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与青春有关的记忆>第十章第四十六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第四十六节

小说:与青春有关的记忆 作者:三野传人 更新时间:2018/9/11 13:14:51

四十六

长长的“军列”行驶在西南边陲。车窗外,大片大片的红色土地飞速地向后掠去。

时间已近1984年末、1985年初。中原大地已寒冬料峭,而这里却是暖意融融--冬季的云贵高原,阳光仍然无限辉煌,远天依旧碧空如洗……苑宏斜倚在车窗边,久久地凝望着、欣赏着火车外的高原景色:赭红色的土地尽情地吸收着灿烂的阳光,但却又不直接地反射出去,那金黄色的光线十分耀眼,却又完全饱含在浑厚凝重的土地之中。

这笼罩天地的温暖色调,很大程度是由于阳光的作用--金黄伴着血红,沾涂在铁路道轨两旁那大片大片的、一掠而过的凤尾竹、菠萝刺和芭蕉叶上……湛蓝湛蓝的天空,映衬着连绵起伏的红色山峦,映衬着浩荡奔腾的红色河流……蓦然之间,苑宏想起了“初唐四杰”王勃《滕王阁序》中的两句骈文“山原旷其赢视,川泽盱其骇瞩”--在他的整个视野中,正立体地呈现出一派使人惊叹,令人振奋,又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敞开胸襟吼上几声的景色……。

军列终于停靠在了位于云南文山城垣左近的某“军站”上。

从后方来到前线的军人们潮水般地涌下火车!站台上,一片嘈杂吵嚷,一片绿色的人流--这里早已经是士兵的海洋!放眼望去,到处是头带钢盔、身背背包和枪支,全副武装的军人。这让苑宏的心里涌起了阵阵莫名的激动,同时又有些微微的头晕目眩--以前只在战争题材影视作品里见到过的那种场面,就威武壮观地、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眼前!

口令声起--军人们按照原东方军区司、政、后机关和各野战军、各省军区的序列各自列队。

野战步兵甲40师、甲42师和地面炮兵甲4师前来接站的干部们,翻着手上的花名册,在各单位的队列前高声地呼点着:“XXX!……你们几位去甲42师A团,后面这几位去B团,其余的都到C团去!”

苑宏找到了一辆开往麻栗坡方向甲42师B团的军车。

也可能是长时间乘坐火车的缘故?苑宏走起路来,感觉大地仍旧在抖动,人好象还在军列上。

他径直走向这辆准备搭乘的军车,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一位带车干部打了个招呼,然后便转身走到车厢后部,车厢里的两个兵,一边伸出一只手,一下子就把他从后车厢挡板下拽了上去!

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汽车尾气油烟--军车缓缓驶离城垣,驶向亚热带的雨林地带--山高、林密、草深……泥泞的路面上净是一尺见方的大石头,军车犹如海浪上的小船,纵摇、横滑,颠箥起伏着前进……在这特别难走的路段上,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军车才往前“拱”了不到两公里!

据说,这原本是一条当年“抗美援越”时代筑就的简易军用公路--1979年以后,一批批的工兵弟兄们,又将这条公路开辟成了通往国境线上我军扼守的前沿一线阵地的通道--他们边修路边挖防炮洞,但是始终也没能完全躲避过敌军炮火的袭击--所以,这也是一条洒满了戍边士兵鲜血的路。

来来往往的车辆--几乎全是清一色的军车:火炮牵引车、弹药运输车、架桥车,甚至还有空军防空部队的雷达和气象车……它们发出的各种声响,组成了一部川流不息的“军车交响曲”!这时候,从后方急驶而来的一长列糊满了泥巴的坦克、炮车、弹药车,“轰隆隆”地超越了苑宏搭乘的军车。驾驶员们疯狂地把油门“一脚踩到底”--驶过身边时,车轮碾起的烟尘直窜空中!

