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绿绽>第3章 谁硬气大家就听谁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章 谁硬气大家就听谁的

小说:绿绽 作者:半禅先生 更新时间:2018/8/21 14:27:41

大学四年,吴峥一直保持着定期给家里打电话的习惯,独自一人在外生活让他更理解父母供养自己的不易,每当拿起电话,他总是报喜不报忧,别人在他口中听到的生活充满美好。可是今天,他不得不就一个重要的问题征求家人的意见。

“喂!爸,我妈的病情好点了吗?”吴峥在一个灯光昏暗的电话亭对着话筒问候。

那边迟疑片刻,传出来声音:“还行,医院说你妈的病发现及时,并不严重,但是得做手术,下个月初就做。你最近怎么样?家里事忙,照顾好自己!”吴峥从父亲低沉的声音里听到了疲惫,他知道父亲照顾生病的妈妈一定备受煎熬,关心的问道:“家里还有钱吗?前期治病已经花了不少了!”

“这个你不用管!家里的事有我呢!你只管管好自个就行!”父亲一向把吴峥当个孩子看待,从不给他为家庭分担责任的机会,那是一个父亲特有的倔强。

吴峥知道自己是不会从父亲那里得到关于家里经济状况的任何信息,自己早已在网上查遍了所有关于乳腺癌治疗的信息资料,推想父亲一定已经借了不少外债。吴峥不愿挑战父亲的威严,但又想给艰难中的他一些鼓励,低声说道:“我会尽快找到工作的!你好好照顾妈妈,到时候我跟你一起还清欠债!”

电话那边沉默许久,然后父亲轻轻叹了口气说:“好!”

吴峥站在昏暗的光线里,想象着远在家乡的父亲一个人此刻承受的巨大压力,内心本能的涌出一股滚烫的热流,他恨不得立刻能将父母从生活的艰辛中解救出来。

次日,他拨通了上尉的电话,争取到了一个入伍机会。

军人做事非常干练,两天后上尉就帮吴峥办妥了所有入伍手续,就等宣布命令了。吴峥这时又给家里打去一个电话。也许是上一辈人对军人特有的敬意,父母听说儿子参军入伍都很高兴,吴峥的心里也舒服了许多。

吴峥和其他一起报名参军的毕业大学生站在招兵办的楼内大厅里,等待着工作人员宣布最后的去向。虽然是六月火热的天气,当宣读命令的那一刻到来时,所有人都按耐住躁动,屏气呼吸,除了招兵办的上尉宣读报到命令的声音,就只剩下了每个人的心跳声。即将到来的命令即便决定不了他们的一生,也将至少影响他们数年,因此,每个人都生怕从耳朵里漏掉一个字,耐心的收集上尉发出的每一丝声响。

当心跳越来越快的时候,吴峥清楚地听到,“命令:限吴峥于7月6日12时前到S军Y团报道。…”“S军Y团”对于他是那样陌生,从未听过,更不知道在哪里,吴峥唯一清楚的是,从宣布命令的那一刻起距报到时间仅剩一天了。

命令宣读完毕后,吴峥很快找到招兵办的上尉问清了部队地址,就急匆匆的去火车票代售点买票去了。火车票代售点人不算多,基本没有排队就买到了晚上八点的一趟车,要过12个小时才能到上尉给的那个地址。这时,他才意识到即将报到的单位原来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

为了赶时间报到,吴峥只能简单的跟老师和同学道别,一下午便钻在宿舍里收拾起了自己的行李。匆匆吃过晚饭,正准备提行李到火车站时,宿舍楼下不知何时自发的聚集了一堆前来送行的人,其中有几年的宿友,有同班同学,还有跨年级的学弟学妹,看着这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吴峥的眼睛湿润了。

慢慢走下楼梯的几步距离中,吴峥深切的感受到藏匿在心中的感情原来是如此深沉,以至于自己平时都未曾留意到。大学四年积攒起来的深厚情谊,早就注入到了他的灵魂和内心里,原来只有离别时才意识到,那竟是如此的让人难以割舍。瞬时,吴峥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滑落在地。

吴峥沉默的走下楼梯,平日里最爱跟自己开玩笑的“死党”闫辉走上前来,抢去他手中的行李箱,随后便是沉默的随行。

吴峥看着这个平日里性格爽朗,大大咧咧,喜欢开玩笑,被全班公认为“活宝”级人物的闫辉,今天却异常沉默。他半开玩笑的说:“以后又不是见不着了!别告我你想哭啊?你以为你自己是小女生啊!你的眼泪只会让人恶心!”

