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七章第三十四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第三十四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9/4 14:14:44

三十四

1978年12月,中共党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第十一届第三次中央全会在北京举行,实质上确立了以“第二代领导核心”为领袖的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

用规范的语言表述,就是“党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

此前,在全党的范围内,曾经开展过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也就在关于“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的热潮中,中央军委召开了一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

一向对军史有兴趣的苑宏,曾经在日记中对这次会议的新闻报道作了下面这段摘记――“这次会议着重研究和解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扬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提高军队战斗力,以实现新时期总任务的问题……会议认真总结了军队政治工作的正反两方面经验,充分肯定新中国成立以来军队政治工作的成绩,进一步明确政治工作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仍然是军队的生命线,确定新时期政治工作的地位和作用,提出了加强军队政治工作的方向、任务和方法……”

自打新中国建立到“十年动乱”之前,我军曾经在1950、60年代召开过数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与那个年代党的思想、理论建设所面临的问题相一致--1960年召开的军委扩大会议作出了“关于加强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决议”之后,军队的政治工作、思想建设也沿着愈来愈“左”的轨迹前行。

负责军队工作的某位高级将领,把一整套体现着其军事指挥艺术的“绝活”移花接木般地“嫁接”在了军队政治工作之中――“四个第一”、“三八作风”、“创四好、争五好”……这些体现其着独特的思维方式和语言风格,看上去有些令人眼花缭乱,听起来却又如同“口诀”般新鲜、独创的“名词术语”,当时好像的确管用了一阵子――作为亲历者,苑宏对这段历史至今依然历历在目……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发明创造”也越来越“形式化”,最终甚至成了形式主义的代名词――用“第二代领导核心”的话来评价就是,军队中“党的建设和政治思想工作,在那个阶段‘被搞得相当混乱’!……”

因此,1978年的这次在“十年动乱”结束之后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就具有了十分浓重的“拨乱反正”的意味――苑宏和战友们一起,与全军干部战士们一样,认真学习了军区政治部机关发下来的一本白色封皮、印着几行红字的小册子。读倒是读过了,但是绝大数的战友,对于坚持还是反对“两个凡是”这场政治斗争,一般都不甚了了――因为在苑宏和战友们的心目当中,刚刚结束了“十年动乱”、都已经“天下大治”了嘛!

就在1978年年底中央工作会议和十一届三中全会相继召开期间,北京市委公开宣布了为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彻底平反的决定;党中央召开了为多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平反昭雪的追悼大会;尤其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重新成立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一批老资格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开国元勋们再次真正“复出”、重新进入了中共中央的领导核心――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人们,特别是像苑宏这样的青年军人,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时代真的要变了!……

1976年10月的伟大历史转折,催生了“新时期”文学艺术事业的萌芽。“十年动乱”的结束,从根本上打破了文学艺术界“万马齐喑”沉闷局面,也冲击着“八亿人八个戏”的荒诞氛围。

话剧--这种同普通劳动群众的火热生活发生直接联系的艺术形式,很快地便恢复了“革命性、民族性、大众性、战斗性”的优秀传统,话剧艺术的创作、演出活动也由此进入了一个空前活跃、繁荣发展的崭新阶段……。

一向以军队政治宣传和文化、文艺工作战线“排头兵”自诩的东方军区文艺创作人员,极其“敏感”地洞悉着时代风云的变幻,他们极大的政治勇气和“艺术良心”,异常果敢地跃上了即将席卷中国大地的改革浪潮潮头。

他们保持着清醒的自觉意识,紧紧抓住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通过对军队现实生活的“历史性的思考”,通过自己笔端下、作品中所塑造的生动、鲜明的文学艺术人物形像,回答了部队广大指战员迫切需要解答的一系列问题,主动承担起了“为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服务”――这个军队文艺工作基本方针所规定的重要任务。

