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绿绽>第5章 “战友”两字的含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章 “战友”两字的含义

小说:绿绽 作者:半禅先生 更新时间:2018/8/23 23:02:52

一天中午,侯聪轻声叫醒吴峥:“排长,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

吴峥迷迷糊糊的披上衣服,跟着他走出宿舍,“什么事啊?非得午睡的时候办。”

警惕的侯聪把食指贴到自己嘴边,“嘘———小声点!别影响别人午休,重要事情!下楼再告诉你。”吴峥很不情愿的将衣服穿好,跟在后面下了楼。

“好了,就这儿了,快说!”吴峥不耐烦的停在楼门前不愿再跟着走了。

侯聪一个笑脸迎过来,“排长,帮我个忙吧!我想到车场那边拍几张照片给对象发过去!”

吴峥看着眼前这个小家伙,有点挖苦地问道:“想拍照,什么时候不行,还非得大中午跑到车场去。”

“嘘!”侯聪迅速捂住吴峥的嘴,“排长,这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知道就完了。”

经侯聪这么一提醒,吴峥也清醒了过来,“你小子,这是怕泄密吧!那我更不能帮你了。”

侯聪一看吴峥的态度,马上两手合在胸前,不停地作揖,祈求说道:“我的好排长!能不能留住我女朋友就看这一回了,求求你救救小弟吧!我就只有你一个铁哥们了,你不帮我可就是见死不救啊!”

“停停停!到车场拍张照怎么还和你女朋友扯上关系了,我听你说得脑仁都疼了。”吴峥双眉紧锁不解的问道。

侯聪连忙解释说:“排长,我的女朋友小我三岁,当兵前就认识的。以前小姑娘挺好哄的,最近不知道她哪个王八蛋闺蜜非要说当兵的干的都是体力活,越当兵人越傻。我这个心里就不服气了,我就告诉她,咱们当兵的玩的都是高大上的高科技装备,美国大片里有的我们都有,他们没有的我也见过,什么导弹、坦克天天见。最开始女朋友信了,但她那几个闺蜜却没人信,非要说我就是个爱吹牛的大头兵,只会忽悠小姑娘玩,后来闹得我那个小女友对我说的话也半信半疑。你说她这些闺蜜有多气人!我哪能就这么让她们给看扁了?这不!咱们班配上了最新的骠骑Ⅲ步战车,正好能替我出口气,堵住那些人的嘴!看她们以后还小看我!”

“你这臭小子,我们哪有那么多导弹、坦克给你看!人家说你‘大忽悠’都是轻的,没骂你是玩弄别人感情的色狼骗子就算好的了!再说,你那女朋友也不靠谱,总跟着别人的话音走,我看你们还是趁早散了吧!”吴峥白了侯聪一眼,他对这些90后的感情极为不屑。

“别、别、别呀!女朋友还是不错的,就是年龄小了点,需要人引导。我在部队也就是两年的事儿,义务兵一干完马上回家,只要现在稳住了她,回去以后怎么都好办。再说了,我真不想给咱解放军跌份儿!”侯聪故意摆出一副不争馒头争口气的架势,还真让吴峥眼另眼相看,再加上他眼神中流露出的恳求和坚定,吴峥心一软最终答应了。

接收骠骑Ⅲ步战车后,转眼间一周就过去了。今天,连长特意跑到训练场看一班对新步战车的掌握情况。一班长带着他的得意部下,驾驶着新型步战车在大操场上过沟、越障、瞄准、通话灵活自如,连长看的也是兴高采烈。

车刚一停下来,连长就亲自钻进驾驶室体验了一把,“一班长,你到驾驶员位置上,我指挥,看看这新家伙到底和我们的老骠骑有什么不同。”

“是!”一班长迅速从电台前挪到驾驶员位置,随口讲解道:“骠骑Ⅲ步战车速度、瞄准精度、通信质量都比第一代有明显提升,但是操作方法大多还是沿用老的模式,所以我们哥几个没几天就全部适应了!”

连长刚往指挥位置上一坐,眼睛就注意到了通信电台的控制面板,“哎?一班长,这电台怎么多出一排按钮,上面标的英文字母以前可从没见过呀?”

