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九章第四十四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第四十四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9/10 13:35:41

四十四

冬日的午后,暖暖的阳光透过明亮的落地玻璃窗,洒向落座在一张椭圆形餐桌旁的苑宏和汪晓华--俩人就那么久久地注视着对方,彼此沉默着……。

苑宏用手中那支不锈钢长柄小汤匙,轻轻地搅动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一小杯咖啡--他欲言又止,依旧呆呆地凝望着汪晓华在落日余晖的映衬之下一如当年那般楚楚动人、但却略显憔悴的俊俏面容……。

汪晓华显然感受到了苑宏那灼热的目光……突然,她垂下了眼帘,眼眶中似有一颗晶莹的泪花滚动--她极力掩饰着激动的心境,将目光投向了落地玻璃窗外,好像在欣赏着街景……。

不知是什么原因?苑宏混杂着些许酸楚的内心突然流过一股暖意,仿佛那些当年他们曾经一起走过的时光就在身旁--

或许这已经足够了……因为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不能再擦肩也不能再回头,因为岁月已经带走了他心中最美好的曾经……。

他依旧呆呆地凝望着汪晓华……半晌。

汪晓华平复着刚才略显激动的心情:“……三年多了……我不想再问当时为什么只把信和手帕退还给我,人却不告而别--后来的日子说明了这些,我们俩是不可能的……其实当初我真的曾经动过去南京找你的念头……现在想想,是不是有些可笑?”

苑宏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语句:“晓华……其实……也不全是因为你父亲的问题……”

“就是因为我父亲的问题!”

“晓华……”

“……你身处军队,对许多事情的真相也许并不了解,其实在我看来,所谓的‘十年动乱’无非就是自己人整自己人!而且是变着法地整!无所不用其极地往死里整!……你不必安慰我,三年多了,我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其实苑宏是了解这一切的--事情的真相是,汪晓华的父亲因为在“十年动乱”前夕才刚刚从军队转业,作为“当权派”,在所在工作单位当中几乎没有什么民愤,“十年动乱”初期卷入了运动的漩涡--在被裹挟之下“站出来”,成了被“三结合”进入“新班子”的“革命领导干部”,接着又当上了国内最大城市组织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因为他并没有参与“极左”势力及其余党后来的叛乱阴谋,所以,在经过了几年的严格审查之后被“解脱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问题”了,起码也是“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

苑宏很清楚地记得,看到过某份关于清算“‘极左’势力及其余党”的文件材料,不点名地批判了汪晓华父亲这位“原市委组织部门主要负责人”,曾经对担任市委机关警卫工作的某部队官兵讲话,说过“你们肩负着重任--是在为保卫无产阶级司令部而站岗放哨”这种“出格”的错误言论--按照这样的逻辑,“极左”势力及其把持的国内最大城市的市委成了什么“无产阶级司令部”,那“北京方面”呢?成什么啦?修正主义司令部?否则,他是不会被行政连降三级,并且险些被清除出党的队伍的……。

苑宏还知道,警备区这支部队的好几位领导干部,都因为在“十年动乱”那场斗争中被裹挟着“站错了队”,或大或小地犯了“政治错误”,轻则“一撸到底”,重则“双开”并且很可能将承担刑事责任,革命生涯就此断送--不久之后,在轰动一时的“两案”审判当中,警备区的数位领导干部因为被判有罪入狱服刑--就连父亲那位最要好的、当年手拉手一起参加革命的“老战友杨叔叔”,虽然并没有犯下什么严重的错误,但是也因为存在着这样、那样的所谓“问题”,被“平职调整”--一纸任命,调到了东方军区最偏远的某个军分区,变成了不负责任何实际工作的“闲职”顾问……。

在苑宏看来,尽管汪晓华的这番话语掺杂进了十分浓重的个人情绪,让人听起来感到不太“舒服”,甚至还有些“刺耳”--但是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也还是能够理解、谅解的……。

苑宏暗自思忖着:时间真是能够改变一切!……她的确已经不再仅仅是当初那个外貌酷似姜凝的小姑娘了--接受过系统的高等教育,观察社会、思考命运,与当年那个“心灵纯净得不能再纯净”、“目光清澈得不能再清澈”的“小女生”,简直有着“天壤之别”……想到这些,他的心绪再次纷乱起来--面对着自己当年曾经倾心相恋的汪晓华,一时间竟然找不出合适的话语来安慰……。

倒是汪晓华显得十分宽容大度地:“事情早都过去了啊,不提也罢……”又岔开了话题:“说说你吧--回到‘前线’肯定干得风生水起,成了艺术骨干、业务尖子不说,组织上也一定把你当成接班人在培养吧?对了,你外祖父的那个‘历史问题’也一定解决了--组织上重新作出了结论,是这样吧?”

