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夏虫言冰>第六回 身独行难路总经磨砺,心伴入困境都遇贵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回 身独行难路总经磨砺,心伴入困境都遇贵人

小说:夏虫言冰 作者:宋杰 更新时间:2018/11/9 21:42:46

上回说,刘三思愤怒喊了三声逍遥子,无意中唤来了逍遥子,后事如何,看官莫急,容在下慢慢道来。

三思不知道逍遥子高高在上,列云龙身十一位,乃天下有数的顶尖高手,看他被安在山呼来唤去,以为他也是冥月教中人,见他出现在自己面前,以为自己追上了他和单鹤颜,怒道:“狗贼!单姑娘在哪里?你若敢伤她一毫一毛,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逍遥子想起来了,刚刚送到的那个小姑娘旁边站着的小子就是他。明白了,他不是找自己做生意的。看他的样子,目红脸赤状欲喷火,明明都脱力了难动分毫,仍喘着粗气挣扎着要起来,显然和那个小姑娘关系不一般,逍遥子玩心大起,故作凶狠道:“哼,就凭你?实话告诉你,那个姑娘已经被我杀了。你奈我何?”

谁想三思大吼一声,双手竟能撑地,用力一撑,身体作蝎尾直刺状,弯背欲用脚踹逍遥子。逍遥子吓了一跳,不对呀,明明脱力了怎么还能动!知道自己玩脱了,连忙侧移,以他的速度,天下还没有人能攻击到他!只见逍遥子横移到三思右边,双手手指连动,快的不可思议,三思还没反应过来,仍在弯背蹬脚踹空就被封住穴位,气血内力无法运行,再也无法自主动弹。三思保持的姿势需要用力维持,现在被制住,重心不稳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倒在地上。逍遥子看着好玩,对自己的作品颇为得意。哈哈大笑起来,道:“哈哈哈,我已经封住你全身七百零二处穴位,你有多少穴我封你多少!我看你现在怎么动。也不想想……”逍遥子忘了,他封了三思周身全部穴位,自然也封了三思听觉,三思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三思如今六识已封其五,只留意识,欲动不能动,心中恨意激荡。

黑猿铁拳抓住了他们,他大意被制住,没能力保护她。三思本以为自己能吸取教训,不会重蹈覆辙能好好保护好她,可是转眼又被逍遥子抓走,自己却无能为力!如今……如今……她死了。仇人就在眼前,自己却动不了!

聚视内观,意识在身体中游荡,催促身体动起来。他发现,身体穴位不是被点穴手法用特殊力道制住,而是盘踞着一股内力。若把经脉比作血管,内力就是在里面流动的血液,一般点穴手法都是钳住血管,不让血液流动,血液想流动一是等力道用尽,血管慢慢自我放松,二是聚集血液强行冲击,这样力道不够不一定能冲开,还会对身体有些损伤。三思想用后者,可发现血管不是被钳住,而是被石子堵住。这石子就是逍遥子的内力。

不知能不能撞破石头。

三思要试试。

要么石破,要么任人宰割。

三思刚刚发现仍有十几小股内力还能调动。不犹豫,调动一股,直撞石头。一次没用。两次没用。十次没用。

一瞬间,三思不知撞了多少次,那股内力已经消耗光了,石头纹丝不动。我这一点点的内力,怎能与逍遥子内力的浑厚相比?我还是太弱了!

怎么办?

要是师父二师兄在就好了。

三思感觉到,现在只有自己了。只能靠自己了。

三思喜欢简单,喜欢简单的事。比如帮娘把饭做好娘就开心,这件事很简单。喜欢就说出来,不喜欢也要说出来,简简单单多好,不明白为什么要拐弯抹角。他不明白那么多人可以憋住尿不撒,他就不行,有尿憋不住,一定要马上尿的。

现在不行了,以前路边撒尿有师父和二师兄帮忙挡着,现在就剩自己一个人了。出了祸事没人帮忙挡了。

现在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接下来,只能靠自己了。

他必须开始自己思考。

他不喜欢思考的,一思考什么都会复杂起来。他喜欢简单。二师兄喜欢思考,所以以前思考的事都交给二师兄,他听二师兄的就好了。他相信二师兄。二师兄很聪明的,就像师父说的二师兄还年轻,还有时间完美自己,二师兄也知道怎么弥补自己不足。相信二师兄是没问题的。

他现在其实很难受,他想快点找到鹤颜。

他喜欢鹤颜。

他一定要把鹤颜救回来。

那么,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呢?

