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帝国遗民>第四十六章 生生不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章 生生不息

小说:帝国遗民 作者:牛的草原 更新时间:2018/11/17 16:26:26

  1997年,牛万山在弥留之际,示意牛木林打开放在枕头边的一个小木匣子。

  牛木林轻轻地打开了那个精巧的木匣子,看到红色的金丝绒包着一块东西。他小心地解开金丝绒,露出来一块普普通通的鹅卵石。

  鹅卵石的表面平滑光亮,上面还刻着的三行外文字母。

  牛木林仔细地辨认这些文字,但是一个也不认识。

  牛万山断断续续地说道:“这是我们的祖先留下来的。你要好好地保存它,世世代代传下去。”

  牛万山无常以后,牛木林拿着鹅卵石找到了中亚社会研究所著名的研究员杜先刚,请他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

  杜先刚拿起放大镜,对着鹅卵石上的文字看了一会,然后肯定地说道:“这是波斯文字,是三个人的名字。”

  牛木林追问道:“哪三个名字?”

  杜先刚回答道:“阿里,阿巴斯,巴特尔。前两个一般是穆斯林的名字,当时有许多的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取这个名字。后面的巴特尔是应该蒙古人的名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牛木林摇了摇头。

  在回去的路上,牛木林突然想起马小平当年说过,他们的祖先叫阿巴斯和撒尔塔阿姑。

  于是,他回到办公室,立刻给马小平打去了长途电话,询问他的家史。

  马小平说道:“我父亲有一本家谱呢。我今晚回去查一下。”

  晚上,马小平打来了电话,兴奋地告诉牛木林:“我查过了。我的祖先的确是从花剌子模迁来的阿巴斯和撒尔塔阿姑。他们和阿里在花剌子模的时候就认识了,是一起来到中国的。我父亲还说,听我爷爷马海德说过,西乡井沟的易卜拉欣就是阿里的一个后代。”

  牛木林激动地说道:“井沟的易卜拉欣是我的爷爷啊!”

  马小平惊讶地叫了起来:“这么巧?我们两个在大学里天天见面,傻傻地竟然都不知道啊!”

  牛木林难过地说道:“以前的社会环境不好,父辈们不敢对我们讲述真实的情况。我的奶奶是循化的撒拉族,也姓韩。我当时在学校的时候曾经问过韩吉寿。他说循化的撒拉族80%都姓韩,所以也没有在意。我希望他现在好好地查一下。”

  马小平说道:“没有问题,我最近要到循化、化隆一带搜集民歌去,见到他一定帮你过问这件事情。”

  过了一个月的时间,马小平从循化给牛木林打来了电话,说是自己和韩吉寿在一起。

  韩吉寿在电话里说道:“我专门回到老家询问了父母和上一辈的老人,他们说我们的祖先是跟着尕勒莽从现在的土库曼斯坦经过撒马尔罕一起到中国的哈桑。韩姓是后来明朝皇帝赐的。我爷爷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姑奶奶叫韩索菲,嫁给了河州东乡族的牛大人。牛大人的经名是易卜拉欣。姑奶奶出嫁以后一直没有回来过,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她后来的情况了。木林,你在听我说话吗?喂,喂,牛木林,你说话啊!”

  电话的这一头,牛木林泪流满面,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2017年的7月,大学毕业30年的聚会在兰州举行。牛木林、马小平、纳森和巩晓丽相会在皋兰山下的黄河之滨。

  他们除了拜见老师、与同学欢聚以外,更多的时间是四个人一起畅游兰州的大街小巷,讲述从父辈那里听来的家族历史,讲述自己的奋斗史和成功史,讲述儿女们幸福的故事。

  牛木林的儿子在北京读完大学以后,进入了一家金融机构工作。他的两个侄儿和一个侄女都在天津学习和工作。

  马小平的大女儿从美国留学回来,在深圳从事医学研究工作。小女儿马安娜正在中央民族大学学习法律专业。

  纳森和巩晓丽的儿子在澳大利亚定居工作。女儿大学刚毕业,准备到在蒙古国的首都乌兰巴托的一家中企工作。

  当牛木林拿出那块刻着阿里、阿巴斯和巴特尔名字的鹅卵石的时候,他们四个人一起把那块鹅卵石紧紧地攥在手心里,仿佛通过这块石头在与祖先传导思想,在与千年以来的每一代先人沟通心灵。