苑宏的眉宇之间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语调平静地:“老人家的事迹已经陈列在他故乡的革命英烈纪念馆,‘党史人物’专刊也有了计划,今年就刊出他曾经参与保卫‘一号机密’的专稿……”

“你这‘红三代’现在总算是‘名正言顺’了!……对啦,还有你的那位‘初恋’--我记得是叫姜凝对吗?我猜你们一定又‘重续前缘’了吧?……”

忽然间,她发现苑宏表情木然地用手中那支不锈钢长柄小汤匙,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地搅动着杯中的咖啡--只听“当”地一声,杯子翻倒在了椭圆形餐桌上,浓浓的咖啡洒了一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慌乱中的苑宏强忍住眼眶里逐渐充盈起的泪水,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

汪晓华吃惊地望着曾经的恋人,极力想从苑宏忧伤的表情中探询着什么:“?……”

苑宏深深埋首,本能地躲避着汪晓华探询的眼神--良久,低声喃喃着:“我毕业回南京之后,她倒是来找过我,但并不是什么‘重续前缘’,她是来明确告诉我决定‘分手’的……之后她就成了时任市委书记、未来省委书记的‘准儿媳’……再后来她上了军医大学的‘提高班’……去年春天,随着军医大毕业班实习的学员们去南疆参加自卫还击作战……她报名上了火线手术队……牺牲在国境线上了……”

汪晓华表情错愕地:“怎么……怎么会是这样?!……”

经历了巨大情感挫折的苑宏,虽然没有时时刻刻、无止无休地思念着自己的初恋女友,许多回都是在不经意间,或者因为某些突发事件而触景生情……但一旦撩动了这片心田深处不可随意触碰的隐痛,却依然免不了会产生情绪上的剧烈波动--今天的他正是如此。

稍倾,他镇定了一下思绪,像是对着汪晓华,又像是自言自语地:“……想一回伤感一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唉!……”又强打起精神,作轻松态:“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汪晓华久久地凝望着仿佛瞬间变得多愁善感的苑宏,觉得他与自己记忆中那个曾经“中规中矩”、“不苟言笑”,甚至从来“喜怒不形于色”,但却会在举手投足间隐隐显露出一股“英气”的“解放军学员”简直判若两人--是啊,命运真是作弄人!命运也能改变人!可是又有谁能够预知自己的命运、掌握自己的命运呢?……

苑宏极力摆脱着眼下尴尬的场景,主动岔开了话头:“三年多了,晓华你现在还是自己一个人?”

汪晓华情绪平静地:“像我这种家庭背景情况--父亲被裹挟着卷入了‘十年动乱’的漩涡,母亲被组织上早早安排‘内退’,知根知底的人,还有谁愿意接受我家的这个‘现实’呢?……所以还是‘自己一个人’更好……如果一旦能有机会改变现在的生活,‘一个人’也更方便一些。”

说到这里,她从手边上一本《许国璋英语》的扉页中,缓缓地取出一纸折叠起来的、文件模样的东西递给了苑宏。

苑宏面带迟疑地接过、打开:“……你这是,准备‘出去’?”

汪晓华:“我有个远房姨妈,答应帮我‘出去’读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就在伊利诺伊州的芝加哥市……”

虽然身处军旅之中,但是苑宏知道,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的短短一年间,“国门大开”,有识、有志的青年学子远赴异国他乡,求学、工作、生活乃至直接移民,试图籍此改变自身命运者比比皆是……就在他的身边,也不乏同龄的战友,为了日后的“远大前程”,竟也舍弃了眼下相对“优越”的身份、地位,“脱军装”走出了国门--依汪晓华目前的处境,“出去”实在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晓华,我能理解你的想法……”

