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死士>连哄带骗杀俘虏 无辜百姓命遭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连哄带骗杀俘虏 无辜百姓命遭殃

小说:死士 作者:晓天 更新时间:2018/9/10 22:03:32

从夜里一直昏迷到日上三竿,罗儒才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宽阔的空场中央,拇指粗的铁链从肩膀一直缠到脚脖子,捆缚得他丝毫不能动弹。“哎,还是被生俘了!”他心中哀叹。

几步之外,百余名日本兵满脸沮丧,腰杆笔直地跪在地上,双手则将步枪高举过头顶。虽然时值深冬,但他们的额头上密布汗珠,两臂也因为酸痛而不停地颤抖。一个挂着大佐军衔的军官紧握军刀站在最前面,虎视眈眈地盯着这些日本兵。罗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搞不懂日军这是在搞什么名堂。

“联队长,作为本中队的中队长,我要为误杀山田大佐和误伤中岛小姐负主要责任!但是,这个支那人实在是过于狡猾!”跪在队伍第一排的一名军官向那个大佐联队长辩解道。

“再狡猾也不过是个支那人!经受过严苛训练的帝国士兵,竟然栽在一个四处流窜的支那人手里!你们真是废物!作为你们的联队长,我感到耻辱!”联队长指着那个中队长的鼻子高声咆哮,飞溅的唾沫喷了他一脸。

联队长继续吼道:“你们真是愚蠢至极!先是中了支那军人的诡计,乱枪打死了山田大佐,而后整整一个中队围攻这个支那军人,竟然被他打死打伤十多人!一群废物!当然,我还是要感谢这个支那军人的,如果不是他,师团长的女儿就被你们的掷弹筒活活炸死了!那样的话,我们整个联队集体剖腹都无法向师团长谢罪!”联队长越骂越恼,抡圆了膀子给了中队长一记响亮的耳光。那中队长当即被打趴在地,但他如弹簧一般翻身而起,恢复罚跪的姿势。

联队长极尽嘲讽地冷笑几声,说道:“这个支那人从你们的手上救下了中岛小姐,而中岛小姐又在师团长面前苦苦求情。因此,师团长命令,不许杀死这个支那人。”

那名中队长大声喊起来:“绝对不行,联队长!这个支那人罪大恶极,让我们蒙受奇耻大辱!他必须死!我要将他一刀一刀捅死!”那军官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地盯着罗儒,如同一只饥饿已久的野兽,随时准备冲上去咬断他的喉咙。

联队长暴跳如雷,又甩手给了中队长好几个耳光,抬脚将他踹飞了出去。“你早干什么去了!我不仅无法宰了袭击我们的凶手,还沦为其他师团的笑柄,不都是因为你这个废物中队长吗!”那中队长被踹的满脸是血,却丝毫不敢擦拭,赶紧爬回联队长身前跪好。

“记住,不许杀掉这个支那人!违反师团长命令的人不能进入靖国神社!”联队长说罢,骑上他的高头大马,扬鞭而去。

直到马蹄声渐渐消失,跪了半天的日本兵才敢动弹,纷纷拄着枪站起身,活动一下早已发僵的手脚。“中队长,联队长已经走了,您快起来吧!我们田中中队依然是最优秀的!”一群士兵围过来,将那名满脸是血的军官扶了起来。

罗儒躺在地上,满脸鄙夷地用日本话大声地说:“田中中队?那位中队长,你叫田中是吧?在自己士兵面前被打得满脸是血,实在是太丢人了!如果我是你,我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快收拾收拾回日本去吧,抱抱孩子打扫打扫房间,比当兵打仗适合你!”罗儒毫无顾忌地放声大笑。他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不如激怒他们早些动手,还能少受点屈辱。

在士兵面前被联队长打得如此狼狈,中队长田中已感威严扫地,如今又遭罗儒调笑羞辱,更是火上浇油。他一把推开搀扶自己的士兵,大步冲到罗儒跟前,举起枪托狠狠砸在他的脑袋上。这一下力气极大,当即把罗儒砸得皮开肉绽鲜血四溅。

眼见中队长又高高举起了枪托,日本兵生怕他违抗军令将罗儒砸死,赶忙上前阻拦,喊道:“中队长,这人不能杀!否则真的无法进入靖国神社了,这可是让家族蒙羞的丑事啊!”

