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帝国遗民>第三十一章 井沟岁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一章 井沟岁月

小说:帝国遗民 作者:牛的草原 更新时间:2018/10/10 17:15:32

1930年,驻扎在甘肃的国民军东迁,参加中原大战。

牛占乡奉命跟随宁海军填补国民军撤离的兰州,驻扎在皋兰山下的黄河岸边。

易卜拉欣则带着怀孕的韩索菲和女儿宰乃拜回到甘肃省临夏县的老家井沟尕阴屲。

易卜拉欣用做生意积攒的钱在老房子旁边的空地上盖起了几间坐北朝南的房子,让渐渐老去的父母尔撒和麦里燕居住。然后,又将老房子修整了一番,自己一家人住了进去。

一天,尔撒带领小孙子们一边在田间拔草,一边晒着太阳。

麦里燕提着一壶茶水从家里来到了地头。她用抹布将茶盅擦洗得干干净净,先给尔撒倒了一盅热茶,然后又招呼孙子们过来喝水。

玉山和宰乃拜围坐在爷爷奶奶的身边,叽叽喳喳地争论着谁拔的茅草多。

麦里燕看着无忧无虑的两个孙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如今老大易卜拉欣全家都回来了,撒鲁尔媳妇也快要生了。我一点也不操心。我最泼烦(闹心)的是小的三个尕娃。老二占乡现在跟着马大人到了兰州城里,媳妇和娃娃一大串,吃穿倒是不愁。”

尔撒用手拢了一下花白的胡子,笑着问道:“吃穿不愁,你干茬瓦里(平白无缘)愁个啥呢?”

麦里燕回答道:“我发愁的是他们没有一个固定的家,到处流浪。”

尔撒急忙纠正道:“那不叫流浪。叫行军,还可以叫什么叫换防。”

麦里燕接着说道:“老三占川跟着尕司令也是到处流浪。一个地方还没有坐热就跑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啥时候成上个家我就放心了”

尔撒喝了一口茶水,笑着说道:“放心吧,人家都说跟着尕司令口袋里头是金。”

麦里燕撇了一下嘴巴说道:“他嘴角上的奶印子还没有干透呢,19岁的娃娃能成什么大事?最让我泼烦的还是我的尕儿子占海了。一会说是跟着马大人上了兰州,一会儿又说蹲在西宁呢。占海今年虚岁都20了,也该娶媳妇成家了。”

正在这个时候,汉人邻居何喜堂的媳妇站在村子的塬头上向这边喊道:“麦里燕阿姑,你们家的大媳妇要生了。”

麦里燕听到喊声赶紧站起来,招呼老伴尔撒和孙子们:“快快地收拾东西回家。玉山,你的新阿妈要给你生弟弟妹妹了。”

等到麦里燕跑回到家里,韩索菲已经把一个男婴生在了白土堆上了。

易卜拉欣正在厨房里烧热水。村里的接生婆马林子的媳妇正在用热水擦洗婴儿。何喜堂的媳妇在傍边做下手。

易卜拉欣高兴地告诉父母:“阿达,阿妈,恭喜二老又添了一个孙子。”

尔撒担心地说道:“你的撒鲁尔媳妇头发黄,皮肤黑,生下的尕娃是个什么样子?”

易卜拉欣隔着门帘子问道:“马林子嫂子,生下的尕娃头发黄不黄?皮肤黑不黑?”

何喜堂的媳妇抢着回答道:“头发不黄。皮肤比你的黑。”

易卜拉欣听了这话向父母做了个鬼脸,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然后笑着说道:“没事,又不是丫头,尕娃的皮肤黑了没关系。阿达,你看给他取个什么名字?”

尔撒回答道:“你的学问高,见识广,自己看着取个官名吧。过两天我给他取个经名。”

于是,易卜拉欣给这个男婴取名为牛万山。尔撒给他取了一个和自己同样的经名——尔撒。

韩索菲看到刚生下的儿子的经名和公公的名字一样,哪里有胆量张口叫呢?于是,她顺嘴将儿子叫成了撒尼。

时间荏苒,转眼已经到了第二年的8月底。

易卜拉欣接到了弟弟牛占乡的来信,说是马麒已经在8月5日无常(去世)了,马麟大人奉命回到西宁接替哥哥的职务,大人希望易卜拉欣也回到了西宁去。

易卜拉欣与父母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带媳妇和孩子到西宁,一则继续做生意,二则也好就近关照两个弟弟占乡和占海。