闫辉不作声,只是用手紧握了握行李包,然后看着吴峥苦笑了一下。吴峥的幽默并没有缓解沉重的氛围,自己心情反而受到了更大的影响。

他哽咽着逐一同每个人拥抱握手就是说不出话来。沉默的人群如同在一条干涸河床上的流水,慢慢的向开往火车站的公交站牌下移动。吴峥的心头百感交集,一会儿希望时间快点,好结束这伤感的送别,一会儿又希望时间慢点,好让自己多感受一下校友情谊。等待中,吴峥争取时间跟每一个同学和朋友做最后的道别。

公交车来了,吴峥看着慢慢靠近的汽车,同送行的同学再一次拥抱告别。闫辉是最后一个,当吴峥抓到他的手时,闫辉的脸部肌肉似乎痉挛一样,用带有哭腔的声音对吴峥说道:“在部队好好干!”

吴峥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瞬间把闫辉抱住,“我会去找你的!”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就挤上了公交车,刚坐下来,眼泪就再一次如同泄洪般流淌了下来。一路上吴峥的心情始终无法平复,任由泪水在眼眶里流淌打转。

上火车后,吴峥还一直沉浸在对大学四年生活的回忆中。“嘀铃铃…”忽然手机响了,都晚上12点了这会是谁呢?吴峥一看电话显示“老大”,按下通话键说道:“喂,老大!在哪呢?我明天就到部队了!”

“我知道,我这不是提前回家了,也没给你送行。你坐的那趟火车路过我家,我在站里等你,一会见啊!”电话里传来老大姜浩然亲切的声音。

吴峥心头又是一颤,一股暖流灌入心窝。“老大!我知道你的心意,兄弟我真的心领了,实在太晚了,你在家休息吧!有时间我一定找你去!”

“我都到站了,别废话啊!我等着你呢!”电话那边传来最后一句,然后挂掉了。

顿时,无尽的激动和感触再次涌上吴峥心头。车站到了,停车5分钟,吴峥迅速挤下车去寻找在站台等候的老大。

老大对这趟车非常熟悉,吴峥一下车就看见他手里提着一大包零食冲自己招手,“老三,你今天路过我家,我肯定得来送你一程!这点吃的你拿上,路上吃!”

情绪刚刚恢复平静的吴峥再次被彼此的友谊感动,几经哽咽的他双手紧握着老大手臂,连句谢谢都忘记了,只是含糊的冒出一句,“老大,我不会忘记你的!”

老大倒还是比较自然,“时间真快,以后就各奔东西了,以后多联系吧!”

“肯定的!”吴峥激动的回答,然后依依不舍的回到了火车上,他又一次被大学里的那份同学情谊感动了。随着火车再一次开动,他的泪水悄悄地湿润了眼睛,视野里留下了一片对未来的迷茫和模糊。

火车到站时已是第二天清晨8点钟了,吴峥在硬座上经过一夜颠簸,感觉身体疲惫至极,一下车就找到就近的洗手间用水洗了一把脸。稍微清醒点后,他意识到自己正孤身一人处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还要到达一个自己从未去过的地方,内心涌出了从未有过的孤独感。

来不及伤感的他很快调整心情,找到了一辆出租车,只是司机说路比较偏,需要加点钱,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吴峥终于乘上了这辆能让自己赶快到达单位,消除内心孤独感的出租。

一路上吴峥眼巴巴的看着道路两旁的高楼大厦越来越渺小,商场店铺也越来越稀少,最后干脆就只剩下绿油油的田地了。他虽然了解部队一般不会驻守在繁华市区,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从火车站到报道地点的路程竟是如此曲折漫长,城市-街区-市郊-村庄-田野-大山。吴峥的心态也由此经受了一个坐过山车似的奇妙过程。

