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七章第三十五节(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第三十五节(续)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9/4 17:20:42

苑宏所在的这一桌,紧挨着他坐在一起的,是同年入伍的河北籍老战友、一队男演员小党。

这小党因为自身形象、“气质”等方面的原因,多年来就是个专门扮演我军各种“员”--通信员、警卫员、司号员、卫生员乃至炊事员的“专业户”--在舞台上差不多把所有的“员”都演了一个遍。

他原本是个中专毕业生,按照政策“带薪入伍”,服役期满后便很顺利地“自动转干”了。但是他肯定也有自己的烦恼--今天显然就喝“高”了!

只见他端着酒杯,轮流地和餐桌旁的每一个人碰着杯。每碰一次,就带着铿锵有力的节奏,如同诗朗诵般地说一遍:“咱当兵已经整八年啦!咱正在积极争取入党啊!组织上尽管考验咱吧!组织让咱‘拉大幕’,咱保证开、闭幕分秒不差!组织让咱‘跑群众’,咱保证每一步都跑在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上!……”

其实演员一队的战友们都知道,这小党最多也就是一瓶啤酒的量--“不喝正好,一喝准醉”!没想到他今天这么反常,还敢一杯接一杯地转圈儿敬酒。

这时,副队长陶玉玲老师关切地走过来,轻轻地按了按小党的肩头:“小党啊,咱们啊吃好不浪费、喝好不喝醉!……啊?”

“陶老师,咱没醉!”小党继续“表决心”:“组织上让咱……让咱烧木炭,咱就当老愚公!让咱挖大山,咱就当张思德!让咱炸碉堡,咱就当黄继光!让咱堵枪眼,咱就当董存瑞!……”

苑宏虽然也没少喝,但脑子基本上还是清醒的:这小党的“豪言壮语”怎么让人越听越糊涂呢?

仔细想想才明白--他这是把那些“英雄人物”的“高大形像”完全给弄颠倒了,至少也是“身份错位”啦!--烧木炭的明明是张思德,挖大山的才是老愚公;炸碉堡的应该是董存瑞,堵枪眼的才是黄继光!……

嗐!这小党想入党、想进步都想疯啦!……可也是,都八年啦,小党的这个入党问题呀!……唉!……”

想到这儿,苑宏伸出手去,轻轻地把小党手里的酒杯子给“夺”了过来--哪知道小党一言不发,双眼紧盯着苑宏手里的半杯酒,一只手解开了军装上衣的“风纪扣”,另一只手把苑宏攥着酒杯的手指一个一个地掰开,然后端起酒杯仰脖子就灌!

这半杯酒刚下肚,紧接着抄起了餐桌上的酒瓶子,“哗哗”地又倒了一个满杯!

苑宏都看楞了!赶忙伸手去阻拦--苑宏使劲儿地挡,这小党又非要喝,两个人较上了劲,谁也不让谁!

就这么僵持了十多秒钟的功夫--只见小党一甩手,只听得“啪”地一声,玻璃酒杯飞了出去摔得粉碎!

就在大家正不知所措的时候,这小党端过了苑宏面前的一杯酒就想往嘴里送!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苑宏伸手要抢酒杯的当儿,这小党简直就像不要命似的,使劲儿地一仰脖子--满杯的白酒,足足有一大半洒了个满脸满身!

接着,他大声嚷嚷起来:“都别拦着咱!……咱喝点儿酒怎么啦?咱他妈的进不了步,喝杯酒还不行吗?”

苑宏呆住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自己的哪位战友像小党今天这样如此地失态:眼睛通红通红的,脸色惨白,嘴唇青紫,头发粘在汗津津的脑门上……目光阴森,直勾勾地盯着在场的人们--仿佛他们不是朝夕相处的战友,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良久,小党突然间四肢一塌,周身瘫软,一屁股坐了下去!

苑宏见状赶紧上前搀扶,可谁知小党猛然一弯腰,“哇”地一声呕吐了起来!……

只见他一口、又一口,接连呕出了掺杂着难闻酒气和腥味的大摊污物,混浊的黏液顺着嘴角、鼻孔流淌着、晃荡着,真是“鼻涕眼泪一起来”--惨不忍睹!……

过了一会儿,小党所在分队的林莎、柳华等几个平日里关心、爱护他的女战友们,不忍心看着小党再出洋相,连拉带拽地把他扶回单身干部集体宿舍休息去了。

小党这么一闹,大家都知道他喝醉了!

但是苑宏心里却十二分地明白,此时此刻的小党,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他就是要借着这股子酒劲儿发泄发泄啊!……

会餐结束之后,文工团营院的大礼堂里接连放映了当年由前线话剧团创作、演出并被搬上银幕的优秀剧目--曾被誉为“红色经典”的《东进序曲》和《霓虹灯下的哨兵》两部故事影片。

电影散场之后,苑宏和战友们三三两两地走出礼堂。深沉的夜色之中,他低头扫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

“这一天折腾的!可真累得够呛!”苑宏小声喃喃着,活动了一下四肢,沿着礼堂边的甬道,步履缓缓地向着大操场走去……仲春时节,暖风和煦,青青的草坪,间或飘来一阵阵泥土的芳香--静谧而安详的月夜,让人心驰神往……突然间,一个人影从首长休息室门前的灌木丛中闪了出来,吓了苑宏一大跳!……

“咦?小党?电影早就散场啦!你躲在这儿干么呢?”