他想念二师兄总骂他,二师兄总说:“你这个直肠子,别总一根筋,多换个角度想问题。”

换个角度想问题。换个角度想问题。换个角度想想问题。

如果我撞不破它,何不搬走?三思又调起一股内力,将盘踞在穴位的内力往体外推。三思只觉噗的一声,像是一颗炸弹在那处穴位爆炸,内力是出去了,震的周围肌肉筋骨发疼。

说来话长,其实只是三思心念转动,不过几个呼吸功夫。逍遥子还在兴奋的自吹自擂,突然感觉三思有些异常。还没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三思暗想,这点痛算什么!旋即调动另外十六处内力,势如破竹之势连连将逍遥子的内力推出体外。

一个穴位冲出的内力炸的周围肌肉皮肤疼痛而已,一处肌肉皮肤周围不可能只有一个穴位,皮肉筋骨接连受到撕扯震荡,不堪重负。逍遥子看到的是刘三思突然气机炸裂,衣服瞬间破碎四散飞开,藏于怀中袖中的物品不知飞到哪去,身体接连炸开血花,背后地面被炸出一个大坑,长棍碎成几节飞出好远。

吓了逍遥子一跳,在旁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刘三思逐渐安静下来,看着样子瘆人,七窍涌血,皮开肉绽,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亦珍此时情况也很不堪。

背上鲜血直流,长裤鲜红已至腘窝。偏偏亦珍还需双手架棍,防备行来的妖冶女子偷袭,无暇封住伤口周围止血。想来这个女人就是这伙人的头目,不说其他,光是能以女人身份统领这么多壮汉就不简单。应该不是靠色相,还站着的人明显对其极为恭敬,她人来了,众人心安,想来威望很高,武功应该是众人里最高的。感受刚刚杀死的大汉在身后劈刀的力道,分析他出手时的身手,自己与其正面交锋单打独斗只能旗鼓相当。这个女人,怕不是我能用武力能够对付的。

瞬间亦珍凭借有限的几个条件分析出来人实力,不禁有些想念三师弟。三思在就好了,入门虽晚,天资却好,又能吃苦,武功是师姐弟几人最高的。凭他的棍法,只要这女人未入内力外放,三师弟都是不惧的。

亦珍戒备着,虽然情况拖下去对自己不利,但不敢动手,一先动手就会露出破绽,面对武功高于自己的人露出破绽瞬间就会一败涂地。

那女人却不攻来,笑咪咪地打量着刘亦珍,又开口赞道:“好俊俏的小哥。”用手拉低了一下前襟,露出一抹雪白,说道:“奴家虽然年老,但仍有几分姿色,小哥不嫌弃的话,奴家定会好好伺候。放心,奴家经验可是非常丰富,保证让你欲仙欲死。”话语带着挑逗。

亦珍眼睛微眯,突然收棍插腰,哈哈大笑道:“美人投怀送抱的事怎会拒绝,在下对姑娘可是一见倾心呢。天色不早,良宵苦短,你我今晚好好享受如何?”双手解放了,趁机封住背后伤口,血暂时是止住了。亦珍上前,张开双臂做出要抱那女人的样子。女人一手抱胸翘指诱惑,一手持绢掩面作娇羞状。

二人将触,女人抱胸右手掏出匕首直刺亦珍胸口,亦珍右手从袖口滑出两枚钉镖用力划向女人喉咙,若都不收手,二人同归于尽。可这只是试探,二人都知道对方不是真想要鱼水之欢,只是想确认对方有致自己于死地之心,也都在防备对面致自己于死地。二人在这方面可算是心有灵犀,兵刃一触,各自后退。

女人以为这只是试探,二人都不可能瞬时杀了对方,有些忌惮亦珍,能在众人包围于己大不利之下能瞬间杀七人放倒六人岂是易与之辈?她还是低估了刘亦珍,这试探只是他其中一个目的,也是他计划中的一环,在二人相互戒备互退的瞬间,亦珍左手甩出四枚钉镖,各自插在四人的喉咙上,解决了对方仗人多围攻之忧。

女人眼中寒光一闪,神情却是娇嗔,道:“相公真是不懂怜香惜玉,非要奴家伤心吗?你说,你把我的手下都杀了,你要怎么赔偿我?”

