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五章第二十四节(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第二十四节(续)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8/25 15:13:57

晚饭的餐桌上,苑宏很想把松懋老师传递的消息“透露”给父母亲,几次话到嘴边,又几次“嚥”了回去,只是提了一句张伯伯来找过父亲的事儿――父亲把碗筷一推:“怎么不早告诉我?”说着,便起身披衣出门。

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母亲向苑宏悄声地谈起这些日子以来,父亲在工作中遇到的一系列令人心烦、气恼的事情。

在1975年的“整顿”中,受市委“工交口”负责同志指派,苑宏的父亲从一家各方面工作环境和基础条件稍好些的国有中型企业,调到了目前这家五十年代“公私合营”时,由数十家规模大小不等的企业合并组织起来的单位。“反击运动”起来以后,来这家企业进行“开门办学”的“梁效”人员,又在酝酿着开展新的“斗争”--据说,他们已经瞄准了苑宏父亲这个“目标”――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要整出一个“抗日战争扛过枪,解放战争负过伤,抗美援朝渡过江”的,“不贪污、不腐败、辛辛苦苦、勤勤恳恳的‘斗争对像’!”……

当天晚上,父亲很迟才从“张参谋”那里回到家中。

看得出来,父亲的心情极好,目光中流露出苑宏这次回家休假以来少有的些许笑意:“你什么时候回南京?”

“大后天――11号吧。”

父亲显然已经得到了某些方面的“消息”,但又不便明说,便绕了个大圈子,像是对苑宏,又像是对自己:“1966年‘运动’刚闹起来的时候,你们还小,我也才刚转业下地方一年多……到现在,整十年啦!从参加革命、参加党算起,也已经三十四、五年了……要我说,这人哪,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正确对待自己,都要相信群众、相信党!就算是眼下――小人得志、坏人出头、好人遭殃,环境不好,风气很差……也要‘身子正不怕影子斜’!投机钻营、见风使舵、害人、坏良心的事情坚决不能干……你院校学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形势’也马上就要变化啦,回部队以后应该怎么干?自己要有个打算……”

说到这里,父亲突然话锋一转:“还有哇苑宏,你的那个‘个人问题’……”

母亲不知何时坐到了苑宏的近旁,悄声地:“是呀儿子。上次放寒假,你回来的时候提到过的,那个学舞台美术、服装化妆设计的,姓汪的女孩子,你们怎么样啦?”

听到父母亲提起这件事情,苑宏不免有些心烦:“……没怎么样啊。”

“你爸爸托上海的老战友杨叔叔打听过了,汪永初人家现在是市委组织部的‘领导’,过去和你爸爸他们都认识,也算是在一个部队里工作过吧。”

“你们在信上不是都告诉我了嘛。”

“你没有和那个女孩子说呀?”

“我是想过要说的――可是后来呢,‘领导上’追查‘谣言’那么紧,汪晓华还是从我这儿抄录的‘遗言’……要不是因为我穿着军装,可能还真的要被院、系的那些领导抓个‘现行’呢!别再牵连上了人家!……”

母亲无语,轻轻地摇了摇头。

父亲沉吟片刻,像是对着自己、又像是对着苑宏,“话里有话”地:“现在,虽然很多问题还没有最后‘明朗’,但是我看这个事情不一定合适……市委组织部的‘领导’,也就是给市委的那些‘主要领导’拎公文包嘛!用老杨的话说――现在‘吃得开’啊!和咱们不同啊!……”又对母亲转过了话头:“孩子这才二十出头……不急吧,等等再说……”

母亲所说的“上海老战友杨叔叔”,当年和苑宏的父亲一起“手拉着手”参加了八路军的“抗大一分校胶东支校”和“山东军区教导二团”,这会儿在上海警备区某师当副政委――算不上是“提得快”、“吃得开”的干部。

这时,父亲又从衣兜里取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你回南京以后,找个时间把这封信送给你们军区后勤的荣副部长――他是我们上海(公安)总队教导团的老团长,还当过总队的参谋长,后来去了防空军。‘空防合并’以后,他又回到东方军区了――现在还在东方军区机关工作的、我们上海总队的、我和你张伯伯的老上级也只有他了……他也是你妈妈的老首长,你就代表我们去看看老领导。”

两天后,苑宏动身离开北京返回部队--从当天晚间列车广播中转播的“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中,苑宏已经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此时的新闻、宣传“口径”正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突出强调“三要三不要”即“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前些天声势浩大、铺天盖地宣传的“按既定方针办”,渐渐地没了踪影……。

此时,世界的舆论也都不例外地关注着中国的“政局”――紧接着,全球各主要媒体纷纷报道了中国政坛上的这个“最大机密”--国际上已经“人所皆知”。

高层原来决定“保密两个月”,但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党和国家正式公开宣布了清除“极左派”的消息;同时公布了中央作出的由英明领袖担任党、国家和军队最高领导人职务的决议。这两条重大消息一经公布,立即在全国掀起了欢乐的热潮!人们奔走相告、纵情欢笑!为害十年的四颗“灾星”终于被一举扫落,人民群众对“极左派”的痛恨之情,犹如大地之下长时间积聚起来的滚烫岩浆喷涌而出!

