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死士>高层欲决堤放水 死士营抗命赴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高层欲决堤放水 死士营抗命赴死

小说:死士 作者:晓天 更新时间:2019/1/27 11:37:13

忙了几日,部队改编工作完成,罗儒前去第一战区司令部报道。刚到司令部,便有人截住他,称有重要会议需要他马上参加。罗儒有些发懵,司令部的重要会议怎么要自己一个小小的营长参加?

罗儒被人一路引着来到了会议室。会议室内人不多,但全部都是将军,坐在会议桌中间的人,更是挂着上将军衔。罗儒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自己怎么可能有资格参加这种级别的会议?他转身欲走,却被人叫住。

“你就是罗营长吧?这个会就等你了,请快点就座吧!”那名上将说道。罗儒听罢,赶忙向屋内众人敬礼,然后诚惶诚恐地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上将威严地扫视了一圈会场,向副官们点了点头,几个副官同时起身,分别锁上了会议室的大门和窗户。

上将正色说道:“这是事关民族前途的绝密会议。今天我与诸君在会上说的每句话,请全部烂到肚子里。无论何时,哪怕是三五十年后,也绝不能向外人吐露半个字!”罗儒不知何事竟如此绝密,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上将说道:“如诸位所知,日军攻取兰封之后,在河南势如破竹,连下数城,现在已将兵锋指向我们所在的郑州。如无意外,日军十日内可攻下郑州,三十日内可兵临武汉城下!因此,蒋委员长决定采取非正常手段,给武汉争取更多备战和疏散的时间。”

“什么非正常手段?”与会的众高官问道。

上将凝视众人片刻,道:“委员长决计在郑州花园口地区炸开黄河大堤,放出洪水,以水代兵,用滔滔洪水最大限度地延缓日军的进攻步伐!”

此言一出,寂静的会场惊呼声一片。罗儒同样惊得目瞪口呆,如果真的炸堤,那滚滚洪流可不是温驯之物,不仅能淹了鬼子,也会冲走老百姓啊!河南人口密度如此之大,不知道要有多少老百姓受灾。

上将没理会众人的满脸愕然,继续说道:“现在分配任务!林参谋长!”

“是!”一名中将站起身。

“你负责此项行动的宣传工作。黄河大堤前脚被炸毁,你后脚就联系新闻界,召集中外记者发布消息,称日军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竟派飞机炸毁我黄河大堤,造成我重大人员财产损失。切记,各宣传渠道口径务必统一,就是日本人干的!另外,你还要派人伪装一下决堤现场,再领着记者们去看一下,让他们确信大堤被毁确系日军所为!”

“是!”中将迟疑了片刻,回答道。

上将站起身,拱手作揖,恳切地说道:“林参谋长,此项任务责任极大,就拜托你了!请你务必做到天衣无缝,千万不可露出任何破绽!虽然我们是从抗日大局出发做出的决定,但是老百姓不能理解。一旦事情败露,让外界知道是咱们自己炸毁大堤,咱们都得背上千古骂名,还没被日本人打死,就先被老百姓给打死了!”他声音颤抖,似有无尽的恐惧。

中将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罗营长!”上将喊道。罗儒还在震惊中没缓过神来,因而没有做声回答,只是浑浑噩噩地站起身来。

“罗营长,你的死士营天下闻名,素来是敢打硬仗!现在命你即刻率领死士营开赴花园口,炸毁黄河大堤,以水代兵,迟滞日军!”上将还说了很多勉励的话,但是罗儒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只知道让他炸毁大堤。

罗儒定了定神,沉思片刻,说道:“我有四个问题,还请您回答。第一,预计分别有多少老百姓和日军死于洪水;第二,炸堤放水能为武汉争取多少时间;第三,给老百姓多少时间让他们疏散;第四,何时能够合拢修复大堤。”

上将没想到罗儒会发问,怔了一下,厉声说道:“罗营长,为了抗战的最终胜利,有的时候难免要用局部牺牲换取整体利益。妇人之仁是兵家大忌!罗营长就不要问那么多了,请你马上执行命令!”上将眉毛立了起来,不怒自威。

