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死士>罗儒与敌将单挑 铁锤守学堂阵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罗儒与敌将单挑 铁锤守学堂阵亡

小说:死士 作者:晓天 更新时间:2018/11/1 15:52:52

台儿庄的民房多由砖石筑成,坚固耐用,稍加改造就能成为理想的掩体。大的民房可藏兵八九人,小的则可藏一两人,房屋之间彼此照应,易守难攻。士兵们从窗口、屋顶、墙缝等处探出枪口,对准日军即将来犯的方向。

东方破晓,一缕阳光照在台儿庄斑驳陆离的城墙上。日军阵地响起密集而急促的炮声,一段百余米长的城墙随即轰然倒塌,日本兵如决堤的洪流从坍塌处一拥而入,冲进了台儿庄。

日军肆无忌惮地向城内纵深挺进。突然枪声大作,子弹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冲在前面的日本兵接连中弹。后面的日本兵不知是哪里打枪,赶忙收住脚步,四处寻找掩护。晕头转向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发现几乎每一间院落、每一栋房屋都藏着中国士兵。日军迅速进行调整,散开队形对民房展开了攻击。

台儿庄巷战开始了,在狭窄的屋内和街巷内,两军士兵或彼此射击,或互掷手榴弹,或白刃肉搏,其状极为血腥惨烈。每间房屋甚至每堆废墟,都成为了激烈厮杀的战场,双方反复争抢,寸步不让,再不起眼的小屋也会葬送上几条人命。没过多久,两军士兵便杀得浑身是血,街道上、房屋内更是人尸枕藉,血流成海。

两军杀得难解难分,一直战至深夜,兵戈之声方才渐渐止息。月黑风高,台儿庄如同浸泡在浓墨之中,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满是血腥气味,浓得似乎能挤出鲜血来。此时,两军战线已是犬牙交错,辨别不出哪栋房屋为哪方所占据。士兵们精疲力竭,倒在驻守的屋中呼呼大睡,只有城中偶尔响起的枪声才能将他们惊醒,然而一翻身便又睡了过去。

罗儒和铁锤摸黑巡查,走进一间黑漆漆的屋内,罗儒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的脚,他刚要道歉,不想黑暗中响起一声怒吼:“哪个混蛋踩到了我!”罗儒和铁锤瞬间吓出一身冷汗,因为那人说的是地地道道的日本话!他们走错屋子,进了鬼子窝了!两人的心脏剧烈跳动着,几乎要从胸膛中蹦了出来。

“对不起,前辈!”罗儒用日本话轻声道歉,又拉了拉铁锤的衣袖。铁锤心领神会,轻轻地端起了手中的机枪。

罗儒打开手电,又迅疾关闭。瞬间的光亮让两人看清楚,这屋里有十几个靠在墙上呼呼大睡的鬼子!

“打!”罗儒高喊一声,然后猛地趴到地上。铁锤端着机枪,转着圈扫射起来。枪声骤起,黑暗的屋内闪烁着子弹出膛的光亮,还在睡梦中的鬼子眨眼间就被打得千疮百孔。子弹打光后,罗儒和铁锤拔腿就跑。

两人藏入一片废墟,可没过多久,十几个日本兵就追了过来。日本兵挑衅似的将手电筒的强光照在他们脸上,两人顶着光亮一看,为首的是一名挂着中佐军衔的日本军官。两人见插翅难逃,索性扔掉机枪,举起大刀,决意飞蛾扑火以死殉国。

这时,又见几束强光打在了那中佐的脸上。“营长莫慌,我们来了!”原来是死士营的十几个士兵赶了过来。两军占据的房屋犬牙交错,双方士兵常常仅有一墙之隔,因此枪声一响皆闻风而动。

双方士兵举枪对峙,个个面露狠色杀气腾腾,然而这么狭小的空间内挤了二十多人,别说刀枪,就是拳脚也很难施展开。

罗儒用日本话对日军中佐说道:“中佐,这里实在太狭窄了。既然你我是各自部队的长官,不如只咱们二人进行决斗。”

