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五章第二十三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第二十三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8/24 14:47:58

二十三

临近期末了,戏剧学院各个系(科)、各个专业的学员们都在忙着完成各自的“期末作业”。

苑宏所在的表(导)演系甲班,刚刚结束了按照“第三学年第一学期”的教学进度要求,所应当完成的“排演多幕话剧选场”汇报演出阶段。这天晚上,苑宏和同学们一起“观摩”表(导)演系乙班同学们排练的话剧《杜鹃山》选场的教学汇报演出。

这一届戏剧学院表(导)演系的甲、乙班,日后注定要在中国当代话剧艺术的发展史上被写上“浓重的一笔”――他(她)们当中,涌现了潘虹和奚梅娟等至今依旧长期活跃在话剧舞台和银幕、荧屏上的表演艺术“大家”。

潘虹同学这次“担纲”,在剧中扮演了“女一号”柯湘。

话剧《杜鹃山》是依据同名的“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改编而成的。其实这部作品原来曾经是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等国内多个话剧院(团),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上演的一出话剧。

“十年动乱”期间,“文艺革命旗手”亲自“主抓”,调集了全国多个艺术团体的创作人员,几经改编、甚至是“改造”,最终使其进入了“样板戏”的行列。

在1974年被拍成电影之后,又由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根据剧作原稿再“移植”成为话剧剧本――乙班同学们排演的就是这个版本。

《杜鹃山》当晚的演出一切顺利――尤其是潘虹同学扮演的柯湘,以其年轻、靓丽、光彩照人的夺目形象和准确鲜明、恰到好处的人物性格塑造,大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好评。

但是,就在全剧进行到最后一段战斗场面,演员在投掷道具手榴弹时,却不慎引燃了舞台一侧的“边条幕”,使一场火情不期而至!……

好在这是一场学院内部的汇报演出,观众又都是本院教职员工和各系学生――大家并没有慌乱,而是立时进行了一场扑救火险的战斗!

苑宏和坐在观众席前排的几位男同学,手疾眼快,迅捷地翻身跃上了舞台扑火!由于当时手边没有合适的扑救工具,苑宏索性脱掉了棉军上衣挥舞起来,就那么扑打着火苗!……

很快地,火势就被控制住了。

这时,苑宏才发现,情急之下,自己棉军上衣兜里装的小本子、皮夹子、学生证等物品都被甩了出去,散落在舞台的各个角落……。

也就在这时,汪晓华非常“巧合”地出现在他的身旁,并且主动地帮他捡拾着四下散落的个人物品。

苑宏有些好奇地问道:“晓华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汪晓华边低头捡拾物品边回答说:“我正在侧幕边等着帮演员们‘补妆’呢!看见起火了,吓得都愣住啦……你动作好快哇!”――话语中明显地透出了几分赞叹。

的确,汪晓华她们舞台美术系“人物造型设计专业”的几位同学,本学期的“期末作业”,就是为表(导)演系乙班同学们排演的《杜鹃山》提供“人物造型设计”,并进行“化妆实践”。

苑宏点头笑笑,没有说话。

就在将要转身离开时,汪晓华叫住了他:“哎!”

苑宏不解地:“嗯?”

望着苑宏傻愣愣的神情,汪晓华忽闪着调皮的目光,捂着嘴浅浅地笑了:“看看你的脸!……”

“哦?……”苑宏好像发觉了什么,抹了抹脸,又看了看手,不好意思地“嘿、嘿”了两声。

汪晓华走近他,递上了一块折叠得方方正正的全白色丝织手帕。

“这?”苑宏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周围――趁着没有人注意――便接过手帕,“象征性”地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地蹭了蹭。

“不好意思,谢谢啦!”边说边将手帕递还给汪晓华。

“你留下用吧”――她声音低低的、轻轻的,只有他(她)俩才能听得到。说完,依旧步态“飘飘”地走了。

春节将至,学院快要放寒假了。

这天晚上,苑宏照例来到图书馆的阅览室。汪晓华面对着苑宏,就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自从上学期放暑假前,汪晓华在信中“批评”他总是“故意背对着”她之后,苑宏反而倒没了“负担”――他心里很明白,现在和汪晓华接触也好、交往也罢,虽然也还“不合法”,仍处在“半地下”的状态,但是毕竟已经没有了姜凝的任何消息--从而也就没有了“脚踩两只船”的“嫌疑”。