也正是从这时开始,苑宏经常和军区话剧团青年创作员秦超一起,议论、思考着前辈艺术家们的创作实践和艺术成就……。

这秦超是1970年代初期,部队专业文艺单位从地方青年中“特招”时,被王副团长从山东省“重点高中”――烟台一中挑来的兵,比苑宏早半年入伍,在当年他们这一拨儿学员中,称得上是“头号笔杆子”。因为下连队“当兵锻炼”表现突出,业务训练用功刻苦,早早儿地就入了党--只可惜,作为话剧演员的自身“条件”,实在是有那么点儿“一般化”。

苑宏被选送进了戏剧学院以后,同班战友晓智接替他当了队部的通信员;秦超也不在学员分队当班长了,而是接任了话剧队队部的文书职务――“提干”之后改称为“书记”--因为各方面都表现优异,尤其是给领导们写的各种文字材料简直就天花乱坠,入伍刚刚满三年便穿上了“四个兜”。

1975年,文艺宣传队“恢复”整编为军区话剧团之后没多久,秦超就调进了编导室――其实他早就不打算再给领导们写什么材料了,当创作员写剧本才是正道。

与苑宏同样,秦超也自诩“带笔从戎”,俩人之间算是“书生意气、志趣相投”吧--说心里话,当文艺兵七、八年了,在“同一拨儿”战友当中,苑宏还真没服过谁,唯独这秦超。他其实只比苑宏大四岁,可苑宏还就是愿意当他的“死党”--无论在日常生活当中,还是在认真讨论什么问题的时候,苑宏都特别佩服秦超的见解,哪怕是在不同观点的争论当中被他揶揄几句,甚至开玩笑时说上几句重话也不从不介意。

“哎哎小苑!这是我刚给团领导起草的稿子--你抓紧时间看看!新创刊的《戏剧艺术》杂志可能很快就刊出了……”

“真的啊?我说你最近一个人闷头写什么大作呢?赶紧的!先让小弟我一睹为快!”――苑宏一把抓过稿件,秦超那工整之中不失几分飘逸的字迹映入眼帘:

“……从遥远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年代起,西蒙、石言和漠雁、冠潮等一批具备很强文学艺术素养的热血青年,身披着烽火硝烟,走进革命文艺队伍,以自己亲身参与的多次重大战役和战斗经历为作“源泉”,创作出了一批讴歌英雄、赞美生命、激励斗志的优秀军事题材戏剧作品--正是因为经历了战火的洗礼,这些军旅艺术家们对于战争和战争中的人性,有着他们自己独特的思考――他们热爱哺育自己成长的人民军队,同时又以睿智的目光,深入地体察和洞悉着军营生活的种种细节,努力追求创作的‘个性’,勇于突破艺术观念上的‘清规戒律’……

久而久之,他们的作品形成了一种诞生于硝烟弥漫的战场,独具鲜明军旅特色的艺术‘感悟’――即所谓的‘战斗的抒情’的创作风格:这些作品充分地体现着‘火线文艺’的特征,笔端始终洋溢着士兵的激情,同时也逐步奠定了东方军区话剧艺术创作的思想和美学基础……这些作品的战斗气息十分浓烈,战争与和平、士兵与军营始终都是作品所表现的主题元素,在具有强烈艺术‘张力’的同时,也极富浓厚的抒情韵味……这些作品大都不为事件与情节所冲淡和淹没,始终把主要笔墨落在人物性格和情感的描摹与刻画上,着重反映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这些作品大胆地表现了军人在生与死考验面前的进与退,刻画了军人在苦与乐岁月当中的爱与恨,并且始终牢牢把握着人物的精神气质,努力揭示着人物情感的澎湃起落……最终――‘薪火相传’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服务’,自觉地以创作‘尊命文学’为己任,蕴涵着独特的军事品质和深邃的审美特征――这就是东方军区文艺战线老一辈艺术家们所长期坚守的艺术创作道路!……”

“嘿哟!我说老兄你可真行!怎么搞得像前线话剧团团长、政委接班人似的?还真的总结起“前线”的创作风格和艺术品位来啦?”