  他们聚集在滨河公园的黄河母亲雕像前,扬起不同形状的脸庞,用不同颜色的眼睛,仰望着在蓝天白云下面、黄河岸边、翠柳掩映着的身材丰腴、面容慈祥的母亲,真切地感受到祖国母亲的无限温暖和呵护。

  他们四个人幸福地站在黄河母亲的雕像前,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同学聚会结束以后,马小平约上牛木林、纳森和巩晓丽,带着女儿马安娜,开上自己的雷克萨斯汽车,前往东乡、临夏和循化去拜谒祖先的土地,感受30年来那里的沧桑巨变。

  汽车驶出了兰州市区,没有从新修的隧道穿越,而是沿着崎岖的盘山老路爬上了果园山。

  牛木林望着起伏的山峦和高楼林立的兰州城区,感慨地说道:“唉,世界历史的沧海桑田和人类民族的兴衰变化始终是一个令人欲罢不能的话题啊。”

  马小平接上了话茬:“你说你正在研究世界民族,那么我就来考考你。”

  牛木林回答道:“好的。让你过一把考官的瘾吧。”

  马小平问道:“先从简单的开始吧。什么是民族?”

  牛木林回答道:“民族是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生活方式相同或者相近并且聚居相对集中、自我认同的一个群体,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客观的存在,不以人的意志而产生、发展和消亡。”

  纳森接着问道:“当今世界上有多少个民族?”

  牛木林调皮地回答道:“报告纳考官,现在全世界有200多个国家、2000多个民族。我在想,地球这么巨大,人类的历史这么漫长,地球上一定诞生了更多数量的民族。可以说人类社会诞生的大部分民族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现存的民族只是小部分的幸存者而已。

  在中国的历史上,民族经过长期发展不断分化和组合,形成了众多的民族体,同时民族的支系又十分繁多,族称自然相当复杂。新中国建立初期,全国汇总上报的民族名称就有400多个,其中仅云南一个省就有260多个。”

  马小平抢着说道:“请举例说明民族的生存状态。”

  牛木林回答道:“民族经过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等几种社会形态的变革,从古代民族发展为现代民族。民族在这一过程中不是一成不变的。民族压迫造成的强制同化或者多种因素形成的自然同化使一些民族消失了。另外,由一个或几个民族中分化出来一部分人长期生活在一起又逐步形成为一个新的民族。

  民族的生存状态大致有三种:

  第一种是自古延续下来的民族。这类在世界上民族比比皆是。这些民族在历史上产生以后,虽然有一部分分割出去了,或者吸收了其他民族的成分,但是她的核心部分始终保持着稳定。

  比如巩晓丽同学的汉族自从在汉朝形成明确的民族以后,虽然几千年来融合了不少民族,但是一直使用汉族的名称,民族的主体成分没有改变。

  纳森同学的蒙古族为先秦时东胡的一部分,13世纪初期形成蒙古民族以后生存到现在。

  我们新疆的维吾尔族,自从回鹘从蒙古高原西迁与塔里木盆地的土著居民融合形成维吾尔族以后,基本盘面延续到了今天。

  满族来自古老的民族肃慎,名称虽然变换成女真、满洲,也是一直生存在东北一带。

  藏族也是由古代的羌族演化为吐蕃以后一路走到今天。

  至于羌族嘛始终是中国历代文学作品的主角之一。”

  巩晓丽插话道:“羌笛何须怨杨柳。”

  牛木林点了一下头,继续说道:“第二种是消失的民族。

  在世界民族的大舞台上,很多民族像走马灯似地出现,又有许多民族像云烟一般迅速地消散了。

  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和阿卡德人、小亚细亚半岛的赫梯人、伊朗高原的埃兰人、北非的古埃及人、欧洲的古希腊人、古罗马人和中美洲的玛雅人等等,这些曾经盛极一时的伟大民族如今已经湮没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它们创造的辉煌文明如今只剩下残垣断壁与沉默的雕塑、壁画和泥版。

