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七章第三十二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第三十二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9/2 21:55:00

三十二

地处杭州城区西部“灵隐寺”、“飞来峰”附近的东方军区第711医院,即著名的“杭疗”,这时属于“省军区中心医院”,其前身为“华东军区驻浙部队中心医院”,并于后来向社会“开放”――无论是医院的规模、医疗设备,还是医技人员的业务技术水平,与师一级的野战医院都不在一个层级上。进入“711”之后,苑宏“照例”先是接受了“从头到脚”的全套“住院检查”,然后便等待着“确诊”。医生根据苑宏连续几天不退烧的病况,还特别安排护士抽取了他的血样,供以进行“血像”检验。

就在苑宏被“强行”送进711医院的第二天,军区话剧团结束了在一师的演出活动,“转场”到浙江省军区大礼堂,开始“慰问”省军区司、政、后机关和直属部队,以及驻杭州地区的海、空军和他军、兵种部队单位;同时,为总部以及全军各大单位参观学习“硬骨头六连”代表团进行专场汇报演出。

春日的杭城烟雨蒙蒙,气候宜人……演出之余,《红旗飘飘》剧组的演、职员们尽情享受着那几分安逸、几许恬淡的“烟雨江南”韵味:孤山赏梅,苏堤看桃,保俶观山,虎跑品茶……感受着“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油柳如烟”的良辰美景,战友们禁不住想伸开双臂深深呼吸,去拥抱杭州的春天!

这时候演出活动也渐入高潮――总参、空军、北方军区等全军各大单位赴“硬骨头六连”参观学习的代表团连续观看了演出……。

进“省城”了,演出任务也变得“单纯”起来:不再安排小型演出场次,只是每天晚上在省军区大礼堂上演《红旗飘飘》--这下终于能“缓口气儿”了!

当晚演出结束后,苑宏回到了“711”的“特护病房”休息,准备明天“确诊”后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第二天清早起床时,苑宏自我感觉“还可以”。洗漱完毕后,他端端正正地坐在病床上“规规矩矩”地等着开早饭。

就在这时,一位身姿苗条、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女医务人员径直推门而入。苑宏感到有些奇怪――这么早,还没吃早饭呢,护士就来啦?

只见女护士摘下口罩,露出了清秀的脸庞。

她声音轻轻地:“苑宏啊,不认识啦?是我――荣晓军呀!”

“哎哟!怎么是妳呀?晓军!”

自从去年夏天来找苑宏,让他给“弄4张好一点的《红旗飘飘》演出的入场券”,过去快一年了――苑宏怎么也不会想到,能在711医院遇上荣晓军。

苑宏有些纳闷地:“……你不是在南京总院上护校么?什么时候调到‘711’来啦?”

荣晓军将右手的食指放在唇上,作了个“轻声”的示意――止住了苑宏的话头。然后,她少有地放轻了声音:“先不说我啦。你还不知道吧,我在护校学的就是医学检验――昨天正好我值夜班,看到化验单上你的名字,吓了一跳!还怀疑自己看错了呢?苑宏啊,你这是怎么弄的呀?”

望着荣晓军一脸严肃的表情,苑宏有意轻描淡写地:“我应该……没什么事儿吧?”

荣晓军的话语中透出几分焦急:“还‘没什么事儿’哪?怀疑你是病毒性感冒引起的心肌炎!”

苑宏先是一怔,接着又故作镇静:“别吓唬人啊,我又不是头回住院--六年前在磨盘山‘当兵锻炼’,‘打摆子’发高烧,比现在严重多啦!”

荣晓军这下可真的“急了”:“这个病很凶险的!和打摆子不一样!难道你自己一点都不清楚?……我问你,感冒高烧多久啦?”

“没多长时间……三、四天吧――可就是老也不退烧。大概是一师医院那边弄不了吧,这不团领导就把我送你们‘711’这儿来了。”

“那晚上还要回去参加演出?”

“是呀。”

“像你这绝对的‘大主演’,导演没有给安排‘A、B角’?”

“没有哇。”

“你不要命啦?……还以为自己是‘轻伤不下火线’哪?告诉你:眼下临床上对心肌炎的治疗可没有什么‘特效’的办法――所以,一旦确诊是心肌炎,就必须及早地进行综合治疗。”

听了荣晓军的一番话,苑宏感觉到,事情可能的确有点“严重”,却仍不死心:“真的有那么‘玄乎’?”

