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帝国遗民>第十三章 流水落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流水落花

小说:帝国遗民 作者:牛的草原 更新时间:2018/9/12 23:52:26

  

  巴特尔的儿子大海和阿里的儿子努海跟随忽必烈直接返回北方的首都哈拉和林(今蒙古国鄂尔浑河上游杭爱山南麓额尔德尼召附近)。

  忽必烈出生于1215年9月23日,是成吉思汗的孙子,拖雷的第四个儿子。

  1251年7月1日,长兄蒙哥登基成为大蒙古国的大汗时。因为忽必烈他的同母弟弟中排行最长而且贤明,蒙哥任命忽必烈负责总领漠南汉地事务。

  忽必烈在这段时间内任用了大批汉人幕僚和儒士,提出了行汉法的主张,尊崇儒学,对他即位大汗以后推行的政策有重要的影响。

  1253年,蒙哥大赏诸位亲王,给忽必烈分得了首都哈拉和林的封地。

  随后,蒙哥命令忽必烈和大将兀良合台大规模征伐位于今天云南的大理国。

  大理国是白人段氏建立的少数民族国家,疆域大致是现在的中国云南省、贵州省、四川省西南部、缅甸北部地区以及老挝与越南的少数地区。

  1253年10月,忽必烈亲自率领中路军渡过大渡河,抵达金沙江畔。蒙古人擅长骑马打仗,对没有渡船的江河一筹莫展。

  大海和努海奉忽必烈的安民告示,拜访当地的头人,使多位彝人、纳西人、吐蕃人得酋长归附蒙古军队,省去了民团的骚扰。

  这些头人惧怕蒙古大军久留自己的地盘,当听说蒙古军队要渡江去南方,马上给努海献上了计谋。

  于是,大海和努海按照头人传授的办法,用绳子将牲畜的皮子从四条腿和脖子处扎紧,向里面吹气,使皮子鼓成气囊,然后放到水里,让蒙古士兵抱着气囊划水。

  蒙古士兵一个个肥头大耳,五短身材,在嬉笑玩闹中居然顺利过江了。

  忽必烈过江以后驻扎在丽江,派遣使者前往大理劝降。

  大理相国高泰祥主张坚决抵抗,违反了两国交战不斩使者的规矩,鲁莽地杀死了蒙古使者。

  忽必烈气得暴跳如雷:南蛮子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于是率领大军长驱直入龙首关,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抵抗逼近了大理城。

  东路军、西路军也渡江到达了。

  这样,三路大军对大理城形成包围之势。

  大理国的贵族分子纷纷向蒙古军队投降。

  大理国军事力量并不薄弱。掌握实权的高氏为了削弱王室段氏的势力,有意一方面把大理国军队的精锐置于自己的控制下,一方面则着力发展自己的地方武装,导致京城的力量反而相当薄弱。

