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七章第三十四节(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第三十四节(续)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9/4 15:09:39

在如此重要的剧本创作和演出中,苑宏被话剧团首长和编导们确定,出演“五连二排长”这个基层青年军事干部的形像。

……初春的一天,如同历次接受新的角色创作任务一样,苑宏随同《向前!向前!》剧组的主创人员,一道赶赴驻防于安徽明光三界地区的军区装甲兵坦克第十师,“深入基层”、“体验生活”,认真投入到排演的“前期准备工作阶段”之中。

从南京出发,沿着京沪铁路西行、北上,穿越蜿蜒起伏的皖东丘陵山野,历时两个小时左右,列车在三界车站停车三分钟。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般的过往旅客,只会好奇地张望着站台上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军人们,却很难把这个地处荒山野岭之间、“名不见经传”的“四等小站”,与这里“重兵云集”,数年之后又建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合同战术训练基地”的“厉兵秣马”场所联系起来。

1970年的代中、后期,来三界一带“驻训”的,差不多都是当时东方军区的主要作战部队――说来也巧,苑宏入伍后第一次“下连队当兵锻炼”的“老部队”――陆军第十二军步兵第三十六师第一零八团即“八路军前方总部特务团”,这会儿也正在这一带执行“野外驻训”的任务,并准备迎接即将于当年秋季由总参谋部和东方军区联合举行的“加强陆军师对山岳丘陵地域空降之敌进攻作战”的“检验性演习”。

这时,我军还没有成建制地建立“蓝军部队”。在军事演习中扮演“敌军”的部队,按照这会儿规范的“军语”称谓为“假想敌”。

这段时间,担负“假想敌”、配合“我军”部队训练的,是军区装甲兵坦克第十师下辖的坦克第三十七团――坦克兵们除了有他们自己的训练任务之外,还要配合“我军”的“步兵老大哥”们进行“三打三防”的训练。

苑宏和《向前!向前!》剧组的主创人员们一道,在赶赴坦克十师师部驻地并略事休息之后,立即与正在这里参训的步兵部队指挥、参谋人员们一起,听取了军区步兵学校教员讲授的S军空降兵部队主要武器装备性能及技、战术情况和“丘陵地域进攻作战中的步、坦协同与配合”课程。其中,给人印象最为鲜明和突出的,依然是“三打三防”问题。

过去,每逢下部队演出时,苑宏和战友们经常会在开演之前到观众席里指挥战士们唱歌。为了活跃气氛,有时也参与到各个部队之间的“拉歌”活动中去。

而这一次的情况却有所不同――苑宏他们这一批《向前!向前!》剧组的主创人员们“旁听”的是参训步兵部队营、团以上军事主官和师、军司令部机关参谋人员的集训课,课程“规格”比较高,专业性也很强――即便是在课间休息时,参训的干部们也极少有人会“放松放松”:大家不是聚集在一起轻声低语地交流着听课感悟,便是三三两两地相互核对着课堂笔记――没有人注意到,这中间竟然“掺和”进了一群专门来“体验生活”,不久之后将把部队指战员的形像搬上舞台的军旅文艺战士。

1970年代末、80年代初,军队文艺工作者们在外表上是很难与部队基层的指战员们区分开的:一样的“国防绿”,一样的“红色帽徽红领章”,一样的解放鞋,一样的人造革外腰带……可不像现在哇,配发了专门的礼服和“演出服”不说,最重要的是人的举止和“气质”使人“一望便知”――这是“干文艺”的,一不留神,兴许还就是个什么“星”呢!

正因为如此,在结束了一周的“理论课程”,转入实地体验“三打三防”训练时,坦克三十七团的教员们也就没有把军区文工团下来“体验生活”的“艺术家”们太当回事儿――既然你们“使枪弄炮”的兴致那么高,那就陪着你们“玩玩儿”呗!

