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八章第三十七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第三十七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9/6 21:59:51

三十七

其实,几天来真正让苑宏心绪不宁、辗转反侧甚至寝食难安的,还不仅仅是因为在排练场上总是抓不准“人物感觉”,而是因为前些天他隐隐约约地听说,姜凝就读的那所军医大学,已经派出医护人员组成了手术队,奔赴南部边疆自卫还击前线参战了。

当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苑宏的心里总是充斥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

今天晚上,文工团营院的大礼堂放映南期拉夫的著名影片《桥》--虽说不久之前,他刚刚陪着荣晓军在军区后勤礼堂观看过这部电影,但还是禁不住“二战经典影片”的“诱惑”--随着话剧团的一帮青年男演员们一道,走进了大礼堂。

电影散场以后,弟兄们边哼唱着影片里的精彩插曲:……“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边朝着单身干部集体宿舍走去。

营区主干道的草坪旁,显得有些昏暗的路灯,放射出幽黄色的光柱,倾洒在草坪之间的甬道上。

苑宏的神情显得有些恍然,缓步走回了自己的宿舍。

他并没有开灯,而是径直来到窗前,拉开了窗帘,将目光投向那深邃的夜空……。

室外,沉沉的夜幕笼罩着天际,在幽暗的路灯光柱照射之下的文工团大院营区,犹如一场演出刚刚结束后空旷无人的舞台……。

曚曚眬眬之中,苑宏仿佛又回到了刚才影片中的场景--他觉得,自己怎么忽然之间变成了担负炸桥任务的士兵?……

他一身戎装,悬空吊挂在大桥桥洞的上方,一根绳索系在他的腰间,绳索的另一端固定在了高高的桥栏杆上--苑宏聚精会神,正在紧张地往拱形的桥洞里安放着炸药……。

就在他即将要把爆炸引信安装完毕时,突然,桥下的一股敌军残兵朝着他开枪射击了!……危急之际,苑宏一只手用力地把引信插进炸药包,另一只手狠劲儿向上一甩--长长的导火引线挂上了桥栏杆!他顺势拉过斜挎在身后的“五六式”冲锋枪--推弹上膛,朝着响枪的方向,狠狠地还击了一个“长点射”!

这时,他头顶上的方向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女声:“苑宏!快!快!快上来!”他顺着声音抬头望去:只见一位全副武装的我军女战士正站在桥栏杆的旁边,一边用力地拉着绳索,一边大声地向他呼喊着!

她?她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情急之中,苑宏看不清女兵的面容,只看到钢盔下的那一双大眼睛,闪烁着清澈得让人不敢直视的目光!

容不得他细想,桥下敌军的射击又突然间猛烈起来!阵阵的弹雨在他的身前身后“砰、砰、砰”地扫过!

他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奋力地向上攀爬着、攀爬着……终于,翻身跃上了桥面!却又因为精疲力竭而摔倒在地!

女战士连拉带拽,拼命地将他扶起身来,高喊着:“就要引爆了!苑宏快撤!”说话间猛地把他推向桥头一侧的我军阵地。

此时,另一侧的桥头,溃败的敌军士兵潮水般地涌来!--

苑宏想不明白:这些“敌人”应该都是头带着钢盔、手持“MP40”式冲锋枪的德国兵啊,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全变成了端着中国产“五六式”冲锋枪的“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士兵啦?……

只见那位女战士一手紧握着炸药起爆装置,一手拔出斜插在腰间的“五四式”手枪,边射击着边后撤,眼看就快到桥边了……猛然间一个趔趄!重重地摔倒在地--她负伤了!而且身中数弹!

刹那间,大股大股的敌兵,眼看就要冲过桥头!

苑宏返回身去,想要冲回桥面……这时候,他看见女战士摇摇晃晃地挺立起身子,摘下了头上的钢盔,露出了前额下的“刘海儿”,用那清澈得让人不敢直视的目光,朝着苑宏投来了略带着几分羞涩、但却又意味深长的微笑……瞬间,她轻轻地按下了手中的炸药起爆器!……

只听得“轰”地一声!一阵天塌地陷般的巨响!苑宏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爆炸的强大气流直接抛向了空中!天旋地转之间,仿佛眼前所有的一切全都被炸得粉碎!……

什么都不存在了。

……

苑宏猛地从恶梦之中惊醒了过来!他浑身上下大汗淋漓,内衣全都湿透了,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用手按压着还在“咚咚”狂跳的胸口,极力镇定着恐惧、纷乱的心绪……。

他强睁开双眼,失魂落魄地望着单人宿舍房间内熟悉的陈设,又缓缓抬起眼睛望着天花板,极力地从遥远的梦境里“穿越”回到现实当中……。

良久,苑宏的意识才仿佛完全清醒--他竭力地搜寻着梦境的片断,整理着记忆的逻辑,可就是怎么也想不清楚,怎么会作了这样一个梦?梦境中的那位女战士的形象--前额“刘海儿”下的那一双大眼睛、那清澈得让人不敢直视的目光,分明就是姜凝!……

可是,那朝着苑宏投过来的略带着几分羞涩、但却又意味深长的微笑,又酷似汪晓华的神情!……而那拔出斜插在腰间的“五四式”手枪,边射击边高喊着:“就要引爆了!苑宏快撤!”的飒飒英姿,更有几分像是曾经的军区射击队员荣晓军!……

他恍恍惚惚、似是而非地感觉到,刚刚梦境中的场景,不过是最近连续数次观看过的南期拉夫电影《桥》中那段著名“高潮场面”的“翻版”……但是,又怎么会“移花接木”地跑到自己的梦境当中来了呢?