田中毫不听劝,极度的愤怒几乎让他布满血丝的眼球爆裂开来。虽然双手被众人拉扯住,但他仍然试图砸死罗儒。一个士兵拦腰抱住田中,喊道:“中队长,在山西作战的帝国军队中,有三百名士兵因为违抗军令受到责罚,被命令手无寸铁地冲向支那人的阵地。他们被白白打死不算,还进不了靖国神社,就连遗体运回日本的家门口,家人也因为感觉羞耻而拒绝接收,只能扔到路旁遭人唾弃。这实在太惨了,您千万不能违抗师团长的命令啊!”这番话触动了中队长,那凄惨的结局让他收起了些许狂躁。

见中队长余怒未消,日本兵像拉牲口一般用绳子牵来十个中国人。这些中国人衣衫破烂,脸上布满皱纹,如同老树皮一般皱皱巴巴,双手粗糙干枯,青筋迸出,满是皲裂的口子,身上则因常年暴晒于烈日之下而显出黑红色,一看便知道他们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地地道道的农民。这十个中国农民低着头,在日本兵的嬉笑声中两股战战。“中队长,消消气,请你享用这些支那人吧!”那日本兵喊道。

田中端着步枪大步流星地走到中国人面前,连续刺出三刀,三个中国人当即倒地,胸口的血一股一股地往外涌,抽搐几下便不再动弹。剩下的中国人磕头作揖,不住哀求,但仍被田中接连刺穿了喉咙。在日本兵的欢呼中,这十个中国平民都倒在了田中的刺刀之下。田中深吸一口气,陶醉在中国人痛苦的死亡呻吟中,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你这个畜生,他们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为什么要杀掉他们!我是中国军人,有种冲我来!”罗儒倒在地上,昂着脖子高声叫骂。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老百姓!我杀的就是老百姓!”田中指着罗儒,命令日本兵,“把这个支那军人绑树上!”罗儒被铁链牢牢实实地绑在了树上。

“中队长,两封急电!”一个日本兵跑来,将两封命令递到田中手上。田中打开一看,顿时喜形于色,放肆地大笑起来。日本兵迅速集结起来,在田中面前列队站好,等待他传达命令。

田中拿着两个命令在罗儒面前晃了晃,说道:“支那军人,这是极为机密的军令,本不该给你看,但这实在是个大快人心的命令,我一定要把它分享给你!”

他走到队伍前,清了清嗓子,展开第一份封皮上写有“阅后销毁”字样的命令,大声读道:“处决全部俘获人员。上海派遣军司令朝香宫鸠彦。”

随后,他又读起了第二个军令。“此后六周,驻守南京之帝国军队以处决支那人为主要任务。我十六师团处决任务量为五万人。我师团各部务必以帝国勇士之勇武精神,确保按时按量完成处决任务。各部应利用机会,对新兵进行训练与教育,以期让新兵迅速成长为合格的帝国勇士。十六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

田中收起两份命令,扫视了一眼满脸兴奋的日本兵,扬起嘴角说道:“命令宣读完毕!”话音未落,日本兵便雀跃鼓掌,山呼海啸般齐声高喊“万岁”。

田中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我军在南京的连日屠杀,让军中个别胆小如鼠的懦夫吓破了胆,说什么在南京的屠杀行为是要追责的,甚至是要上军事法庭的。胡说八道!”田中扬了扬手中的军令,对士兵训示道,“签署这道屠杀命令的,是朝香宫鸠彦中将。他是皇室宗亲。这就意味着,天皇追认了我们此前在南京的屠戮行为,并命令我们进行更大规模的屠杀!今日之前,是听从师团长之命杀人;今日之后,是听从天皇之命杀人!如果仍有人为杀戮感到羞愧,那便是对天皇的不忠,那他就是帝国军人的耻辱!支那人,可以杀,应该杀!”

“天皇万岁!天皇万岁!天皇万岁!”日本士兵群情激奋,振臂高呼。他们嗷嗷嚎叫,如同一群冲破藩篱窜入羊群的恶狼,眼中满是对杀戮和血腥的渴望。

“游戏开始啦!”日本兵欢呼起来。罗儒看到,一条蜿蜒绵长的队伍在十余个日本兵的押送下缓缓走来。队伍开到眼前,带队的日本兵跑来报告:“中队长,分配给咱们中队处决的五百多个支那人带过来了!”

田中满意地点点头,褒扬道:“十多人押送五百余人的队伍,我大日本帝国的士兵真是神勇无敌!”

突然,他震惊地发现,这些中国人身上竟毫无捆缚的绳索,完全是手脚可以任意活动的自由之身!“为什么不捆上他们?”田中给了那个带队士兵一耳光,扯着他的衣领子怒吼道。

田中的吼叫点醒了日本兵,他们如临大敌,纷纷举起了枪,轻重机枪手也迅速就位,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中国百姓。本就如惊弓之鸟的中国百姓一见这阵仗,吓得瑟瑟发抖缩成一团。

“各中队都想多杀点人,所以分配俘虏的时候你争我抢十分混乱,因此没有来得及捆住他们的双手,即使这样也只抢到了五百多人。”带队士兵颇为委屈地解释道。

田中低声嘱咐道:“这不行,赶紧去找绳子,必须捆上才能杀!”