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出租终于在大山深处的一个村庄附近停下了。司机指着半山腰一个挂着“八一”军辉的绿色大门,告诉他那就是你要找的地方。吴峥从车上拎下行李后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公路旁,本能的将四周环视一遍。茂密的树林像屏障一样遮住了这座山的体貌,响亮的知了叫声让人很快就感受到了山中的静谧。在通向山腰的一条小路尽头,露出了一扇不起眼的军营大门。透过严密的钢筋栅栏门,吴峥看见了一张白色的长桌前端坐着两个执勤的战士,青砖铺成的道路旁散落着几个清扫卫生的人,不远一排整齐的队伍刚从门前经过…

眼前的情景使吴峥感受到了部队的朴素和稳重,一想到这儿将是自己以后工作生活的地方,心中泛起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后来,他才知道出租车把他送到的地方原来是Y团的侧门,这是为了方便出行而设定的。单位的正门则呈现出一种迥然的风格,不但气势宏大,而且有全副武装的哨兵把守,给人的感觉庄重、威武。

吴峥两步并作一步,拎包跑到了营门口,把报到证交给执勤战士一看,便被很热情的告知了报到的地点。吴峥拎着大包小包来到机关楼里,为了给别人留下好印象,他放下行李箱整理整理衣装、提提精神,轻轻敲门。

“请进”屋里传出声音,吴峥推开门一眼就认出了和自己携手制服歹徒的上尉,他正端坐在办公桌前,没想到自己认识的唯一一个军人竟在这里遇到了,不禁喜出望外,一时说不出话来。

“吴峥啊!你来了!是不是在这里见到我很好奇呀?”上尉看着诧异的吴峥先开口说话。

吴峥这才回过神来,“是啊!是啊!这怎么回事?李大哥!喔!不对!我该叫你首长吧?”吴峥虽然还不懂部队中正规的称呼,但知道叫“大哥”肯定是不妥的。

上尉摇摇头说:“首长?可别这么抬高我,私下里我还是你大哥,不过,工作场合你得叫我股长!”

“股长?”吴峥嘟囔了一句,好像在恶补军事常识的时候见到过,可是印象不深,但也不好意思进一步讨教了。“那我为什么被调到这儿?是你安排的吗?”

上尉看出吴峥喜欢刨根问底,故意脸一沉,“怎么?不愿意吗?当然是上级决定的!”

吴峥被“股长”忽变的脸色吓住了,表情也紧张起来,连忙“不是!不是!”的辩解道。

上尉又立即变回笑脸,“看把你小子吓的!当然是我向上级推荐的!我从学校了解了你的情况,各方面都很优秀,是个好苗子!给首长一汇报就留到自个儿单位了,谁不想要好兵呀!以后记住一点!不该问的不问!这是保密纪律。”

这突如其来的小转折让吴峥心花怒放,没想到自己在别人心中已经是“好兵”了,以他当时的理解,这部队里的“好兵”就跟学校里的“好学生”差不多,上有老师的“器重”,下有同学的“看重”,他也很享受这个新的身份,连连给上尉道谢。

“好了,说正事。你刚进部队,好多事情还不了解,团领导计划让你先去三连待段时间,主要是当兵体验体验基层生活,然后再安排具体工作。”上尉李大哥这回是在履行他当股长的职责了。

“行!大哥,我听你的!”吴峥觉得这样叫得亲切。

估计是这声“大哥”叫的过于亲切,李股长皱了一下眉头,但还是没有说什么,摆了摆手,“我已经给三连打过电话了,你直接去就行。”

“好!大哥我走了。”吴峥叫顺嘴了,不小心又冒出一句,意识到失误后,害怕他再皱眉头,赶紧转身离开了。

李股长忽然叫道:“小吴,先等一等,去了三连可要好好表现,跟连队领导和同志们搞好关系,这好兵也需要锻炼。”

吴峥一听股长的话里有送别的味道,心想完了,三连估计离机关肯定近不了。刚让老大和闫辉送到部队,本以为见到熟人能够有个依靠,没想到不到一杯茶的功夫,他也要把自己送出去。此时,吴峥敏锐的觉察到,部队里的上下级之间有种特别的约束在限制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能太近又不宜太远。他脸上无意间流露出一种背井离乡、孤独失落的伤感。

见状,上尉李大哥心又软了下来,觉得自己刚才不该端股长的架子,于是安慰道:“吴峥,你可以随时到我这里坐一坐,打电话也行,我的大门随时对你敞开!”

