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绿绽>第4章 想要公平,只能提高自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章 想要公平,只能提高自己

小说:绿绽 作者:半禅先生 更新时间:2018/8/21 14:27:42

早晨,连队出操队列训练,吴峥知道自己只有大学生军训的队列水平,于是很不自信的站在班里最后一位。当一班排面整齐的完成每一项队列动作时,吴峥总是难免会出现失误。起初,一班长还只是瞪圆了眼珠以示警告,没过一会,就直接演变成了不留情面的点名批评,“最后一名,魂丢哪了?”“吴峥转体慢了!”“你怎么又错了!”…

整个操场,全连人的眼睛都齐刷刷的看着一班长在那里教训这个新“排长”,如果不是在搞队列训练,看热闹的人早就铁通般把一班围死了。吴峥当时也脸红,但因为自己第一天出早操,心里倒也多了几分坦然,于是就直接打报告道:“报告班长!我以前从没有系统的训练过队列,请给我时间适应!”

班长一听,脸拉的又长又黑,不留情面的训斥道:“没接触过才要对你严格!我们都没打过仗,遇到战事就不上前线了吗?在一班就得受我管,就要当好普通一兵!受不了换班!”

吴峥觉得眼前这个黑瘦班长明显在故意刁难自己,毫不示弱地回答道:“正是因为我是一班的普通一兵,所以要求得到公正对待!”

“你要对我个人有意见,我们私下里谈。现在是训练时间,你的表现是班里最差的,我无法装作看不见。想要公平,只能提高自己!”班长的嗓门扯的更高了,好像是说给全操场的人听的。

吴峥自认为在事实面前自己从不逃避,他承认在队列训练方面和其他人存在不小差距,但他也不想轻易向刁难自己的人低头,于是赌气的喊道:“我不会换班!但我会把这件事请记住,使自己训练赶上来,让你无话可说!”然后,吴峥示威性的向前一步和队列标齐。班长气得脸都憋青了。

早操解散后,侯聪走到吴峥跟前偷偷竖起一个大拇指,“排长,你真牛!在三连没人敢和大黑熊这么叫板,十二年兵龄的老兵全团也就俩,他算一个,刚才看把他气得!”

“你小子,见到我俩死掐是不是心里特过瘾?我可告诉你,我不想再丢人现眼了,以后你每天中午时间被我征用了,你必须陪我训练队列!”吴峥刚生完气,说话语气也生硬。

侯聪连连推脱道:“咱不开玩笑行吗?我一个新兵蛋子,哪帮得了你这大排长?”

“我什么情况你最清楚,现在咱们班也没其他人愿意帮我呀!就你了!”吴峥也顾不上挑肥拣瘦了,比自己强就行。

“好吧!我也打肿脸充会胖子,对别人说起来,也算是训过干部的了!”侯聪说话时表情酸溜溜的。

中午,吴峥和侯聪就顶着烈日在操场上训练队列。这绝对是建团以来的奇观,干部吴峥按照列兵侯聪的指令反复纠正动作。偶尔有人路过,侯聪更是装得一本正经、人模狗样,两手一背,嗓门恨不得提高十个八度,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在训练别人队列。

吴峥脸上挂不住,一生气不干了,“你小子光顾着在那儿显摆,得瑟够了咱再练!”说着就找了块树荫坐下。

侯聪一见排长有情绪,马上笑脸讨好道:“排长,真生气啦?我这不一时兴奋,控制不住自己吗?是我小人得志还不行吗?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吴峥把脸侧到一旁,不答理他。侯聪眼珠一转,再次凑上前说:“排长,我们还得跟大黑熊斗争到底呢!你打算放弃啦?我知道你跟我一样,都是要面子、有血性的人。”

“跟班长斗,那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一边去!”吴峥生气的说道。

“可不能这么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显然我俩都不受大黑熊待见。如果我们再不团结,哪还有好日子过?”

侯聪心里的算盘打的还真响,这有些超出了吴峥的预料,“你小子人不大,心里的阴谋诡计倒不少,我不愿跟你搞那一套!再说,我怎么没看出来班长压制你,不待见你呀?”