这天上午,苑宏和几位即将在《向前!向前!》剧中扮演基层干部战士形像的男演员,兴致勃勃地分别钻进几辆国产“59”式中型坦克,“痛痛快快”地过了一把“开坦克”的“瘾”。

当兵8、9年了,苑宏这还是头回戴上坦克帽,进入到坦克车厢里面,亲身体验“坦克手”的感觉。

说句实话吧,这滋味实在是不怎么好受!坦克兵嘛,平时看上去蛮神气的:头戴坦克帽、脚登长筒靴,腰挎小手枪……威风得很哪!谁知钻进坦克车厢里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喽――车身在崎岖不平,沟沟坎坎的山坡上起伏颠簸,只一会儿功夫,苑宏头上、身上直冒冷汗!那“感觉”比晕船、晕飞机可厉害多啦!

在剧中扮演新战士的小张(是与苑宏同年入伍的北京“老乡”),平日里身形矫健,是个各项体育活动从“不拉空”的运动迷。经过坦克车厢里的这一阵折腾,面色“白里透青”,脚下踉踉跄跄,强打着精神倚靠在“二排长”(苑宏即将在《向前!向前!》一剧中扮演的人物形像)的肩头。

“怎么样?还行吧?”苑宏使劲儿晃了晃小章的双肩。

“行……行吧!”小张的回答明显“底气不足”。

就在这个当儿,带着剧组下来“体验生活”的章哲导演高声招呼着他俩:“你们俩!体验、体验追坦克、送炸药的感觉!……”

章导演之所以指名让苑宏带着小张“体验”一把追坦克、送炸药的“感觉”,是因为在《向前!向前!》剧中,有一段描写新战士在训练场上因为追不上高速运动的坦克,完不成送炸药的任务而当场大哭的情节。导演的意图十分明确,就是要让演员亲口尝一尝真实生活的“滋味儿”!

苑宏先是理了理扎在军上衣外的人造革腰带,又俯身紧了紧解放鞋的鞋带,侧过脸对着小张:“怎么着?要不试试?”

小张抹了一把额角的冷汗,也毫不示弱地:“试试就试试呗!”

他俩“低姿”快速运动到一道坡坎下,把这里作为“冲击出发地”。眼看着一辆“59”式坦克轰鸣、吼叫着向他们驶来!他俩先是就地一个翻滚,闪开险些碾压过来的坦克履带,紧接一个“鲤鱼打挺”,犹如两支出弦的利箭,向着目标方向飞奔而去!

“好哇!”――不远处,趴在章导演身旁的几位年轻女演员、女学员望着苑宏、小张“帅呆啦”的骄健身影,发出了一片赞叹!

这一回,苑宏和小张可真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俩人沿着坦克车辙的前进印迹拼命追赶着,却仍然跑不过那轰隆隆全速开进的“铁乌龟”,直到累得气喘吁吁、双双趴倒在“59”式坦克碾压过的一道山梁上――小张的嘴角甚至都泛出白白的唾液啦,可真是累得不轻哦!

……看来,“步兵打坦克”可真不是好玩的!在机械化装甲武器快速发展的现代战争战场上,“单兵”使用炸药包一类的“原始”武器“打坦克”,近乎于“神话”暂且不说;即使我们的战士跑得再快,真把炸药包送上去了,又能奈钢盔铁甲的坦克几何呢?真的能把它炸毁么?至多也就是“一厢情愿”而已吧。

如果说1972、1973年的大练兵运动主要地还是恢复、发扬“光荣传统”,来不及更多地涉及“现代战争怎么打,兵就怎么练”的问题,那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坚持实事求是,研究现代战争的新风已经“悄然”吹向全军上下。

这时,针对有些陆军部队仍旧只训练战士用炸药包打坦克的现象,总参谋部一位分工抓部队训练的副总参谋长就指出,现在世界各国军队武器装备发展很快,先进国家军队的坦克装甲加厚了很多,炸药包只能起到“推”它一下的作用,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因此不要再大力提倡这种打法。基层连队的训练,一切要从未来反侵略战争的实际出发。

