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新生帝国>第六十八章 苦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八章 苦世

小说:新生帝国 作者:生气的树叶 更新时间:2018/9/12 17:16:39

秋季在战火中悄然来临,司马音坐在马车上,他将头靠在马车上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一个月的时间里司马音时而骑着战马时而躺在马车里边休息边指挥,将汴梁附近百里之内的可用资源都搬得一干二净。

在坚壁清野的这个月时间里,他率领着安烈军的两千多人和谢杀玩起了兜圈的游戏,谢杀率领这两万多人的辽国降兵行动没有司马音的快,每每司马音将村庄都给搬走了之后谢杀才能赶来。

数十里外的两军斥候已经打成了一片,而对于游击战的战术司马音比谢杀运用的更加熟练。

一个月的时间里虽然谢杀多次的埋伏到司马音可能要去清野的村庄,每每两军一碰面安烈军打几下就快速的撤离转到下一个目标,这让谢杀很是苦闷。

完彦宗干的汴梁攻击已经打响了十多天,战争的惨烈程度超过所有人的想象,在女真人的驱赶下福朝降兵和辽国的降兵像野兽一样向巍峨的汴梁城墙上爬去。

他们眼里含着泪花,在爬到城墙的一半时有些福朝的降兵丢下手中的武器希望汴梁守军放自己进去。

可是战争就是这样的不容人们考虑,对于汴梁守军而言,这样的降兵队伍里是否有女真人伪装在里面,这些丢了兵器的降兵他们是否是真的想要归降汴梁这边,这些都不得而知,如果一旦是个阴谋放他们进来就是致命的隐患。

汴梁守军的将士含着泪水将坚硬的石块狠狠的砸向了城外的降兵队伍,有的士兵被砸中后扑通一声脑袋上开了一个洞,鲜血从洞中喷涌而出。

在战争进行到最为激烈的时候,汴梁城墙曾被数次的突破,赵鹏带着官兵用数倍于敌方的队伍将敌人逼退下去,每每破一次要死的人也就会成倍的增加。

源源不断的有士兵从城墙上被人抬着下去,尸体来不及处理,在集中起来的一块空地上被大火烧得一干二净,城墙下的队伍也不断的登上城墙,他们有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战争是什么,对于拼杀他们又怎么会懂得,他们有些人才刚刚登上城墙就被爬上来的女真士兵一刀砍死在城墙上。

赵鹏十几日来都奔波在城墙的各处,他知道这是福朝的最后一次希望,所以在战力不及女真人的情况下,他能选择的就只有这一项了,用人数去拖死对方这是最后的办法了。

觉明和尚也在汴梁城中学着司马音的宣传策略,调动着汴梁的百姓能够积极主动并且带有希望的去城墙帮忙,在这样的氛围中汴梁坚持了十多天。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太原已经成了一片白地,城墙已经被石块轰矮了一节,但是堆积的尸体却成为了城墙的一部分,完彦宗望已经停止了进攻,辽国降兵已经损失殆尽,死去的尸体将环卫四周的护城河给填平,河水的颜色已经被染的通红。

司马云图站在城墙上看着堆积在城墙中的躯体,他面目表情,这一个多月来的围困让他清瘦了许多,几日前他在大雨中率领着数百人的队伍在这坍塌了三分之一的城墙上阻击着敌人如洪水般的进攻。

这坍塌的城墙成了女真人进攻的焦点,堆积在城墙上的尸体被守城的将士搬来的石块压在了上面,但是还是被女真的飞弹给炸开,瞬间又再次的陷入了惨烈的绞肉战之中,尸体又再次的将坍塌的城墙封堵了起来。

赵嘉带着五百人的队伍来赶了过来,他看了看站在哪里一动不动的司马云图,他用手拍了拍司马云图的肩膀,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们又挺过来了不是吗,赵兄何故如此叹气,这样会影响士气的”司马云图转过头看着赵鹏的侧脸说道。赵鹏低着头然后抬了起来,勉强的笑意挂在了嘴角上不是很明显,但是已经让人看不出悲伤的气息。

“云图兄,这些尸体要尽快烧掉,将这三分之一的城墙给补回来,不然我们的人也将会死得更多”赵鹏望向坍塌的城墙。

“城外的那些尸体都应该烧掉,”司马云图说道,“味道虽然没有什么,但是也是怕其腐烂生个什么疫情,到那时也是很麻烦的事。”