  大敌当前,社稷为重。名义上的国王段兴智和高泰祥联合率兵出城战斗,却惨遭大败。之后,段、高两族弃城而逃,各奔一方。

  蒙古军队不费吹灰之力地攻占大理城,消灭了大理国,建立了云南等处行中书省,任命段氏为大理世袭总管。云南地区正式并入大蒙古国的版图。

  忽必烈日益强大的政治和军事势力引起了蒙哥大汗的疑忌。他担心弟弟忽必烈拥兵自重,居功自傲,篡夺大位。

  1257年,蒙哥命令阿蓝答儿等在关中设钩考局,查核京兆、河南等地财赋情况。

  阿蓝答儿等从河南经略司、京兆宣抚司的官员中罗织一百余条罪状,旨在除灭忽必烈信用的官员,削弱他的势力。

  忽必烈见蒙哥对自己不放心,搜罗罪名打击自己的下属,认为有必要面见蒙哥。

  大海和努海苦苦劝住忽必烈不要回去,以免像父亲拖雷一样遭到算计和不测。

  忽必烈毅然决然地朝见蒙哥。

  蒙哥原以为忽必烈做贼心虚,不敢来见。如今忽必烈光明正大地站在自己面前,感动得相对泣下,连连摆手要他不必再作表白。

  1258年11月29日,重新得到蒙哥大汗信任的忽必烈根据大汗的旨意,带领大海、努海等亲信正式出兵启行南下攻宋。

  1259年9月3日,忽必烈统领中路军渡过淮河,攻入南宋境内,随后一路向南,在湖北开辟新的战场,进攻长江中游的鄂州。

  1260年1月4日,忽必烈率领军队回到了燕京(今北京),在近郊驻扎过冬。

  他私下里积极联络诸王,磋商国事,商定春天召开库力台大会,举行登基大典。

  大海和努海向忽必烈请假获准以后,分别回家探望自己的亲人。

  大海的父亲巴特尔白发苍苍,已到了耄耋之年。他看到忽必烈继承父亲拖雷和哥哥蒙哥大汗的遗志,为大蒙古国开拓大业,屡建功勋,心中十分欣慰。

  阿里的年岁比巴特尔年轻些,也快到60岁了。他把店铺的经营交给了其他儿子,专心研学伊斯兰教知识,严守谨训,勤勉功课,每天往来于住家和牛街的清真寺。

  阿里看到努海平安地回家了,心中十分高兴,看到已经30岁的努海尚未婚配,心中又感到愧疚,急忙跑到好朋友伊斯马仪的家中,请他做媒到花剌子模商人阿卜杜拉家里去求婚,把他的三女儿苏丽说给努海做媳妇。

  经过提亲、回话、送礼、订婚和结婚几道程序,努海把苏丽娶回了家。

  5月5日,忽必烈正式登基,成为大蒙古国的大汗。他重用了一批自己的爱将,任命大海和努海为军队的将领。

  1264年12月18日,忽必烈将国号由大蒙古国改为大元,从大蒙古国大汗变为大元皇帝。大元国号正式出现。忽必烈成为元朝首任皇帝。

  忽必烈登基以后,把消灭南宋作为一项重大任务,调整战略布局,实现灭宋战争由川蜀战场向荆襄战场转变,进攻的重点改为襄阳。宋元战争进入了元军对南宋战略进攻的新阶段。

  襄阳地处南阳盆地南端,襄阳和樊城在汉水南北两岸,互为依存,跨连荆豫,控扼南北,地势十分险要,自古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南宋抵抗蒙古军队的边隆重镇。

  1267年,投降元朝的南宋大将刘整向忽必烈进献攻灭南宋策略:先攻襄阳,撤其捍蔽,南宋如果无襄则无淮,无淮则江南唾手可下也。

  忽必烈采纳了刘整先攻襄阳的建议,命令大海和努海率领军队开始对襄阳实施战略包围。

  努海首先建立陆路据点,作为攻宋的根据地。

  刘整建议说:“荆湖制置使吕文德贪婪无比,一点小财都不放过。我们可以贿赂他,然后提出我们的要求。”

  努海派遣两名使者带了一副名贵的玉带前去拜见吕文德。

  吕文德眉开眼笑地收下了玉带。

  蒙古使者接着提出:“为了保护货物,防止盗贼,我们想在襄阳外围筑造一道土围墙,可否?”

  目光短浅的吕文德竟然回答说:“修吧,修吧。”

  努海立即命令元军在襄阳东南的鹿门山和东北白河城修筑堡垒,建立了包围襄阳的第一个据点,切断了宋军援襄的道路。

  努海命令元军在襄阳外围一共修筑了10余处城堡,建立起长期围困襄阳的据点,完成了对襄阳的战略包围,切断了襄阳与西北、东南的联系。襄阳变成了一座孤城。

  大海率领的军队负责建立水军,寻求制服南宋的战术优势。

  大海率领军队攻打襄阳,在陆地上所向无敌,但是在河湖上却因为水军不强吃了大亏,自己险些被南宋军队活捉,暴露出水军不占优势的弱点。

  1270年,刘整向大海建议道:“我精兵突骑,所当者破,惟水战不如宋耳。夺彼所长,造战舰,习水军,则事济矣。”

  大海当即命令刘整组织造战船训练水军,争取早日进取襄阳。

  刘整带人很快制造了5000艘船,日夜操练水军,又得到了四川行省送来的500艘战舰,建立起一支颇具规模的水军,弥补了战术上的劣势,为战略进攻准备了必要的条件。

  从修筑鹿门堡、白河城到完全包围襄阳,元朝军队已处于战略上的优势。

  南宋朝廷紧急动员,挽救危局,打响了反包围和援襄之战,从而揭开了襄阳之战的序幕。

  1268年冬,南宋将领吕文焕为了打破元军对鹿门、白河之围,命令襄阳守军进攻努海的军队,但是被努海的军队打败,宋军伤亡惨重。

  随后,宋元两军在襄阳外围进行了长达3年的争夺战,南宋军队屡次进行反攻,均被大海和努海的军队击败,损失惨重。

  1271年,忽必烈听从汉人刘秉忠的建议从《易经》中选择了大元作为国名。元的涵义是乾元——天地万物的起源或者原始力,最重要的是,新朝代的名号直接出自汉族传统经典著作之一。

