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三章第十四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第十四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8/20 13:57:43

十四

1971年底、1972年初,苑宏先是担任话剧队队部的通信员,没过几天,队领导又决定他同时兼任队部的“文书”职务。这个工作岗位,使得苑宏在照常参加业务训练和排练演出的同时,有机会接触了前线话剧团的许多珍贵历史资料。

在前线话剧团整编为军区文艺宣传队话剧队的时候,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大批珍贵的历史资料就一直没有认真地清点、整理过--包括自1955年5月1日建团起(甚至包括了更早一些的“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解放军艺术剧院”时期),历年来所创作、上演剧目的剧本、剧照和演出说明书等等,以及大量的有关当代中国戏剧运动、军队文艺工作、特别是话剧方面的重要史料。一直以来,苑宏就对军事题材的文艺作品写作抱有浓厚的兴趣。这下子可好啦!他可以利用工作和学习的业余时间,好好地“补补课”啦。

也许还是那种强烈的“红色情结”、“军旅情结”和“华野情结”、“三野情结”在不知不觉间驱使着苑宏,他先是把由吴强创作的、描写解放战争时期我军华东部队战斗生活的长篇小说《红日》,悄悄地带出资料室,“藏”在了自己的枕头底下--每当夜深人静、阅读完数个章节就寝前,他总是把书平平整整地摆放好,并且还在上面压了一本鲜红色封面的《开国领袖论文艺》……就这样,他以同样的办法,接连不断地阅读了多部中、外军事和战争题材的文学作品――《铁道游击队》、《平原枪声》、《林海雪原》、《战鼓催春》、《古城春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铁流》、《毁灭》……。

但是苑宏还不明白,在管理严格的部队集体生活环境下,想要“保密”是保不住的。尤其是在1970年代“十年动乱”的中、后期的特殊历史阶段――学员们当中,很快便有人风言风语地传说着什么“小苑经常一个人偷偷地躲在宿舍里,不知道在看什么书呢”……。

今天是星期天,话剧队的男、女学员们“三三两两”――有的请假外出上街,也有的洗衣服、写家信……篮球场上,王队长亲自当裁判,晓智和一帮男兵们大显身手,连连投出不少好球!观看比赛的人们情绪高涨,鼓掌声、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

而苑宏却照例一个人呆在话剧队办公楼内紧邻着队领导办公室的宿舍里……春日午后,和煦的阳光暖暖的――他坐在沐浴着一片春晖的书桌旁,思绪专注,沉浸在书中人物起伏跌宕的命运中。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王队长轻轻推开了屋门,走到了苑宏的身后。

“?!”苑宏打了个“激凌”,慌乱地站起身来:“队长!……”

队长无语,只是扫了一眼苑宏手中书的封面。

苑宏神色紧张地:“队长,我……?”

队长依旧无语,静静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大概三、四秒钟功夫,然后,轻轻地抚了抚苑宏军装上衣兜盖上的褶皱,又轻轻地走到门后,拉亮了电灯……随后,他轻轻地打开屋门、走出室外,又轻轻地回身,掩上了屋门……。

苑宏惊喜交集地:“?!”

1970年代初期,“激情燃烧”的文艺学员集训队生活算得上是丰富多彩――排练、演出、专业基训、军事训练……绿荫场上足球拼抢、游泳池中水花飞溅--各种各样的集体文体活动更是精彩纷呈:

台词训练--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雷打不动,“吐字归音”字正腔圆一丝不苟,绕口令直练得你口干舌燥、嘴角冒泡……天刚蒙蒙亮,站在大操场边一排排“雪松”树下“喊嗓子”的话剧队学员们,肯定是文艺宣传队大院起得最早的一拨人……。

形体训练--除了要苦练舞蹈、戏曲基本功之外,学员们还要练习在话剧舞台上演“战斗戏”时所必须掌握的各种摔、打、滚、爬技巧,尤其每天坚持不懈地训练跑“冲锋过场”--形体教员“掐”着秒表算时间,谁达不到要求,对不起--重来!直到跑得你上气不接下气!直到最后跑出的“风”都能把人“带倒”!……

军事训练--春夏秋冬风雨无阻,“敌火”下的单兵和“小群”战术动作--前三角后三角、左三角右三角战斗队形,高姿、低姿匍匐前进,“持枪跃进”、“抱枪滚进”,直至与手中武器“人枪合一”……。

上北京、下部队,钻山沟,下海岛,“为兵服务”演出--装、卸物资车时,搬运沉重的演出器材箱,人人争先恐后,根本就分不出男兵女兵;装、拆舞台时,男学员攀爬天桥如履平地,高空作业出大力流大汗,绑滑车、栓幕布堪称专业水平;女学员收电线、装麻袋不嫌脏、不怕累,以苦为荣、以苦为乐……这是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也“特别能干活儿”的队伍!