但是,究竟应该如何面对汪晓华的感情?苑宏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拿定主意――去年暑假前的那天,他没有去汪晓华家,在写给她的回信里,推说是因为买好了当天中午回南京的火车票;并且“挑明”了自己的“学员身份”――当时并不具备“谈恋爱”的条件。

后来,他“侧面”了解到,汪晓华的父母亲还真如同她所说的那样,都曾经在驻上海的部队工作过――她父亲原是上海警备区的一位副团职干部,1960年代中期转业到地方工作,“十年动乱”之前在市郊的一个区检察院当副检察长。

她的母亲曾经在“二军医大”下属的教学医院工作――这也就是新生入学时,她身穿洗得泛白的那套女式旧军装的来历……。

但是最近又听说,汪晓华的父亲因为在“十年动乱”前夕才刚从部队转业,运动初期几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而且很早就“站出来”,被“结合”进了领导班子;前不久又被调到了市里,现在是市委“组织组”(组织部)领导班子里的一位成员。

汪晓华入学时才17周岁,初中毕业后下农场“锻炼”还不到一年――在那个“‘工农兵学员’入学之前必须要经历过两年以上工作实践”的年代,能够“破格”上大学,确实不太多见。难道说,这也和她的家庭背景有关?……

难道,真的就和她确定“那种关系”?如果这样,那么毕业以后自己的去向?今后的发展?苑宏的内心矛盾重重,一时理不出个头绪来……。

8点30分,阅览室的值班老师照例催促大家:“同学们,时间到啦,你们该休息了,我们也要下班了呀。”

汪晓华和苑宏一前一后,几乎是肩并肩地走出了阅览室。

因为就要放寒假了,戏剧学院不大的校园静悄悄的。

清冷的月辉下,他们俩谁也不说话,默默地走在通向学生宿舍楼的甬道上。宿舍楼下,俩人止住脚步,默默地相视了片刻……苑宏整理了一下思绪,字斟句酌地:“晓华,我后天回北京……有些事情,我想还得听听家里意见……”边说边细细地观察着她的神色。

汪晓华“明事理”地轻轻点头:“好吧……我知道啦。另外,还有件事,你能帮帮我吗?”

“什么事?”

汪晓华压低了嗓音:“最近有的同学在悄悄地传看‘遗言’,你肯定知道吧?”

望着她略带神秘的目光,苑宏微微地点了点头。

她依旧嗓音低低地:“他们说,你的那篇比较准一些,能不能给我看一看、抄一份?”

苑宏有些沉不住气了:“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但是,面对汪晓华焦急之中透着几分乞求的眼神,苑宏的心里又有些不忍:“……那好。可是,千万不能再传给别人啦,记住了啊!”

“知道啦!”――汪晓华的回答既有喜悦之情,又掺杂着些许调皮……。

迎着她笑盈盈的目光,苑宏突然鼓起了勇气:“要不,等我从北京回来以后……去见见叔叔、阿姨?”

“真的啊!?”汪晓华的双颊飞上了两朵红云,猛地转身向着宿舍楼门跑去!在楼门前,她又回转身,向着苑宏送来羞赧的微笑……。

但是,寒假才刚刚过去,新学期开学后没几天,学院党委便在字生党员中传达了高层关于“反击运动”的“打招呼会议”精神。苑宏虽然党龄不长,但却在年级学生党支部、系团总支、院团委和学生会里担任了“一堆”的职务――也许是当时部队学员在学生总人数中所占比例较少的原因?面临着毕业,原本学习上的事情就够忙的了,可偏偏又要搞“运动”!唉!真是让人不胜其烦……。

恰在此时,《文汇报》在刊载所谓“反击运动”的新闻稿件时,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向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公开挑衅!引来了全国读者的一片愤怒声讨!