“中队长,咱们没绳子呀!”士兵回答道。

“那就去找!”田中吼道。

接着,田中满面怒气地冲到一个举枪对准中国百姓的日本兵面前,甩手就给了他两个大嘴巴子,用生硬的中国话高声说道:“混蛋,你在干什么!放下枪!他们是良民,是要回家的!全都放下枪!”日本士兵听不懂中国话,被打的士兵更是目瞪口呆,全都一脸茫然地愣在原地。

田中无奈,只得再用日本话吼道:“一群饭桶!难怪师团长的女儿差点死在你们手里。这么多支那人手脚没被捆住,如果把他们逼急了,冲过来和我们拼命,就凭我们中队这点人,对付得了吗?必须把他们绑住之后才能杀,现在都把枪放下!”日本兵听罢,便收起枪,对中国百姓挤出一丝微笑。

“我带兵无方,非常抱歉让大家受到惊吓!”田中走到俘虏队伍前面,用中国话道歉并深深鞠下一躬。这一连串的表演收获了良好的效果,紧张到几乎不会呼吸的百姓如蒙大赦,都长长吁了一口气,人群中甚至传来‘日本人吓唬人’的责怪声,田中则频频鞠躬致歉。

田中满脸堆笑地对中国百姓说道:“各位南京的朋友,我们有一批货物已经运到江边,请大家帮忙卸下货物。然后,大家就可以回家了!”百姓中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不过,根据要求,我们必须将大家的手绑上,否则无法带大家出城,回家更是无从谈起了。还请大家配合我们!”田中继续说道。此言一出,欢欣鼓舞的百姓们瞬间变得鸦雀无声,都觉得被绑上双手不是什么好事。

“各位南京的朋友,日军是友好亲善的,请大家一定要相信我们!绑住双手确实委屈大家了,但是为了回家,这点委屈是值得的!只要搬完货物,马上就请大家回家!”田中看出百姓们想活,想回家,因此屡提“回家”戳他们的心窝子。

“你说你们友善,那这些人是咋回事?”一个中国男子鼓起勇气,指着地上那十具平民的尸体问道。田中为了发泄怒火,刚刚刺死了他们。

“这些人拒绝配合,所以我就把他们杀了。不听话就死,明白了吗?”田中瞬间收敛起笑脸,换上一副杀气四溢阴森冷峻的面容,如同阎罗殿的恶鬼般让人不寒而栗。那男子被吓得面无血色,连连后退,钻入人堆里再不敢露面。

这番恐吓很有效果,五百多人很快就安静下来。田中对百姓们们高声喊道:“绳子马上就会送来,请大家坐下来耐心等候。”说罢摆了摆手,日本兵便全都抱着枪蹲到了地上。

人群中再没传出一声抱怨。

罗儒眼见着这五百多人被日本人降住了,心里十分着急,高声大喊道:“同胞们,不要相信鬼子的花言巧语,他们是在骗你们!绑住你们的双手后就要杀你们了!同胞们,起来反抗!你们有五百多人,即使手无寸铁也打得过他们区区一百人!同胞们,不要等死,和他们拼命才有一线生机!”

百姓们无动于衷地坐在地上,冷冷地看着罗儒,没有一人敢做声。田中笑着对百姓们说道:“如果我要杀人,我为什么不先杀他?帝国军队无意杀人,只有对那些拒不合作的人才会痛下杀手!”

罗儒不死心,扯着嗓子对百姓高声大喊:“同胞们,就在刚才,鬼子接到日本高层发出的屠杀命令,要求不留活口全部处决。我和你们一样是中国人,我不会骗你们的。求求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跟他们拼了,拼了才能有活路!”

“我会向中国囚犯泄露日军的密令?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吗?”田中用中国话对百姓们大声说道。

“如果不反抗,大家都会死!起来反抗,去抢鬼子的枪,给自己杀出一条活路!”罗儒不想放弃,扯着嗓子大声劝说着。

未等田中开口,一个中国男子先指着罗儒说道:“你可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位日本大人说的清清楚楚,干完活就放我们走,怎么你就非说人家要杀人呢?我们足有五百多口子人,他们都给杀了?这怎么可能呢!你一个劲儿煽忽我们跟日本人拼命,可我们就想老老实实的干活,然后回家!”

