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绿绽>第1章 需要引导的年轻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章 需要引导的年轻人

小说:绿绽 作者:半禅先生 更新时间:2018/8/20 15:28:41

“今天是周末啊!拜托老三!你这天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每次下床都跟地震似的,哥的瞌睡虫都被你吓尿了!”说话的闫辉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同时把头深深的埋进了被窝。

“老三”是大学里同一宿舍里按年龄排序的雅号,这个宿舍里的老三是吴峥。吴峥的光脚丫踩着上下铺床之间的梯子吱吱作响,然后胡乱的在书桌上翻找自己的求职简历。“总算找到了,死闫辉!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有个当老总的舅舅不用发愁找工作,我还得自力更生呢!”

闫辉把头从被窝里探出来反驳道:“我最受不了你这种事事划红线、处处分阶级的尖酸刻薄,难道我舅是老总还能怪到我头上不成?”

“行啦!你们俩一睁眼就互掐,我的美梦都被你们破坏啦!”说话的是宿舍里年龄最大的老大姜浩然。

吴峥看了一下时间,慌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简历、成绩单以及近乎全部的奖励证书,随口说道:“快来不及了!面试第一准则:准时。我要走了!”

“行行好!快走吧!”“good luck!”闫辉和老大先后回应。

吴峥背上挎包,匆匆走出宿舍楼冲进了略带寒意的晨曦。他一边走一边回想着这段时间找工作的辛酸经历。临近大学毕业,吴峥为了能趁早找到工作,提前半年就开始辗转奔波于各个大型招聘会之间了。近百份的简历投放出去都是石沉大海,好不容易接到几个面试的电话,都因为自己缺少工作经验、而被拒绝。最让他气愤的是,有两次面试已经进入到最后一关了,面试官竟然对他奉若珍宝的奖励证书熟视无睹,而是选择了具有唱歌、表演、打球等特长的其他竞争者。这件事情给他触动很大,从小到大乖乖学习,努力拿高分的吴峥,一时间无法从高分就是“王道”的校园生态环境转化到“实用第一”的社会用人标准中来,致使他经常莫名的悲观失落。

吴峥紧了紧身上的运动外套,再一次加快脚步,以驱散钻在身体里的湿冷。他对眼下这次面试很有信心,一方面是经历过几次惨痛的失败后,感觉自己的心理素质明显好于从前,至少是不会轻易的脸红、心慌了。另一方面,他打听到此次招聘只面向应届毕业生,没有了社会从业人员的竞争,与同届竞争者相比,自认为在成绩上的优势应该能够得到一定认可。

来到应聘写字楼,走廊里屈指可数的长椅上早已坐满了前来应聘的年轻人。有几人西装革履的装扮和难脱稚气的脸庞形成的巨大不协调,无意间勾画出对方的刻意呆板。吴峥差点因对手的形象笑出声来,他自以为是的认为,过分包装只会使人显得更加笨拙和不自信,然而,他未曾想到,一身随意的学生装在留住自己个性、展现随性的同时,也暴露了他不善于改变自己融入新环境的性格特点。对别人的取笑没让他轻松片刻,吴峥就看到一个个失落的脸庞从面试房间出来,紧张和慌乱很快又占据了他的内心。

“吴峥到了吗?”忽然,面试房间有人朝走廊里喊道。吴峥惊慌中应声,拿出自己的简历和各种证书就走了进去。屋子中间一把椅子前正对着两个面试官,一男一女,男的戴绿框眼镜,发型时尚,花格西装,说话时略带女性气质,他很容易让人想起“娘娘腔”,女的年纪稍大,西装盘发,背靠软椅,大气端庄,俨然一副老板的派头。吴峥恭敬地用双手将简历和证书呈上去,然后回到椅子上就坐。

“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其中男面试官说道,并随意地翻阅着吴峥的资料。吴峥刻意把他最引以为豪的两个国家一等奖学金证书放到最上面,希望对方能够翻开看看。他一边注视着面试官翻动证书的右手,一边自我介绍道:“我叫吴峥,计算机专业,现在是大学四年级学生,今年7月份毕业。我很希望能到贵公司工作,我认为自己的专业很适合应聘岗位,同时,自己也有足够的信心胜任这份工作。希望能给我这次机会!”