“那是你来得晚、时间短,好多事情不知道!咱们班8个新兵,我好事轮不上,挨训还最多,别人打靶都有份,就留我一个人保障。清扫卫生安排别人扫地,我一个人收垃圾,好几次都误点吃饭,就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不打算在部队长期干。其实,我知道自己这种性格更适合回家做个小买卖什么的,在哪里不都是为人民群众服务吗?可大黑熊他就老是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总认为要回家的兵就不是好青年,弄得我本来有心思干好工作的,现在也破罐子破摔了。” 说着说着,侯聪不由得伤心起来。

“行了,别煽情了,我不生你气了!你刚才显摆估计也是心里饥渴,班长不喜欢你的原因我知道了,有功夫也打听一下班长为什么不喜欢我吧!”吴峥用手拍了拍瘦小的侯聪。

侯聪一听是打听事的活儿,又来了精神,“行,排长,包在我身上!你还不知道我是咱们连有明的八卦王吧?这回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本事。”

吴峥心想,这小子就是个孩子。

“吴峥,吴峥,机关里有人打电话找你!”连队值班员叫喊着从不远处跑来。

“懂不懂规矩!排长的名字你也敢直呼?”侯聪义愤填膺,直接训斥眼前的新兵。

“你们班其他人不都这么叫嘛?”那个列兵不服气道。

“我最看不惯你这种势利眼,等排长过两天宣布了任职命令,有你的好戏看!”侯聪话还没说完,吴峥已经跑回去接连队值班电话了。

“喂,我是吴峥,请问你是哪位?”吴峥拿起电话客气的讲到。

“我是你大哥呀!在连队过得怎么样?”电话里的声音很熟悉,吴峥机关里也就认识李股长一个人,听到熟人的声音他很高兴,“李股长,是你呀!我过的还行,正在适应。”

“那就好!我打电话是想看看你最近的情况。同时,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公安局打来电话,说我们抓住的那两个抢匪家里藏了不少金银首饰,估计价值不菲。他们非要表彰我们,公函都送来了!”李股长的话语间充满喜悦。

“这么巧!我们这不是歪打正着,瞎猫撞上死耗子了?”吴峥感觉自己运气不错,说话也没过头脑。

“你这是什么烂词!我们这是‘见义勇为同不法分子做斗争’的意外收获,预料之外,情理之中。”李股长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不愧是机关干部,吴峥连连认可。

侯聪在一旁细心观察着吴峥和电话里的人说笑。

当吴峥挂上电话后,侯聪用一双好奇的眼睛盯着他,故作深沉的说道:“排长,我早该猜到的,你这神奇的经历肯定是有原因的!”

吴峥不屑于侯聪的一惊一乍,“别乱猜了,抓紧时间训练!”

“不行,说清楚再走,你在团里有关系?!快说是谁,刚才怎么跟干部股长说话那么亲密?”这小子像是长舌妇人一般堵住吴峥问个不停。

“没时间搭理你,快到操场上再练一会,很快又该正课了。”吴峥推开侯聪要往操场走,

侯聪缠在后面紧追不放,“我的大排长,有关系那就好使多了!还练什么队列呀!要想制服大黑熊,一个电话分分钟的事!”

“这是两码事,你不训练就先回去吧!我得抓紧时间了。”吴峥整了整帽子,扎紧外腰带,恢复了立正姿势。侯聪见实在探不出口风,也只好陪在一旁继续训练。

周日晚上要开班务会,侯聪提前给吴峥打预防针,提醒他大黑熊今天脸色特别难看,这是他发飙的前兆。吴峥并没有把侯聪的话当回事,稳稳的坐在小马扎上等着开会。

班长一进宿舍果然阴沉着脸。班里其他成员都乖乖的把小马扎挪得横竖对齐,腰杆像国旗杆一样挺得笔直。

班长走到队伍面前忽然下达口令“起立!”,所有人都腾的一下从马扎上弹起。吴峥又比别人慢了半拍,班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等吴峥反应过来,班长已经将双臂抬于胸前,摆出一个指挥姿势,“过硬的连队,预备唱!”全班随着那双挥舞节拍的手臂放声歌唱。不善表达的吴峥本身对当众唱歌就有心理障碍,更何况歌词又不熟悉,自然声音也不会太大,小的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