苑宏放眼望去,车队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犹如一条蜿蜒的巨龙,遮天蔽日地穿行在莽莽的丛山与密密的雨林之间……置身于这“喀喇喀喇”向前碾压着的坦克履带声和轰轰隆隆疾行着的炮车车轮声中,苑宏感觉,仿佛自己的身躯也将要溶化在这钢铁的洪流里!……

道路的一侧,是下了军车之后徒步向着国境线方向开进的步兵纵队……那纷乱而疾促的步伐,那无数打开了的枪刺,那裹挟着山风的猎猎军旗--远天之外,隆隆的炮声犹如滚过天际的阵阵沉雷,更像是催人豪情激荡、热血沸腾的战鼓!望着漫山遍野、如火如血般映入眼帘的山茶花,望着钢风铁雨般向着边陲漫卷而去的“国防绿”狂潮,苑宏只觉得一股激情在胸中荡漾!

这阵势,苑宏虽然在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中见过不少,而且入伍之后他也曾多次经历过实兵、实弹演习,但与眼前这活生生的战争场景带给他的震憾仍然是完全不同、不可同日而语的!……此时他虽然无法知晓同行战友们的心理感受,但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断地加速,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

他虽然才刚刚二十九周岁,却已经有了将近十五个年头的军龄。但是,他只是一名军队的专业文艺兵--当了这么多年的“和平兵”,从未上过前线,更不知道打仗是什么样。不到战场走走看看,心里总有点遗憾。但是真正有了机会近距离地观察战争,亲身体验战场环境,甚至直接“上前沿阵地参战”,却让他强烈地感受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难以名状的极度紧张与亢奋!……他坐稳身姿、摸出纸笔,想要记下自己此时的所思所感,同时把到战区后的见闻,在第一封信中告诉李娟,但是却又觉得万语千言无从写起!……

这次,他是以军区文工团创作干事的身份,跟随着东方军区司、政、后机关和军区下辖的各野战军,各省军区赴西南边疆参战部队“见学”的干部大队,到参加“两山轮战”的陆军第一军部队采访、学习--“深入生活”的。能争取到这次机会,他可真是费了不少的劲儿!至于“危险”,他考虑得并不多,并且还自信地、甚至有些天真地以为,哪有那么巧,炮弹就专在我身边爆炸?哪有那么准,子弹就专打我的脑袋?所以,他是抱着既有几分好奇又有几分侥幸的心态来到战区的。

就在去年(1984年)的六、七月间,苑宏刚刚被任命为军区前线文工团话剧团演员二队的副队长,正带领着一批青年演员到地处军区驻海防部队最前沿的小岛--舟山群岛中的东福山、浪岗山边慰问演出,边“当兵锻炼、体验生活”,为即将投入排演的重点剧目《强台风从这里经过》作准备的时候,云南边防前线的“7.12战斗”打响了!

原属西南军区建制的陆军第十一军和第十四军等部队,自从1979年“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行动以来,已经与对面那个当年的“同志加兄弟”、今天的“地区霸权主义”苦苦缠斗了五个年头。

“7.12大捷”之后,中央军委和总部首长急调属于东方军区建制序列的陆军第一军赶去西南边疆“增援”,并且准备接手抗击那个所谓“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侵扰我国边境地区的作战行动,同时也拉开了军史上极具特殊意义的“两山轮战”的序幕。

按照总部和军区的命令,由陆军第一军领导机关率领步兵第一师和陆军第十二军编成内的步兵第三十六师,以及隶属东方军区炮兵建制的地面炮兵第九师等部队,将于近日开赴西南边陲,参加“两山轮战”!