这时正值菊黄蟹肥的时节,百姓们把三只雄蟹和一只雌蟹――“三公一母”拴成一串,沿街叫卖、摆上餐桌――人们把横着爬行的螃蟹,比喻为“横行霸道”的“极左派”。

那些日子里,人们称颂英明领袖“为党锄奸,为国除害,为民平愤。”那些日子里,人们称道“党心大快,军心大快,民心大快。”那些日子里,“两报一刊”的社论用这样的话语来形容国家的政治形势:“万里山河红旗展,八亿神州尽开颜”!

不久,郭沫若先生发表了他的那篇“著名”词作《水调歌头》--平心而论,姑且不说此篇词作的“艺术品位”如何,仅就“政治内容”而言,“郭老”还真是喊出了埋藏在自己心底里的话。

新华通讯社的一则电讯稿,更是把清除“极左派”与党的历史上的“遵义会议”相提并论,把英明领袖与41年前“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的开国领袖相提并论。

首都北京处于全国沸腾欢庆的中心,大街小巷洋溢着一派节日的气氛。庆祝游行的热潮席卷着北京全城――全市800万左右的人口中,半数以上都参加了庆祝游行――天安门广场和东西长安街成了欢乐的海洋!

金秋十月某日,北京的庆祝游行活动进入了最高潮――上百万各界群众云集在天安门广场,隆重的“双庆大会”在这里举行。今天的天安门广场--十月的彩旗代替了九月的黑纱,十月的笑语代替了九月的啜泣。

新华通讯社的那份“通稿”用这样的语言描述着英明领袖登上天安门城楼的热烈场面:“城楼上下,广场内外,一片欢腾!欢呼声、口号声、锣鼓声响彻云霄,最生动地表达了全党同志、全国人民对自己的英明领袖和党中央的衷心拥护和完全信赖,对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和光辉灿烂的共产主义前途充满信心!……”

这场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百万群众盛大集会,成了英明领袖担任党、国家和军队最高领导职务的隆重庆典。

同一天――“双庆大会”也在南京市中心鼓楼广场举行。广场的上空,久久回荡着“给英明领袖的致敬电”……

会后,苑宏和战友们一起加入了南京百万军民庆祝游行的行列――游行路线沿着鼓楼广场南下,在经过新街口,直达中华门后,再折返回市中心。

游行大军出发的时候接近黄昏了,可是人们一点也不觉得天色已晚,依旧纵情地敲锣打鼓、雀跃欢呼!

马路两旁,站满了喜气洋洋、面带笑容的各界群众――当看到人民子弟兵的队伍从面前走过时,他们时而热烈地鼓掌、时而与苑宏和他的战友们共同高喊着口号!不时有人燃放起一串串鞭炮――那震耳欲聋的巨响,伴随着人们的欢呼声直冲云霄!……

当游行队伍到达中华门后折返回市中心时,苑宏和他的战友们看到,马路中央的地面上,已经厚厚地“铺”上了一层红红的鞭炮纸屑!

看到这样的场面,参加庆祝游行许多老同志的情绪十分激动,他们感慨地对年轻人说:“简直就和当年解放大军入城时候的情景差不多啊!……”

是的!这是国家和民族的“第二次解放”呵!

第二天,东方军区机关和驻宁部队各大单位在军区大礼堂举行了“双庆大会”……第三天,军区政治部机关在政治部小礼堂继续举行“双庆大会”--经过军区政治部文化部领导亲自挑选、确定,苑宏担任了这两次“双庆大会”的“领呼口号员”,并且与军区话剧团的女演员林莎(苑宏同期入伍的“老战友”)一道,在会上朗读了东方军区领导机关和驻宁部队广大指战员“给英明领袖的致敬信”……。

作为两次“双庆大会”的工作人员,这是苑宏结束了在戏剧学院的学习、返回军区话剧团以后,在上级领导、前辈艺术家、同辈战友以及驻宁部队广大指战员面前的第一次“亮相”。苑宏这会儿的这个“亮相”,对于他今后在东方军区“文艺圈儿”里的专业成就、情感发展……一切的一切,都具有着非同寻常的、特殊重要的意义,而这些,苑宏自己当时却还几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

1

第五章第二十四节(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