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洛下不安>第一百六十一章 荷花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一章 荷花村

小说:洛下不安 作者:五十厘米 更新时间:2018/12/2 20:37:30

代国边境,荷花村。

潺潺的溪水磨平了石头的棱角,一只老鹰在天上盘旋,准备随时俯冲下来争夺猎物。

安儿一只手里拿着长棍,另一只手拿着石块,满是血丝的眼睛直勾勾瞪着前方,一只野狼在她跟前。

她掉入淇河后,凭着自己出神入化的游水技巧,顺流而下,但水流实在太急,掉入水中后便与顾隐分开,并不知他如今是否安好,幸运的是她进入水流比较平缓的暗道,平安上岸,她的腿疼得厉害,便拾了根木棍支撑着沿河边走去。

可没想到遇上了觅食的野狼。

“老三,今天打了只野猪,可够吃些天了。”刘树看着那野猪,心中十分高兴,幸亏和他一块出来,这鬼小子虽然没有多少力气,但那乱七八糟的什么布阵抓猎物的方法是十分奏效的,看来自家媳妇看人十分的准,有眼光。

只见老三,即朱子岐微微笑了笑,接话道:“刘大哥,回去将它腌了,分给村里大家一起吃。”

一声鹰叫,朱子岐抬头看了看,说道:“前边定还有猎物,抓了回去今晚再添菜。”

刘树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吃不完还可以拿到集市上卖了,买些布匹来做过冬的衣裳。

野狼也直勾勾地盯着它的猎物,一步步向前试探走来。

安儿自知没有退路,竟也往前走了去。

野狼见此,忽然朝前扑来,安儿算准时机,在狼扑上之时把木棍往前插去,野狼竟也巧妙地躲过了,这出乎安儿的意料,从未有锁定的猎物能够逃出自己的射击范围。

顾不得多想,也顾不得腿脚的疼痛,安儿被野狼扑倒在地,眼见野狼就往脖子上咬来,情急之下安儿只能用左手挡住狼牙,右手趁着机会拿着石头就往它头上砸去。

一下。

两下。

三下。

四下。

她用了最大的力气砸去。

野狼耐不住了,只生生扯下她左手的肉,往后退了几步。

狼头也被砸出了血,嘴里还叼着安儿的肉。

疼到了极致,安儿竟然笑了,当年在狼祭上被群狼围攻都未曾怕过,今日也不会折在这一只狼的手上。

许是这一笑太过于诡异,野狼又问后退了几步。

安儿站了起来,用一种你敢过来我就砸死你的眼神看着它。

最终,野狼败下阵来,叼着战利品——唯一的一块肉,走了。

这一幕被朱子岐和刘树看得清清楚楚,两人是在野狼扯下安儿手臂上的肉时赶到的,看到安儿的那一刻,朱子岐准备扔出去的刀停下来。

说好的猎物怎么是个人?

与狼对峙时安儿并未注意到不远处已站了两个人,看见他们时心里也是一凉,若是追兵此番定是逃不过了,不过看清楚了才明白不过是这林子里的猎户罢了。

左手已是血肉模糊了,明白没有危险时她才摊在地上,黑色披衣她在水里时便扔了,便准备撕了衣摆包扎一下伤口,也好止血。

刘树还从未见过能与狼对打还赢了的女子,还在吃惊,倒是朱子岐先反应过来,跑了过去。

看到安儿十分困难地用嘴和手在撕衣摆,朱子岐从袖子里掏出些白布,半蹲在她跟前,说道:“姑娘,还是用我的吧。”

安儿看着他,眉清目秀的模样,倒也不像是坏人,且撕自己的也是十分困难的,便礼貌一笑,答道:“那便却之不恭了。”

左右看了看,安儿笑了笑,说道:“还请公子帮我到那边采些刺儿菜来。”

朱子岐照办了,边采边在手里揉碎了敷在她的伤口上,替她包扎好。

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安儿笑道:“承蒙公子相助,他日若有机会,定当报答。”

这是要走了。

刘树看了一眼朱子岐,又转眼看了看安儿,大大咧咧地说道:“天也快黑了,你一个姑娘家在这荒郊野外,还受了伤,你一个人走大哥也不大放心,不然到我们村子里养好了伤再走。”

说完还朝着朱子岐挤眉弄眼,还轻轻推了他一把,朱子岐才后知后觉地应和说:“对啊,天黑了便更加危险了,还是到我们村子去吧。”

那惨白的脸色,朱子岐还真担心她没走两步路就倒下去了,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白白便宜了那野狼和天上的鹰。

这两人一人一句,安儿也没有力气和他们争,便答应了。

“不知这里是何处?”安儿也不知道那淇河通往何处。

“荷花村!”刘树答道。

“代国边境。”朱子岐补充说道。

没想到竟然漂了那么远,安儿暗叹了口气,在代国,自己可是通缉犯,但愿在这边境小村,他们都没有见过那通缉的画像吧。

“姑娘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本随兄长外出,岂料路遇山匪,失足落河,便随水漂流至此。”说起大话来,安儿如今可是张口就来的。