亦珍没有心情再和她假装打情骂俏,抽出两根短棒,首尾相接,用力一扭,榫卯相合,已为一根长棍。他想起四年前一次师父照例检查进度,那时三思的武功已超过自己,自己对三思说:“师弟真厉害,已经超过师兄了。看来你练功很刻苦啊。”三思却道:“我不像二师兄总看书而已。。”

是啊,三思不看书,也不闻外事,不惹杂念。

不惹杂念。亦珍持心静心守心,掌拒于外,棍守于内,左脚踏阳中之阴位,右脚踏阴中之阳位,棍不指人,负手守后,心神静敛,乾坤内在。正是太极守式。

那女人武器应该就是手上的匕首了,一寸长,一寸强,自己长棍只要守好不给她近身机会,她便奈何自己不得。想是这么想,亦珍脑子里推演着,对方会用什么招式自己该怎么应对。然后女人见亦珍摆开守势便攻来,速度极快,亦珍发现一打起来自己脑子一片空白,刚刚想的招式根本没用出来,完全跟不上人家速度,手忙脚乱的在招架,只几招下来,身上便被划开数道小口子。

这样下去不行!亦珍心下一发狠,一招青竹不折,弹棍逼退女人一步,小腿发力带动大腿,大腿带动腰部用力,腰部一转,身体被带动,在女人眼里,亦珍是要借全身旋转发力,增加攻击力道,趁自己后退给自己重创一击。她想的也对,也不对。不对就在亦珍背对她一瞬,突然用力绷开伤口,血喷涌而出,女人下意识闭上眼睛。刚闭上就意识到不妙,然后就在这一瞬,亦珍携全身之力再借旋转一棍扫中女人腹部,将其打伤。女人接连后退五六步,她想到了此势必要重伤自己,自己也有了防备。可不想这小毛孩对自己如此狠辣,不惜忍痛绷开伤口溅出血液遮挡自己视野,吃了大亏。

亦珍也不好受,不说失了那么多血,光是连番用力爆发,精神体力内力都消耗甚多,已坚持不了多久。

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为什么我做不到不惹杂念?对,三思从不多想!是我总想太多。

应处变不惊啊!

亦珍掌拒于外,棍守于内,左脚踏阳中之阴位,右脚踏阴中之阳位,棍不指人,负手守后,心神静敛,乾坤内在。又是太极守式。

女人不屑道:“又是这一式,刚刚就对我没用,现在还想用?我看你有多少血可喷!”横匕再攻!然而此时亦珍像是没有看到她攻来,闭上了眼睛。

应任其风吹雨打,我自巍峨不动。

这一闭眼,女人只觉对面气度气势大变。刚刚用这式,女人感觉他是一棵树,现在感觉他是一座山!

青山横贯大地。拦了多少风雨。

攻势已去,无法再停,女人咬牙急攻。可是越打脸色越难看,这人竟然站着不动了,脚踏阴阳两极,以此为根,不挪动半步,只有腰动手动,拦下了她所有攻势!

亦珍此时心静如水,不再想招招式式,不再想后果如何,只专注于手中棍,只专注于面前战。心随棍走,随手破其攻击。往往棍法用出,亦珍才想起这棍法的名字。原来这棍法我已练了千千万万遍,已入骨髓不用再多加思索。原来这就是随机应变,不是想得更多,而是专注眼前。原来这棍法这么厉害,我本来就很强。

亦珍想起师父的话:“学我刘家棍法,当有一棍在手,天下俯首之霸气!”