于是,易卜拉欣一家又回到了西宁,租住在东关附近的一个大院子里。

韩索菲在家里负责照看玉山、宰乃拜和万山。

易卜拉欣做起了皮张和丝绸的生意,也继续为军队供应商品。他是虔诚的信徒,每逢主麻日就会到东关大寺做礼拜。

东关大寺坐落在西宁的东关大街,始建于1380年左右的明洪武年间,与西安化觉寺、兰州桥门寺、新疆喀什艾提尕尔寺并称为西北四大清真寺。

洪武年间,朱元璋分封铺佐开国有功的将领沐英为西平侯,镇守今天的甘青地区。

当时,明朝实行宗教宽容政策,允许和保护穆斯林的正常宗教活动。由于屯兵、移民等一系列人口迁移,居住在西宁的教民日渐增多。为了满足广大教民宗教生活的需要,沐英文为了笼络当地的宗教人士奏请朝廷允准,在教民聚居的东关地区动工修建了这座拥有2000余平方米大殿、两个宣礼塔和一座碑亭院的面积达28000平方米的大寺。当年,尕司令就是从东关大寺脱身起事的。

不久,牛占海跟随旅长马彪前往玉树督战。

青海和西藏两地地处青藏高原上,在地理上互相毗连,但是一直没有严格的地区界限,大致以唐古拉山分水岭为传统的自然界线。

"九·一八"事变不久,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了东北全境。正值国内局势紧张之际,亲英势力在英帝国主义的策动下乘机发动对青海和西康地区的武装进犯。

玉树地处西康和西藏之间,是西藏和青海进入彼此的门户,历来为马家军阀重视。马大人执掌青海以后,为了巩固和扩展自己的统治势力,一直将玉树的防务掌握在马家亲族之中,掌管玉树地区的军政大权。

马大人是一介武夫,打起仗来英勇有功,得到了民国政府的赞许。但是,除了青海省和全国以外,马步芳是这场战争的最大赢家。他作为最高的军事指挥官声誉鹊起,光彩夺目。

马大人对行政治理一窍不通,强行发行金库维持券、青海省临时维持券,结果不断贬值。他任用的大多数官员只会谄媚讨好,中饱私囊。

马大人主政青海近5年时间,政绩平平,财政紊乱,民怨沸腾,物价飞涨。他渐渐开始无法控制局势了。

1936年8月,马大人在外有民众抗议、内有侄儿马步芳逼宫的情形下,迫不得已电请国民政府,借口生病需要休假

去沙特阿拉伯的麦加朝圣。

在西宁的日子里,易卜拉欣一家过得幸福快乐。

易卜拉欣婉言谢绝了马大人请他做官的邀请,代为他的家族打点生意,并且凭着个人良好的威望,经常调解生意人之间的纠葛。

韩索菲在1932年和1934年先后生下了建山、金山两个儿子,组成了一个拥有5个孩子的7口之家。

易卜拉欣在闲暇之余,也会带着妻子和儿女坐着马车到郊外游览。

他们到过湟中县鲁沙尔镇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的塔尔寺,欣赏那里的佛塔、殿宇、经堂、酥油花、堆绣和壁画。

他们游览了号称西宁八景的石峡清风、金娥晓日、文峰耸翠、凤台留云、龙池月夜、湟流春涨、五峰飞瀑和北山烟雨。

壮丽的青海山水和丰富多彩的风土人情,开阔了他们的眼界,使热爱家乡和热爱祖国的观念深深地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不久,甘肃的河西走廊又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事件。

1936年秋天,中国工农红军经过万里长征,在甘肃省的会宁县胜利会师。决策层决定下一步占领宁夏和河西走廊,连接新疆,打通与苏联的联络通道,随即颁布了《十月份作战纲领》,决定提前执行宁夏战役计划,四方面军主力南进西安至兰州的通道地区,用3个军的兵力东渡黄河,攻占宁夏。

