话剧表演艺术的“灵魂”。

而前线话剧团同时拥有的另外一批表演艺术“巨匠”,集中在了《霓虹灯下的哨兵》一剧的创作与演出中。

正是因为有了这批“大家”,才有了东方军区前线文工团话剧团历史上的辉煌。

作为军队文艺工作特别是话剧艺术战线的“新生力量”,苑宏和他年轻的学员战友们,即将与多位前辈的艺术家们共同工作,一起排演《淮海大战》这部规模空前、气势恢弘、人物众多、场景壮观的“重大革命战争历史题材”大型话剧,这可是一次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

誓师动员大会开得非常简短。

就在这天下午,话剧队孙副教导员找到苑宏:“小苑啊,队领导商量过啦,决定把你调到队部当通信员……你有什么想法?”

听了这个消息,苑宏猛地愣住了:“副教导员,这……?!”

看着苑宏傻呆呆的样子,孙副教导员轻轻地笑了:“我猜你一定在想,啊呀!这下子可能当不成话剧演员啦,对不对?”

苑宏还没有完全“回过神儿”来,语无伦次地:“对呀……不、不对呀!”

“什么对呀、不对呀!别瞎想啦,我们小苑还是话剧队的学员嘛!让你兼任队部的通信员,除了要照常参加业务训练,还得学着担当一些服务性的工作――队里领导,主要是王队长,觉得你特别需要加强这方面的锻炼!你这小同志呀,身上的‘学生味儿’太重啦――往后要在舞台上‘演兵’,首先就得‘像兵’,更得自觉地当一个各个方面都合格的‘兵’!还要记住一条――今后在队领导身边工作,对自己的要求可就得特别严格!听懂了没?”

原来是这样啊――苑宏“把心放到肚子里了”。

见苑宏的神色恢复到了“正常状态”,孙副教导员又叮嘱着:“明天出发去徐州,到‘淮海战场’参观、学习,你就跟上队领导,听懂了没?”

“听懂啦――领导放心吧!”苑宏提高了嗓音。

看着苑宏信心满满的神情,孙副教导员笑吟吟地转身走了。

誓师动员大会后的第二天傍晚,苑宏便与话剧队全队近百位新、老同志一道,先是乘坐火车,接着又分乘数辆大型轿车赶赴江苏徐州,到达“淮海战役纪念馆”及其附近的徐、海地区――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中,我华东野战军主力部队围歼蒋军黄伯韬部,以及阻击邱清泉、李弥等部增援的战场旧址,现地“体验生活”,寻访当年“淮海大战”的史迹。

这回与以往“出发下部队”不同--苑宏算是“找到了组织”,成了不离队领导身前身后的兵。

其实就在不久之前,苑宏和话剧队的学员战友们曾经在赴第十二军三十六师一零八团“当兵锻炼”的最后阶段里,就近到安徽宿县的双堆集地区――当年淮海战役第二阶段中,我军围歼蒋军黄维兵团的战场旧址,实地参观学习过。

“中国军事大百科全书”对淮海战役作过这样的“权威描述”: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三大战役”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著名一战,战役规模之宏大、地域之宽广、历时之长久、歼敌之众多、影响之深远,均为世界战争历史所罕见――人民解放军不仅胜利完成了“歼敌主力于长江以北”的战略任务,而且为实现“从1948年下半年算起,一年左右打倒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伟大目标,进而渡江南进、解放全中国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苑宏和一众战友们赴徐海地区参观学习的日程安排十分紧张。

现在正是“文化大革命”的中、后期,“淮海战役纪念馆”因为这样那样的多种原因已经停止对社会公众开放。《淮海大战》剧组能够进入纪念馆内参观学习,是经过有关方面“特批”的。

“淮海战役纪念馆”1959年4月由国务院批准兴建,1960年开始动工,在“淮海战役发起17周年纪念日”――1965年11月6日正式对外开放,并且由“淮海战役总前委五首长”之中的一位开国元帅,亲笔题写了“淮海战役纪念馆”的馆名。

按照馆藏文物的布局,陈列分为序言、战役实施、人民支前、缅怀先烈等部分。通常情况下,全部参观一遍大约需要一天左右的时间。

但是《淮海大战》剧组人员却几乎用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就“泡”在纪念馆里--亲身体验着当年革命前辈浴血奋战的动人场景:一幅幅历史照片,一件件珍贵文物,全都是当年淮海决战历史的真实记录――浓重的战争气息扑面而来:战役发起前,全国和华东、中原战场的“国共双方”态势,我军各参战部队的简要情况,战役实施过程的三个主要阶段,我军取得的胜利战果,解放区人民群众积极支前、踊跃参军参战,在战役中英勇牺牲、为人民献身的著名英烈人物及其主要事迹等等……十分可惜的是,由于条件的限制,当时只收集到了我军部分阵亡人员名单,其中又只是对团级以上指挥员作了比较详尽的介绍。

苑宏和战友们非常强烈地感受着,淮海战役的恢弘全景十分清晰、真实地再现在他们的面前--在这场决定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历史大决战中,我军将士们用血肉之躯架起了“十人桥”,用劣势武器装备摧毁了“国军”的“汽车防线”,那种“压倒一切敌人,而绝不被敌人所屈服”的英雄气概,那些甚至没有留下姓名的烈士们感天动地的英雄壮举,给了苑宏的心灵以深深的震撼!