“可以!”那中佐回答道。他虽然觉得眼前这个中国军官根本不配与自己决斗,但是对方当众挑战自己,如若不答应定然会影响自己的威信,因此只得答应。

双方士兵闪出一片空地,并用手电将这片区域照亮。罗儒拎起大刀,中佐抽出军刀,厮杀到了一起。中佐发起了十分凌厉的攻势,他的刀快如闪电且招招夺命,罗儒左躲右闪,忙于招架。虽然中佐攻击速度越来越快,力道也是越来越大,但罗儒身轻如燕,步伐灵活,却也未被其伤之毫厘。

眼看着自己的长官占据绝对优势,却始终杀不了那个中国军官,日本士兵有些按捺不住了。突然,一个日本兵将手电照向罗儒的双眼。强光刺眼,罗儒赶忙伸手遮挡,却来不及防备中佐的攻击,被其一刀砍中了左臂膀。

那中佐一愣,向罗儒鞠了一躬,随即走向那个用手电照射罗儒的日本兵,狠狠地甩给他两记耳光,吼道:“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从不靠这样卑劣的伎俩战胜支那人!”

见罗儒左臂受伤,中佐又向他鞠了一躬,也将自己的左臂箍进腰带中,以示在决斗中不再使用左臂。罗儒见这中佐还算是个讲究人,便也没有多言,让人稍稍包扎了一下伤口,就又举起了大刀。

两人再度厮杀在一起。兵器碰撞,铿锵作响。突然,中佐向罗儒头顶举刀劈来,罗儒一反常态,没有防守亦没有躲闪,而是同样挥刀砍向中佐的脑袋。中佐虽吃了一惊,却也没有收刀格挡的意思。两把闪着寒光的刀,各自向着对方的脑袋劈了下去。

两人心里都明白,此刻拼的是不怕死的狠劲,因此谁都不肯躲闪。然而,这正中罗儒下怀。他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这中佐不仅官职比自己高,刀法也比自己优秀,倘若能与他同归于尽,那可真是赚大发了。因此虽已命悬一线,但罗儒内心却颇为坦然。

就在刀锋几乎要触碰到对方发梢之时,那中佐争狠斗勇的劲儿突然一下子泄了,猛然收刀横在头顶,格挡住罗儒的大刀。但是这防守来得太迟,没有完全卸掉罗儒刀上的力道,大刀硬生生地砍到中佐的锁骨上。

罗儒眼疾手快,迅速抽回大刀,照着中佐的肚子猛地捅去。只听“噗嗤”一声,大刀穿肚而过,把中佐扎了个透心凉。他手中的军刀,也掉落在罗儒脚下。

罗儒按住中佐的肩膀,缓缓地拔出大刀。方才还杀气腾腾的中佐一下子变的绵软无力,他翕动着双唇,睁大了眼睛看着血像喷泉般从肚子内涌出来,眼中有绝望有不甘有不解,而后直挺挺地摔倒在地,没了气息。

“他是值得一战的对手。”罗儒捡起军刀,将它放回中佐的手中。军刀是日本军人荣誉的象征,也是中国军人最热衷的战利品。日本兵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中国军官会归还已经到手的军刀,因而非常感激,深深鞠下一躬,扛起中佐的尸体,退出了这一小片民房区。

众人见日本兵走了,抽筋扒骨般的疲劳感迅速袭遍全身。他们索性也不换地方了,安排了一人值守放哨后,全都就地躺倒大睡。没过三分钟,鼾声四起。

次日清晨,士兵们正睡得香甜,罗儒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猛然间,他发现屋子的一面墙上,不知道何时被凿出了不少小窟窿,黑洞洞的枪口正从那些窟窿眼中伸出来。

罗儒瞬间清醒过来,放声大喊:“鬼子!”