但是,由于敌情的变化,决策层的命令屡有变更,四方面军一部分主力未能全部渡过黄河。

1936年11月10日,决策层电令渡过黄河的红军组成西路军开始西征,途经河西走廊前往新疆,打通陕甘宁到苏联的路线。

西路军下辖三个军,共计21800人,其中,机关、医院、伤病员和勤杂人员占到40%左右。

国民政府发觉红军西征以后,十分担心红军与苏联连成一片,急忙电令驻防河西的马步青阻挡红军西行。

马步青的防地是武威、景泰、古浪、永登、永昌、民勤等县,共辖两个骑兵旅、一个步兵旅和师直属的炮兵团、工兵团和特务营等,师部设在凉州。

马步青接到蒋介石的命令以后,征集沿途的群众修筑工事,积极修补凉州(今武威)旧城的垛口,防范西进的红军。

  1936年10月,红军到达兰州东北的靖远县境内,准备强渡黄河西。

马步青认为红军一路远征,疲于奔命,自己却以逸待劳,又有黄河天险,阻挡区区红军是小菜一碟。

  他把三个旅都布置在黄河北侧,以红石嘴、三角城、五佛寺三大渡口为重点,派驻重兵把守。

  10月7日,红30军全部渡过黄河,先后占领了糜滩、中和堡、北湾等据点。

三天以后,西路军的20000多人全部渡过了黄河。

红军全线击溃了轻敌的马步青军队。

马元海率领3个骑兵旅、一个步兵团和两个民团前来支援,与马步青的军队共计约20000多人联合抗击红军。

红军在吴家川等地打败敌人之后,兵分两路突围西进。一路由干柴洼、横梁山、黄羊川直逼古浪县城;一路由大靖到土门子一带驻扎,构成犄角之势,进逼重镇凉州。   

红军认为古浪的城垣倒塌,容易占据,但是,没有想到遭到了马军的联合夹击,第9军几乎全军覆灭,只好顺着古浪河东岸的长流渠往北转移,与驻扎在土门子的红军会合。

马军在西岸观看,未敢阻击。

古浪一役,红军虽然歼敌5000余人,但自身伤亡2000余人,大部分排以上干部牺牲。

第二天早晨,马军进入古浪城,借口搜查红军伤病员,砸开老百姓的房门,翻箱倒柜,抢劫掳掠。因为古浪的老百姓欢迎红军,马步青下令焚城以示惩罚,将商业集中的南街放火烧成了瓦砾场。

红军大步逼近凉州城。

马步青的心中十分恐慌。正在危急的时刻,他忽然接到了红军的来函:红军假道出关,打通国际路线,无意攻取凉州,希望马军切勿阻击。

11月下旬,红军的先头部队抵达凉州,果然没有攻打城市,而是从城南和城北4、5里之外绕道西进。随后,红军的大部队日夜不停地通过了凉州。

马军尾随到凉州以西的四十里堡,才追上了红军的掩护部队。

由于永昌城内缺乏粮食,红军没有办法久守,便在深夜放弃永昌,突围向西进发。

马元海谎报军情说:“攻克了永昌城,俘获杀伤红军甚多。”

马步青急忙向蒋介石报告,得到了蒋介石的通令嘉奖。

红军离开永昌西进之后,马步青认为红军出了自己的防地,为了保存实力,借口部队要休整调回了他的部队。

但是,决策层此时又要求西路军停止西进,就地在永昌、凉州一带建立根据地。

决策层原计划以此造成河东红军将与西路军在河西会合的假象,调动国民军西进,藉此保障河东的红军主力转移,但是没有将此意图明确地告知西路军。

12月9日,蒋介石致电马步芳,要求他星夜调遣大军,配合马步青的骑5师堵击红军,务必在两星期内消灭。

马步芳当即调遣马彪骑兵旅、马朴骑兵旅及马占成、马宗林、马秉成率领三个骑兵团,又配备3000余人的步兵,加上马步青的3000余骑兵、4500余人步兵,共计2.4万余人,在河西走廊与红军展开激战。

牛占海此时虽然只有27岁,但是因为作战勇敢、指挥有方,从玉树到河西一路征战,已经是马彪手下的副团长了。

1937年1月1日,五军及总直供给部和妇女抗日先锋团各一部攻占临泽城。39团、45团及军部骑兵团两个连、特务团4个连和妇女抗日先锋团三营一部攻占了高台城。

1月9日,马元海担任总指挥,马彪、马朴、韩起禄、韩三成4个骑兵旅和炮兵、特务、手枪3个团以及部分民团2万余人将西路军分割包围,一起猛烈地围攻高台县城。

红5军、红9军的部分部队经过7、8个昼夜的激战,主要领导大部分壮烈牺牲。高台红军伤亡殆尽。

马彪、马朴、马禄的部队攻入了高台县城。

马元海又率领步骑兵和民团进攻驻守临泽县城的西路军总部和所属单位。经过几天的激战,红军乘着夜晚突围,与驻守甘州(今张掖)西乡倪家营子的红30军会合。

1月20日,5军将士坚守高台城。经9天8夜激战,终因寡不敌众而陷落。

2000多兵力向祁连山边的大孤山行进,后半夜进入祁连山边沿的张家沟。

1月27日,30军在西洞堡、龙首堡大胜青海宪兵团、100师手枪团,毙敌800余人,缴枪1200余支以及战马、子弹等。

1月28日晨,300多名骑兵走到白城子的时候,遭到马军的伏击,除10多人幸免外,其余全部牺牲。

决策层强烈要求蒋介石命令马军停止进攻西路军。为了解救西路军的危局,决策层打算与马步芳等讲和,愿意用10万到20万的银圆换取停战。

西路军也根据决策层精神致函马元海:“派代表商洽一切。”