  1272年春,大海、刘整等率领蒙汉军队对樊城发动总攻,攻破城廓,增筑重围,进一步缩小了包围圈。

  南宋军队只好退至内城坚守。

  南宋京湖制置大使李庭芝招募襄阳府、郢州(今湖北省钟祥)等地3000余民兵,派部下张顺、张贵率领救援襄阳。

  二张率领百艘轻舟、3000士兵及大批物资出发。临行前,张顺激励士兵说:“这次救援襄阳的任务十分艰巨。每个人都要有必死的决心和斗志。你们当中如果有人并非自愿就赶快离去,不要影响这次救援大事。”

  当时,3000水军群情振奋,斗志昂扬,表示坚决完成任务。

  救援战斗正式打响,二张在高头港集结船队,船连成方阵,每只船都安装火枪、火炮,准备强弓劲弩。

  张贵在前,张顺在后,突入元军重围。

  船队到达磨洪滩的时候被布满江面的元军船舰层层阻拦,无法通过。

  张贵率军强攻,将士一鼓作气,先用强弩射向敌舰,然后用大斧短兵相接,冲破了重重的封锁。

  元军中被杀死、淹死的人不计其数。大海气得直跺脚,却也无可奈何。

  南宋援军胜利抵达襄阳城中。

  当时,襄阳被元军围困5年之久,二张救援成功极大地鼓舞了城中军民的斗志。

  不幸的是张顺在这次战斗中阵亡。

  几天以后,襄阳军民在水中找到了他的尸体,只见他披甲执弓,怒目圆睁。

  襄阳军民怀着沉痛敬佩的心情安葬了张顺并立庙祭祀。

  张贵的支援虽然给襄阳守军带来了希望,但是在元军的严密封锁下,形势仍很严峻。

  张贵联络郢州的殿帅范文虎约定南北夹击,打通襄阳外围交通线,计划由范文虎率领5000精兵驻扎龙尾洲接应,张贵率军和范文虎会师。

  张贵按约定日期辞别吕文焕,准备率3000兵顺着汉水而下。他在检点士兵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名因犯军令曾被鞭笞的亲兵。

  张贵顿时大惊,对士兵们说道:“我们的计划已经泄露,只有迅速出击,鞑子(对蒙古人的蔑称)或许还来不及得到消息。”

  他们果断地改变了秘密行动,乘夜放炮开船,杀出了重围。

  元军中大海、刘整得知张贵突围,立即派数万人阻截,把江面严严实实地堵死。

  张贵边战边行,在灯火中远远望见龙尾洲方向战舰如云,旌旗招展,以为是范文虎的接应部队,举火晓示,对方船只见灯火便迎面驶来。

  等到近前,才发现来船全是元军。原来他们先占领了龙尾洲,以逸待劳。

  宋元两军眨眼之间在龙尾洲展开了一场遭遇战。南宋官兵因极其疲惫,战斗中伤亡过大。张贵寡不敌众,最后被元军俘获被害。

  元军派了4名投降的南宋士兵抬着张贵的尸体在襄阳城中晓示,企图迫使吕文焕投降。

  吕文焕怒杀那4名叛徒,把张贵与张顺合葬,立双庙祭祀。

  与此同时,忽必烈认为政治中心要向南移,于是改中都为大都,宣布元朝的首都从哈拉和林迁往大都。至此以后的明、清、民国和新中国两代,这里一直是国家的首都。

  当大元皇宫奠基仪式上礼乐奏响的时候,大蒙古国的忠臣巴特尔和花剌子模帝国的遗民、大蒙古国的差役阿里分别在新城和老城牛街的家中溘然长逝了。

  阿里自从1223年离开祖国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如今他带着思乡之梦深埋在元大都的土地里。他的子孙后代将在这里继续繁衍,生生不息。

  秋天,元军为尽快攻下襄阳采取了分割围攻战术。大海认为:“襄阳之有樊城,犹齿之有唇也。宜先攻樊城,樊城下则襄阳可不攻而得。”