“吴峥!你那是学蚊子叫呢!”班长忽然放下手臂冲他吼道,其他人的歌声也戛然而止,屋内陷入一片安静的窒息。这时,从楼道里传来其他班级召开班务会的歌声,一个比一个响亮,班长借题发挥,气势汹汹的责备道:“听到没有,别的班是怎么唱的?你不张嘴,我不张嘴,哪来的力量?说严重点,这就是战斗力!我要说的还不止这个,就因为你吴峥一个人队列不行、内务不行,唱歌不行,我们班全体人员辛辛苦苦保留半年的先进班集体流动红旗,被别的班抢走了!这才一个礼拜的时间,你就把全班拖累成这样,以后怎么办?”

全班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聚焦到吴峥脸上。此刻,他即使再能压抑自己,也无法忍受别人的无端指责。他需要的是时间和经历,他不相信队列、内务、唱歌这种简单的事情能够难倒一个人。班长不考虑客观事实,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自己身上,实在过分。吴峥第一次用发狠的目光回敬班长。

屋里气氛骤然紧张,侯聪站在中间左右为难,向班长求情道:“班长,吴峥没在部队待过,我们得给他时间适应!没有人刚生下来就会跑的。”

“哪有你说话的份!这根本就不是理由!连队拿走我们流动红旗的时候,也没有给我们适应呀!明天就要打仗,谁给你时间适应!不行就要接受批评,我还没让他做检查呢!”班长一顿狠话下去,再没有人敢为吴峥说情了。吴峥这才意识到,拖集体后腿的人瞬间就会变得孤立无援。

他心一横,激动的说道:“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你。我现在就把这件事报告连长,再也不想受这份窝囊气了!”说完,起身就走出了宿舍。班长留在原地也不阻拦,任吴峥离去。

吴峥气冲冲的走进连部,看到连长的第一句话就是:“连长,给我换一个班吧?我不想在一班待了!”

连长从办公桌前直起身子,仔细打量着吴峥气冲冲的脸庞,问道:“怎么了?跟谁闹别扭了?还不至于要求换班吧?”

吴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连长若有所思的感叹道:“你们之间的问题估计不是换个班就能解决的啊!当初,我把你放在一班,主要考虑到一班建设比较全面,能锻炼人,而忽视了你的干部身份,这很有可能就刺激到了一班长。这是我没考虑周全呀!”

吴峥听的云里雾里,双眼紧盯着连长。连长长叹一口气,继续说道:“说起来也简单,就是一个‘鸠占鹊巢’的问题。去年一班长和一排长参加集团军军事科目比武,在野外求生科目中,一班长迷路,在荒原里昏迷了两天,要不是一排长不顾个人成绩拼死相救,这小子估计连命都没了。可是,一排长因为托着他负重过重,长途行军,导致双膝严重磨损。现在他还在住院观察,没有确切结果呢!你一个干部被分到一班,很自然让人想到是要接替一排长的位置,估计这小子就是担心你占了老排长的位置,才这么挤兑你的!所以,一班长现在对你有点过分,但也算情有可原!你说呢?”

吴峥虽然莫名的吃了不少苦,但听完连长的话,心里的气也消了大半。不过,他还是坚持换个地方,“连长,班长的想法我能理解,但我还是不想做冤大头!”

“行了,你的走留还得要机关来定,连队无权做决定!我会向上级反映的,在此之前,你先留在一班,我会找一班长谈谈的。”连长的话已经不容置辩,吴峥只好作罢。

事后,连长也不知道对一班长说了什么,他在全班的见证下向吴峥承认了错误,两人之间的关系算是和解了。吴峥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一天,连长突然喜气洋洋的出现在一班,一进门就高声喊道:“一班长!一班长!快过来,这回总算轮到我们了,快集合你的人去装备处领宝贝!”

一屋子人见连长如此高兴,纷纷凑上前去想听个稀罕。一班长更是好奇,“连长,这是啥宝贝?看把你高兴的!”