一班长扭头一看,随意回答道:“这个呀!反正不影响通信,还没顾上用呢!”

一听这话,连长的脸马上阴沉下来,厉声训斥道:“什么叫不影响通信就不顾了?我让你们研究新装备,就是要了解它每一个按钮,每一个部件的功能!你们要是照着老装备一样用新装备,那我还需要费老鼻子劲,专门安排你们一班研究个屁呀?直接发给大伙儿不就完了!”连长瞬间的无名火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吓了一跳,就连平时跟连长嬉皮笑脸的一班长也哑巴了,吴峥这才知道连长发起火来比班长吓人。

“一班长!我跟你说话呢!你们一班的工作让我很不满意!我打算下周请团领导来咱们连观摩新装备试训情况,赶在其他连之前把所有新车都配齐了。照你们现在的情况能行吗?”连长气得站在原地冲班长干瞪眼,他似乎很在意是否能赶在其连队之前拿到剩余新装备。此时,班长没有做任何解释,他清楚当下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的。

一会,连长像是又想起了什么,环视一周再次说道:“你们是不是在想,我既然这么关心这新装备,为啥不亲自到车场来抓训练?我告诉你们,我要是没有其他要紧的事,早就没日没夜的守在这儿搭帐篷睡了。我即使再忙,现在每天睡前还把装备数据看一遍呢!你们不信是吧?就拿眼前电台上新增的这排按钮说,你们谁知道它的功能!有没有?”

大伙一片安静,心里既害怕连长问到自己,又佩服他真把那一串串枯燥的参数都记住了,眼下应该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辆新车了。

“报告!我知道那排按钮的功能!”这时,吴峥的声音打破了一班的沉默,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他。

“那你说说看!”连长从车门移开,使吴峥可以看到里面。

“是!下面一排四个旋钮主要在电子战中应用。它们可以通过跳频、设置特定频段干扰等手段实现保持己方通信畅通,扰乱敌方通信的目的,具体讲:左边第一个旋钮为设置键,选择具体功能,第二旋钮为上下频段选择键,选定额定滤波波段,第三个键为跳频选择键,第四键为静默键。”

吴峥流利的答完,引来众人羡慕的目光,估计他们都在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看看那些随车资料。连长紧绷的脸稍有松弛,“回答基本正确,不过没有说明这些功能分别在哪些战斗场景下使用,有点不完美,不过能知道这些已经不错了!这个模块是我们新装备为适应复杂电磁战场环境专门设计的。没有它,我们在敌人强大的电磁干扰下,很快就会变成聋子和瞎子,听不到,看不见,多可怕的事情!你们还要学习呀!”说完,连长转身离开了训练场,留下了一个失落的背影。

所有人还在原地干冷着,一班长走到吴峥跟前,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表现不错,下回你给全班把随车资料仔细讲讲!”

吴峥有些受宠若惊,“哪里呀!瞎猫撞上死耗子!那些东西我以前学过!”

班长语重心长的说:“别谦虚了,随车资料我也看了好几遍,里面的东西不简单,还有不少英文,我看不懂,这点我得承认你比我强。”

吴峥这下更不好意思了,脸上的尴尬表情更加僵硬,心里却是暖暖的。他觉得这是自己来到部队里最高兴的一天。

自从连长在一班发完火,一班长就一门心思扑在了研究新战车的操作使用上。虽然没有连长说的搭帐篷吃睡在车场那么邪乎,但也算得上早出晚归、披星戴月。一班上下都一个个累得死去活来,唯独侯聪没有了一班长的管教,日子过得逍遥自在。他除了跟着大部队走个过场,剩余时间都花在了那个小女朋友身上。为此,吴峥没少提醒他,“解放军可不是靠几张在战车上摆pose的照片吸引女孩子的。有时间多学学装备,到时候吹起牛来也有些干货。”可这小子天生的“不务正业”,对部队这些操枪弄炮的事半点兴趣都没有,吴峥也就不再理会了。

吴峥正在步战车上对照维护手册对部件进行保养,侯聪忽然把一瓶绿茶饮料递送到他眼前,“排长,喝点饮料,休息一下!”