马元海始终不接受建议,指挥马军向倪家营西路军防地不断发起进攻。

红军将士浴血奋战10多日,歼敌近万人,自身伤亡亦重,被迫放弃了倪家营子,转移到西洞堡、龙首堡一带。

马军的手枪团和宪兵团赶来增援,继续围攻红军。

时值寒冬,红军给养无着,处境十分困难。

马元海率骑兵穷追不舍。

西路军冲出重围,向西转移到三道柳沟一带,又受到马军的分割包围。

西路军从三道柳沟突围,退入祁连山附近。

3月12日,西路军9军和妇女抗日先锋团二营为掩护总部和30军进山,在梨园口南侧的山头进行阻击。9军在血战中损失两个团, 10多名团以上干部及40余名妇女抗日先锋团的战士英勇牺牲。

红军余部突围进入新疆的戈壁沙漠。

西路军最终经过血战高台、倪家营等地,在没有救兵、没有供给、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导致全军覆亡。

河西战役到此结束。

西路军出征的时候总人数约21800余人。河西战役中牺牲的约7000余人,被俘12000多人。被俘以后惨遭杀害的6000多人,被营救返回延安的约4700人,在沿途失散流落的约4500人,剩余的400多指战员溃于1937年4月从星星峡进入新疆,得到了新疆战友的救援。

被俘的红军战土押抵西宁之后,上千人惨遭活埋和屠杀,大部分女兵被赏给官兵做妻妾,余下的3000余人被编为补充团,押送到循化、化隆一带做苦力。

巍巍的祁连山,汨汨的黑水河,默默地目睹了发生在河西走廊惨烈的战斗。这样血腥的战斗自从远古以来,无论是匈奴人和月支人、乌孙人、汉人,突厥人与回鹘人、吐蕃人、羌人,还是蒙古人与党项人、满洲人,世世代代屡见不鲜,一再轮回。

牛家在西宁是快乐的。然而,同在西宁的马家却是内斗不断。在亲人之间无所谓叔侄、兄弟、亲戚之情,争权夺利起来是毫不留情,刀刀见骨。

马大人回国以后被免去各项职务,只担任了空名的国府委员。

马大人连夜带领随从离开西宁,回到了家乡临夏县的癿藏。他大兴土木,修建园林,过起回乡颐养天年的生活,利用自己的声望权势左右乡政。1945年1月,马大人因病在家中逝世,终年72岁。

易卜拉欣作为马大人的朋友,被划归于一概不用的旧人员。他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带着家人离开了新统治者一手遮天的西宁,回到了老家临夏县的尕阴屲。

临夏县位于甘肃省的中部,地处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地貌为青藏、黄土高原参半,多山沟,兼有塬、川。大夏河从县域穿过,所以取名临夏。这里最早是羌人生活的地方,秦朝设立枹罕县,后来历经汉朝、三国,一度成为鲜卑人西秦的首都,后来先后归属吐蕃、吐谷浑、唐等中原王朝,几易其名,从河州到导河。1928年3月,国民政府内政部将导河县更名为临夏县。临夏县名自此开始

井沟位于临夏县的东北部,早期居民在沟中掘井取水所以取名为井沟,是临夏县最贫困的地方之一,平均海拔2265米,山大沟深,交通闭塞,基本属靠天吃饭,山体滑坡、泥石流、旱涝、冰雹、风灾、低温、霜冻、雷击等自然灾害频发。居民主要是撒尔塔人、回回人和汉人,其中,撒尔塔人占到一半。

易卜拉欣本来打算在河州城里买上一座大院子,和家人颐养天年。但是,他在西宁的官场和商场目睹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与尔虞我诈,又适逢连年的战乱,对都市生活产生了厌恶,只想选择一个宁静的田园,独自享受世外桃源。

当时,大弟弟占乡已经复员回到了尕阴屲。二弟弟占川跟着马仲英跑到苏联以后便失去了音讯。小弟弟占海在马彪的手下当着军官。

易卜拉欣动员占乡和占海,一起买下了尕阴屲沟口东、南、西面的三座黄土山坡。。三家各占一个山坡,易卜拉欣要的是西山,占乡要的是东山,占海要的是南山,中间隔着Y型的深沟。从这里向东走上20里路便可以到达河州城。

易卜拉欣用做生意挣来的积蓄在半山上为4个儿子盖了4座院落,为他们将来成家立业打好基础。

他又买来各种果树苗,种在房前屋后和地头上,不仅绿化了荒山,也为后代提供水果。

他带着家人将荒山开成了一层一层的梯田,田地里种植小麦、玉米、胡麻和洋芋等蔬菜。

易卜拉欣干活干累了,坐在地头上遥望着对面两个弟弟的家园,思考着牛家四兄弟迥异的命运。

1

第三十一章 井沟岁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