“好,知道了,我一定好好锻炼。”吴峥的心情又多云转晴了。

吴峥再次捡起大包小包,来到了三连。其实,三连并没有他想象的遥远,不过是在同一个院里的另一座山下。连长叫郝振鹏,正在连部办公桌前坐着,见到吴峥进屋,头也没有抬一下,两眼紧盯电脑,显示屏背景上的几辆战地坦克,火舌喷射,硝烟弥漫,营造出一中杀气腾腾的氛围,吴峥也被那副感染力极强的画面吸引了。

连长瞟了他一眼开口道:“吴峥?对吧!李股长给我说过了,要到咱们连锻炼段时间。你可不能抱有临时思想啊!进了三连的门就是三连的人!你的情况特殊,没有当兵经历,暂时就不给你安排职务了,先到一班,配合班里工作。先这么定!还有什么事吗?”

这个连长对自己一副代答不理的样子,跟熟人李股长相比,股长算是客气多了。吴峥也不好多说什么,“没事,连长!我听连队安排!”

这时,连长才扭过头看了吴峥一眼,意味深长的说:“最后提醒你一句:要想当好干部,就首先得当好兵!去吧!”

原本吴峥头脑里对干部和兵之间的区别理解的并不是十分透彻,此刻,连长的话让他知道干部要更难当一些!同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就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里,之前通过网络查阅的各种资料远远不足以让自己真正了解这里的运行机制,应接不暇的陌生词汇让他感到愈发的陌生和孤独。

连长叫小战士侯聪把吴峥带到一班,侯聪个头不高,皮肤白皙,热情的笑脸上透着几分机灵。吴峥问他多大了,小伙子右手食指弯出一个勾,解释说,自己90后,也可以理解成十九岁。侯聪很爱说话,从连部到一班宿舍两层楼的距离就问了吴峥许多问题。吴峥初来乍到,不好隐瞒什么,也都尽量如实相告。

两人正谈得投机,侯聪忽然止住了声音,吴峥发现一个脸色黑瘦的老兵站在楼道里,侯聪恭敬的搭话:“班长,这就是分到咱们班的新排长,你看给排长住哪张床铺?”

黑瘦老兵脸一沉,满脸严厉,尖锐的目光打量了吴峥一番,“就睡你上铺吧!是不是排长还两说呢!”

侯聪生怕自己听错了,赶忙又问:“班长,你是说让一个排长睡在我上铺?你不怕连长训你?”这个机灵的小鬼肯定意识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

“你是班长,还是我是班长?我接到的通知是让他来当兵锻炼的,那本班长就得一视同仁,其余事情我不会考虑!”黑脸班长双手后背,做出一份盛气凌人的姿态,显然很生气,侯聪很识相的低下了头。

站在一旁的吴峥不明白引来两人分歧的缘由,他不愿看到别人因为自己产生不愉快,马上缓和道:“上铺挺好的呀!我在大学就喜欢睡上铺,侯聪快带我去,胳膊都酸了!”

侯聪这才领着吴峥进了宿舍,因为其他人都在外面训练,宿舍里并没有人。侯聪很麻利的帮吴峥把东西放到上铺,他一边整理床铺,一边抱怨说:“整个三连就数他一班长难相处,你看他那牛气哄哄的样子,真好像是天老大,他老二!在我们这些新兵面前摆谱也就算了,没想到他见到你这个排长也摆出那副臭架子,真是让人讨厌!”

吴峥知道李股长安排自己是来下连锻炼的,可从没提过当排长的事。侯聪这么一说,他心里也有些纳闷了,“侯聪,何以见得我是排长?过来时,机关李股长和连长都未交代过这事呀!”