7月下旬的一天,苑宏带领本队的十来位青年男演员,马不停蹄地从驻守舟山群岛的海防前沿部队,赶回了南京。

在当晚召开的分队以上干部会议上,主管业务工作的章副团长指示两个演员队,打破建制序列的界限,尽快拿出一台半个小时左右,至多不超过四十分钟的节目,准备就在南京东--尧化门站(“军站”)过往部队就餐的大食堂里,甚至准备就在停靠着军列的站台上,对参战部队指战员进行慰问演出。

因为军区首长们将要分批为过往南京东站的参战部队官兵送行,并且在站台上发表讲话、作指示,军区文化部领导要求文工团还要负责在站台上安装、调试音响设备;同时,因为部队行动昼夜不停,所以还必须要准备好一批照明器材,以方便首长们讲话、作指示,同时方便《解放军报》驻南京记者站和东方军区《人民前线》报社,以及军区影视工作站的记者们拍摄照片和电视录像等等。

很快地,上面来了通报:最近几天过往南京东--尧化门“军站”的部队,是准备开赴西南边疆,参加“两山轮战”的东方军区所属地面炮兵第九师。

仓促之际,除了方群和王晓这两位“快手”,“急就章”地创作了一首集体诗歌朗诵《献给出征的勇士们--新一代最可爱的人》之外,看样子短时间里是来不及创作出别的新节目了--前线话剧团只好把“压箱底”的老作品--合唱《英雄赞歌》、《再见吧,妈妈》等等统统拿出来突击排练,并且进入了24小时待命出发的状态。

军区政治部文化部文艺处的干事秦超,是这次慰问演出活动中过往参战部队与军区文工团之间的联系人。

这天,他看了话剧团准备的节目后,私下里和苑宏聊了几句:“我看除了那首诗朗诵和合唱《英雄赞歌》、《再见吧,妈妈》之外,能不能再加演一个气氛稍微轻松一点的节目?--记得1979年自卫还击作战之后,话剧团不是创作、表演了一出‘广场活报剧’嘛!剧名叫什么?--”

“《反华小丑现形记》!”苑宏接过话头。

“对,对!看了这些节目,整台演出气势够了,但是你不觉得有点儿绷得太紧了吗--革命英雄主义足矣,革命乐观主义差点儿。”

“唔,是有点儿。”--苑宏表示赞同。

“这次你们可得搞好一点儿--军区首长,机关上上下下都看着呢,这回是文工团表现的时候了!有个别机关干部说这时候把文工团拉上去是‘添乱’,还说这是什么‘形式主义’、甚至说是什么‘左的一套’--前天司、政、后一块儿开协调会的时候,章副团长听到这些话当时就火啦,直接就质问说这话的那个后勤的助理员:‘我问你打过仗没有?没打过仗就靠边站,少给我瞎咧咧’!文化部李部长听说这个情况,立马就给军区首长打了报告,说等一军的部队到位、接防以后,他坚决要求带文工团上前线!”

“真的啊?”一向以举止干练、性情沉稳著称的章副团长“骂人”--这还真是头回听说!苑宏兴奋地瞪大了眼睛!

章副团长就是当年的章哲导演。他和他的前任王(林佳)副团长带领过的苑宏“这一拨儿”文艺小兵们,如今已经成长为前线话剧团各个艺术门类、各个专业岗位上的骨干力量。

虽然,曾经塑造了《霓红灯下的哨兵》和《东进序曲》这两部“红色文艺经典”的老艺术家们还大都健在,并且仍旧在艺术上“罩”着他们,但是,自1977年第四届全军文艺会演和80年代初期第一届解放军文艺大奖颁授以来,前线话剧团的“班”差不多已经被“这一拨儿”当年的小学员们给“接”下来了。

再过十多年,就在“这一拨儿”当年的小学员中间,会出现好几个专业技术三级上以,后来被总政治部规定“不准乱叫”的“文职将军”--写剧本的“将军”、演电影电视剧话剧的“将军”、唱歌的“将军”和编舞的“将军”--其实就因为军帽的帽饰也是金黄色,军装上衣佩戴的肩章上也加缀了金黄色的松枝叶图案,乍看上去几乎与真正的将军们相同,因此就被一些既不了解军队文艺工作的历史和现状、又没事儿吃饱了撑的,既啥都不懂、又惟恐天下不乱的外行记者们给叫成了“将军”。