  1273年初,为了切断襄阳的援助,元军分别从东北、西南方向对樊城发起总攻。

  忽必烈为了加强火力,又给努海的军队增派了一批回回炮匠,就地造炮攻打城池。

  大海指挥元军烧毁了樊城与襄阳之间的江上浮桥,使襄阳城中援兵无法救援。樊城完全孤立了。

  刘整率领战舰抵达樊城下面,用回回炮轰开了樊城西南角。元军迅速进入城内。

  南宋大将牛富视死如归,率领官兵开展巷战。终因寡不敌众,牛富以身殉职。偏将王福赴火自焚。樊城陷落。

  樊城失陷以后,襄阳形势更加危急。

  吕文焕多次派人到南宋朝廷告急,但终无援兵。

  襄阳城中军民拆屋作柴烧,陷入既无力固守又没有援兵的绝境。

  1273年春天,大海率军从樊城出发攻打襄阳,用回回炮轰击襄阳城楼。

  城中军民人心动摇,将领纷纷出城投降。

  元军在攻城的同时又对吕文焕劝降。

  吕文焕感到孤立无援,于是带领全城向元军投降。

  襄阳战役宣告结束。

  襄阳战役历时12年。由于忽必烈攻宋方略正确,挑选大海、努海、刘整等良将,注重发展水军和大力实行招降安抚政策,形成了军事、政治优势,致使南宋军队于被动挨打境地。

  南宋朝廷则因为政治腐败,治国、治军方针迂腐,奸相当权,排斥异己,任用庸才,赏罚失律,致使朝野上下离心离德,汉奸众多,招致败亡。

  面对败局,军国大权依然在贾似道之手

  1274年,忽必烈命令大海统帅屯戍高丽的忻都、洪茶丘等15000官兵、大小战船900艘出征东洋倭国(今日本)。因为元军在海上遇到了被倭人称为神风的台风,大部分战船毁坏,加上已经弹尽粮绝,只得仓促撤回。

  大海因此受到忽必烈的训斥,被打发到大都城外赋闲去了。

  1275年春,45岁的努海带领元军与贾似道率领的3万大军在芜湖展开大战,攻克了安徽的军事重镇安庆和池州,威逼建康(今南京)。

  南宋朝廷在全国人民的压迫下不得不杀死贾似道,不过为时晚。

  南宋的长江防线崩溃。常州军民誓死抗战沦陷,遭到元军的大屠杀。很快,平江也告沦陷。南宋首都临安城里人心惶惶,犹如世界的末日降临。

  1276年2月4日,南宋朝廷选派前去元军求和,被努海等拒绝。宋度宗因酒色过度已于两年前死亡,3岁的赵显在奸臣贾似道的扶持下登基做皇帝,由祖母谢太皇太后、母亲全太后垂帘听政。

  于是,谢太皇太后抱着年仅5岁的小皇帝宋恭帝代表南宋出城向元军投降。

  元军统帅伯颜、努海派遣董文炳、吕文焕、范文虎入城安抚百姓,禁止杀掠,封闭仓库,收缴财宝,还在临安城里举行了规模宏大的受降仪式。

  宋恭帝向努海奉上传国玉玺和投降书。南宋正式灭亡。

  宋恭帝随着母亲、祖母及其他朝官、宫廷人员一同被送到了大都。

  忽必烈很快召见了他并封为瀛国公,也给全皇后、谢太皇太后都封了爵位,得到了较好的安置。

  金国被蒙古灭后皇家宗室被全部杀死,一个也没留。蒙古人对南宋并没有直接的仇恨。有人说,正是蒙古人在这点的仁慈,100年后的朱元璋反元时,让元顺帝以及宗室能以安全地从大都退回大漠。

  赵显和他的母亲在大都虽然仍然还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处处被监视着,时刻得不到自由。南方的局势也没有稳定下来。文天祥死活就是不肯降元,在谈判被扣留时偷偷逃回江南再次举兵反元,一时江南以至中原各地群起呼应。

  元军派遣四十万大军进剿。

  2年后,文天祥在广东被元将张弘范俘虏。

  忽必烈鉴于此人在民间的巨大影响力,想招降他安定人心,先后派张弘范、原南宋左丞相留梦炎招降都不成。第三次,忽必烈把在大都的赵显叫去劝降。

  昔时互为君臣,今日同为阶囚。文天祥看到8岁的先皇的时候痛哭流涕,长跪不起,只说了四个字:“圣驾请回。”