赵鹏指了指身旁的一个副将,那名副将随即转身这数百人的队伍开始往城墙坍塌上的尸体倒去了油,大火在风中猛烈的燃烧了起来,浓烟滚滚像是太原发出的最后的求救信号。

“城墙修好后就又能多守些时日了”赵鹏疲惫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儿的表情,被鲜血染红的战袍上多了几分威严和肃穆。

一个多月来,太原发动了前所未有的战争动员,城中的百姓纷纷响应,有的人甚至将自己的亲人送上了战场,为的就是这最后的胜利的希望。

但是绝望的氛围还是不断的笼罩着太原,一个多月来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前来支援太原,那些赶去支援汴梁的军队也被女真人击溃打散,这些是太原的老百姓无法得知的消息。他们总是认为在过不了多久福朝的王者之师就会出现在太原城外将女真人逼退,可是一直没有这样的消息出现。

汴梁城中饿死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在城墙告急的时间里维护治安的捕快也都被拉到了城墙上,城中发生了数起的抢粮案却无人在乎,几次还是司马云图为了维护仅剩的粮食,才派人将抢了的粮食从盗匪手中夺了回来。

在距离汴梁城不远的丛林中,卓五带着一千多人的骑兵正躲在哪里,他们跟着司马音的两千安烈军来到了汴梁附近,在完彦宗干的这数十日对汴梁的攻城站中,他们这支队伍远远的躲在丛林中默默着观察着完彦宗干后勤部队的动向。

“卓大哥,这七千人的女真后勤大军,你说我们真的能打得过吗”王家力疑惑的望着卓五。卓五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

“不管打不打得过,我们总得试一试啊,再说了我们有重甲骑兵,再加上这些火炮,打他个措手不及还是有可能的,先生的坚壁清野也已经差不多了,该是我们出击的时候了,这几日一定好好好观察敌人作息规律”卓五手中的望远镜举了起来,穿过树林看见了女真大营中随风飘起的战旗。

秋日的夜晚寒冷而宁静,一名拿着望远镜的士兵正藏在女真后勤大军驻地马坡不远处的草堆里,另一名更年轻一点的士兵拿着一根黑色的木炭记录着老人看到的东西。

“子时一刻准时换班,每次都是五个人,上来的人从东面围墙上来,下去的也是同一方向,每两里有一岗哨,每个岗哨都比前一个岗哨换班晚一刻钟”说出这些是明叫做刘家辉的老兵,而一旁记录的小兵叫王明。

“这些真的有用吗刘大哥,这些还用观察这么久吗一个晚上就够了啊,上面怎么让我们连续十几天的反复的记录着这些无用的东西呢”王明有些不解的问道,刘家辉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然后摆了摆头顶上的草环,这是在训练营中学到的伪装术,虽然简陋了些但是这十几日的近距离观察敌人竟然没有发现他们。

夜色在这里成为了他们最大的掩护网,也只有在晚上两个人才能自在一些,活动的范围也有所扩大,但是每次轮班一旦到了白天他们都会在哪里静静的待在哪里一动不动的。他们带着一个望远镜本来可以离大营距离远一些,但是为了保证信息的更加详细和最小的误差。王明带着刘家辉选择了一个更近一点的地方。

白天的时候,连吃东西的动作都缓慢得生怕被敌人看见一样,每隔几天女真人几十匹的战马就会围着围墙在方圆十里内进行一次大搜查,每一次都是王明和刘家辉的生死考验。女真人战马的铁蹄数次从他们的身旁跨过但是都没有发现,每次有战马从身旁跨过王明总会微微的吐出一口气,然后眼睛斜向一旁的刘家辉笑了起来,刘家辉用余光看着他也跟着笑了起来。这笑声像风一样的声音,让人一点察觉都没有。

只是有一次,女真人从大营里用绳子栓着奴隶的脖子出来搬运东西,女真部队在各地掠夺的粮草都会将其搬运到这个大营中。在一群奴隶走过的地方,一名福朝的士兵踩在刘家辉的身上垮了过去,随会那名福朝士兵感到了些许的不对,回过头来盯着那块软绵绵的东西好久,随后被女真人的长鞭给赶走了。在被女真赶走期间,他还时不时的回过头来看上几眼。

那时的刘家辉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身体也已经被吓得发软。一旁的王明已经准备握刀跃起鱼死网破,万幸的事没有发生。

那名福朝士兵在回来的途中还故意从原来的那块地方走过,但是那时感到情况不妙的王明已经和刘家辉缓慢的移动到了更远一点的地方,在那名士兵再次经过那里时,王明咬着牙在草丛中露出愤怒的眼神盯着他看了半天。

1

第六十八章 苦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