吴峥瞅了瞅侯聪讨好的样子,“臭小子,又有什么事?还拿饮料贿赂我!”

“我的大排长,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可是革命同志间的纯洁友谊,贿赂太玷污我的感情了!”侯聪耍贫嘴是把好手。

“得得得,有事快说,我这忙着呢!”吴峥了解侯聪贫嘴的功夫,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侯聪笑脸迎上,“我知道到排长大学里可是学计算机的,我有个小问题想请教一下。”

“什么问题?”吴峥扭头看了一眼侯聪,并没停下手里的活儿。

“我的计算机里总是有个小程序关不掉,还总是死机,都好几天没用了!” 侯聪的计算机主要是跟女朋友聊天、打游戏用,他不好意思对吴峥提这些,怕又被取笑。

吴峥并没有理睬,只是随口说道:“绿茶留下,哥回去帮你搞定!”吴峥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大学期间他曾有两年时间在图书馆网络室当维护员,解决一般的电脑故障都不在话下。

当吴峥拿到侯聪的笔记本电脑时一下就傻眼了。他反复尝试几次,最终确认这是被网络上的电脑黑客植入了恶意扫描插件和木马病毒,对方早已控制了侯聪的计算机。吴峥忙问对方:“你的电脑里有什么重要的个人信息吗?QQ、邮箱密码有丢失吗?”

侯聪赶忙凑到跟前,“什么?你说有人要盗我的个人信息?”

“只是怀疑!因为你的机子已经是‘肉鸡’了。”吴峥随口回答道,并不停地尝试先把机子运行起来。

“什么‘肉鸡’?我的电脑顶多充当一下游戏机,邮箱也基本不用,不过QQ很重要,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异常。”侯聪不懂吴峥的专业术语,心里最惦记的还是能否和女友联系上。

“‘肉鸡’就是被第三方控制的计算机,你小子整天就上些乌七八糟的网站乱下载东西。我现在就试着登一下QQ。”吴峥显然已经解决了死机的问题。

“排长,不死机了!是不是已经修好了?我来输入密码。”侯聪把吴峥挤到一旁迫不及待的要登录QQ。可是还没有输入密码,屏幕上忽然弹出传输文件的提示界面,侯聪随即关上,它又跳了出来。“这怎么还有问题呀?”

“我来看看!”吴峥再次坐回去,找到源文件一看,全是侯聪这小子的照片,其中就包括前几天在车场拍的那组骠骑Ⅲ步战车照片。吴峥尝试关掉程序进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电脑没有任何反应。

“完了,这病毒比我想象的厉害得多!”吴峥说着迅速拔出网线,然后严肃的看着侯聪,“你小子完蛋了!对方好像把我们在车场拍的照片拷贝走了。这不是一般的黑客,他们假如万一像连长说的,是专门窃取军事秘密的间谍,我俩就闯下大祸了!”

侯聪看吴峥一下变得表情冷峻,不禁紧张起来:“排长,别吓唬我啊!没那么巧吧!”

“没看见刚才那个传输程序停不下来吗?那就是病毒!”吴峥不敢想象如果真被间谍窃密会是什么后果,他只希望刚才的文件没有传完,或者最多传几张无关紧要的东西,千万别是最新的骠骑Ⅲ步战车…

“排长,那我们该怎么办?我虽然不想当一辈子兵,但也不愿当受处分的兵!”侯聪毕竟年龄小,意识到自己可能会闯下大祸,说话声音都有些哆嗦。

吴峥年长,又被看做排长,沉住气安慰道:“你这两天千万别再用电脑上网了。一上网估计那传输程序肯定还会启动运行。再有,就是把硬盘给格式化一下,最好全盘深度格式化,留着那些照片就是隐患!”