侯聪停下手中的活,狐疑地盯了吴峥一会,忽然乐了,“排长,你太谦虚加低调了吧?怕我到处散播消息?你放心,这事没什么好保密的!大家一看都明白。”

“你说的这是哪跟哪呀?我真没骗你!”吴峥再次郑重地回答。

侯聪上前一凑,有板有眼的说道:“那我就给你分析一下,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我们三连以前的一排长去年训练负伤了,一直住院治疗,至今没有确切消息,估计是伤的不轻无法正常工作了。现在你作为一名干部学员,分到我们一排一班,虽然明面上是让你先来锻炼的,但是等你干上三两月熟悉情况后,还不是顺其自然就转正了?所以到那时,我看那个又倔又硬的大黑熊怎么办!”鬼精的侯聪在有板有眼的推想即将发生的场景时,脸上呈现出来难以掩饰的得意嘴脸。

“看你这眉飞色舞的样!谁是大黑熊啊?”吴峥看到侯聪的夸张表情有点想笑。

侯聪神秘的解释到:“一班长啊!这是大家背地里给他起的绰号。至于为什么,你自己慢慢悟吧!”

一时间,吴峥不知道侯聪和一班长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过节,但是头脑中联想起了股长和连长的话。那些话表面看是鼓舞打气,往深想,真说不定另有用意。此刻,吴峥竟然陷入了对“排长”身份的沉迷中,心也有些飘飘然了。

一班的其他人从训练场回到宿舍,发现侯聪上铺多出一个人,不免都会好奇的询问情况。当吴峥从后勤处领完新军装回到宿舍时,屋里七八个新兵战友愣是没有人上前同他搭话,甚至还有两三个新兵看到吴峥回来,故意扭过头交头接耳的说笑。这些怪异的眼神和说笑让他浑身不自在,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最终,还是侯聪主动帮助“排长”接过一大堆军用被装,然后把吴峥带到没人的操场上,义愤填膺的解开了他的迷:“大黑熊这人心眼真坏!刚才全班训练的时候,他故意暗示其他人不能给你特殊照顾的!言外之意,就是要疏远你,排挤你!那些新兵回来看到你已经搬到了上铺上,自然认为你是服软了。在部队里,谁硬气大家就听谁的!现在他们明显都是站在大黑熊一边的,你这样下去可不行!”

吴峥看到侯聪着急的样子,自己这个门外汉又不了解其中的由头,于是困惑的问:“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这睡上铺就怎么能代表了服软呢?”

此话一出,侯聪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盯着吴峥,大惑不解的问道:“啊?你这几年兵白当了?在军校没听说过这些不成文的规矩?部队里面哪有级别高、资历老的兵睡上铺的?你在我上面就代表咱俩至少是同级,我可是新兵,你是排长啊!”

“我没上过军校,是从地方大学直接入伍的!”吴峥本想这样解释,侯聪会理解。谁知侯聪更加诧异,一脸愁容的念叨着:“你没在部队里待过呀?!这下还不被大黑熊折腾死呀!”

“他为什么折腾我?”吴峥觉得侯聪的担心有些多余。

“在这里折腾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看他不顺眼就足够了,你好自为之吧!”侯聪哭丧着脸悻悻而去。

虽然,吴峥第一天也被班长告知诸如“在营区活动必须走成整齐的队列,不允许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宿舍里摆放的每件物品都有固定位置;天气再热睡觉也不能赤背,短袖里面必须穿着背心,迷彩服衣扣不能解开;无论外面的雨下得多大,也要站成整齐的队伍冒雨行进;手机电脑一律上交,需要使用必须请示申请,使用时间也有规定要求。”等一系列苛刻的规矩,但是心里却不以为然。

他多年的生活阅历告诉自己,虽然大黑脸一班长为人严苛,但还算不得那种专横跋扈、肆意妄为的人。侯聪的话固然值得借鉴,但是一开始就树敌确实不理智。

他心里对自己说,过段时间一切都会适应的。

0

第3章 谁硬气大家就听谁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