而《向前!向前!》一剧的事件、情节和矛盾冲突,正是紧紧围绕着这样的一种情势,围绕着新时期军队建设中“现代战争怎么打,兵就应该怎么练”这一重要的主题而展开的。

粗看上去,似乎有些“见事不见人”,其实不然――所有的人物形像,从师、团领导到基层干部,从普通士兵到部队家属,都“溶”进了“新时期军队建设”这个“规定情境”之中,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的喜怒哀乐,即将在观众眼前展现出一幅人民军队阔步迈向国防现代化的壮美图景……。

离开三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返回南京的第二天。

军区文工团的营区,艳阳高照。话剧团的一帮青年男演员们,“集合”在宿舍门廊前的自来水池旁边,趁着休息时间“集体洗衣服”――记不清从何时起,只要一逢休息“集体洗衣服”时,苑宏和战友们便会边哄笑、边打闹地唱着他们自己“改编”的《洗衣歌》:

“……哎哎――!

是谁帮咱们洗军装哎?

谁来帮咱们洗军装哎?

差点累死!

……哎哎――!

是谁帮咱们洗军装哎?

是咱们自己洗军装哎!

差点累死!

搓巴搓巴、洗巴洗巴算啦……嗨!

搓巴搓巴、洗巴洗巴算啦!……”

这时,歌舞团舞蹈学员队的一帮小女兵碰巧路过这里――听到、看到话剧团的“大哥哥”们竟然如此这般地“篡改经典”,她们实在是忍俊不禁,一个个“哎哟哟”地直笑得弯腰捂嘴、前仰后合,半天喘不过气儿来!

以晓智“为首”的几位话剧团青年男演员却仍然“一本正经”、七嘴八舌地哄笑着:“小同学们(当时对舞蹈队小学员们的称呼)!当心啊!千万别笑断了肠子啊!千万别笑残废了呀!……”

苑宏也跟着“凑趣”:“小同学们!跟着大哥哥们学学怎么唱《洗衣歌》吧!你们一定得学会呀――75年以后入伍的新学员们!这么好听的歌儿,‘一代传一代’可就指望着你们啦!……”

正在大家兴高采烈地说笑打闹之际,团领导乘座的“北京吉普”猛然间停靠在男兵集体宿舍区和团部办公楼之间的甬道上――王副团长神色匆匆地下了车,快步向着办公楼走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一会儿,领导传下话来:“全体分队以上的干部,到团党委会议室集合,参加紧急会议!”

最近几天,南疆我军的自卫还击作战已近尾声――难道说真该咱们文工团“上”啦?因为按照“惯例”,每当重大的军事(作战)行动临近结束时,军队的文艺团体都会奉命深入部队,慰问参战官兵。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全团人员以队为单位集中,传达了总政和军区首长的指示精神:以军区歌舞团为主,话剧团参加,立即组成一支文艺工作“小分队”,准备赶赴西南军区所辖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陆军第十三军,代表军委首长和总部机关,代表全军指战员和全国人民,慰问参战部队的英雄们!

要上“前线”啦!和身边的战友们一样,苑宏周身热血沸腾!在“第一时间”,他向团党委、团首长和队党支部交上了一份坚决要求参加慰问参战部队“小分队”的决心书!