罗儒刚进入会议室时的惶恐与怯意早已被丢到了九霄云外,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浊浪滔天的情形。“我的士兵会问我同样的问题,如果我的解释不能服众,恐怕会造成军心不稳。”罗儒冷静地说道。

上将叹了口气,说道:“据估算,中国百姓死亡人数应在九十万人左右。洪灾之后可能出现瘟疫和饥荒,因此死亡的人数就难以估算了。洪水预计能够淹毙日军三万人左右,迟滞日军进攻武汉一到两个月。由于事情绝密,不能事先通知村民。他们能不能活下来,只能看造化了。至于何时修复大堤,这个说不好,一年两年有可能,十年二十年也有可能。”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死士营恕难从命!”罗儒斩钉截铁地说道。他知道自己人轻言微,改变不了这个决定,唯一能做就只有抗命。

“你说什么?你抗命?”上将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死士营是打鬼子的。打鬼子,死士营当仁不让,但是毁堤放水,我们干不了。”罗儒回答道。

上将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吼道:“就你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我们都是草菅人命的衣冠禽兽?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武汉,为了抗日!”

罗儒也激动起来,大声说道:“用九十万老百姓的性命,去换三万个鬼子,去稍许延缓日军进攻武汉的时间,这代价太大了!九十万活生生的人说没就没了,你们杀起老百姓来比日本鬼子还狠!”

“你知道抗命的代价么!”上将砸着桌子大声吼道。

罗儒心知肚明,道:“不劳将军动手!”说罢,拔出手枪顶上子弹,将枪口指向自己的脑袋。他并非作势唬人,而是真心以死抗命。他心里颇觉释然,炸堤放水绝对不能干,这样死了倒也痛快。

“慢着!”那个被指派负责宣传的中将一个箭步窜到罗儒身边,摁下罗儒的枪,大声对上将说道,“不能让他自杀!咱们炸毁黄河大堤已经是承担了极大的政治风险,如果再因此逼死抗日军官,咱们可真是要遗臭万年了,这万万担待不起啊!”

上将点点头,拿起桌上一叠战报,对罗儒说道:“鬼子的先头部队,现正在沿着黄河向郑州急进,估计再有半天时间就能抵达花园口附近。为了防止炸堤行动受到干扰,需要派出一支部队对其进行阻击和拦截。这个任务有去无回,不是被日军打死,就会洪水被淹死,你死士营敢去吗?”

“多谢将军成全!我这就去!”罗儒向屋内众人敬礼,转身离开。

罗儒回到死士营驻地,命人火速买来几十坛酒,随后便命全营紧急集合。集合完毕后,罗儒将自己抗命之事的来龙去脉讲与众人,众人无不支持赞同,高声响应。“对,咱们不能干这断子绝孙的事!”“这伤天害理的活,谁爱干谁干!老子绝对不干!”

罗儒给自己倒满酒,又让众人满上。“今天,咱们死士营要一起喝下三碗酒!”他端起酒碗,朗声说道,

“我先问问,死士营建立已有三四个月的时间,自建立之初就来到营里的老兵,现在还剩几位?”罗儒问道。全场鸦雀无声,众人四下环顾,竟无一人举手。

罗儒慢慢举起手,缓缓说道:“看来,就剩我一个了,都死光了。”

“这第一碗酒,我们要敬给死士营殉国的兄弟们!”罗儒高声说道,“死士营建立只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但是我们已经打光了两次!前后有一千五百多个戴着死字袖标的兄弟战死沙场!他们死得悲壮,死得慷慨,死得撼动乾坤!他们是真正的死士,用鲜血铸就了令鬼子胆寒的死士营!他们默默无名,但他们彪炳史册!致敬先我们而去的死士营兄弟!”罗儒举起酒碗一饮而尽,众人也跟着干了碗中的酒。

“这第二碗酒,我们要敬给自己!”罗儒满上酒,端起碗,向众人致意,“去年的今天,我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学生。但今年的今天,我成了这个样子!”他扯下上衣,身上的累累伤痕触目惊心。

