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六章第二十九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第二十九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8/28 10:12:13

二十九

《红旗飘飘》的上半部分主要描写了“钢铁先锋连”在解放战争的几次重要战役中英勇杀敌、顽强拼搏、发展壮大的战斗生活。作者为上半场的剧情所写的“题记”是:“这是一面红旗和一个连队的故事”――

大幕一拉开,展在观众面前的是“爷台山战斗”主攻发起时的场景:班长徐林(六连前辈英雄徐文礼、赵春林等人的“谐音――化身”)和战士郭成(六连前辈英雄尹玉芬等人的“化身”)主动“请缨”担当突击任务,高举着“英勇无畏、如钢似铁、杀敌先锋”的血染战旗,一马当先冲入敌阵,拿下了敌军长梅文堪(即蒋军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堪的“谐音――化身”)所盘踞的主峰大碉堡,用刺刀杀了出“硬骨头”的威名!

第二场中,已经升任连长的徐林率领“钢铁先锋连”血战瓦子街、击毙梅文堪――班长郭成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却仍独臂拼杀,连连“左挑”、“右刺”,令敌军官兵胆寒怯步;“解放战士”丁黑娃(六连前辈英雄高家凯、丁丑娃等人的“谐音――化身”)为保卫“英勇无畏、如钢似铁、杀敌先锋”的血染战旗,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第三场,作者浓墨重彩地描绘了英勇善战的“钢铁先锋连”在延安机场接受党中央、中央军委领导人检阅时的动人场景――最高统帅和建军元戎们,走进了为保卫陕甘宁边区立下赫赫战功的英雄行列中,重伤致残的郭成奋力甩掉拐杖,抬起左臂,向着与战士们亲切握手的最高统帅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徐林即将率“钢铁先锋连”参加解放大西北的最后战斗,而郭成却复员离队,返回故乡。战友分手,依依惜别。

第四场,剧情“时空大跳转”――十四年后的1960年代,徐林团长率领部队奔赴东南沿海执行紧急战备任务,途经郭成的家乡。郭成送子“替父从军”,入伍来到“钢铁先锋连”。临别之际,他嘱咐儿子要当好“硬骨头精神”的接班人!……

《红旗飘飘》的下半部主要描写了“钢铁先锋连”在“十年动乱”后期与“极左派”势力篡党乱军的阴谋进行坚决斗争的非凡历程。作者依旧为下半场的剧情写了如下的“题记”:“还是这面红旗,还是这个连队,还是冲锋和刺杀……自从徐林团长带领着郭成的儿子郭继成参军入伍、成为“钢铁先锋连”的一名战士时算起,红旗的故事又过去了十四个年头”――

1976年,总部某机关“下派”的“工作组”梅组长(“极左派”的“狗头军师”的爪牙、总部某部副部长的“化身”),来到“钢铁先锋连”,大抓所谓“与‘走资派’作斗争”的“典型”――实质上是秉承“极左”势力的旨意,妄图整垮徐林师长和“钢铁先锋连”,从而整倒这面红旗,达到其搞乱军队的罪恶目的。

徐林紧紧依靠“钢铁先锋连”指战员和全师广大官兵,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老一辈革命家的指挥,挫败了“极左派”势力及其死党、爪牙的罪恶阴谋。

在剧本的后续剧情中,郭继成在徐林的悉心培养、教育之下,迅速成长为政治坚定、思想成熟、军政素质全面的基层指挥员――他身先士卒、率先垂范,有意识地“多给部队设陡坡”,激励官兵努力作到“政治强、思想红、纪律严、技术精、作风硬”(这差不多就是“硬骨头精神”的概括和总结)……面临与“极左派”势力及其死党、爪牙殊死搏斗的严峻考验,郭继成带领干部战士理直气壮地大抓军事训练,大抓战备落实,始终保持了连队的高度稳定。英明领袖、开国元帅代表党和人民的意志,清除了“极左派”,“钢铁先锋连”指战员们满怀信心,高举先烈血染的战旗,继续“新的长征”!……

陆军第一军的部队原属中南军区建制序列,驻防中原大地河南省境内。

1975年,一军与原属东方军区建制序列的陆军第二十军部队“换防”后,驻防在东南沿海的苏、浙两省――除了步兵第二师驻地江苏宜兴外,军机关和直属部队,以及步兵第一和第三师等部,分别驻防于浙江省境内的湖州,杭州和金华地区。

