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九章第四十五节(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第四十五节(续)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9/10 17:08:52

……

“兵写兵、兵唱兵、兵演兵、兵为兵”--长期以来,东方军区所属各部队,活跃着一支支扎根部队基层,创作、演出了大量反映当代军营火热生活、展现官兵精神风貌的文艺节目,并且在全军会演中多次获奖的战士业余演出队。

为了迎接建国三十五周年的喜庆日子,为了更好地活跃部队基层指战员的文化生活,同时也为了在即将于南京举行的全军业余文艺会演中获得优异的成绩,军区各部队的业余文艺战士们正摩拳擦掌,“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地纷纷准备着“获奖牌、争荣誉”,再次书写新的辉煌……。

这些日子,刚刚忙完了电视短剧(小品)《花瓶》的拍摄制作,紧接着又完成了送别奔赴西南边陲参加“两山轮战”部队的慰问演出任务,苑宏直感觉“忙得够呛”!

这天,刚刚吃完午餐匆匆返回宿舍时,章副团长叫住了他:“有个紧急任务!--下午就得出发去六十军……”

这回的“紧急任务”,是“支援”六十军直属高炮团排演一出独幕话剧,并且争取能够“入选”军区的业余文艺代表队,参加全军的会演!苑宏可真是有点儿“怵头”了--虽说干了十多年的部队文艺工作,可“当导演”确实还是“头一遭”呢!可是话又得“说回来”--深入基层、为兵服务,那可是军队专业文艺工作的“正本经”,不允许“讲价钱”!

但是直到拿到了准备导演的独幕话剧剧本,苑宏才意识到这是块不好啃的“硬骨头”--

伴随着一浪接一浪的改革开放大潮,军队现代化建设中的新事物、新矛盾、新问题也层出不穷……社会上涌动着的那一股股“文凭热”、“经商热”、“出国热”甚至“出家热”就那么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冲击着“直线加方块”的绿色军营、冲击着部队官兵们的心灵--所谓“当兵吃亏”的论调在部队基层悄然蔓延,对我军传统的政治思想工作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这部作品作者的笔触,大胆地描摹了基层连队政治思想建设、管理教育工作和官兵精神生活的现实--

这出名为《庙堂前的笑声》的独幕话剧,情节结构并不十分复杂:连队在执行野外驻训任务时,出身江南富庶地区的战士张阿龙,被误认为违反了群众纪律而蒙受不白之冤,退伍后一怒之下“出家”了;其弟张小虎入伍之后也来到这个连队,由于思想比较活跃、一时不能适应严格的军营生活而被个别基层干部当成了“问题兵”。

从政治学院毕业归队后的营教导员原来曾担任过这支连队的指导员,他察觉到正是由于当初简单化地处理了张阿龙的“问题”,造成了兄弟二人很深的心理阴影,张小虎的成长进步也受到了不良的影响……教导员决心发扬我军光荣传统,既实事求是地解决张阿龙的“问题”,又团结、教育张小虎,将其培养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通过连队干部的统一认识和对兄弟二人艰苦细致的思想工作,最终迎来了光明的结局:张阿龙放下“包袱”,表示愿意“还俗”,回家乡劳动致富;张小虎端正入伍动机,激发了上进心,努力争当合格士兵--庙堂前响起了愉快的笑声。

虽然剧本的故事情节、结构框架、人物形像的塑造、舞台语言的锤练都还显得十分稚嫩,第一次演话剧的高炮团战士演员们也都是些“生手”、“新手”,但这也正“兵演兵”的优势所在:“角色”与“演员”之间基本上都是“对号入座”--“官演官”、“兵演兵”,扮演张家兄弟的,正是一老一新两位战士;扮演剧中“一号人物”营教导员的,恰恰是刚刚才从南京高级陆军学校学成归建的一位基层军官。

在团首长的鼎力支持和机灵精干的业余演员们的刻苦努力之下,苑宏带领着独幕话剧《庙堂前的笑声》剧组的一伙年轻士兵们,加班加点地练习台词、没日没夜地琢磨表演,只用了半个来月的时间,竟然像模像样地在首长和全团战友们面前成功地演出了一台很有点儿“专业范儿”的独暮话剧!

这下子,全团、全直属队都轰动啦!用高炮团政治处宣传股长的话说就是“这回高炮团在军直属队、在六十军可算是‘露脸’啦!”