“鬼子骗你们!他们从来没想着放你们回家!他们是要杀了你们啊!”罗儒歇斯底里地大喊。

“他们有枪有炮,我们就算想打也打不过啊!”那男子说道。

“你们五百多人,他们才一百来人。只要反抗,肯定能赢!”罗儒喊道。

“造反这种事情,总得有人带头啊!”那男子说道。

“你带头就可以啊!”罗儒道。

“我不行!”那男子缩紧脖子,摆着手说道,“我跟着起起哄还行,让我带头我可真不敢。枪打出头鸟,带头的肯定死,老老实实地或许还有的活。”他看了看倒在田中脚下的十具尸体,怕再说下去会招来日军的不满,索性扭过头,再不理会罗儒。

罗儒绝望至极,垂着头,如尸体般一动不动。老百姓们坐在寒风之中,冻得瑟瑟发抖,但无一人抱怨。

由于绳索迟迟没有送来,中队长决定生火造饭,时间不长便饭香四溢。五百多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那几口热气腾腾的大锅,口水几乎要流淌成河了。日本兵见这些百姓老实的如绵羊一般,便也不加防备,将步枪支在一旁,放心大胆地大快朵颐起来。

突然,一名男子从地上猛地跃起,如同羚羊一般,灵活地在人缝中左穿右插,冲向正在吃饭的日本兵。在这名男子的带动下,又有七八人起身直扑日军。日本兵惊慌失措,丢下饭碗,连滚带爬地去拿支在旁边的步枪。然而为时已晚,那几个中国人距步枪仅有一步之遥,伸手便能抢到。罗儒大喜,大喊道:“把他们的枪抢过来,快!”他心中极为振奋,这些中国人终于知道反抗,不再是待宰的羔羊了!

令罗儒和日本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几个中国人对触手可及的步枪视而不见,而是绕过步枪直接扑向了日军盛饭的大锅。他们跪在大锅前,将两手伸进滚烫的锅内,抓起饭就往嘴里塞,恶狼般吞咽起来。

见到眼前的情景,被吓得面无血色的日本兵缓过神来,指着那几个中国人放声大笑,然后才慢吞吞地捡起了步枪。田中也长吁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自言自语道:“差点被吓死,以为死定了呢!”

那几人见日军只站在旁边耻笑而不加阻拦,便更加大胆起来,几乎要将头埋进锅里。田中挥了挥手,日本兵便上前要将那几个中国人拖走。那几人一见要吃不成了,一手死死拽着大锅,一手抓紧往嘴里塞饭,直到日本兵用枪托狠狠砸上去,才算把他们和大锅分开。日本兵让这几人跪在地上,将枪口顶在他们的脑袋上。

“你们如此不听话,那只有死路一条了。”田中冷冷地用中国话说道。

那几人再没有冲过去抢饭时的勇气,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嘴里的饭也如下雨般不停地往外喷。“自打被你们抓着,你们就没给过一口吃的,我们都整整饿了三天了!”

“知道为什么要饿他们三天吗?因为饿到没力气,才方便杀呀!”田中扭过头,用日本话冷笑着对罗儒说道。

“有没有人为他们求情?”田中对着百姓队伍用中国话大声说道,“说得好,我便放了他们;说得不好,我连求情的人也一起杀!”

五百多人寂静一片,无一人做声。田中咧嘴轻蔑地笑了笑。几声枪响,那几个鼓着腮帮子的中国人扑倒在地上。

又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来了两辆大卡车,然而车上拉的不是绳子,而是布匹。随车而来的日本兵向田中中队长解释,由于中国被俘百姓数量庞大,导致麻绳告罄,只得把布匹撕开使用,以应当下之急。

田中虽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他拿起一匹布,用中国话对百姓们高声喊道:“恭喜各位南京的朋友,你们离回家又近了一步。不过,如果仅靠我们的日本士兵来完成捆缚工作,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夜长梦多,谁知道日军会不会在这半天时间内收回释放俘虏的命令呢?所以,请大家彼此间互相捆绑双手。这样,才能尽快地放大家回家。”

队伍如同一潭死水,没有任何反对之声。田中冷笑一声,命人将几十匹布分发下去。百姓们很快忙碌了起来,撕扯布料的声音不绝于耳,我给你绑,他给我绑,忙得热火朝天,日本兵则端着枪,站在一旁满脸鄙夷地看着。

“你们在干什么!日本鬼子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你们的脑子呢?你们绑的是自己人啊!你们在帮鬼子杀人,杀你们自己!”看到眼前的景象,罗儒绝望地高声大喊。然而大家忙着手中的活,没有一人搭理他。

“朋友们,绑住双手是为了大家好,请不要应付我们。”田中踩着刚才被处决的那几人的尸体,用中国话高声喊道,“如果我发现有人绑得很松,那他的下场会非常惨。”话音刚落,“你勒死我了”、“绑得太紧了”等叫喊声便在人群中响成一片。

很快,五百多人的双手都被绑好。田中检查了几个人,发现手都被绑得死死的,甚至比日本人绑得还要用力,绝无挣脱的可能。

“回家了!”田中大手一挥,五百余人的俘虏队伍便缓缓地向江边开去。罗儒放声大哭,却哭不回一个走向死亡的背影。

0

连哄带骗杀俘虏 无辜百姓命遭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