“能看见的伤,都是小伤。真正的伤,在这里!”罗儒用拳头使劲儿砸着自己的心窝,说道,“这一年,在上海,我救治了难以计数的伤者,也埋葬了数不尽的亡者;这一年,在南京,我眼见着成批的男女老少被残忍虐杀,目睹了几十万白花花的尸体;这一年,在台儿庄,我杀鬼子杀到手发抖,甚至连日本俘虏也没有放过;这一年,我认识了许多人,帮助我的,教导我的,提携我的,救助我的,照顾我的,都是我的恩人、贵人,还有爱人,可是因为这场战争,他们都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这一年,我从以挽救生命为己任的医学生,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军人,目睹了太多的死亡,经历了太多的死亡,制造了太多的死亡。这一年,是血色的,也是痛苦的。”

罗儒继续说道:“战争把我们推上了前线,过起了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血雨腥风的生活是痛苦的,但我们别无选择!中国大吗?大,大到有四万万中国人。中国小吗?小,小到这四万万中国人只能有两种结局:已经被日本人杀死和等待被日本人杀死!死士营的死,就是为了改变这种结局;死士营的死,就是为了大多数中国人的不死!敬给不怕死的我们,干!”

“干!”众人大声回应。

罗儒又给自己倒满酒,道:“这第三碗酒,是壮行酒,也是送行酒。今天,我将率领众多兄弟,前往黄河边,打击日军进军郑州的先头部队。这一仗有去无回,我们将在滔滔洪水中与日军决一死战,或被鬼子打死,或被洪水吞没,总之无一人能够幸免。生命可贵,我不想强求大家与我同去。愿意与我同去的,我们一起喝下这碗壮行酒,大战之后黄泉路上再结伴而行;不愿与我同去而想另谋生路的,我们一起喝下这碗送行酒,我为你送行,愿你前程似锦!”

“可有与我同去者?”罗儒大喊一声,仰脖喝尽了碗中的酒,将酒碗扔在地上摔得粉碎。

“同去!同去!同去!”死士营高声大喊,皆饮罢摔碗,碗碎之声响成一片。

“死士营!”罗儒大为振奋,振臂高喊。

“杀!杀!杀!”死士营山呼海啸,大声回应。酒气、豪气、胆气一齐从喉咙冲出来,杀声震天气冲霄汉。

死士营随即向黄河边急进,士兵为营长所激励,亦有酒力相助,一个个脚下生风,很快就来到了黄河边花园口附近的一座小村庄。村庄上空袅袅的炊烟还没有散去,老人们坐在村口,有的抽烟袋,有的缝补衣服;孩子们绕着村内的老槐树追逐打闹,玩耍嬉笑;男人们和女人们整理着农具,准备到田里干活。阡陌交通,鸡鸣犬吠,黄发垂髫,整个村庄沉浸在祥和宁静之中,恍若隔绝于世的世外桃源。

想到眼前这座其乐融融的小村庄即将为浊浪所吞噬,房屋荡然无存,百姓尸骨无存,罗儒心如刀绞。他对众人说道:“中央严密封锁了炸毁黄河大堤的消息,因此黄河岸边的百姓都还不知道大祸临头了。再有三个小时就要炸堤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得抓紧时间,尽快帮助这周围的百姓转移。”

“营长,那鬼子怎么办?还打不打?”有士兵问道。

“鬼子要打,杀一个是一个!人也要救,活一个是一个!”罗儒说道。

“一连长!”罗儒将一个大个汉子唤到身旁,说道,“你带你们连继续前进,迎击鬼子。你们连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地拖住鬼子,为百姓转移多争取一点时间。拖不住的时候发射信号弹,我们再做迎敌准备。记住,你们务必拖到最后一刻!”

“放心吧营长!不死到最后一个人,绝不发信号弹!”一连长拍着胸脯保证到。

“其余人,通知花园口附近各村庄,黄河大堤即将溃堤,大洪水马上就来,要老百姓马上转移!哪里高往哪里跑!”罗儒命令道,“见到一连长的信号弹,马上向我集结!”众人领命,疾驰而去。

0

高层欲决堤放水 死士营抗命赴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