《淮海大战》演出时,演员与舞台美术“灯、装、效,化、服、道”,前台各个专业密切配合、演出浑然一体;后台各个部门井然有序、工作有条不紊,这又是一个特别专业化、特别守规矩,特别团结友爱、特别相互包容的集体!

虽说学员集训队的工作“紧张而有秩序”,情绪“热烈而又镇定”,但是青年学员们毕竟处在精力十分旺盛、甚至有些“过剩”的年龄阶段。

某个周六晚餐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听说了没有哇?舞蹈学员队明天要去中山陵园景区――集体郊游!听说还准备了‘野炊’哩!”听到这个消息,话剧队的学员们心里也“痒痒的”!

又一个周末。一大清早,苑宏还没起床,就被凌晓智给摇醒了:“快起、快起!……”

苑宏睡眼惺松地:“今天星期天!不出操哇!一大早的干什么呀?懒得理你……”说着翻了个身,又闭上了眼睛。

“一大早的干什么?”凌晓智一把掀了严宏的被窝:“你说干什么!”

苑宏一骨碌爬了起来:“哎哟老兄,别开玩笑好不好,这几天老弟我困得够呛,正想补个‘回笼觉’呢!”说到这儿,他突然发现凌晓智一脸的坏笑!

凌晓智作了个鬼脸,神神秘秘地:“你可快点啊,晚了可就不等你了啊!”说罢轻手轻脚地出了屋。

中山陵园风景区,茂密的树林里。

学员集训队的十多位男女学员正连说带笑地沿着山道前行:

“晓智这家伙神头鬼脸的!我今天本来想在家看会儿书呢,一大清早让他把被子给掀了!我就知道,这回全是他的点子,对不对?”――苑宏边说着边狠狠地在凌晓智后背上拍了一掌!

凌晓智“不干了”:“哎哎弟兄们!你们看啊,小苑这小子怎么‘得了便宜还卖乖’呢?对啦,你刚才说看书,又弄着什么好书啦?交代!”

“对!小苑快交代!……”

在学员们的哄笑声中,女学员林莎和柳华快步走到了苑宏的身边。这林莎长苑宏一岁,是和他同一天穿上军装的“北京老乡”--父母亲都是原冶金工业部的机关干部。柳华又长林莎一岁,是个在西湖边上浙江省政府机关大院里长大的杭州兵。这姐妹俩一个外向、爽朗,一个内向、腼腆--完全“互补”的性格特征,加上相似的家庭教养和成长环境,使她们打从一入伍就结成了形影不离的一对儿“铁杆儿闺蜜”--也被有些人称为“死党”。

林莎嚷嚷着:“小苑赶紧的!快点儿多捡些干树枝儿啊!一会儿你负责烧火!不好好干活儿,今儿中午的野餐可就没你什么事儿啦!”

柳华悄声地:“小苑,王队长就是偏爱你!上回学员队篮球比赛,你偷偷地一个人躲起来看书!队长怎么就没批评你呢?看的什么书?快说!再不说可就真没有你什么好吃的啦!”――说话间,她从军用挎包里一件件地取出了挂面、鸡蛋、各种佐料……。

苑宏连忙解释着:“哎呀华姐,其实就是一本苏联的《红肩章》呀……”

自从上次队长默许了苑宏“悄悄地读书”之后,他便“私下里”开始在一些喜欢读书的学员中间也“悄悄地”传递一些“传统”的军事和战争题材文学读物――1972年的春天,经历了六年“运动”岁月的人们,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某种政治上开始“解冻”的气息……。

林间的空地上。

二分队学员五班的副班长吕远翔,魔术师一般地从手提的一只大旅行袋里“变”出了全套的炊具:锅、碗、瓢、勺应有尽有,又拿出了一堆装满了各式各样调料的小玻璃瓶:油、盐、酱、醋一应俱全!

“嘿!还是吕班长想得周到!”凌晓智笑眯了双眼,一边帮忙整理炊具,一边忙不迭地拧亮了打火机,给吕远翔点着了一支香烟。

苑宏心想:“看这架势,今天的‘野炊’绝不是‘临时起意’,肯定是‘有备而来’呀。”

林莎兴高采烈地:“小苑、晓智,点火,点火!”

“好唻!”苑宏接过凌晓智递过来的打火机,点燃了火堆――他一手拨弄着慢慢燃烧的干树枝,一手摘下了军帽,开始扇风。

凌晓智凑过身来,也摘下军帽,用力地扇起来。

渐渐地,火借风势,越燃越旺!

伴随着学员们的说笑声,袅袅的炊烟升起!……

这个周末,大家都过得挺愉快的。

可是,谁知第二天就“出事了”!

1

第三章第十四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