当年,第一军部队从中原“移防”江、浙时,曾经在广大干部战士中间开展了一场“大讨论”――是“上‘天堂’?还是上战场?……”

“天堂”――杭州给苑宏的第一印象便是那浓浓的绿色――完全能够与他的“第二故乡”古城南京媲美乃至“并驾齐驱”……所不同处,是曾经的“六朝古都”更显庄严雄伟,而“人间天堂”则多了几分钟灵毓秀。

尤其是初夏时节的杭城,霏霏细雨与行行嫩柳,更将西子湖畔渲染得犹如一幅刚刚装裱完成的水墨画,温婉、细腻而盈润――那如烟似雾的柳丝随风摇曳,宛如碧浪翻空;那一望无际的柳荫深处,偶尔传来悦耳动人的呖呖莺啼声,不觉使人联想起南宋诗人杨万里“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行……。

置身于这“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灯火尽归此处楼台”的意境之中,你会在不知不觉间享受着“心灵的宁静”与“品位的升华”……。

这一回,深入驻防西子湖畔的雄师劲旅“体验生活”、“补充创作素材”,虽然少了“上天堂”的雅兴,却别有一番“上战场”的意味――“沐雨栉风入杭中,依稀仍与旧时同;倚山赏景钱江畔,却承西湖六月风”……。

6月初的一天,苑宏与《红旗飘飘》剧组的“主创人员”们一道,经一路奔波,披满身风尘,来到驻扎杭州市郊留下镇的一军一师一团营区,来到“硬骨头六连”这个具有光荣传统和历史荣誉,一向以“当尖刀、打硬仗”、战功卓著而闻名全军的英雄连队。

为了让“主创人员”们能够在较短的时间里更多、更快、更好地“各取所需”,这次“体验生活”、“补充创作素材”时,军区话剧团的领导们有意识地把“集体活动”和“对口学习”结合起来进行――演员们根据各自在剧中扮演的角色去“自找对象”――剧中的“连长”找生活中的连长;剧中的“指导员”找生活中的指导员;剧中的“排长”找生活中的排长;剧中的“战士”找生活中的战士……而舞台美术工作人员们,则依据剧情的需要,为即将营造出的“逼真”舞台场景而拍、画、描、摹――各自“采风”……。

《红旗飘飘》的导演洛平老前辈,特意叮嘱苑宏,要“跟上”林、张两位连长――“一日生活”、“三操两讲”,要“形影不离”。

这会儿林依平连长刚刚提任一团二营营长,张建国则“由副转正”没几天。

一周“跟”下来,苑宏发现林依平、张建国这两位基层军事主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极不“善于言辞”!在“体验生活”和“补充创作素材”的过程当中,“摊”上了这样两位“人物原型”,实在是让人没“招”了,也只有“跟上”去!

部队基层干部们在“发挥表率作用”的时候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话,叫做“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林、张两位可以算得上是实践这句话的“代表性人物”。

林依平在“硬六连”最困难的时期,即“四害”横行的1974到1976年间担任连长,恰好正是《红旗飘飘》剧中描写的那个阶段。当时,他和连队党支部“一班人”硬着头皮“死扛”、“硬顶”,绝不屈从于“极左派”势力的淫威,“硬骨头六连”的战旗始终不倒。

他是河南人,有一句十分独特的“口头禅”:“这个问题的时候么……”苑宏多次请林营长讲讲他的“故事”,而他总是淡淡地一笑,轻声慢语地“甩”出一口浓重的河南腔:“这个问题的时候么――你去找首长们谈吧……”

转过年来的1978年初,他作为解放军代表团的一员,参加了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全军闻名的英模单位――“硬骨头六连”的原任连长,军委、总部领导决定由他担任出席这次会议的解放军代表团副团长――报出解放军代表团团长的名号来,能把胆小的给吓得够呛!他就是名震中外的人民军队“第一战神”粟大将!尽管曾经如此地“风光”,林依平回到基层之后,照样带着部队上训练场,打第一枪、投第一弹――“兵心”依旧,“兵味”依旧。

1969年入伍的张建国是河北人,在正连职干部当中算不上是“进步快”的。如若论起军事技术来,那可是绝对地“硬”――他在训练场上从来就不多说话,看到哪个兵“不行”,也从来不多批评,只是让你“照我的样子做!”――无论射击、投弹、刺杀、爆破、土工作业还是单兵战术动作,他在给自己的士兵们作示范时,完全像是在完成一件艺术作品般地标准、漂亮――用时下流行的话就是“简直帅呆啦”!