很快便到荷花村了。

果然不负其名 ,村子里到处都是池塘,里面全是已谢了的荷花,有的还有人在挖藕,看见刘树和朱子岐都笑着打招呼,不过看见边上跟着的一个一瘸一拐的姑娘时都十分诧异。

刘树的妻子是个十分和善的妇人,看见二人从外边带回来一个姑娘,又非常有眼见力地读懂了刘树的挤眉弄眼,对安儿亦是十分亲切。

“姑娘,你叫我刘嫂就好。”安儿生生脆脆喊着她夫人,刘嫂一介村姑哪里听得惯。

“好,刘嫂喊我小洛便好。”不知情况,还是隐姓埋名的好。

刘嫂满意地笑了笑,说:“小洛,你就尽管在我们村子里住着,好好养伤,刘嫂给你做好吃的。”她拉着安儿的手,“你的手这样冰凉,先给你弄些热水来温一温。”

也不等安儿答应,就转身拉着刘树乐呵呵地走了。

“小洛姑娘别见怪,刘嫂便是这般热情的人。”朱子岐实在不好意思。

“我倒觉着刘嫂这般率真的性子非常好。”见多了尔虞我诈,偶尔接触些秉性纯真之人是十分好的。

“小洛姑娘,你擦擦头上的汗。”朱子岐递去一方手帕。

安儿颇有些尴尬地接了过去,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痛。

手上的,背上的,腿上的,也幸亏她忍得了痛,不然非得惨叫不可。

也不知那背上的伤势如何了,泡在水里那么久,又该恶化了吧?

“家里也无多余的房间,若小洛姑娘不嫌弃,便先住在我的房间。”朱子岐将安儿引到旁边的屋子外。

“这恐怕……”安儿面露难色,自己一来就鹊巢鸠占,有些过分了。

“小洛姑娘不必担心子岐,只因那别的房间长久不住人,积了许多尘,清理需时辰,且姑娘手上还有伤,若住那些房间,碰了灰尘,难免会对伤口有影响。”他分析得头头是道。

如此,安儿倒不好再拒绝了。

“小洛姑娘你先去休息,水烧好后刘嫂会给你送过去的。”他并没有进去。

“那便有劳了。”

朱子岐看着安儿关了门,才走到屋前的池塘边,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喜了。

屋子倒是十分干净的。

幸好,她随身带的药罐子并未沾水,拿了颗凝气丸点燃,闻着也能缓些痛楚,又拿了两粒药丸磨成粉末,背上的伤口还得多敷几次是否能愈合,不然还得换别的药,不过留疤是必然的了。

此处民风淳朴,若能在此处养好伤是极好的,可她也知道乐然此刻定是十分担心,且如今在代国境内,处境还是十分危险的,思虑再三,还是等背上的伤稍稍好些再去找乐然,然后去杀了上官方。

他亲手杀了南雁,自然不能放过他,至于夏纨,即便南雁不是她杀的,但也脱不了干系,何况她是真的杀了夏纯,虽说安儿与夏纯相识的时日短些,但也绝不能白白看她无辜死去,所以夏纨是死不足惜的。

药粉是磨好了,可如何敷上去竟也是一个难题,她可不想吓着刘嫂。

刚想着,刘嫂在外边敲了敲门,端着热水便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套干净的淡蓝色麻布衣裳,并且也拿来了干净的被褥换了朱子岐先前的被褥。

“小洛,你先洗把脸,换了干净的衣裳,我们再一起吃饭。”

“好的。”思虑一番,安儿还是觉得凑合着敷药便算了,若是背上的新伤旧痕给旁人看见可,不免多心,难免疑心。

勉勉强强上好药,换了衣裳,她也是真的饿了。

刘嫂出门,拉着刘树说:“我瞧着小洛面相生得极好,老三年纪也不小了,他瞧不上这方圆几里的姑娘,现在能把她带回来,定是有意思的。”

刘树一听她这样说,笑得便更灿烂了,“你是没见老三刚见着小洛时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啧啧。”

刘树还记忆犹新,但凡旁人看到她手上的肉被狼咬去了,拿着石块与狼对峙的情景都是惊诧的模样,可朱子岐却是一副不知所措、不安的神色,这和平日里的他差别太大了,前年他爹死时也不见他那张死人脸有任何的变化,这里边肯定有故事。

“那我们撮合撮合他们?”刘嫂如今唯一忧心的就是朱子岐的婚事,十里八乡的适龄未婚姑娘她都找过了,但无一能入他的眼。

如今瞧着小洛的模样、谈吐、性情等无一不比那些姑娘好上几倍,怪不得平日不与姑娘交谈的他竟破天荒地主动说话,还亲自带她到自己的屋子里,要知道朱子岐是个见不得一丝灰尘的人,如今却让一个丫头住了自己的屋子,可见在他心里分量是不一般的。

刘树深表同意。

拉红线什么的最喜欢了。

3

第一百六十一章 荷花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