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五章第二十五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第二十五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8/25 15:38:41

二十五

这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尽管时光已经过去了40多年,但是由韩伟作词、施光南作曲、李光羲演唱的那首《祝酒歌》,却依然时时回荡在经历了这一时代的人们的耳畔:

“美酒飘香啊歌声飞,朋友啊,

请你干一杯,请你干一杯!

胜利的十月永难忘,杯中洒满幸福泪!

……十月里,响春雷,亿万人民举金杯,

舒心的酒啊浓又美,千杯万盏也不醉!……

手捧美酒啊望北京,

豪情啊,胜过长江水,胜过长江水!

锦绣前程党指引,万里山河尽朝晖!

……瞻未来,无限美,人人胸中春风吹,

美酒浇旺心头火,燃得斗志永不退!

今天啊,畅饮胜利酒,明日啊,上阵劲百倍!

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愿洒热血和汗水!

……征途上,战鼓擂,条条战线捷报飞,

待到理想化宏图,咱重摆美酒再相会!

……咱重摆美酒啊,再相会!……”

1977年的春天好像来得特别早。

2月间,“两报一刊”发表“重要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集党、国家、军队三项最高领导职务于一身的英明领袖,发出了“抓纲治国,天下大治,一年初见成效,三年大见成效”的号召。3月间,党和国家最高层的工作会议初步总结了清除“极左派”以来的工作,部署了当年的各项任务。在此后召开的军队工作座谈会上,英明领袖和主持军委工作的开国元帅强调要深揭狠批“极左派”破坏军队建设的罪行,彻底肃清其流毒和影响,通过搞清楚“十个应该不应该”,把被他们颠倒了的路线是非纠正过来――“抓纲治军”,加速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建设。

某个春日,“两报一刊”发表了主持军委工作的开国元帅的一首政治诗篇《七律.八十书怀》:

“八十毋劳论废兴,长征接力有来人。

导师创业垂千古,侪辈追随愧望尘。

亿万愚公齐破立,五洲权霸共沉沦。

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

5月间,高层转发了“第二代领导核心”致中央高层的信,对“两个凡是”提出批评,开了“思想解放运动”的先河。

自从上年10月清除了“极左派”,苑宏和他的战友--这批年轻的军队文艺战士一直沉浸在无比欢乐与兴奋的情绪之中。大家都天真地以为,“四害”既除,天下太平,从此就可以好好地干自己的“事业”了。

从1976年底到1977年初,东方军区的几支专业文艺队伍都在忙忙碌碌地进行着“双庆”演出活动。

但是由于思想、宣传、文化战线的“拨乱反正”还没有起步,在文艺作品的创作和演出当中,依然保留着相当明显、相当强烈的“文革”色彩和痕迹――这是那一段“过渡时期”所独有的历史现象。

因为苑宏在军区和政治部两场“双庆大会”期间已经“亮”过“相”了,军区话剧团的几位编导便“盯”上了他――决定他参加“对口短剧”《英明领袖穿上了绿色军装》的演出,并在其中扮演中央警卫部队“八三四一”的“班长”――主要角色,“男一号”!

这部作品由方群老师执笔创作(他同时在作品中扮警卫战士“小钟”――取“忠诚卫士”的谐音)。

编导们运用了“时空跳跃”、“大写意”的创作手法,从清除“极左派”后驻京部队三军大游行的场面写起――表现了全军指战员热烈庆祝“英明领袖穿上了绿色军装”,衷心拥戴我党英明领袖、我军最高统帅的一片赤诚:

“战舰向您列队,战鹰把您仰望,

钢枪听您指挥,三军将士团结在您的身旁!

我们执行您的命令,就象执行开国领袖的命令一样!……”

剧中出场的演员只有两位,却几次变换着“角色”――他们利用不同的语言(方言)和声音“造型”,辅之以适度夸张的形体动作,塑造了老干部、老工人、外国友人和“红小兵”等多个不同性格的人物形象。

演员的服饰也极富历史与时代的特色――剧中人的身份是“驻京警卫部队”的战士,演出中完全按照“生活真实”来确定人物的服饰与化妆“造型”:绿军装、束腰带――左佩皮质弹夹,右佩“五四”手枪,臂戴书写着金黄色繁体“警衛”字样的正红色袖章,手戴“阅兵式”专用白色手套……观众一眼望去,与在北京中南海“新华门”前执行警卫勤务的“八三四一”部队战士几乎完全相同!

演出中,在方群老师饱满激情的带动和“感召”下,苑宏的感情也十分充沛、十分投入!

当剧情发展到“哀思的一月――十里长街送别总理”时,舞台下的部队指战员们感情激动,观众席里不时传出低低的啜泣……;当剧情发展到“难忘的十月――普天同庆伟大胜利”时,舞台下的部队指战员们情绪昂扬,观众席中爆发出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苑宏这会儿刚满22周岁,大学毕业、入了党、“提了干”--1970年代,人生当中最美好的几件大事接踵而至地“送上门”来--同时代的许多年轻人作梦都不敢想的人生际遇,拼命争取也不一定能到手的进步“机会”,就那么“一股脑儿”地向他扑面而来!

直“惹”得凌晓智等一帮同期入伍的老战友们好一通“善意的嫉妒”:“你小子!好事全让你‘包圆’了,还让不让弟兄们活啦呀?……”

也许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这些日子里,无论是在舞台上演出,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苑宏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斥着满满的青春气息――同期入伍、年岁稍长的几位大姐们议论着打趣:

“瞧我们小苑这舞台形象,‘英气’得简直都有点‘扎眼’啦!看你们这些小姑娘,哪个‘配’得上?!”

听到战友们的夸赞,从未体验过的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从苑宏的脚底板儿直接冲上了天灵盖儿!……

兴许就是因为这个“英气”得“扎眼”?当苑宏参演的这台剧目在东方军区领导机关和驻宁部队上演之后,同时收到了好几封驻宁单位(主要是部队医院和通信总站等等)并不相识的年轻女兵写过来的、希望“认识认识”的信件(有的甚至还附上了照片)。

可是,苑宏却一封信也没有回复,甚至都不曾拆封,更不用说认真地看一看了,直接就把这些信件锁进了抽屉里――但是却找出了当年在磨盘山分别时,“她”写给自己的那封简短的、但是又情意绵绵的信,并且依然放在了贴身的衣兜里。他心里明白,自己一直都在等待着的是什么--只要“她”在南京,就一定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但是,他所“等待”着的“她”,却迟迟地一直也没有出现……。

1

第五章第二十五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