可能是吴峥刚才程式化的回答让自己稍显紧张,一男一女相视一笑,带着绿眼镜的男面试官继续问道:“你的专业成绩很不错嘛!你觉得自己的专业可以怎样为我们公司服务呢?”

吴峥事先做了点功课,收集了一些有关此类信息咨询公司的情况,所以回答起来底气十足:“咱们腾达科技主要以信息咨询业务为主。当今世界互联网无疑是最大的信息共享平台,我的特长就在于可以帮助公司从互联网上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当然,简单的互联网信息检索十分简单,但是要从无数条相关信息中筛选、分析、甄别有价值的信息,必须有一定的大数据专业知识。我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一点上发挥专长。”

对面的女老板投以认可的目光,并示意男助手继续提问。男的用手正了一下那副显眼的绿眼镜,眼睛透露出一种不易觉察的狡黠,“那么,就像你刚才所说,互联网信息检索的门槛相对较低,面对残酷的竞争,我们有时就不得不采用一些‘非常手段’才能拿到重要信息,你认为在这方面你有何专长?”

吴峥听到对方的问题忽然感觉嗓子眼一紧,因为他没料到面试官会问这么的敏感的问题。在他看来,商场中的“非常手段”无非有这么几种可能:贿赂、色诱、偷窃。似乎自己哪一种手段都不在行,吴峥心里嘀咕:对方问题是不是有问题?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年轻人不用急!好好想想!我们公司不像那些有名气的大公司张扬,但是提供的待遇可一点也不差!只要你有能力,在我们这里也一定前途无可限量!”绿眼镜鼓励吴峥不要放弃,仔细想想。

“贿赂、色诱、偷窃”这几个字眼不停地在吴峥眼前碰撞,即使碰得粉碎,吴峥也不敢想象对方的优厚待遇能和这些犯罪词汇联系在一起。他面露难色,一头雾水,显得木讷无助。

这时,靠在软椅上的女老板似乎对眼前这个老实呆板的应聘者产生了恻隐之心,用夹杂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对绿眼镜说道:“我看这小伙在怪实在的,你可以给他一点提示,年轻人都是需要引导的!”女老板的解围让吴峥顿感喜悦,心中涌出一股咸鱼翻身,死里逃生的滋味,随即向女老板投以感激的目光。

“是,叶总!你是学计算机的,那肯定知道黑客技术了,能谈谈木马程序吗?”绿眼镜的问题看似无意,但却一语道破谜底。吴峥瞬间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很快说道:“木马一词来源于古希腊传说中的特洛伊木马计,木马程序是一种病毒文件,这种计算机病毒可以像试种木马者提供打开被种主机的门户,可以任意破坏、窃取对方文件,甚至控制对方主机。你们是想让我利用计算机病毒侵入别人的计算机窃取重要信息!?”

“哎?不能说窃取,信息这种东西又不是我们有了别人必然就失掉了,充其量叫共享!”绿眼镜很在意吴峥的这个用词,马上严厉的开导说。吴峥看到对方略显激烈的反应,后悔刚才说错话,使自己再一次陷入尴尬。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随和的女老板再次解了吴峥的围,她安慰说:“你不用紧张!站在不同的立场,看问题的角度当然就不一样了!你还没有进入社会,不知道竞争的残酷和生活的艰辛。为了求生存、求发展,你不这样做就会被对手抢了先。年轻人好好想想吧!如果愿意到我们公司,可以到这里找我,明天招聘会还有一天的,我很欣赏你的踏实和专业。”

吴峥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难道不是说女老板已经同意给自己工作了吗?他本想立刻答应签约,但是心中出于对“偷窃”二字的纠结,又没有立刻应承下来,只好掩饰住内心的矛盾说了句“谢谢老板的赏识!我会好好的考虑的。”然后走出了写字楼。

选择进公司,就会涉及利用黑客技术窃取他人信息,虽然现在国家追查网络犯罪的手段和方法都还很有限,但可能损害他人利益,甚至吃官司。如果不去,从私心讲,不光是失去了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还错过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女老板。吴峥内心确实对那位女老板心存感激,现在耳边还不停地环绕着那个亲切的南方口音,吴峥纠结了一路也没有拿定主意。

“嗡嗡嗡!”吴峥拿出裤兜里震动的手机,“喂,老大,什么事?”