……

1979年的春天,人民解放军正处于非常独特的国内和国际局势中之――2、3月间,驻守南疆的边防部队进行了意义非凡的“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行动--为了制止所谓“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侵略行径,捍卫国家领土主权,保卫边疆的和平与安宁,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军于广西、云南两个方向同时发起了自卫还击作战。

经过28天的连续战斗,突入敌军防御纵深20至40公里,先后攻克了多个战略要地和边境城镇,歼灭了一批敌军部队,并且在作战地域摧毁了敌方针对中国修建的军事设施。不久之后,出境作战部队全部撤回中国境内。

这场自卫还击作战的重大胜利,不仅沉重地打击、惩罚了当年的那个所谓“同志加兄弟”,如今又自吹自擂为“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地区小霸”,捍卫了国家的领土主权,保卫了南部边疆的和平与安宁,而且对于稳定东南亚地区的局势和国际上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自从“十年动乱”中期曾发与苏联军队在中苏边境地区发生过零星的、局部的军事冲突以来,中国军队特别是陆军野战部队,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重大的作战行动了。

“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恰恰发生在军队建设刚刚进入“新时期”的时候--许多部队已经十多年没打仗了,一旦“有仗打”,全军上下乃至全国上下,自然都会瞪大了眼睛,关注着这场虽然作战方式仍旧是“传统打法”,但是参加人员却已经基本上“更新换代”了的局部战争。

东方军区的文学艺术工作者,向来就有“枪一响,心里就‘开锅’、热血就直往头上涌”的“传统”。特别是曾经经历过战争环境的老同志,非常敏感地在“第一时间”就“钻”进了参战部队的行列,并且很快地就把自己对于战争的体验,对于战争中人性的感悟,通过笔下的作品和人物“彰显”出来――创作出了在当时具有一定的“挑战”性与“冒险”性、因此也极富开拓意义的大型话剧《向前!向前!》――一时间,成为了东方军区新时期文艺创作的“代表性作品”和“风向标”。

由冠潮执笔创作、章哲担纲导演的这部在军内外引起极大反响的军事题材话剧力作,之所以会在那样的历史环境下“脱颖而出”,是因为他们具有了“太多的责任心”和“太多的使命感”--东方军区文艺战线老一辈艺术家们的戏剧创作,无论是历史题材还是现实题材,完全来源于对军队生活的细致观察和深刻思考,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寄深情于现实”,已经成为了他们创作时的一种“心理定势”;也正是因为每每动笔时总是“为时为事”、“忧党忧国”,冠潮和章哲这军旅两位艺术家,才敢于在这部具有广阔军队生活背景的作品当中,大胆地展现新的主题,着力地刻画新的人物。

《向前!向前!》这部军旅话剧佳作,从剧本到演出,都集中地体现了建国以来军事题材话剧创作的重要特点――

一方面,作者们自觉地肩负着“为时、为事而作”的崇高使命,创作的“主体意识”得到了进一步的深化,这既是剧作家文学艺术观的外在体现,也是这部作品最重要的特点--虽然这个时代的作家、艺术家们,已经在军事题材的文艺创作中“自觉不自觉”地注入了关注战争中的“人性”,即“‘关注个体’的‘人文关怀’”,但是,他们更多地还是将笔墨着力投放在对于国防现代化和军队建设“大局”的思考当中。

另外一方面,编剧、导演、表演和舞台美术艺术家们大胆探索、勇于创新,为了表现当代军营火热而又纷繁变幻的斗争生活,吸收、借鉴了许多新的创作方法和技法,使作品的艺术表现手段更加地丰富多样,进一步拓展了话剧艺术的独特魅力,为“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实践注入了新的活力。

1

第七章第三十四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