华夏大地,黑云压城,万马齐喑……犹豫、彷徨、怀疑、思考……在人们的心头压抑已久,终于,亿万民众对“极左派”的倒行逆施表达出了强烈的不满!

某日,表(导)演系党总支的一位“领导”,把苑宏“请”到办公室去“谈话”。这位“领导”说:“……去年的‘七、八、九’三个月,政治谣言满天飞――苑宏同学你作为从部队来的学员,最好能认真地考虑考虑:在新的一场‘路线斗争’当中,应当站在哪一边?……还有,最近在一部分学生当中,流传着什么‘遗言’!而且据说是从你们军队学员那里抄录过来的!……这都是怎么回事?希望你能说说清楚!在这些“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必须作到‘立场坚定,旗帜鲜明’!……”

这天夜里,苑宏辗转反侧,始终未能入眠。

虽然他刚满二十一周岁,但是毕竟经历过了“动乱”以来近十年的风风雨雨!

苑宏冷静地清理着思绪,细细地“品味”着那位“领导”的“谈话”――这明明就是在“敲山震虎”啊――警告自己不要“站错队”!最近,追查“七、八、九政治谣言”的风头很紧,现在又要追查“遗言”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感觉到,难道问题会出在汪晓华拿去传抄的“遗言”上?要知道,汪晓华的父亲现在也算得上是市委、市革委会“新班子”里“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如果真是“遗言”出了问题,就等于把她也给“牵连”了进来,那事情可就更真的“复杂化”了!……

面对着比十年之前“动乱”爆发时更加纷繁、诡谲的政治形势,他觉得必须要有自己的“主心骨”!而且,应当找机会“提醒”一下在这方面几乎没有什么“经验”的汪晓华。

寒假结束、新学期开学之后,苑宏原本打算利用周末的时间去见汪晓华的父母亲一面。

但是,院、系的领导却安排学员们连续利用周末的时间到“交大”和“华师”等高校,去看“反击运动”的大字报。

这天晚上,汪晓华和舞美系的两三位女生“路过”苑宏所在班级的自习教室。

这会儿,苑宏正在完成系里“领导”交下来的任务――抄写一篇“反击运动”的大字报。

当看到自习教室里只有苑宏一人的时候,舞美系的几位女生“知趣”地跑开了。

汪晓华走近苑宏,看着他刚刚抄写完成的几张“大字报”,轻声慢语的口吻中带着几分欣赏:“毛笔字写得还不错。”

苑宏几分“无奈”的情绪中透着自嘲:“瞎写……耽误时间!……”

“嘘!――你小声一些好吗?难道,你就不怕?……”

望着汪晓华关切而又担心的眼神,苑宏“理解”地压低了嗓音、近乎耳语般地:“我怕什么?现在的形势……我们就等着‘拭目以待’吧!……”

汪晓华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反正我已经想好了,如果真的有什么‘风吹草动’,大不了我放弃这儿的学历,回南京――回部队去!……我反倒觉得,晓华你可是应该‘谨慎’一些,可不要因为我,受到什么‘牵连’哪!……”

听了苑宏这“一通”近乎“出格”、在眼下的政治形势下甚至算得上是“离经叛道”的话语,汪晓华那平日总是笑盈盈的目光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惶惑与不安!……

7月末的一天,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唐山大地震”,全国民众深深地陷入了一种山崩地裂、天塌地陷的不祥感觉之中……。

9月上旬,当苑宏结束了在戏剧学院三年的学习、深造,办好了各种组织转移手续,即将返回部队的时候,传来了“伟大的领袖和导师”不幸因病逝世的消息……。

就在准备乘坐9月10日中午的火车返回南京之前,系里的那位“领导”忽然又把苑宏找去“谈话”――“领导”的话里话外透露出这样的“意思”:应该认真地“掂量掂量”:你在即将爆发的这场“生死搏斗”之中,究竟站在哪一边?

但是,苑宏“去意已决,绝不犹疑!”――他下定了决心:把汪晓华送给他的那方全白色丝织手帕,连同曾经写给他的那封信,全都装进一个信封封好,委托一位同学转交给她--就在9月10日的深夜,苑宏返回了部队,回到了南京!……

1

第五章第二十三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