因为苑宏一再追着请他“讲故事”,他实在是躲不过去了,就谈起了1977年春季,他作为军区部队的代表,与“大寨红旗民兵连”交流“抓纲治军”经验时的一件往事:

“……你知道,我这口才实在不行,当时憋得面红耳赤,也讲不出什么像样的‘长篇大论’来!在场的军区首长们――聂司令、廖政委都急啦,一个劲儿地用眼睛瞪我――瞪我,我也讲不出来呀!……后来,首长干脆下命令,让我给“大寨红旗民兵连”表演一套单兵战术动作――这可是咱的拿手好戏,几招练下来,果不其然,效果出奇地好!不是吹呀,当场就喝彩阵阵、掌声雷动――就连军区首长们都觉得脸上很有光彩!”

听着这精彩的故事,苑宏心想,这张连长口才挺“棒”的么!--其实张建国更“棒”的,还是在训练场上。

射击训练,张建国第一个趴在河滩沙地上,一趴就是一上午。全连的干部战士们顶着六月的似火骄阳,一枪一枪地瞄,一分一秒地练,即便在休息时,也只是原地起身活动一下四肢,没有一个人跑到河边的树底下去“躲阴凉”――训练结束以后,只见漫漫的河滩沙地上,布满了一个个因为战士们的汗水浸渍而留下来的“人形”!……

战术训练,张建国率领着士兵们在满是沙土、碎石,起伏不定的场地上迅疾跃进,其速度之快,经常会令观看的人们“跟丢了目标”。从出发阵地,到攻击发起阵地,再到模拟的“敌”军阵地,至少有上千米的距离。其间,指战员们还要应对“敌”军的空中火力袭击和地面炮火拦截等情况――但是,直到最后向半山腰处的“敌”军阵地发起猛烈突击时,已经冲击了一千多米的张建国和他的士兵们,依然保持着惊人的速度!……

游泳训练,张建国第一个下水――和那些刚刚入伍,水性“不灵”的“秤砣”们一样:腰间系着一根长长的背包带(背包带的另一端系在游泳教练员乘坐的小船上)――只见他军装上衣的袖口高挽过肘,军裤的裤腿高卷过膝,一双解放鞋反插在腰后,“右肩左斜”背着四枚教练手榴弹,“左肩右斜”挎着一支训练用枪――排在全连第一的位置上,带头奋力游进!而且这一下水就十多华里出去了(相当于五、六千米)!更“较劲”的,是在游泳训练结束之后,全连百十号官兵,人不歇,气不喘,就那么顶着烈日的暴晒,用自己的体温烘烤着一身透湿的军装,直接以急行军的速度返回营房!……

直到这时,苑宏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多给部队设陡坡”――入伍以来,苑宏虽然多次下连队“当兵锻炼”,并且几次都是深入到战争年代屡立功勋的英雄部队,去体验“兵”的生活,积累“兵”的阅历,但是,前几回都没有像这次一样肩负着“特定”的任务。

虽然这次“体验生活”、“补充创作素材”的时间并不太长,但是“硬骨头六连”的官兵们在长期的战争环境和“建设现代化、正规革命军队”实践中所铸就的那种“硬骨头精神”,却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像――那种在任何艰难困苦面前决不低头、勇于拼搏、敢于牺牲、敢于胜利的“硬骨头精神”和“战斗意志”,正是人民军队所独有的“政治优势”,是这支军队战必胜、攻必克的强大精神动力。

感受着这种氛围,体会着这种精神,苑宏在训练场上常常暗自思忖:“这支连队、这群兵可是真够厉害--‘硬骨头’不是那么好当的--累不死也得脱几层皮!”

揣磨着《红旗飘飘》剧本中塑造的人民军队“两代英豪”所特有的“精、气、神”,渐渐地,在苑宏的脑海里,剧中的郭继成这个人物形象从“抽象”慢慢地化为“具象”,从“平面”慢慢地变得“立体”……这个寻找“人物基调”,揣摩“性格特征”的“过程”,对于苑宏来说,真算得上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

虽然,炎炎六月的西湖美景别有一番韵味,但对于在北京长大、习惯了干爽气候的苑宏,闷热潮湿的气候却着实难以忍受――被褥、衣物永远都是潮乎乎的;训练归来,军装的干燥“程序”最终要靠自己的体温来完成……时间一久,他的脊背后便长出了一片片黑黢黢的“汗斑”……。

一天傍晚,导演洛平老前辈从师机关招待所“散步”来到连队营区,点着手招呼苑宏:“怎么样啊小苑?――哦,‘郭连长、郭继成’”――他“改口”叫着苑宏在剧中扮演角色的名字――下连队十多天了,有收获吧?”

