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繁花>第二十六章:你是我爹(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你是我爹(2)

小说:繁花 作者:金蝉 更新时间:2018/9/12 10:56:40

谭副市长微微一笑,将手机装进口袋里说:“我是逗你玩的,你这个黄石臼就是倔,简直就是一头倔驴,看中了一条道,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这样吧,我是你的儿子这下行了吧?”

一个副市长给他黄石臼当儿子,应该说是赚大了,谭副市长觉得自己已经放下了身价,黄石臼应该有所让步,可黄石臼却还是一点都不领情,仍不依不饶说:“我端不起你这个儿子,你是我爹总可以吧!”

光棍不吃眼前亏,谭副市长看到黄石臼等在他的家里,并且刚开始就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愣得还怕不要命的,黄石臼现在是被逼进了死胡同的狼,呲牙咧嘴,随时都准备拼命。谭副市长不想拼命,好日子刚刚开始怎么就能与人拼命呢?所以谭副市长马上了就缓和了口气愿意成为黄石臼的儿子,黄石臼却不要这个儿子,要叫谭副市长是个爹,紧张的对峙终于缓和了下来,谭副市长还说:“叫谁爹不重要,别整那些没用的,黄财主,你就说说你遇上什么样的坎,我能怎么帮你就行了!”

黄石臼叹了一口气说:“这还有些差不多!”

黄石臼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他最明白这个时候最要什么,想要谭副市长救他于水火,不这样他真得就会被市委工作组一锅烩。谭副市长对这事也不是不清楚,只是现在躲不开,只能面对,所以谭副市长说:“那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拼爹了,有事说事!”

黄石臼的麻烦谭副市长已经掌握了大部,胡作非为的事还不算,就经济上的事,那块事都可以送他蹲大狱,数罪并罚简直可以判他死期一点都不为过。特别是这一次黄石臼在青山市整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又是在选举这个关口上,又是关于选举的事,黄石臼这叫找死,恐怕谁也救不了他,谁救他,谁就是要把自己陷进去,赔进去,因此在他刚一接到黄石臼的电话立刻就挂机,意思很明确就是不想趟这个浑水,却怎么也没想到黄石臼竟然等在他的家里,事情逼着他只能被动的面对,别无他路!

谭副市长人前人后,就是在会议桌上也总叫黄石臼黄财主,每每都能引来诸多与会者羡慕的目光,这个时候的黄石臼就觉得自己很有面子,就越发财大气粗起来,也不是怎么很算计往谭副市长家里送钱送物,谭副市长和他的老婆李俊秋从来就是来者不拒,为官一任,造福一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为官的年限总共那么几年,退了休之后,谁认识你是谁,连根火柴棍别人也不会送到你的手里。不过,为官也是一个高风险职业,稍有不慎就会掉下万丈深渊,现实的例子比比皆是,谭副市长也不是不了解,因此谭副市长有的时候就比较谨慎,特别是眼下这个黄石臼一定要设法摆平,决不能再在这个土包子手里,并且跟谭副市长跟黄石臼成了铁哥们,不管是真假铁哥们,可眼下对黄石臼来说庙里烧香还不就是图个关键的时候利用一下,求个平安,摊上事,收过他香火的鬼神能救他一命,渡过难关,庙里的鬼神能帮忙,却不帮忙,他黄石臼也不是省油的灯,更不是好惹的,那也只有砸烂这骗取了香火的鬼神泥塑,用他们的残破泥身来承受香客的愤怒了,一起与他受难吧!。

黄石臼眼下就是这样的香客,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谭副市长现在就有些后悔,不该结交黄石臼这样的人,授受他的贿赂,自己这也是让钱和贪心给害的。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有些悔不当初,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化解此事,以免酿成不可收拾的大祸,因此,谭副市长在态度上仿佛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放下姿态要解决此事。黄石臼看谭副市长改变了态度,一脸恼怒的表情瞬间缓和了下来,说了一句:“这还有些差不多,这才叫同舟共济,既然你我同在一条船上,就不要有二心,翻了船,我们说都不能幸免,其实我的事也很简单,也不用你上战场,跟什么人面对面地拼刺刀,对你来说就是一个举手之劳的事情,非常简单!”

谭副市长问:“不要绕弯子,你想叫我怎么做?”