亦珍骤然睁眼,敌攻势稍缓,攻速已慢,敌已疲惫!好机会!一棍,携青山之势,直砸!刚刚不仅在防守,亦在蓄势,只待喷发!女人色变,不想他突然由守变攻,连忙架匕抵挡。棍匕相接一刹,女人感觉有千钧力道袭来,手臂经受不住折断,棍势不停,拍在她胸口,砸得她胸口凹陷,内脏破裂,已经没活了。

待那风静雨停,我掉下一块风吹去的碎石,便阻了雨水化作的溪流去路。

刚刚亦珍用力过猛,也没封住伤口,身后又喷出一股血来,他暂无法顾及伤口,力尽顺势趴在地上。

原来这就是师父所说太极守式演化更高一级的青山守式,原来招式一样,只是要变心意。

原来这就是随机应变。

连绵青山到海停。华东东海海滨。一座小院孓然独立。

日已西沉,西边大山挡着光,院子陷入了黑暗。此时来了个不速之客。

应该说是极速之客。

逍遥子捧着刘三思闪到内院。

内院主屋中空空荡荡,没有任何摆设和多余家具,只有最里面有一圆凳,圆凳低矮样式奇特,周围错落三层木板横插在凳身,使圆凳看上去如盛开的莲花一般,成了莲花座。座上盘坐一人,无须无发,闭目打坐,只穿一长袍遮身看不出身材,未被遮住的位置都插满了长短粗细不一的金针,但看长袍错落,到处有鼓包凸起,想来身上也是如此。

此人感觉附近有人来了,身上的金针飞出,凳身前方两块木板有暗格打开,金针象长了眼睛一样飞入其中,整齐摆列其中。金针离去,五官脸型看的更清晰了,像个女人,她丹眸一瞪,见是逍遥子,放松了警惕,开口说话,一听,果然是个女人。她内心放松,语气却不客气:“你怎么来了?为了他?”

逍遥子苦笑道:“我知道我没脸见你。可天下除了你,我不知道再找谁了。敏……坐莲先生,请你救救这个孩子。”

“无拘无束的逍遥自在也会担心别人?怎么?你的私生子?”醋味十足。

“不是!人命关天,你先帮他救治,回来再跟你解释。”

坐莲先生知道轻重缓急,手上金针离体飞入暗格,放出内力探查三思的情况。

不久,坐莲先生脸色阴沉,道:“把你吊住他一口气的内力撤了吧,已经没救了。”

“啊?你不是医圣吗?天下就你医术最高怎么会救不了。敏儿,坐莲先生,我求求你救救他吧,他真不是我私生子!”

“医圣的名声我可担当不起。我只擅长针砭,刀剑外伤我并不了解多少。”

“针圣大人,他因我如此,如果他死了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不是我不救,你也不看他什么样子了,先用力过度肌肉断裂在前,不知什么外力撕扯穴位肌肤在后,现在哪是一个人,都成了一堆肉酱!我针术再高超,也不能让他长肉愈合啊。”坐莲先生医术确实高超,一探查,就大致明白了受伤经过,只是不明原因。

这样的伤势确实难以医治。

逍遥子以为,自己为了一个小孩求她,说不是他私生子坐莲都不信,看来不解释清楚她是不会松口了。于是道:“我接了单生意,送人的。这孩子与那人关系密切,为了追我跑到力竭无法动弹。我玩心起了想逗逗他,说那人死了,谁想这孩子不顾身体强行用力,我就封了他全身七百零二处穴位,以为他动弹不得,不知道他用了什么秘法,将我封他穴位的内力挤出体外,撕扯之下才成这样的。你知道我除了跑的快什么也不会,我不会点穴手法想出用内力封住穴位的办法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我也没想到这孩子小小年纪会如此极端。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求你了,针圣大人,您不会治,告诉我谁会治好不好?”逍遥子都快哭出来了,意外的事太多,都向不好的方向发展。

坐莲先生明白了怎么回事,肌肉断裂因为他负荷过重,被几股力量扯烂是因为穴位里内力爆出。她摇摇头道:“真不是我不想救他,我真救不了他。能救他的人全天下只有你。”

“我?”