“必须尽量卧床休息,限制体力活动,不能劳累!过去有患者因为不愿耽误工作,结果延误了病情,错过了治疗的时机,可麻烦啦!……算了算了,不和你说啦,我找主任去。”

“哎!不用、不用!……”

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望着荣晓军远去的背影,苑宏的心里忽然萌生起了一股融融的暖意。

用过早餐后的不一会儿功夫,医护人员便开始为苑宏输液治疗――这回的输液量特别大,一下就干了六大瓶――3000CC!平躺在病床上,苑宏两眼直直地望着白色的天花板……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只觉得周身暖洋洋的――不知什么时候,一件军大衣加盖在了他的身上……。抬头向着室外望去,一抹斜阳投射进窗棂,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病房里静静的。

又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轻轻地推开――荣晓军走近苑宏的病床:“醒啦。”

苑宏点点头:“是妳的军大衣?”

她答非所问:“感觉好些了吗?”

他起身下床:“是啊……休息了一整天,感觉轻松了不少――好多啦。”

望着苑宏整理军容,像是要动身外出的样子,她还是那样轻声地:“真要回去参加演出哇?”

“嗯。对了……”苑宏像是想起了什么:“要不要一起去看演出?――顺便的事儿。”

荣晓军的回答中似乎隐含着一丝诧异:“和你一起去?”

苑宏随口答道:“是啊。一会儿省军区有车过来,一起去吧?”

荣晓军突然有些语无伦次:“……一起去?谁和你一起去呀?要去我自己去,……你先走吧。”

“?”苑宏有些不解地望着表情复杂的荣晓军。

此时,窗外传来轻轻的汽车刹车声。

苑宏来不及细想,披好军大衣,朝着荣晓军点点头,然后急急地走出病房,钻进了一辆“北京吉普”。

随着车身的颠簸,望着车窗外快速向后掠过的湖光山色,苑宏的思绪飘浮着――这次和荣晓军的重逢,的确让苑宏感到有些“意外”。

去年那一回去找苑宏“要戏票”,她“自说自话”地说苑宏是她的“男朋友”,当时可是把他“吓了一大跳”!而现在,她对苑宏说话时的语气、音调乃至表情,都不再像前几次接触时那么“直通通”的了――语调温婉,目光柔和,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苑宏第一次细细地“品味”起身边这位很有些“首长千金”脾气的女孩儿来:算不上清秀、漂亮但却独有一种超凡脱俗韵味的外表下,内含着难以掩藏的明朗、率真和与生俱来的自信与优越感;犹如璞玉般的容貌,虽然说不上十分出众,却也让人赏心悦目--表面上的矜持与偶尔的腼腆,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紧张和无措,而是一种曾经受过良好教养的礼貌和周到……苑宏心想:这回她可是没有再“自说自话”……难道她真的对自己有了什么“想法”不成?

一连几天,苑宏都是白天在“711”治疗,晚上被团里接出去参加演出,然后再送回医院休息。

但是没过几天,团里突然有人风言风语地传说:“小苑在711医院‘谈上了’。”

这以后,几乎每天上午都会有人到医院里来“看望”苑宏――“慰问病号”嘛,“顺便”看看小苑的“女朋友”。

一次,随同下部队演出的《红旗飘飘》剧组到驻浙部队深入生活、搜集创作素材的话剧团编导室青年创作员秦超,“明知故问”地揶揄苑宏:“听说‘711’这女孩,是军区后勤哪位首长的‘千金’?哎哎,我说小苑啊,你这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连这个也不懂?这种事儿女孩子一般不能太主动,难道说你还等着人家来追你不成?”

可能是秦超的话说得太过直白,弄了苑宏一个大红脸:“哎哟我的老班长啊,说什么呢你!……我正式向你汇报一下啊--军区后勤的荣副部长在解放战争初期,当过我爸他们那个团的参谋长;上海解放后他当淞沪警备区教导团长的时候,我妈妈是他团里的兵……”

秦超连连摆手:“好好,不解释不解释――”看着苑宏尴尬的样子,他差点儿笑出声来:“老弟!你是不是有点儿不自信?就凭你,堂堂戏剧学院‘科班’出身、军区话剧团的青年演员‘台柱子’,哪儿来那么多的顾虑呀?该追的就大胆地追呗!……”接着,他压低了嗓音:“如果,这首长的千金追不上也不要紧”……又四下望望、神神秘秘地:“我这儿可是还有更好的、更适合你的人选!怎么样?”他望着苑宏不解的神情,又连忙补了一句:“我这可是多管闲事儿啦……嘿嘿老弟别介意、别介意啊……嘿嘿!”

听了这番话,苑宏暗自思忖着:“这下可麻烦了--眼下和荣晓军的关系,还真是有点儿‘说不清楚’啦!――看样子得马上出院,而且越快越好。”

可谁知院方和团领导都不同意!唉!……

1

第七章第三十二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