黄石臼很干脆,说:“一句话,就是救我,救我就是就你自己,把你们派进旮旯屯的市委工作组全他妈撤回来就行了,你只是动动口的小事情。”

谭副市长听了黄石臼如此轻松地一说,眼睛瞬间一下子瞪大了,惊叫了一声:“小事情,黄财主,你在说什么哪,开什么玩笑,你以为那是菜市场啊多一句少一句没什么,你以为我是如来佛能一手遮天啊,我实话对你说吧,派市委工作组那是市委书记郑发奎和市长郭大年拍的板,我一个放屁都不响的副市长,怎么敢有那么大的胆说撤就撤回来了,再说,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啊!”

黄石臼嘿嘿一笑说:“这个我不管,这是你的事,你自己看着办。不过,我听说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人只要想办的事情,没有办不成的!”

谭副市长问:“这话是谁说的,简直就是放屁!”

黄石臼还是嘿嘿一笑说:“这话是我说的,你说放屁我也没有办法!”

谭副市长非常肯定地说:“这事我办不了,你找别人去吧!”

黄石臼说:“别人我没送钱给他们,比喻是市委书记郑发奎,市长郭大年,他们当然也不会办这事,反正这是就交给你了,你要觉得办不了就办不了,最好是你不办,反正我想过了,我要死了谁也好不了,我会把我的所作所为知道的所有事全部地坦白清楚,争取一个宽大处理,我不好过了,谁都别想再好过!”

谭副市长强调:“为人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做连一个送吃送喝的朋友都不会有,你会饿死在大狱里!”

黄石臼很轻松地说:“送什么吃喝,怎么死不是个死,所有的人一起陪我坐监不孤单,我到什么地方都喜欢朋友多的那种感觉,蹲大狱也是这样,我的话说完了,何去何从谭副市长你就掂量着办,军师,我们走!”

黄石臼冲舒克一挥手,舒克站起来就走。黄石臼带着舒克走出了谭副市长所在别墅的大铁栅栏门,他们根本就不管身后叫苦连连的谭副市长,黄石臼的这个时候心情好爽,一个副市长,一个在台上威风八面的副市长被他整成这样,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想到的,也从没有过的舒服感觉!

舒克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紧跑几步赶上前面螃蟹一样走着的黄石臼,问:“大当家的,你觉得这个谭副市长能给我们办事么?”

黄石臼胸有成竹地说:“有种他就不办,我现在就是一个赤脚不怕穿鞋的!”

舒克被鼓舞,他肯定说:“有时候我们就需要有这种破釜沉舟的决心,有了这样的决心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黄石臼没有接话茬,而是转移了话题说:“我们要找家饭店先把饭吃了,也有些渴,谭副市长的老婆李俊秋真不是个玩艺,老子大老远来趟市里不容易,竟然连口水都没给喝,先前我大包包小包包往他她家送东西的时候她又是茶,又是水,真他娘的热乎,今天对我就好像两个人一样,这个李俊秋小娘们真他妈太势力眼了,给老子上眼药,有你哭的时候!”

黄石臼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杀气腾腾。

按常理间,一般的人这样的心里话都会在心里说,而黄石臼却大声嚷出来,说在了军师舒克的面前,舒克对他来说也不是外人,也没有什么怕人的话,舒克却不是这样的想。舒克一直对自己的对公司被黄石臼吞并耿耿于怀,也在寻找自己东山再起的机会,他要东山再起,黄石臼就必须倒掉,要不然的话他还得吃亏,他没有黄石臼那么黑,那么狠,落井下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要审时度势分时机,这就要求不轻易动手,动手了就要彻底地将对方置于死地!

黄石臼不可能知道舒克对他离心离德,人就是这样,在顺风顺水的时候,就是从前的敌人都可可能成为你的朋友伙伴,可一旦走了狗屎运就像眼下的黄石臼一样,朋友都可能成对手,更别说像舒克这样曾经被迫就范的人,小恩小惠根本就收服不倒任何一个心大之人!

黄石臼他们走了。别墅里,李俊秋从楼上走了下来很生气地说:“以后就别再让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到我们家来,一点规矩都不懂,想求我们办事,竟然空着手,而且还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谭副市长听了这话,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头陡然窜出,他冲李俊秋吼:“败家的娘们,我叫你害死了!”

2

第二十六章:你是我爹(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