观看审查演出的军政治部首长也十分满意--虽然对剧本和演出中存在的不足之处提出了不少关于如何进一步修改加工的意见,但是,首长关于作品对部队建设中存在问题提出的善意批评是持肯定态度的--剧本和演出的总体基调是正面的、向上的、振奋军心的!军里准备就把这部独幕话剧推荐到军区去,争取能够代表军区参加全军的业余文艺会演!而且决定就用今天演出的原班人马,一个兵也不能换!……

“嗷!”--高炮团的战士演员们欢呼起来!

当天晚上,苑宏带领着《庙堂前的笑声》剧组的这伙年轻士兵们,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从驻地镇江的陆军第六十军机关大礼堂赶回了高炮团驻地。

这帮兵啊,真是可爱!--晚上回到营区也顾不上休息,三一群、俩一伙地打着手电,冒雨跑到营区主干道的地边抓“田鸡”(青蛙)去啦!他们说“苑干事”这么多天辛苦啦,明天炊事班包饺子,我们也要“贡献”一道菜(这是东方军区部队的“约定俗成”--凡是上级机关下来的干部,司令部的一律叫“参谋”,政治部的一律称“干事”--因为部队里“参谋干事无大小”嘛)!

第二天中午,苑宏钻进了炊事班的伙房,手把手地教参加演出的年轻士兵们包水饺。可是这伙江南长大的小伙子没一个人会干这活,弄得自己满身的面粉不说,还出尽了洋相--那个在剧中扮演张小虎的调皮兵负责擀皮,不知道他从哪找来了一只口径不大不小的搪瓷碗,就那么在一大张擀开的面皮上“扣”出一个一个的“圆”来--这就算是饺子皮啦!一群兵们七手八脚地,真够热闹!可也真够乱的!……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水饺出锅了!接着,扮演张阿龙的老战士端上来了他们“贡献”的一大盆“水煮田鸡”!

正要开饭的当儿,通信员跑来,俯身在“教导员”耳畔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正好被坐在近旁的苑宏听了个清清楚楚。俩人不约而同从军上衣口袋里取出皮夹打开--每人一张十元面额的人民币递到了通信员的手上……。

看着围坐在一起的士兵们不解的神情,苑宏挥了挥手:“大家吃水饺!……昨天夜里大家逮的‘田鸡’差不多都是从营区边上老乡家田里爬过来的……驻地老乡有点‘反应’,我和‘教导员’商量啦,这钱我们俩干部出!代表大家赔给老乡!……”

听到这些情况,在场的士兵当中有人小声说了句:“这怎么行啊?”

“这怎么就不行啊?”苑宏安抚着士兵们的情绪:“弟兄们可别忘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按照市场价--买卖公平嘛!”

“教导员”也站起来“解围”:“这事就这样了啊!来弟兄们,咱们以水代酒,一起敬苑干事!”

“苑干事辛苦啦,干!……”

“大家一起干!……”

“叮”!“铛”!--一片清脆悦耳的碰杯声!

“等等、等等!弟兄们!照规矩,咱们今天还差了一项呢!--饭前一支歌!我说咱们就唱那首《当兵的历史》,怎么样?!”

“好哇!……苑宏的话音未落,已经有人唱了起来--”

“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火红的领章映着我开花的年岁。然没有戴上大学校徽,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懊悔!

十九岁十九岁我浑身是兵味,训练场上刺杀格斗考核勇夺魁!新兵面前我是老呀老同志,连长不再把我叫作小鬼。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感到快慰!

二十岁二十岁我就要离部队,我把青春留给了亲爱的连队。连队给了我呀勇敢和智慧,从此再也不怕浪打风吹!啊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感到珍贵!”

……

返回文工团营区的路上,《当兵的历史》那明朗欢快而又激动人心的旋律在苑宏的耳畔久久地回荡着……是呵!“当兵的历史”!这是一首用青春和生命谱写的交响,是一段热汗与鲜血汇成的诗行,飘向海面天空、沙漠戈壁、边关山河、峰峦林莽……“当兵的历史”始终在心底里回荡着一种情结--不光是自豪,更让你时时思考着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十四年了!正是“前线”久负盛名、享誉全军的“战斗的抒情”的艺术风格,给了苑宏浓浓的熏陶和深深的滋润……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他的创作激情一发而不可收,艺术素养也有了显著的提高……他渴望着,能够永葆军旅艺术青春,也期盼着,能有一次真正全面检验自己作为部队文艺工作者素质的机会……。

(第九章完)

1

第九章第四十五节(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