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洛下不安>第一百六十八章 宫墙棋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宫墙棋子

小说:洛下不安 作者:五十厘米 更新时间:2019/1/4 9:20:41

场面的顿时失控,乐然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安儿被人打晕,然后在混乱中被带走,他根本就过不去。

袁景带着安儿好不容易才甩掉乐然以及上官方的追兵。

他看着安然躺在马车上的洛安,翻了个白眼。

本来好好地在温柔乡里享受着的,哪知就接到了程羽的密信,让自己立刻带人去将洛安救出来,虽然十分不情愿,但还是干了。

还千叮咛万嘱咐把她带到明州,说是要见面,当断不断,真是害死人了。

怎么带到明州,那死丫头脾气倔得紧,若是醒了,定会大闹一番。

袁景想了想,叹了口气。

唉!

自己乃是令人闻而生畏的寒生门门主,现在倒还拿捏不了一个丫头了。

摇摇晃晃的马车里,安儿缓缓睁开了眼,哪知便看见了皱着眉头、正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的袁景。

见她醒来,袁景便说道:“你不吵不闹,我便不伤你。”

安儿旧伤复发,就算想闹也没有力气,只问乐然情况。

袁景是知道,带她走时,乐然就跟个疯子一样追了上来,哪里还有个大将风范。

怪不得常言道红颜祸水,果然,她就是个妖女。

程羽是这样,乐然也是这样,听说成王铁了心要和他母后及王兄闹翻似乎也和她有关,真是误人子弟。

知道乐然没事,她便放心了,知道自己逃不了,也就没存要逃的心思,便也一路顺从,好说歹说十日后到达程代两国边境明州。

只是在这十日里安儿病情加重,状态十分不好,所以为了迁就她,便走慢了些,七天的路程硬是等到第十日才赶完。

安儿自是不知他真实目的,只不过是心中猜想不知又是哪个人出了高价,又劳烦门主出马将自己抓了过来,毕竟仇家都是些有家底的大人物,自是舍得花钱来买自己的命的。

“你就把我放这里,不怕我逃了吗?”安儿见他似乎有停留在明州的意思,便开玩笑地问了。

袁景这些日子来就没给过她好脸色看,二人也极少交谈,十日下来,也就她刚醒时说的话较多,余者都是安儿在发呆,袁景在想怎么摆脱追兵,加起来说话都不到五句。

所以听得安儿说话,袁景照例瞥了她一眼,然后不屑地撇撇嘴,才说道:“你逃?逃哪去?就你这羸弱的模样,连院门口都走不到,要是给我抓回来,看不挑了你的脚筋。”

反正程羽只是说要见一见,没说不能教训她,要是敢跑,袁景觉得自己真会挑了她的手筋脚筋。

不过他根本就不担心她逃得了,就她那样子,能勉强活着就不错了,哪里还有力气逃呢!

安儿也只好无语一笑,她是相信他会这样干的,索性也不再说话,靠着门框坐了下来。

她虽是能医而不能自医,但好歹也算医者,所以对自己的病况也是十分了然的。

看来,终究是不能去到南雁的故乡,也回不了德明郡了。

袁景见她呆坐着出神,想着程羽快到了,便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竟靠着门沿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觉得有人坐在旁边,可实在是太累了,竟连眼睛都睁不大开,只看见个模糊的轮廓,似乎有些熟悉。

“醒了?外边冷,我抱你进屋吧!”来人如是说道。

虽看不清来人,可这声音是熟悉异常。

程羽,她的羽哥哥!

果然,她被惊得来了精神,猛然睁开眼,仿佛换了一个人般,轻轻推开了他,坐直了身子,问道:“程王来此,不是偶然吧?”

程王,这个称呼从她嘴里说出来果真似一把利剑刺入他的心里。

她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情深而情绝。

“我担心你,便让袁景将你救了出来。”

“有小然在,我不会有事的,程王不必担心。”安儿没看他,站了起来,摆了摆衣袖,行了一个标准的程国宫仪,说道:“若是程王无吩咐,民女便先告辞了。”

也未等程羽有所回应,便只嘭一声将门关上了。

看着还微微颤动的门,程羽在心里叹了口气。

成大事者,必定会牺牲很多东西。

在通向程国君王的道路上,牺牲了和安儿的情谊,牺牲了和洛壹白的友情,他不想的,可又不能不做。

“纵使你我情谊不再,可我毕竟是你的亲表哥,我有责任保护你的。”他轻声呢喃道。

安儿靠在门边,听得清清楚楚。

你说要保护我,可伤我至深的人,是你!

安儿嘴巴张了张,终究是没出声。

她真觉得自己很累,很想睡一个长长的觉,醒来后,一切都像以前那样好。

孙植站在门前,看着沁心园这三字,眉头紧拧着,他在梹城时便没了安儿的踪影,跟着众人追了几日也没有追上,不想三天前竟有人送密信说安儿在明州沁心园,故而马不停蹄赶了过来。

由着仆人引入兰心苑,孙植见到了一身黑袍的李将军与一身青衣的袁景,不过此前他并未见过二人,心中虽疑惑,可问的话竟是问“安儿在何处?”

有趣,一开口问的就是洛安,袁景莫名就觉得好笑。

“她在休息!”李将军答道,对于孙植,他并不讨厌。

孙植紧拧着的眉头并未松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她了。

“想见她可以,只要成王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自会放她。”袁景说道。

听完了条件,孙植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来回思量再三,最终他还是点了头。

腊月的天气,越发冷了。

孙植走至院前,看见了紧闭着的房门,想来安儿定在里面歇息,并未前去打扰她,而是在门前等候。

一个时辰过去,里面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只是,孙植见到了程羽,虽从未谋面,可依旧能猜到他就是程羽。

一个让安儿心心念念的人,一个将她利用得干干净净的人。

利用她的感情,利用她的性命,可嘴里依旧说着爱她的人。

程羽避开了他打量的眼光,他也是方才才知晓李将军与袁景用安儿性命要挟孙植的事,他很生气,可李将军是得力猛将,而袁景是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何况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好,竟也不责怪二人,只觉得愧对安儿,故而避开了孙植嫌弃的目光。

“你这样做,她知道会很伤心的。”孙植语气十分平缓地说道。

程羽听而不答。

“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的!”孙植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的脸上,有完全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

程羽想不到是什么让孙植这个自小便不知愁滋味的代国二王子变成了这副模样。

“我和她,旁人又如何明白。”程羽也用十分平缓地语气回答他。

“我不明白?还是你终究不懂她?”孙植觉得有些可笑。”

我不懂?

可有些事情,不就应该是模棱两可的吗?

我懂她,所以终究放开了她。

深深宫墙里,如何能有她的身影呢?

她不愿,我不舍。

故而,不入宫墙,便成棋子。

1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宫墙棋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