“确切的说,是有两物,这两物只有你能拿到。”

逍遥子皱眉道:“能不偷吗?”

坐莲先生知他会错意了。摇摇头道:“我说了只有你能拿到,又怎么会在其他之人手里?天下之大,好像还没有你王梦飞去不了的地方。”说到这个,是逍遥子的骄傲,他以速入无限境,打破世间极限,再险恶的地方他都可以跑进跑出。

“是何物?在哪里?”

“一者名冰莲仙草,是仙人所用之物,人间若有存在,需要你一路北上,去到极北冰原雪山之巅,一寸一寸的搜寻。仙草通体晶莹如冰块,在雪山之巅极不起眼,稍不留神就可能错过。天地茫茫不知诞生了多久,想来孕育了一株仙草可能性不小,若天幸你能碰见,切记仙草金刃不伤,坚固异常。周围寒盛,火近则灭。本性为木,水土近则养木,唯有同性木刃能将其采下。万万不能直接用手触摸,否则瞬间成冰,永冻山巅!寻常物品不能保存,还需要你去华南以南万山中寻找竹林,在某个竹林中央可能有一根白竹,通体似玉,名唤冰竹,只有用冰竹之身盛装冰莲才能将仙草带回。他如今皮肤肌肉经脉俱断,也唯有冰莲仙草能将其重塑。”

“怎么这么麻烦?我直接带这小子去把冰莲吃了不就得了?”

“他能受得了那严寒?只怕未到极北便已冻死。何况这冰莲不是用来吃的,其中用法极为复杂,不是你一时半会能学会的。”

“还有一物是什么?”

“其实他是用自己内力将你盘踞在他体内的内力搬了出去,又借你的内力打通人体内外,也就是说,他借助你的内力一瞬间完成了别人数十年的苦功,入了内力外放境界。却没有数十年修炼出的内力,根基不稳,无法自由控制,一旦体外伤势好了,内力有地方行走。定会从周身七百多个穴位喷出,气血不固,阴阳双脱而亡,拿到了冰莲仙草也没用。还需去东海蓬莱岛方丈山上寻千年紫云灵芝,为他巩固内力基础。这个倒是简单一些。”

“姑奶奶,这还简单?茫茫大海,我上哪找蓬莱岛去,那只是传说好吗。”

“我去过。你尽管东去,自会遇到。”

“你去过?”

“不要多问,他这口气大概还能吊半个时辰。我相信你的速度能瞬间抵达,但需要细细寻找,会耗费很多时间。刻不容缓,速去速回。”说完,暗格开启,金针飞出,插入自己手臂头面穴位。

逍遥子知她不愿多言,向东而去。坐莲先生睁眼,复杂的望了一眼逍遥子离去的方向,嘴唇微动,比出两个字音。

是“小心”二字。

华中荒野客栈。

亦珍稍微回复点力气,挣扎的爬上旁边未倒的椅子,仅存的内力全部用来封住伤口,松了口气。稍一低头,便看到一脸惊恐的女人脸,眼球突出,嘴角溢血。亦珍再也忍不住,开始大吐特吐。

没有人第一次杀人还能泰然自若,尽管对方有取死之道。

亦珍才想起来,还有人没死!

那些人刚才失去战斗力后亦珍便忽略了他们,全神对付还能站着的人。如今想想,亦珍吓出了冷汗,若是他们只是装作被打倒……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亦珍四下望去,他们已经不见了,想来是逃跑了,他也没力气再追他们。所幸他们只是群土鸡瓦狗之辈,见头领已死落荒而逃,若是有些勇气,转头来杀自己,就凭自己刚刚的状态,可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客栈外面有些打斗声响,没等亦珍细听,呼吸间便停了。亦珍扣棍戒备,客栈门口进来数人,有男有女,为首是一五十来岁身着青色华服的老者。其余人除次位的妙龄少女外,皆各提一人,是刚刚逃跑的贼子。

老者环顾客栈一周,看了看周围的打斗的痕迹和波澜无惊的刘亦珍,拱手道:“老夫华南豫州石云派大长老黎华润,不知少侠姓名,师出何门?周围这些人可是少侠所杀?”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亦珍不敢放松警惕,空口无凭,谁知他说的是真是假。说说谁不会,亦珍也可以对别人说我是单家人。