年轻的部队文艺兵们,没有人停下认真参观的脚步、停下快速记录的钢笔,更没有人错过一张张图片、一件件文物、一个个精彩细节和历史瞬间。在这里,苑宏和战友们寻味着历史,更在不知不觉间接受“革命英雄主义”和人民军队光荣传统的教育与薰陶……。

参观学习活动的最后一天,《淮海大战》剧组的全体人员来到了与“淮海战役纪念馆”同时兴建的、气势宏伟的“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前。

纪念塔位于徐州东南郊的凤凰山东麓。

纪念塔的上端,雕刻着由五角星、步枪和松籽绸带组成的塔徽。

塔身正面,镶嵌着中共军队最高统帅亲笔题写的“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九个镏金大字。

塔座正面镌刻的镏金碑文,记述了淮海战役的历史经过和革命先烈前仆后继、英勇献身,广大人民群众支援前线的感人事迹。

塔座两侧的大型浮雕,右侧是我军指战员一往无前的英雄形象,左侧是人民群众奋勇支前的壮丽场景……。

时近黄昏,《淮海大战》剧组全体演职员整齐列队在纪念塔的基座之下。王队长发出了短促、凝重但又庄严肃穆的口令:“全体立正!脱帽!向先烈们默哀……”

突然,王队长点到了苑宏的名字:“苑宏!出列!”

听到上级领导呼点,苑宏先是一惊,打了个“激凌”!接着,他很快便沉静下来,先是应声回答:“到!……是!”接着,双手握拳不由自主地提至腰间,以标准的军人姿态跑步出列,来到队列前站定,向首长敬礼。

望着苑宏这“一整套”标准的队列动作,王队长微微颔首,眉宇之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满意神情。接着,他指了指身后纪念塔身上镌刻的镏金碑文:“苑宏同志,现在由你朗读碑文!”

“我?!”苑宏“愣神儿”了--以往这样的“活儿”应该都是二分队五班副班长老杨的呀!怎么队长今天点了我的名?……

他来不及多想,再次向队长敬了个礼,同时高声应答:“是!”接着,稍稍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便节奏舒缓、语调昂扬地诵读起来:“……公元一千九百四十八年十一月六日至翌年一月十日,人民解放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止商丘,北至临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进行了伟大的淮海战役……”

渐渐地,队列中的几位学员,跟随着苑宏的节奏,也轻声地诵读起了碑文:“……这一战役,连同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等战略决战的胜利,从根本上动摇了美帝国主义扶植下的国民党反动统治,为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直捣南京、席卷江南、解放全中国奠定了胜利的基础……”

渐渐地,诵读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伟大军事思想的光辉体现,是人民解放军和广大人民艰苦奋斗、英勇善战的结果……”

再后来,就汇聚成了《淮海大战》剧组全体人员的“集体诵读”:“……淮海战役中,许多中国人民的优秀儿女为人民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烈士们的高风亮节,激励着我国人民在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壮丽事业中奋勇前进!”

最后,“集体诵读”形成了滚滚而来的巨大声浪:“英雄们的伟大业绩与日月同辉!烈士们的革命精神万古长青!”

一点都不夸张,也一点都不“拔高”:这既是对先烈英灵的深情祭奠,更是后辈军人的铮铮誓言--在徐州东南的凤凰山麓,在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的上空,久久地、久久地回荡着……身临其境,你的情感不可能不被激动,你的心扉不可能不被震撼,你的灵魂更是不可能不被净化!除非你冷血!或者“三观”不正!

在返回《淮海大战》剧组入住的陆军第六十八军驻徐州部队招待所的路上,颠波前行的大轿车内安安静静的--结束了一天的参观学习,身心疲惫的战友们大都在阖眼假寐,享受着这片刻的闲暇……。

苑宏坐在最后的一排座位上,回想着刚刚领读纪念塔碑文时的情景,思绪纷飞着--今天队长给了自己一次多好的机会!

搁在平时,杨副班长肯定是领读的不二人选!要知道,人家老杨入伍之前可就是“首钢总公司”广播电台的播音员,听说还受过电台、电视台播音指导老师的专业训练呢!……但是转念又一想,今天这机会也是和自己平时认真学习、刻苦训练分不开的!语言训练这东西,靠得就是扎实的基础!--想到这儿,他禁不住在心里开始默念起来:“学好声韵辨四声,‘阴、阳、上、去’要分明,部位方法须找准,‘开、齐、合、撮’属口型”……接下来,“舌根、舌面、翘舌、平舌”和“合口、开口、撮口、齐齿”等等各个发音部位、各种发音方法必须掌握得准确到位……最后,只有作到了“咬紧字头归字尾”,才“不难达到纯和清”!……

每天晚上,回到《淮海大战》剧组入住的陆军第六十八军驻徐州部队招待所,苑宏和他的年轻文艺兵学员战友们,既要认真听取剧作者分场次讲述、诵读剧本,又要领会导演的排演总体构思和艺术处理设想,以及对剧中主要人物形象塑造提出的初步要求……等等。

但是演员们所最关心的角色分配问题,却一直迟迟地没有最后确定。

1

第三章第十二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