汪晓华的心绪似乎好转了许多:“你看,这材料上介绍的很详细--全美国最具影响力的、顶尖级的艺术教育机构……专业课程涵盖现代艺术史、艺术教育、艺术管理、艺术与科技、文学写作、影视制作、绘画、摄影、雕塑、陶艺、表演艺术、建筑设计、服装设计……”

苑宏接过了话头,轻声地:“听说过这所艺术院校--声望很高、评价更高……”

汪晓华依然沉浸手中的那叠材料中,继续向苑宏述说着:“……芝加哥艺术学院的教学水准非常高,注重学生的思考和创造性,能够专业地给予和促进学生在概念上以及技术方面的启发……学生将会在艺术素养和职业方面得到严格的培训,获得独特的、跨学科的教育经历……”

苑宏感慨地:“是啊,能有这样的机会,去读这样水平的艺术院校……真的是很不容易……”

汪晓华语调舒缓:“眼下,像我这样的情况……只能干些勉强糊口的工作--这不是,最近正在‘上海人艺’一个剧组里‘打工’、帮忙化妆嘛……仔细想想,还是……‘出去’算了。”

苑宏探询着:“那……这么说,你很快就要走了?”

汪晓华依旧表情平静地:“是的。只是没有想到在‘出去’之前,还能有机会再见你一面……不过我早就想好了,即使不能当面告别,也会想办法让你知道--我是不会不告而别的,也没有忘记我们在一起时你曾经对我的帮助……”

“晓华,你……是不是到现在还不肯原谅我?”

“如果是那样,今天我们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是我对不起你……”

“还是不要说这些了吧,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啊……”又转过了话头:“只是当初有件事情我一直没弄明白--你好像早就知道我们的父辈曾经在一个部队工作过?”

当注意到苑宏试图解释的神情时,她又摆手制止了他:“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呢?……”

“那会儿,你爸爸是……市委组织部的领导嘛……”

她有些“自嘲”地:“是上了‘极左’势力的‘贼船’!……我知道,别看当时老爸‘身居高位’,很多人对我不是‘趋之若鹜’,就是‘避之不及’……只有少数几个同学对我才是坦诚、真实的--这其中就包括了你……你对我从来没有隐瞒过什么,只可惜当时没有明确地告诉我,我们父辈之间的关系……”

“……就是因为这一点,你才对我‘有意见’?”

“恰恰相反!--就是因为这一点,我曾经更加认定你是个可以托付命运的人--正直、磊落,不趋炎附势,从来就没有想过利用我们的关系、我们的感情……”

“其实……当初毕业离校的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情况,我无论如何都应该向你打个招呼、解释清楚,而不应该就那么简单地把信件和东西封起来,托人转交给你了事……”

“这个我能理解--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是真正了解你、懂得你的……还记得,当时你把自己保存的‘遗言’借给我抄录那件事吗?那要冒多大的政治风险啊……可你又是有‘底线’的--为了这身军装、为了一生的追求和理想……你知道什么时候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苑宏的心绪显得有些激动:“晓华!……说心里话,咱们俩当初的这件事情,对我来说还真是有点儿复杂……”

汪晓华似乎有些不解地:“真的有那么复杂吗?”

苑宏不再抑制自己的情绪,冲口而出:“真的!现在说出来我不怕你不高兴--那时我听说了你爸妈的‘问题’之后,有一种既侥幸、又惋惜的复杂心理--侥幸得是,差点儿会因为有这层关系就可能‘脱军装走人’、离开部队……惋惜得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实的!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后来听说你爸‘解脱了’,我甚至动过利用出差、或者休假的机会来上海找你、看你的念头……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吧--‘旧情难忘’啊……”

望着苑宏真挚的目光,汪晓华笑了起来:“苑宏啊!我可不会因为你说了这些话,就真的做出恢复我们的关系--这样的决定的……我想,你也不会为了恢复我们的关系,就宁可脱了军装,甚至也‘出去’吧?”

很快地,她又沉静下来:“苑宏我太了解你了!……从小当兵,又差不多百里挑一地被选送进戏剧学院‘深造’……各方面对你的要求、你自己对自己的要求都近乎于刻薄!……这身军装就是你的一切、你生命的全部!……因为你天生就是一块部队文艺兵的‘料’--或者说,你的命运是和这支军队、这个国家完全‘重合’在一起的!……”

沉默……良久……

“你几时回南京去?”

“明天晚上。”

“我去送送你吧。”

……

1

第九章第四十四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