黎华润是老江湖,自然明白刘亦珍在防他,心里赞了一声。他也没有歹意,一个偶遇的少年郎有什么值得他图谋的?为了取信亦珍,黎华润微微一笑,不在意亦珍的言语不善,主动道:“此女老夫认得,是华东苍水门掌门长子之妻,六年前勾结外人灭苍水门上下满门,后来不知所踪,原来是躲在此处。想来应该是在这开了这家黑店,宰杀过路客。少侠提前为老夫等人解决麻烦,老夫在此谢过。”

亦珍眼神闪动,原来这女人来历是这样。想来对方在这点上没有撒谎的必要。

黎华润见亦珍仍不松口,又道:“六年前她的实力便是差一步入内力外放境界,多年已过,就算没有进入,武功应该也精进不少。如今死在少侠手上,又有十多人围攻,少侠真是年轻一辈的翘楚。想必不会错过江湖盛典,欲去参加‘鳞龙会’的‘金鳞场’。我想二十岁以下的俊杰没有几人是少侠的对手,少侠定横霸金鳞。这是我不成器的侄女黎雨萍,不自量力,也想去凑凑热闹。少侠不如同行,相互有个照应。”黎华润见自己那么夸他,他都没反应,荣誉不傲,心里又赞了一声。

那妙龄女子上前见礼,桃面平眉,鼻眼灵巧,容貌还算漂亮,亦珍瞄了一眼就不再理会,细细思索刚刚这老者话语中透露的信息。发现自己确实是累了,脑子很迟钝,这点事都决定不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现在自己力竭,想跑也跑不动,对方人多,这黎华润能当上一门大长老,应该也入了内力外放境界,怎么算自己都打不过,不去大方一些。欲起身见礼。

谁知亦珍刚松开棍身,扶桌站起来,白眼一翻,晕倒在地。

黎华润警惕起来,朝身后看看,不是自己人动的手脚。还有别人?还是装的?道:“真平,去看看他。雨萍,离这远点,我没叫你不许进来。其他人,搜。”众人放下手中尸体,领命而去。

真平道:“内力用竭,失血太多昏了过去。”黎华润道:“救治。”

不一会,一个搜查的人从亦珍房间出来,道:“找到了这个人的户籍证。华中夜雨城属刘甲人,名叫刘亦珍,十七岁。”

才十七岁?看上去有十八九,竟然这么小。须知差一岁达到同样成就,天赋实力可是差好多的。

那人又道:“包里除了随身必备之物,还有一封信。信封上写‘岂天凌亲启’。”

岂天凌?

老天师?

黎华润心中又是一惊,很想看看里面内容。忍住了,自己翻他随身包裹本来就理亏,这人背景想来不小,应该交好,不宜再探其隐私。道:“原位放好,不要露出破绽。”

想了想,黎华润道:“雨萍!进来!把你带来的十香丹喂给他一颗。”

黎雨萍不舍道:“大伯,救命用的!”

“他的命不是命吗?给他!”

不知这小子能不能看上我家雨萍。

什么?问我亦珍怎么看出是黑店的?

看官莫急,小生给各位细细分析。

马厩里十几匹好马。刚到客栈不清楚情况,倒是没有疑点。

小二手上的老茧,亦珍看出不像是干活干出来的,似练刀练出来的。只是怀疑多了个心眼,并不敢确定。

进了客栈坐下,发现灰多,肯定是客少。客少哪来那么多匹马?是人都走了马留下来慢慢攒起来的?还是专门给一些人养的?

掌柜找厨子,厨子在刷一盆的碗盘。没客人哪来那么多碗盘要洗?刚过饭点应该店里人吃的。那么多碗盘,店里应该有十几个人。

接下来就更明显了,小二盯着亦珍要看他喝下毒茶,守在门口等亦珍中毒倒下,再到后来大战,我就不多赘述,诸位看官也明白了。

咱们下回再见!

0

第六回 身独行难路总经磨砺,心伴入困境都遇贵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