与此同时,在团领导和团编导室的统一组织下,所属的两支演员队伍很快地行动起来:整理“战况报通”(这时差不多每隔一、两天,便会有自卫还击作战的“战况通报”发至全军所有的团以上单位),梳理创作素材,酝酿作品的主题、框架、风格、样式……直至开始动手(动笔)写作……。

但是,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创作出“大部头”的剧(节)目的――只有充分发挥革命战争年代,我军前辈文艺战士们所经常使用的“广场剧”、“活报剧”形式,以及哑剧、相声、“数来宝”甚至“拉洋片”和其他说唱(曲艺表演)类艺术形式的优势,才有可能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拿出部队基层指战员们喜闻乐见的节目来。

在这个创作思路下,只两三天的功夫,方群和雷庆祥等几位创作小型剧(节)目的“快手”,便写完了一出借助“拉洋片”形式表演的“广场活报剧”――《反华小丑现形记》……。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军区文工团要组织“小分队”上前线慰问参战部队的消息会那么快地“不胫而走”――连荣晓军都知道了!就在这个周六的下午,荣晓军给苑宏打来电话,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在当晚请假到总医院护校去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晚饭后,苑宏将信将疑地来到了军区总医院营区的后院――他边走边思忖着:“……该不是护校的学习马上就结束了,想商量她毕业以后的去向?……”

转念又想:“……荣老爷子虽说刚刚转任了顾问,但毕竟是军区后勤的老领导哇,他家‘二小姐’毕业分配,那还不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全军区后勤范围里的单位随她挑呗!……”

再一转念:“……再说我们俩之间也还没有‘明确关系’,我更没资格‘掺和’她毕业分配的事儿啊……”正胡思乱想着,苑宏走过了河上的小桥--前面就是护校的“地盘”了。

荣晓军早早就在护校门口的值班室里等他了――见面之后,她先是满意地笑望着苑宏说了一句“不错,蛮准时的”,接着,取出了两张电影票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南期拉夫的《桥》!――‘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影片里的那首插曲真好听!太精彩啦……还有,看完了电影,你可得送我回家啊!”

“哎?晓军你怎么没穿军装?其实女孩子穿军装最好看了,穿什么都不如军装好看--你不会不知道吧,多少女孩子想穿军装都穿不上呢!”

“谁像你呀?明明是‘文艺界人士’,却弄得满身的‘兵味儿’!”

电影散场了。从位于新街口的军区后勤礼堂,到后勤机关宿舍区――在苑宏送荣晓军回家的路上,她绝口不提“要商量的重要事情”……直到快把她送到上海路的路口了,她才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宣布”:“明天中午十一点半过来吃饭!不许不来――这可是我妈妈说的!”

苑宏算是彻底地“服了”:“啊?……原来就商量这件‘重要的事情’呀?”

荣晓军却不慌不忙地:“你急什么呀?明天!明天中午,边吃饭边商量,不行么?”

苑宏抬起眼睛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行,行啊!今天太晚了,我可得赶紧归队啦!……”

第二天,午饭的餐桌上只有沈阿姨、荣晓军和苑宏三个人――荣顾问--原来的荣副部长“下”舟山海防前线检查部队工作去了,荣家其他几个当兵的子女也都没在家。

午饭时,沈阿姨笑吟吟的目光一直在苑宏和荣晓军俩人之间扫来扫去……饭后,她只说了句“小苑啊,有机会回北京的时候,替我们问你爸、妈好啊”,就起身收拾碗筷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荣晓军和苑宏俩人。

荣晓军递过来一只苹果――盯着苑宏的眼睛:“上前线?什么时候出发?”

苑宏没有伸手去接:“你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呀……现在还不知道呢,真的啊!还没有确定团领导能不能批准我参加上前线的‘小分队’呢!”

荣晓军把苹果往苑宏手里一“塞”:“我好像明白了--我最在乎的人,其实好像并不怎么在乎我呀……”

“说什么哪?……如果真能批准,我可是作好了准备的--‘小分队’有可能会上前沿阵地慰问演出。虽说参战的野战部队已经撤下来了,但是‘一线’前沿阵地还有边防部队驻守,而且听说好像也还不怎么安全……”

“正是因为这个啊――所以呀,我妈妈说,咱们俩的‘事情’,要不就‘算啦’!要不就今天干脆‘挑明’了!……”

1

第七章第三十四节(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