然而为时已晚,那些从墙窟窿里伸出来的枪迅疾开火,毫无防备的死士营士兵还没起身便接连中弹。这时,一枚手榴弹被从墙窟窿里塞了过来,冒着烟嗤嗤作响地滚到了中国士兵的中间。一个士兵飞身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了那枚手榴弹,哭喊着说道:“营长,是我的错,我放哨时候睡着了,没发现鬼子偷袭!”一声巨响,手榴弹所有弹片都打进了那个士兵的身体,将他抛起一米多高,而后重重地摔在地上,整个肚子几乎都被炸没了。

死士营丢了几个炸药包,炸开了那面被凿出不少小窟窿的墙,才看到墙后面埋伏着二十多个日本兵。原来,趁着死士营士兵熟睡之机,日本兵摸到了旁边的屋子,凿出了射击孔,发动了突然袭击。死士营折损了十余人,才将这伙鬼子赶出去。此后,中国士兵如法炮制,也在墙上凿眼袭击日军。两军士兵竞相施放冷枪,死伤者难以计数。

之后数日,尽管死士营在巷战中浴血奋战,与日军互有攻守,但整体上看,其防守区域仍是被压缩得越来越小。不仅是死士营,整个台儿庄的守军基本上都处于被日军逐渐蚕食的状态,超过二分之一的城区已经沦入敌手。

这日,罗儒带死士营退入了一座学堂之中。这座学堂围墙高筑,屋舍坚固,各处皆无半点偷工减料之虞,看得出当地人对教育抱有很高的热情。

罗儒走进一间宽大的教室。教室的黑板上,写着几行苍虬有力的大字——“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中国现在不得了,将来一定了不得。”罗儒默念出来,感慨着老师在最后一堂课上将这几个大字写在黑板上时,师生的心中是何等的悲怆。

死士营在学堂内坚守两日有余,终究还是抵挡不住日军的攻击,只得放弃学堂继续后退。铁锤说道:“营长,咱们这么一退再退不是办法。我有个想法,我带上二十人继续坚守学堂,你带其他人后撤。如此一来,我们虽然被鬼子包围了,但也成了楔在鬼子心口上的钉子!”

“这可是死路一条啊!”罗儒皱着眉头对铁锤说道。

“好像你能活多久似的!”铁锤言罢,士兵们捧腹大笑。

虽是句玩笑话,说的却也是现实。这样惨烈的战斗,死士营肯定都要殉国,多活一会儿少活一会儿实在是无足轻重。这样的绝境,逼得人看开,逼得人将生死置之度外。

二十个人很快被挑了出来。铁锤向罗儒敬了个军礼,说道:“你放心,就算鬼子最后把我吃了,我也得硌下他两个大门牙!”

“九泉之下见!”罗儒说罢,紧紧抱住铁锤,随后领兵撤退。

此后三日,铁锤和那二十名士兵据守着学堂,真的成了日军胸口拔不掉的钉子。日军将学堂团团围住,一天进攻十数次,却始终攻不下来。甚至有一回已经攻进了学堂,却仍然被打了出来。当日本兵暂停进攻试图休息的时候,铁锤又会施放冷枪,对敌袭扰。无论白天黑夜,日本兵都片刻不得安宁,被搅得焦头烂额。日军恨得牙根痒痒,却又无计可施。

罗儒与死士营剩余将士继续在巷战中搏杀,然而拼死的抵抗未能稳住他们的步伐,在日军的强攻之下他们只能一退再退。每当战斗间隙,他便悄悄爬上屋顶,眺望学堂内这支不眠不休浴血奋战的孤军。

这日,天朗气清。罗儒这边激战正酣,学堂那边也是枪声大作。忽然,隆隆的响声传来,一个由轰炸机和战斗机组成的飞行编队出现在空中。“鬼子飞机来了,注意隐蔽!”罗儒高声喊道。死士营对盘旋在脑袋顶上的日军飞机早已司空见惯,因此不慌不忙地寻找掩护。

那些飞机绕着台儿庄转了好几圈,却始终没有投弹。士兵们仰头眺望飞机,问道:“营长,这飞机翅膀下面印的是鬼子旗么?我看咋不像呢!”