他的心全乱了……。

他忽然想起,前些天逛新华书店的时候,曾经偶然发现了一本1972年出版的奥地利著名心理学家弗罗伊德的著作--《梦的解析》。他匆匆起身、披衣,迅速地从小书架上取出了这本“精神分析学大师”的专著,急急地翻阅起来!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作法,完全是在“临时抱佛脚”--但是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哪怕是“急就章”呢……只希望赶紧找到能够合理解释自己梦境的钥匙!

按照弗罗伊德这位精神分析学“鼻祖”的理论,梦是人主观心灵的动作。人的所有梦境都以自我为中心,或者都与自我有关,并且都表现着自我的意愿和欲望--“梦境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的欲望,缓和了人的冲动,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梦是愿望的达成”。但是,在梦的状态下,人的意愿和欲望又不能完全地、赤裸裸地表现,只能以曲折、隐晦、象征的样式来求得自我表达……。

看到这里,苑宏好像明白了什么--那些乍看上去好像压根就“不靠谱”、甚至有些“荒诞”的梦境,其实正是自己内心深处某种意愿,或者说是欲望的表达与再现--这也恰好“验证”了弗罗伊德给出的解释:“梦是一种被压抑、被抑制的意愿和欲望(经过了“改装”)的满足”--按照这种解释,梦境中那位系安装炸药、掩护撤退和爆破桥樑三项重任于一身的女战士,其实正是苑宏“潜意识”当中的姜凝、汪晓华和荣晓军这三位女孩子合而为一的“替身”。

按照弗罗伊德的说法,愉快、欢乐、幸福的梦境是人们意愿和欲望的达成,那么不愉快的,痛苦、悲惨、甚至是恐惧的梦境,便都是人们满足意愿和欲望的一种“变相的改装”--因为作梦的人对于自身的意愿和欲望有所顾忌,使这种意愿和欲望只能以另一种“改装的形式”来得以表达。

苑宏的梦境“借助”着姜凝奔赴南疆前线参战对他的心灵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和强烈震撼,“营造”出了一个类似电影《桥》中的“高潮场面”:那位女战士安装炸药、拔枪射击、负伤倒下,直到按下了起爆装置引爆大桥!……

对呀,这一系列梦中情景展现出的,恰恰正是苑宏所最担心、也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此时的苑宏,已经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他步履蹒跚地走出房间,沿着长长的走廊,来到单身干部宿舍的公共盥洗室,用一捧冷水草草地抹了抹脸。

天刚蒙蒙亮,晨光中的宿舍显得格外的空旷、宁静。

他一边慢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间,一边细细地回朔着这几年间自己“感情生活”的曲折经历--从“懵懵懂懂”到“情窦初开”,再到“初尝禁果”,姜凝、汪晓华和荣晓军这三个女孩子,差不多都是“不期而遇”地自己“闯”进了苑宏的生活。

刚开始的时候,他差不多都是“措手不及”,可一旦真的“来电”了,有点儿“动心”了,却又总是瞻前顾后地“举棋不定”--由于多种原因,他最终没有能被团领导批准,参加赴西南边陲慰问自卫还击作战部队的演出小分队(过后只要一提起这件事儿,他总是遗憾得不行),而对于荣晓军原本打算趁着他“上前线”的这次机会,“干脆挑明了”恋爱关系的想法,他却始终都在躲闪、回避,俩人之间的关系,也就这么“说不清、道不明”地一直“拖”着……。

他也曾经从戏剧学院的同学、校友那里影影绰绰地听说,汪晓华的父亲在清算“极左”势力及其“余党”的政治运动中,被定性为“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到了留党察看的处分,并且被从行政13级降为行政16级--一连降低了三级行政级别!在结束了反复审查并且“解脱”之后,才被安排到了一所高校的图书馆工作。受父亲所谓“问题”的影响,汪晓华毕业后原本被分配到电影制片厂的工作安排也因此而“告吹”了--结果是分配到了一所远郊区的少年宫,当了一名普通美术教师,就此和大多数同学失去了联系……。

他也知道,姜凝两年前和他“分手”之后,很快地就成了时任市委书记的“准儿媳”,调到了位于南京市区中心位置的军区后勤第810医院;而且很快地就又被“保送”进了位于国内最大城市的某军医大学“提高班”去“深造”。后来,据“知情”的战友“透露”,这其实是姜凝母亲的“一箭双雕”--即解决了姜凝获得“正规”高等教育学历的愿望(当年她从东方军区军医学校毕业的“学历层次”至多只能算是“高级中专”),同时也满足了她不愿意很快就结婚嫁人的要求。可是谁知,就在她将要毕业离校的前夕(也许还正在“实习”期间),南部边陲燃起了战火烽烟!而这所军医大学直接隶属于军委总后勤部,在这场全军上下、国内国际都十分关注的“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行动中,肯定要派出医护人员参战的……。

想到这里,苑宏突然产生了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在梦境当中,随着那声天塌地陷般的巨响,自己被爆炸的强大气流抛向了空中--似乎是脱离了险境,但是,梦境中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被炸得粉碎!……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按照《梦的解析》的解释,人在“潜意识”之中的冲动,会趁着睡眠的时机,以“伪装”的形式“骗”过松懈的“心理检查”而得以表现,这就构成了梦境。

顺着这个逻辑分析、推导下去……梦境中的那位女战士果真就是姜凝?

汪晓华--是因为她“像极了姜凝”,那略带着几分羞涩、但却又意味深长的微笑“重合”着姜凝的容貌……;

而荣晓军--则是因为她曾经的军区射击队员身份,那手持“五四式”手枪频频击发的英姿,“叠印”着姜凝的形象……;

还有,最后爆炸时那声天塌地陷般的巨响!……难道说奔赴南疆参战的姜凝真的发生了不测?

1

第八章第三十七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