当年,他们是部队专业文艺团体的战士,也曾经被称为学员--“从学员到将军”--他们所经历的,是一条洒满了青春汗水的军旅艺术道路:代表军区上北京参加全军的文艺会演,代表军队参加全国的文艺比赛,各种各样、各级各类的奖项不知拿了多少……他们身背背包、脚穿解放鞋,下连队当兵,下海岛锻炼,下部队演出,下基层慰问,从大别山区到东海前沿,从北部广懋的黄淮海平原到南端浙闽交界的雁荡山麓,差不多是哪儿有兵哪儿就有文工团员,不光慰问演出,还要上哨位站岗、下伙房帮厨,直到为战士们洗军装、拆被褥……用这些行动告诉那些在艰苦环境里寂寞生活的士兵们,军区党委、首长和领导机关关心、爱护着他们,祖国和人民没有忘了他们。

这以后的几天,文工团员们是在突击排练和待命中渡过的,并且按照军区文化部领导的要求,把准备上“军站”月台演出的节目又进行了必要的调整和补充。

“八一”建军节的头天晚上,命令终于下达了--第二天下午,炮九师“基指”率领师机关及直属分队,将于十八时正点抵达南京东--尧化门军站,停车五十分钟;军区主要首长将亲自到站台上为参战部队的官兵们送行。

第二天--“八一”建节军,时近黄昏,一列由普通硬座车箱、硬席卧铺车箱和全封闭“闷罐”车箱以及“敞开式”的“平板货车”合并组成的“军列”从东部方向缓缓地驶入了南京东站--尧化门“军站”。

此时,最让苑宏和文工团员们“抢眼”的,是军列的前、后部平板货车上停放着,并且用大号钢筋固定、披挂着伪装网的总共十八门65式“双37”高射炮--足足两个九门制的高射炮兵连(稍有军事常识的人一望便知,这是军列的自卫火器)--眼前的情影,使苑宏一下子就想起了过去曾在多部“军教片”上看到过的、在下部队参加军事演习时也曾亲眼目睹过的场面--战争的气息扑面而来!真是要打仗啦!……

车身刚刚停稳,一声“一长一短”的哨音响过,车箱中部十几辆全封闭“闷罐”车的车门“轰轰隆隆”地开启:一群群士兵跳出了车门,纷纷在站台上列队、整齐、报数……随着一连串短促、洪亮的口令声之后,战士们迈着齐刷刷的步子走进了站台北侧的大饭堂。

因为准备在大饭堂对部队进行慰问演出,苑宏事先曾进入饭堂,实地观察过这里--大饭堂有相近于部队团一级单位大礼堂差不多的面积,摆放着五十张左右的大方餐桌,可供一个步兵营级规模的部队(或与之人数差不多的单位)官兵们同时就餐。

对于即将执行作战任务,面临着弹雨硝烟和生死考验的炮九师官兵来说,这可能就是他们离开东方军区辖区的最后一次会餐。

竭尽所有的晚餐饭菜,虽然做得异常丰盛,但是大家都显得那样的平静。由于部队下达了禁酒令,官兵们以茶当酒,饭桌上没有喧闹和欢笑--上到首长下到战士,一个个闷声不响地低头围坐在餐桌旁,草草地“划拉着”晚饭--饭堂里的气氛多多少少显得有些沉闷。

趁着炮九师参战部队官兵们用的餐的当儿,即将为指战员们进行慰问演出的文工团演、职人员们,最后检查着演出前的准备工作。分管后勤和行政管理工作的话剧团杨副团长(那位曾经的演员二队政治协理员)招呼着一拨“身大力不亏”的年轻小伙子们,忙着帮助军站上的工作人员,往各个车厢里搬运着为参战部队指战员消暑解渴的一筐筐西瓜、一箱箱汽水……。

1

第十章第四十六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