  赵显看到这个情形噤不得语,呆在那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不了了之。

  后来,元朝丞相孛罗、忽必烈本人都无法劝降文天祥,最终只好成全他的一片忠魂烈志。

  1288年,忽必烈决定派赵显到吐蕃学习佛法,责令赵母全皇后出家为尼。一对母子都被元朝安排出家了,从此骨肉分离,天涯各自。

  赵显19岁到吐蕃喇嘛庙里出家,得法号合尊。他为了忘却昨日伤心之事,潜心学习吐蕃文字,没过几年已经在佛学界崭露头角,成为把汉文佛典译成吐蕃文的翻译家,还担任过萨迦大寺的总持,成为当时吐蕃的佛学大师,四处讲经、潜心研究佛学,一生如此。后来翻译了《百法明门论》,还有深奥的《因明入正理论》,在扉页留下了题字,自称大汉王出家僧人合尊法宝,被吐蕃史学家列入翻译大师的名单。

  1323年,54岁的宋恭帝结束了喇嘛的生活,也结束了他47年的俘虏生活。他在西藏定居了35年,再也没有踏入中原和魂牵梦绕的祖国!

  宋度宗的杨淑妃在国舅杨亮节的护卫下带着自己的儿子益王赵昰和广王赵昺出逃,在金华与大臣陆秀夫、张世杰、陈宜中、文天祥等会合,进封赵昰为天下兵马都元帅,赵昺为副元帅。

  元军继续对二王穷追不舍。

  于是,二王只好逃到福州。

  不久,刚满7岁的赵昰登基做皇帝成为宋端宗,加封弟弟赵昺为卫王,张世杰为大将,陆秀夫为签书枢密院事,陈宜中为丞相,文天祥为少保、信国公,组织抗元工作。

  元朝看到南宋不死心又立赵昰做皇帝,加紧消灭宋赵皇族的步伐。

  1277年,努海率军攻陷福州。宋端宗的南宋流亡小朝廷直奔泉州。

  早有异心的泉州市舶司阿拉伯裔商人蒲寿庚拒绝给张世杰借船,听说领军的蒙古大将是回回人,随即向努海的元军投降。

  张世杰拼死抢夺船只出海。南宋流亡朝廷只好流亡到广东去了。

  宋端宗本来准备逃到雷州。不料在海上遇到台风,船舟倾覆。宋端宗掉进大海差点淹死。

  左丞相陈宜中建议带宋端宗到占城(今越南南部)避难,而且自己先去占城考察,结果去而不返,最后逃到暹罗(今泰国),死在了那里。

  宋端宗因为落水染上了病患,不久病逝。

  宋端宗7岁的弟弟赵昺登基。

  赵昺登基以后,左丞相陆秀夫和太子的老师张世杰护卫着赵昺逃到了崖山,在当地成立据点,准备继续抗元。

  崖山矗立在今广东江门市的崖门镇,北接陆地,东西临水,南端延伸插入南海,易攻难守。

  不久,在广东和江西二省抗元的文天祥得不到流亡朝廷的支援,被汉奸张弘范部将在海丰县的五坡岭生擒。

  至此,南宋残余势力在陆地的抗元势力彻底覆灭。

  1279年正月,努海命令张弘范率领元军对崖山发起了总攻。

  元军首先攻破了崖门,然后浩浩荡荡地陆续抵达崖山,对南宋的残余势力形成了三面包围之势。

  面对巨大的压力,张世杰昼夜苦思破敌之策。

  幕僚向张世杰建议应该先占领海湾出口,抢占向西方撤退的路线。

  张世杰为了防止士兵逃亡否决了这个建议,下令焚烧陆地上的宫殿、房屋、据点,又下令以连环船的办法把千多艘军船用大绳连成一字形排列在海湾里,为了保卫皇帝特意安排赵昺的座舟在军队的中间。