这个问题点到了连长的痒痒处,他高兴地说道:“最先进的骠骑Ⅲ步战车,比咱们现在的老一代强多啦!以前跟我那几个其他团的战友吹牛,他们老是拿自己的二代车跟咱们比,总笑话咱们团是远古兵团,骨灰装备,后娘养的。这回咱给他们来个跨越式发展,迈一步就把他们都甩到后面去!”

“连长,新车有那么先进吗?真能把其他团的车都比下去?以后我们比武不得老拿第一?”一个上等兵带着一种向往的眼神问道。

连长略带几分孩子气的得意道:“那当然!到时候训练场上一开出来就让他们羡慕的直流口水!不过,你们要先给我好好研究透这新玩意儿,据说各项数据都有历史性突破。咱们团先领回一台让你们一班突击公关搞试训。什么驾驶、通信、射击、维护保养所有东西,你们统统要给我整的门儿清!这宝贝能不能给咱们团长脸,还得看你们一班的道行。”

连长一顿慷慨激昂,说的人人热血沸腾,一班是全连最过硬的班,一班的战士自然也是全连最好的兵,好兵都把任务看的比天大。吴峥发现就连身旁平时表现最差的侯聪也是两眼冒光、蠢蠢欲动。

“连长!我们现在就去接装备吗?”一班长迫不及待的向连长请领任务。

“对!快去领!回来后好好分分工,挑选你们班是对大家的信任,一定要把新装备给我吃透了!”连长说话时用眼睛在他最好的兵身上横扫一遍,却发现吴峥触碰到他的目光时就低下了头,流露出一种不自信和旁观者的心态。

连长最后把目光落在一班长脸上,高声强调道:“吴峥这个大学生要好好用,让他多参与,多发挥作用。”

一班长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瞟了吴峥一眼,随即回答到:“是!明白!”

一辆崭新的骠骑Ⅲ步战车被一班开到了车库,其他班的战士眼热得直往前凑,也不怕新车把人给撞了。此时,一班长趾高气昂的站在车顶,对着众人说:“兄弟们就别眼热了,这车就跟媳妇一样,别人的媳妇再好,那终究也是有了人家,就不能再打注意了。连长心疼一班,让我们先尝尝鲜,你们心里头痒痒,等到什么时候把老车给开好了,新车自然就到手了。”

“班长,那你晚上跟这铁疙瘩睡觉吧!车一开起来,你的被窝里能热闹死人!”不知人群里哪个调皮的战士冒出一句,引得众人大笑不止。

一班长的脸虽然总是又长又黑,其实他也是一个喜欢说笑的人,加之结婚的士官没有几个,他就老是用一些荤段子逗众人乐呵。看来,他今天心情的确不错。其他班的人围着新车看过几圈后,也就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老车去训练了。

这时,一班长召集全班站成一列,胸有成竹的讲道:“现在新装备到位了,我们开始分工。四个士官跟着我熟悉新装备,剩下的义务兵线继续留下来保养老车,我们可不能喜新厌旧!”

吴峥这个身份比较尴尬,不算士官,也不算义务兵,一班长看着他犹豫了片刻,然后说道:“吴峥,这车上的驾驶员、通信员、机枪手、炮手位置都定人了。你能干啥?”

吴峥入伍半个月,连老式的步战车内都还没进去过几次,他的确什么都做不了。吴峥不愿与班长起冲突,随口回道:“班长看着安排吧!干什么都行!”

班长看在连长吩咐的份上,给吴峥安排了一个学习随车资料、了解性能参数的工作。在战士心里,评价车的好坏,只有亲自驾驶体验才知道,说明书上的枯燥数据仅仅是参考,不到万不得已,是没人去看说明书的。

班长也真有才,竟凭空想象出这么一项工作,不过至少说明他还是比较重视随车资料的,吴峥只能是欣然接受。在别人手中,方向盘、电台、车载机关炮是他们的武器,那么一本本大大小小的随车手册、说明书、光盘就是吴峥的新武器,貌似牵强,但的确适合。

0

第4章 想要公平,只能提高自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