这小党周身的酒气尚未散尽,步履蹒跚,脚底下“拌蒜”……他一把抓住苑宏:“小苑你别怕!咱没喝多!咱有事儿和你说!”

苑宏瞪大了双眼,使劲儿用双手扶住眼前已经离烂醉不远的小党:“这么晚了,你还是赶紧回去睡觉吧!……”

回想着会餐时小党醉酒后呕吐的样子,苑宏禁不住在心中长叹:“这家伙今天的酒算是白喝了--这八个菜、一个汤啊,‘进去’的时候,荤是荤、素是素,可‘出来’的时候呢?简直就成了‘大杂烩’!唉!……”

这时的小党,眼睛里还全是红红的血丝,目光都直了:“就问你一句话小苑!咱的‘入党政审’到底有什么问题?”

看着平日里朝夕相处的战友,被“政治进步”问题给弄成了这副样子,苑宏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

但是“有纪律”呀,作为参加小党“入党政审”的“外调干部”之一,有很多情况是不能随便对他本人说的呀!于是,他狠了狠心:“老战友哇,我真的是不能说、不能说啊!”

那还是1977年的春天,苑宏刚从戏剧学院学成毕业归队。

一天,团政治处和演员一队的领导交给李分队长和他一项任务:赴河北某地,对小党进行“入党政审”的“外调”。

就是在这次“外调”当中,他们发现了对小党入党问题“不利”的“政审材料”……。

眼前小党真是急了,说出的话语都带了“哭腔”:“小苑啊!咱真是一个心眼儿地想好好干啊!咱真是愿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把咱自己的一切,全都献给革命文艺事业!献给党献给人民!献给军队献给国防现代化!真的啊!……”

听着小党的这一番“豪言壮语”般的倾诉,苑宏真想说:“我也是啊!我也是真想把自己的一切都贡献了!”可是又怕小党误会自己是在嘲笑他--没法子,只有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这时,小党却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苑宏大惊失色,连忙前后左右看了看:还好!周围没有人!清冷的月光下,只有相扶相搀的他们俩。

说来也怪,小党就那么干嚎了两下,很快就止住了悲声--大概就是要这样喧泄一下,放开声嚎两嗓子,心里也就好受些了。

苑宏用力地把小党的一只手臂搭上自己的肩头,搀扶着他朝着单身干部集体宿舍走去……。

小党凑在苑宏的耳边低声咕咕哝哝地:“小苑,咱不怪你,你守纪律,你是好人……可是他们!他们去年一批,今年又一批,就是不发展咱入党!还放出话来说啥?说我政审有问题!……他们,岐视咱!……”

“他们”?“他们”是谁?队长?协理员?还是党支部?苑宏不愿意再往下想了……。

其实小党的“入党政审”也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当年当兵政审的时候,档案记载他是个孤儿。中专毕业之后,他先是在一家国营企业当技工,因为是个业余文艺骨干--在大演“样板戏”的时期,他算是“能文能武”--“唱、念、作、打”无所不通,还能像模像样地翻上一溜“跟头”(斤斗),所以,他很顺利地就考取了东方军区的文艺学员集训队。

按照当时的“政策”,他算是“带薪入伍”,“提干”的时候也并没有遇上什么麻烦。可是就在“入党政审”查阅直系亲属的档案时,却发现他的生父有在解放前任过伪职的经历--日后看起来,顶多算是“一般性的政治历史问题”,可是如果依照“十年动乱”时期的“公安六条”,这可是属于“被专政对像”!

但是实际上,小党是个“遗腹子”,根本就没有见过他的生父,更别说受过什么“不良的影响”了。

可是这时候,人们还生活在极“左”思维仍然占居统治地位的历史阶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才刚刚开过,全面的“拨乱反正”还远远没有拉开帷幕,许多的基层党组织(特别是部队单位)对于这样的情况“拿不准”,只能先“放一放”--这在当时也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

其实就苑宏所知道的情况,小党所在演员一队的党支部,在讨论他入党问题的时候还真是十分地认真、十分地严肃,而且也没有什么人故意为难他--拿他的“政审问题”说事儿。可是,面对着“外调”材料,又没有哪位领导敢“拍板”说“没问题,下一批就发展他!”--就这样,这件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一直搁到了现在……。

“唉”!苑宏慨叹着--与自己相比,小党的人生境遇真是太不顺利了!尤其是这个关乎今后个人前途的“政治进步”问题,简直费尽了周折,也还没有见到“胜利的曙光”……。

这会儿,苑宏再一次地深深地感受到:人生的道路真是难以预测啊--进对了大门,也有进错大楼的时候;进对了大楼,也有上错了楼层的时候;上对了楼层,也有进错房间门的时候……而自己的军旅艺术人生呢?却是那样异乎寻常地一帆风顺--自打穿上军装,当了东方军区的文艺兵,第一批入团,很快就入党,进院校深造、拿大学文凭,提干,提级,参加军区和全军的会演,并且屡屡获奖……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记不清是哪位哲人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机会总是青睐有所准备的人--可是苑宏呢?真正准备好了吗?

(第七章完)

1

第七章第三十五节(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