  努海命令元军用小船载着干草和油脂等易燃物品,乘风纵火冲向南宋船队。

  还在南宋军船的外部都涂上了泥巴,还在每条船上横放一根长木抵御元军的火攻。

  努海见水师火攻不成,立刻命令用水师封锁海湾,又指挥陆军封锁了南宋军队取淡水和砍柴的道路。

  南宋军队顶着烈日吃了十余天的干粮,实在渴得不行就喝海水。很多士兵上吐下泻,身体十分衰弱。

  汉奸张弘范将元军分成四志,在南宋军队的东、南、北三面各驻守一支队伍。他自己率领一支队伍待在与南宋军营几里远的地方,约定奏乐为各路总攻的讯号。

  元军假装奏起音乐。

  南宋军队听到以后以元军正在举办宴会,警惕性稍微松懈了起来。

  正午时段,张弘范率领水师从正面进攻南宋军营,接着用布遮蔽预先建成并埋下伏兵的船楼。各路伏兵负盾俯伏,在南宋军队射出的箭雨中驶近敌船。

  元宋两边的船舰刚刚接近,努海立即命令元军吹响军号,发起总攻。水师撤去苫布,举箭齐发,一连攻破七艘南宋军船。

  南宋军队大乱。

  元军一路打到了南宋军队的中央。

  这时候,张世杰见大势已去,抽调精兵,带领余部10余只船舰斩断大索突围而去。

  小皇帝赵昺的座船困在军队中间无法突围。

  陆秀夫眼看元军蜂拥而来,为了不让皇帝再落入外族之手,一把背起8岁的赵昺投入南海……

  赵宋皇族看到主心骨皇帝投海了,八百余人随后集体跳海自尽……

  随行的10多万军民也哭喊着相继跳海……

  陆秀夫的尸体后来被附近的老百姓找到并偷偷地安葬了。

  元军在海上看到一具疑似小皇帝赵昺的尸体,只见一眉清目秀的小儿身穿龙袍,头戴皇冠,身上还挂着一个玉玺。

  元军士兵将小儿身上的玉玺交给努海。努海又让张弘范辨认。

  张弘范确认这是大宋的玉玺,淹死的小儿必是赵昺。

  努海急忙派人前去拿回尸体。

  但是,赵昺的尸体在元军返回去的时候已经失踪了。据说被当地的老百姓埋葬在广东省深圳赤湾村里。

  南宋末臣文天祥目睹惨状,肝肠欲断,激愤难消,提笔作诗:

  羯来南海上,人死乱如麻。

  腥浪拍心碎,飙风吹鬓华。

  张世杰希望奉杨淑妃的名义再去寻找宋皇赵氏的后人为新的皇帝,等待时机光复祖国。

  然而,杨淑妃听闻宋端帝赵昺的死讯后也投海自杀了。

  不久,张世杰平章山下(今广东省阳江市)的海面上遭遇暴风雨,不幸溺亡。

  崖山战役意味赵宋皇朝的陨落,同时也意味着南宋残余势力的彻底灭亡。蒙古人建立的大元最终统一了整个中国。这也是第一次整体被北方游牧民族征服。

  忽必烈完成了灭亡宋朝的大业以后,开始大刀阔斧、效法先进、投入全身心地治理国家。他保留了宋朝的机构和全部行政官员,而且还尽一切努力得到那些官员们的效忠。

  忽必烈知道蒙古人擅长征战,不擅长治理国家,于是特别注意选用人才,大胆启用除蒙古人之外的回回人和汉人,如汉人董文炳、刘秉忠、张弘范等,任命回回人阿合马掌管国家财政。还采用汉法,建立各项政治制度,如在地方上建立行省,中央设中书省,开创省制之端。

  他还设立司农司、劝农司等专管农业的机构,以劝农成绩作为考核官吏的主要标准,令人编辑了《农桑辑要》并且颁行全国。

  为了加强对边疆地区管理,开辟中外交通,在各地建立驿站,巩固了对全国各地的统治。

  忽必烈赞同用传统的宋朝的方式记载元朝历史的建议,还建议朝廷在翰林院下建立翰林兼国史院以搜集记录并且撰写辽国史和金国史。

  忽必烈实行宽松的宗教政策。喇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道教、儒教等都得到尊重和发展。

  忽必烈把钞票引入流通领域,使它成为财政的基础。

  为了备荒,忽必烈恢复了王安石之后取消的国家控粮的政策,在丰年,国家收购余粮,贮藏于国仓;当荒年谷价上涨时,开仓免费分发谷物。

  他还组织了公众救济,将稻米和玉米定期分发给急需的家庭,要求地方长官对老学者、孤儿、病弱者提供救济。

  1281年正月,忽必烈重新启用大海,命令他率领元军兵分两路远征倭国,但是这一次仍然没有打破蒙古军队失败的魔咒。

  1286年,忽必烈亲自选定的皇位继承人真金早逝。

  或许由于这些悲剧的刺激,忽必烈开始酗酒,并且毫无节制地暴饮暴食。他的体重迅速增加,越来越肥胖。因为酗酒引起的疾病折磨得他痛苦不堪。与此同时,他的一些政策也遭到了失败,

  1294年2月18日,忽必烈带着刻骨铭心的痛苦病逝了。

  忽必烈,作为一个征服者给被征服地区的人民带来了无数个浩劫。

  忽必烈,作为一个新秩序的建立者又是比较成功的。

  孰是孰非,是非功过,都留给后人来评说吧。

  

0

第十三章 流水落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