“好!好!”侯聪很相信吴峥的话,没再顾忌他的游戏,当场把硬盘给格式化了。他清楚泄露军事秘密的严重后果,毫不夸张的说:判刑都是轻的,枪毙一个人也不足为奇。

办完这件事,俩人约定谁都不许对外说,提心吊胆的回宿舍休息去了。其实,那一晚俩人都没有睡着,吴峥一想到骠骑Ⅲ步战车的照片被公布后的可怕后果就闭不上眼。那可是全军首次配发部队,别说地方人员,就连兄弟单位都不一定见过,侯聪整日参加保密教育不比吴峥少,他也深知泄露军事秘密的后果。

第二天中午,侯聪再次找到吴峥,把他叫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情绪低落的说道:“排长,我把昨天的事情给班长说了,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我想过了,反正自己还有半年就退伍了,万一有事,我一个人担着,你千万别再节外生枝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吴峥本想上前拉住他,但自己瞬间感觉眼前的侯聪跟平常不一样了,原本设想最坏的后果就是俩人一起承担,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沉不住气。不!这还不能说沉不住气,难道是他说的“革命同志之间的纯洁友谊”?不!也不合适。吴峥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侯聪的举动,只是强烈的感受到貌似瘦弱的小鬼头在遇到困难时,却爆发出了惊人的魄力。吴峥矛盾的内心挣扎着、纠结着,他似乎真的没有勇气站出来承担自己的那份责任,自责又胆怯,在彷徨和忧虑中失去了方向。

吴峥失魂落魄的又过了半个月,一点关于侯聪受处分的消息也没有听到,却接到了机关李股长通知他月初到虎狼学院任职培训的消息。吴峥替侯聪担心,可多次尝试,又问不出什么结果。班长虽然不像当初那样对他怀有敌意,不冷不热的感觉却始终让人无法靠近,致使他在心里也习惯了叫对方大黑熊。临走前,吴峥硬着头皮向大黑熊询问了有关侯聪的事情,否则,他会良心不安的。

“班长,侯聪的事情怎么处理了?”吴峥直言不讳。

“什么事情怎么处理?”班长心知肚明,但装作不知情。

“就是在车场拍的照片泄露到网络上的事情!”吴峥激动的说道。

班长瞅了瞅吴峥严肃的表情,随意的回道:“怎么?跟你这么亲近的兵,他没有给你说是什么结果吗?”这话里明显透着几分讽刺,但他也不想反驳。

“看来你们关系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啊!对他的处理,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反正所有事情跟你也没关系了!”班长继续漫不经心的说道。

“班长,这跟我有关系!那照片是我拍的,病毒是我发现的!”吴峥再也不想忍受对方的傲慢,大声说道。

班长声音更大,“事情是他一个人做的,他是我手下的兵,跟你没有一点瓜葛!你好好去虎狼培训去吧!一班的事情还用不着你操心!”

吴峥最受不了大黑熊此刻这种冷若冰霜的态度,“你对我有意见直接说!别总在别人伤口上撒盐!”

“我是对你有意见!没当几天兵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其实,你对部队、对战士一无所知,好好去虎狼吧!到了那里你就能明白我为什么对你有意见了!我不想跟你多说什么,你走吧!”班长阴沉着脸把身子转过去,给吴峥留下的只有离去的背影。

吴峥失落的回去了,感觉自己和大黑熊之间仿佛有一堵用坚冰矗起的高墙,使彼此永远无法靠近。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内心充满迷茫。

没几天,吴峥该去虎狼学院报道了,连长亲自带车送他到汽车站。连长在路上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让吴峥记忆犹新:“别怪一班长总是对你刻薄!其实,他不想影响到你,主动把全部责任担起来的。每一个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处分对于一个年轻干部是怎样的打击和挫折。他私下里给我留话,过去他一直佩服像老排长那样从士兵干起,然后提干的基层干部,因为它们有经验、懂基层。而且,一直不看好像你们这样的学生兵,但是,不到两个月的相处,他认为你有当好干部的潜质,只是缺少了点基层的磨练。我尊重他的意见,向机关如实反映了这些意见,机关很快就给你争取到了到虎狼学院培训的机会,你要珍惜啊!”

最终,侯聪和班长受到的是什么处分吴峥仍是不得而知,但他似乎领悟到了些许“战友”两字的含义。

1

第5章 “战友”两字的含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