罗儒举起望远镜细细端详,这才发现那些飞机机翼下竟然喷涂有“青天白日”的机徽。他猛地站起身,激动地大喊:“不是鬼子的飞机,是咱们中国的飞机!”自打参军,罗儒一直都是被鬼子的飞机炸得晕头转向,从没在战场上空看到过中国飞机,此番在台儿庄上空得见我军飞机翱翔,自然是兴奋异常。死士营的士兵也纷纷从掩体中爬出来,使劲挥舞着胳膊,对着飞机高声欢呼。

“营长,咱们的飞机为啥一个劲儿飞,就是不投弹呢?”士兵问道。

“两军防线犬牙交错,飞机搞不清哪片房子被鬼子占领了,哪片房子还在我们手里,所以不敢贸然投弹,怕误伤自己人。”罗儒分析道。

日本兵也发现了天上的不速之客是中国飞机,但他们的作战素质却令罗儒暗暗叫绝。台儿庄比屋连甍,藏着上万日本兵,竟没有一人向飞机开枪暴露日军藏身的位置。

死士营士兵们见状,纷纷指着被日本兵占领的区域,扯着嗓子对着天空大喊:“往那边炸!往那边炸!”那些飞机盘旋在空中,看不到中国士兵的手舞足蹈,也听不见他们的呼喊,依然漫无目的地在天上转圈。盘旋了几圈,飞机编队仍不能确定日军的方位,遂掉头准备返回。

“营长,快看!”士兵指着学堂方向高声喊道。那里升腾起一条如黑龙般的烟柱。

罗儒赶忙端起望远镜,看到铁锤等人将学堂的桌椅板凳堆了起来,并一把火烧着,熊熊大火冒出的滚滚黑烟直冲云霄。正欲离去的飞机编队很快看到了这极为醒目的浓烟,径直飞了过来。

铁锤等人见飞机被引了过来,拼命挥舞着缴获来的日本旗。十几面招展舞动的日本旗,即使从高空俯瞰,也是十分醒目的。

“老子也有飞机啦!哈哈哈!炸我!快炸我!我这里鬼子多!”铁锤的喊声远远地飘来。

飞机编队确认“日军”所在区域后,迅速进入轰炸姿态,向着以学堂为中心的一大片区域投下了密集的炸弹。整个台儿庄地动山摇,学堂瞬间陷入火海。一连串爆炸过后,不仅学堂被炸成废墟,周围一大片房屋也都被夷为平地,藏身其中的日本兵也大多殒命。

“兄弟们,趁机夺回学堂!”罗儒大声喊道。轰炸余波未尽,死士营趁势掩杀过去。日军尚未从轰炸中回过神来,又见中国军队气势汹汹杀来,不敢恋战慌忙撤退。死士营如下山猛虎,一路冲到了学堂。

在废墟之中,死士营找到了铁锤和二十位弟兄的尸体。铁锤伏在地上,早已阵亡,但他双目圆睁,手中紧紧握着枪,仿佛随时准备一跃而起再与日军大战一场。他身旁是那块写着“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中国现在不得了,将来一定了不得”的黑板,下面又多出一行用血书写的字——“中国人在此。”

一个士兵想将铁锤手中的枪取下来,但铁锤的手指紧紧地扣在扳机上,怎么掰也掰不动。他猛地发力,只听“啪”的一声,铁锤的手指被掰断了。那士兵看着那节错位的手指,“哇”地大哭起来,边哭边狠狠地抽自己耳光,几下便将脸打得又红又肿。但是,那枪却仍没能从铁锤的手中拿下来。

“闪开!”罗儒看到铁锤的遗体被损毁,推开那士兵,恼羞成怒地大吼。

罗儒坐下身,对着铁锤的遗体说道:“咱们兄弟杀鬼子杀惯了,下手没轻没重,把你弄疼了。多多包涵!你快点闭上眼,枪也给我吧!”言罢,他试图合上铁锤的眼睛,但那双无神的眼睛依然不肯闭上,枪也无法取下。

罗儒静静地看着这个从南京拖尸队就和自己在一起的兄弟,又说道:“兄弟,你放心,这台儿庄咱们肯定能守住。你就踏踏实实地走吧,别老惦记打鬼子了,也别再拎着枪了。把枪给我,我拿它去打鬼子!”说罢这番话语,那枪竟然被罗儒轻而易举地取了下来,铁锤的眼睛也很顺利地被合上了。

“他心里就是放不下打鬼子的事啊!”罗儒看着铁锤,轻轻说道。

0

罗儒与敌将单挑 铁锤守学堂阵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