“我和闫辉在KTV,这边出了点事,你马上过来!”电话里传来老大沙哑的声音。

“好!马上到!”吴峥挂上电话就在马路中间拦住一辆的士,直奔KTV。老大和闫辉是吴峥大学里最好的舍友肩“死党”,他不希望两人遭遇任何不幸,瞬间就把工作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吴峥走进昏暗的KTV包间里,立即被刺鼻的烟酒味熏得干咳流泪。他把袖子捂在鼻子前面,赶快关掉喧闹的歌曲,指着趴在沙发上的闫辉问道:“老大,这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们跟人打架挨揍了,原来就是喝多了啊?”

老大一脸醉醺醺,话也说不清楚,“闫辉心情不好,我陪他喝了点,想办法把他送回学校吧!这家伙太肥了,我一个人搞不定。”说着就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要搀扶闫辉起身。

吴峥的手刚挽住对方的胳膊,闫辉手臂一挥,破口大骂道:“什么他妈的爱情,都是扯淡!老三,来喝!… ”

吴峥这才判断出是怎么一回事,“老大!闫辉和贾妍分手了?”

老大重重的点点头,然后安慰闫辉道:“听哥的,你已经尽力了!没什么好难过的了。”老大在酒精作用下,双眼迷离,正准备再去搀扶闫辉,没想到对方猛然间酒劲发作,用力一推,直接把他推倒在满地的酒瓶之间,引起“哗啦啦”一片响声,险些被碎玻璃扎伤。

“闫辉你耍什么酒疯!差点把老大弄伤!”吴峥赶忙扶起老大查看伤处。

闫辉完全失去了意识,竭斯底里的吼道:“贾妍!我哪里对不起你!连工作都给你安排了!还要离开我,你太狠心了…”

老大摔倒一跤,仰面躺在沙发里,并用手在空中乱舞着叫嚷道:“老三,让他折腾!折腾够了就没劲了!”吴峥知道自己一个人是无法把这两个喝得烂醉的家伙弄回宿舍的,何况闫辉又在闹,他只好坐在一旁等他们酒劲过去。

吴峥看着闫辉痛苦的样子,再一次感受到了爱情的娇贵和脆弱。闫辉和贾妍已经相处了三年,闫辉为了和女友在一起,百般口舌才从他舅舅那里找来一个工作机会,虽然做的是销售,但是收入可观。常言道女人心,海底深,贾妍压根就不满足于闫辉提供给她的一切。这一点除了闫辉没有察觉,其他人都心知肚明,好友的善意提醒和爱情放在一起的时候往往就会变味,最终的结果只有时间可以验证。

吴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两俱烂醉如泥的躯体带回宿舍。

早上,吴峥看到两人还没有醒来,轻轻地收拾完东西准备出门。

“老三,你背着书包干嘛去?今天不是周末吗?”老大已经醒来。

“上自习,下周还有一门课要考试,我得准备一下!”

“兄弟!马上就毕业了,谁还在乎最后一门考试呀!”老大的意思是,只要考前把老师的重点看一看,考个及格成绩是不成问题的,大四的学生没有几个能静下心来复习的。

“我不行,复习一下心里踏实,你和闫辉再睡一会,昨天喝的都不少。”这是吴峥上大学以来的习惯。

老大忽然拍着自己的脑袋说:“哎,瞧我这记性!你不说我都忘了,昨天可被闫辉害惨了!本来说是请我唱歌的,后来就稀里糊涂的被他灌了不少酒。对了,他和贾妍分手了,要我说,早分早好…”

“嘘——”吴峥用手指了指熟睡中的闫辉,老大这才把溜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他聪明的转移了话题,“你昨天面试怎么样了?没有被我俩影响到吧?”