苑宏快步走到洛平老前辈的近旁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当然有啦!……”

“好。说说看,这个‘郭连长’和小苑你自己有什么不同哇?”

“唔……这……”

“‘这’什么?不要‘长篇大论’一套一套的,用最简单的话来说!”

苑宏不再多想,冲口而出:“不同的地方主要有两处――第一条,这个‘郭连长’是个农村娃,我是个‘学生兵’;第二条,‘郭连长’带一百多个兵呢,我在这方面总是‘找不着感觉’……”说完心想,纯属瞎“蒙”呗――等着挨“剋”呢。

没想到,洛平老前辈却满意地笑了:“……嗯!有那么一点意思啦,就是要找这样的感觉!‘抓’人物形象本质性的东西,要靠‘感性’,不能太‘理智’!你说的第一条还是显得有些太‘理性’了――当然了,理性的分析也是很必要的。第二条嘛还‘沾点边’――你要特别地找一找这种‘带一百多个兵’的‘感觉’――演员塑造人物形象绝不能仅仅只靠‘理性’的分析,而是要靠‘活生生’的‘细节’,靠你对人物‘活生生’的感受和‘感觉’……”

直到7月上旬《红旗飘飘》进入实际排演过程后,苑宏才发现,这洛平老前辈真是“一语中的”。剧中所有表现“郭连长”在“政治上的坚定与成熟”,以及军事素养、指挥能力的“细节”和“侧面”,都用不着太过发愁“找不着感觉”――入伍6、7年以来,苑宏多次下连队、“下生活”所积累起来的射击、投弹、刺杀、爆破和土工作业――这些陆军野战步兵“五大技术”的“看家底子”,差不多都派上了用场。

但是,最让苑宏最“挠头”的,是剧本在郭继成这个人物与剧中的一位年轻女性――“军报记者小乔”之间设置了一条“朦朦胧胧”的“情感关系”线索――自打从事话剧表演艺术以来,他还从未接触过表现男女青年之间恋情的戏,这下可真让苑宏犯难啦――一句话:“找不着感觉”!

而导演洛平老前辈对于苑宏把握剧中人物这条“情感关系”线索的评价是:“很糟糕”!

作者刘川老师在剧本中为这“一对”男女青年军人之间的关系设置了下面一段情节:跟随总部某机关“工作组”到“钢铁先锋连”采访的军报记者小乔,冲破了“工作组组长”梅某的禁锢,把原定的所谓“揭露”部队“跟不上新形势”的“黑暗面”的报道,写成了一篇讴歌“钢铁先锋连”的指战员,始终保持着一往无前的战斗作风和无坚不摧的胜利信心,继续书写连队建设辉煌历史的“歌颂型”报道。郭继成起初并不知情,误把小乔当成了“极左派”的“笔杆子爪牙”。而梅某在狂怒之下,威胁着要把小乔“遣送‘四零八农场’喂猪!”小乔在与郭继成深夜话别时,婉转地向他表露了爱慕之情。郭继成读过小乔写的报道后满怀歉疚;在听说她有可能被“遣送‘四零八农场’”时当场表示:“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去喂猪!”

在排练的过程当中,每当剧情发展到此处时,苑宏的“表演”都极为地“不自信”――原本,剧作者和导演期盼的是,当观众听到郭继成“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去喂猪”的“表态”时,会发出一阵轻微的、会心的笑声;但是实际效果却是,当苑宏“傻乎乎”地念出这段台词后,坐在排演场台下观众席中的编导和前辈艺术家,以及同剧组的战友们,看着台上这个二十岁才出头的“火爆愣头青”、“阳光大男孩”,忍俊不禁地发出了一片友善的哄笑!唉!简直就“没治”啦!--的确如同洛平老前辈的评价:“很糟糕!”

相反,剧中一些“戏份”并不太重的角色,倒是显得很有光彩,比如松懋老师扮演的“钢铁先锋连”指导员张怀兵等人物形象(这个人物的“原型”是“硬六连”时任政治指导员赵传喜)。

这时的苑宏,还只是个刚从艺术院校毕业不久、“初出茅庐”、青涩而幼稚的部队文工团员,虽然心气挺高,但是各个方面确实太“稚嫩”啦,确实需要经过太长时间的“锻炼”和“摔打”!……

1

第六章第二十九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