“比较纠结啊!人家基本同意我进公司,但我对这份工作心里没底!”吴峥叹气道。

“你总是考虑的太多!有什么好犹豫的?现在找个工作比登天还难,都是工作挑我们,我们挑工作可稀罕啦!只要待遇不错,就可以试试嘛!”老大显得苦口婆心,那架势看起来如果是他肯定当场签约。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吴峥选择自己第一份职业时还是很慎重的,这份心情对于已经保送读研的老大是不易体会的。

其实,吴峥的内心也被那份待遇吸引了,不错的工资,不错的老板,而且还是干自己擅长的计算机专业。俗话说“商场如战场”,战场上尔虞我诈屡见不鲜,商场上刺探情报也应该是家常便饭,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吴峥渐渐打消了最初的顾虑。在老大殷切的眼神中,吴峥答道:“你说的对!就这两天,我去答复人家!”

大学校园里的生活是惬意的,恋爱是自由的,上课是随便的,考试是煎熬的。依靠自我约束形成的校园秩序是随机而富有弹性的,毕业生的最后一次考试把这些特点展现的淋漓尽致。不少考生把考试重点提前做成小抄夹在笔杆里,袖管里,抄写在笔袋里侧和橡皮表面,以备不时之需。有个别霸气的考生只会左顾右盼,坐等有人答完试卷然后誊写。监考老师几次提醒警告效果甚微,因为大部分人深信老师们是最念师生情分的,一般不会在临毕业前让学生挂科丢分,最惨也能记个60分,算是仁至义尽。这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及格已经足以。

考试过半,教室里躁动不安,吴峥充耳不闻,一心扑在试卷上。这时,忽然有人猛戳他后背一下,紧接着眼前飞来一个纸条,上面赫然写着“填空1.7.10,选择2.5…”题号后面留下空白。吴峥把头扭过一看,闫辉正隔着好几个人冲自己使劲眨眼睛,不过刚才的纸条显然不是他扔的,因为距离太远了。

吴峥寻思,如果自己把答案写在上面,还不得形成一条造福沿途的“丝绸之路”啊!他担心影响太大被老师发现,于是选择默不作声。几分钟过后,一条超远距离的弧线从空中划过直击闫辉的正脸,被“打脸”的闫辉面露疼痛,但看到纸条立刻就变得喜出望外。

考试结束后,闫辉马上向吴峥道谢,脸上的笑容把分手的痛苦挤兑的荡然无存。“谢啦!又一次雪中送炭,中午请你吃饭!”一听吃饭,吴峥想到老大昨天被灌醉的事,连连推辞道:“别!千万别!你把自己哄开心就行了,千万别再祸害其他人。”

闫辉脸色尴尬,然后大彻大悟的解释道:“你是说我跟贾妍啊?没事啦!其实以前她也跟我提过,我们都好一阵子不在一起了,只不过昨天一喝酒,闹得我心情不好,谢你昨天把我弄回宿舍啊!”吴峥看着闫辉的冷淡,表情差异,心想这反差也忒大了吧!昨天还死去活来的,今天就风平浪静了。

“好啦!别不相信了,总之我没事。你要干嘛?我陪你!反正自己一个人待着也无聊。”闫辉挽住吴峥的手臂就往前走。

吴峥只能无奈的感叹道:“你真是朵奇葩,昨天还是一枚没有爱情就活不下去的情种屌丝,今天就不食人间烟火了!我是该夸你天真无邪呢?还是该说你冷酷无情?好啦!没事就好,正好我要去一家公司的招聘会,就让你亲眼见证一下,哥是怎样签约第一份工作的吧!”

“行啊,你小子可以啊!什时候找到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闫辉兴奋的用力拍了一下吴峥的后背。

“疼!能不能轻点!你光顾着失恋发泄啦!那还能顾上兄弟的事!”吴峥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再说!再说我还打你!”闫辉说着又要扬起手,吴峥只好求饶,不敢再提他的糗事。

1

第1章 需要引导的年轻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