  匈奴、突厥、党项、契丹、鲜卑以及许多人口很少的小民族曾经在中国的历史上闪亮登场,然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有一些以另一种面目出现在遥远的欧洲。

  迄今为止,所有消亡的民族都是被迫消失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愿意退出历史的舞台。

  民族消亡的方式和途径不外乎以下两种。

  一是通过战争手段掠夺人口强行的灭亡。在人类的早期世代,民族之间是弱肉强食。民族的消失一般是通过民族之间、国家之间血腥屠杀。失败一方被迫消亡。每一个民族的发展或地域扩张都伴随着其它民族的消失或逃亡。被灭亡的民族血统往往难以彻底消失,总有或多或少的血统融入其它民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世界上现存的各个民族都曾经是消灭其他民族的刽子手,差别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东胡在秦时被匈奴灭亡。匈奴的主体在东汉时期被汉人消灭。东胡之后分成乌桓和鲜卑两大部分。乌桓被曹魏消灭。鲜卑的主体被汉族同化,剩余的演化为柔然。柔然被突厥击败,分化为室韦(蒙古)和契丹。契丹的主体被女真族和汉族同化。党项是羌族的一部分,后被蒙古人灭亡。羯是匈奴的一部分,4世纪的时候被汉人冉闵一次性屠杀20万人,导致羯族灭种。

  二是落后民族被先进民族同化。中国历史上许多少数民族,如匈奴、鲜卑、契丹等族的一部分进入中原地区以后,受到汉族先进生产方式的影响,逐渐地接受了汉族的文化,最后丧失了本民族的特征,成为汉族的一部分。

  第三种是新生的民族。

  随着时代的变迁、民族的迁徙、民族的分割和民族的融合又产生了新的民族。

  匈奴人被汉人打败之后剩余的部分逃至欧洲,与马扎尔人融合构成了今天的匈牙利人。

  契丹剩余的部众西逃到中亚,与当地人融合成为中亚民族的一部分。

  突厥是匈奴的一个分支,后来灭亡了柔然,自身的主体被回鹘人和汉族人消灭。剩余的部分向西逃亡,与小亚细亚半岛上的居民融合形成了今天的土耳其人。

  从花剌子模帝国东迁的中亚各民族,在元朝的境内与周围的蒙古族、汉族、藏族、维吾尔族等融合形成了回族、东乡族、撒拉族、保安族等。”

  纳森笑着说道:“晓丽,这么说来我们汉族和蒙古族是自古延续下来的民族。他们两个都是新生的民族了。”

  牛木林和马小平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马小平继续问道:“你给我们分析一下各民族的源头。”

  牛木林笑着回答道:“每一个当代的民族都是由历史上不同时期的古老部族演变发展而来的,都可以追溯出自己的民族起源。

  中国当代的不同民族的族源主要有以几种情况;

  第一种是绝大多数民族来源于国内土生土长的古代部族。例如,鲜卑、契丹、蒙古源自东胡;满族、锡伯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赫哲族源自通古斯;羌族、藏族、彝族、纳西族等众多的西南少数民族源自古羌。

  各民族的远源在秦代以前基本上都已经存在了。

  如满族的最早先民肃慎人早在舜时代就活动在黑龙江流域地区。其他如高原和西北部分地区诸民族的先民西戎、氏、羌,南方各民族的远源百越及以后分化出的骆越、瓯骆,苗族、瑶族的先民五溪蛮,土家族的先民巴人等,都是在先秦时就活动在各地的古老部族。

  各民族的直接族源出现时间普遍比较晚,但是多数也都是在唐代以前。如蒙古族源自室韦,维吾尔族源于回纥,哈萨克族起源于突厥,藏族源于吐蕃,彝族源于乌蛮,白族源于白蛮,壮族、黎族源于俚,侗族源于僚等,分别在汉代、南北朝和隋唐时就已经存在和形成了。

  直接族源在唐以后才出现的民族很少。满族的渊源女真是在宋辽时期才由靺鞨人的一个分支演化而来的,是各直接族源中起源最晚的一个。

  这说明我国辽阔的土地上很久以来就是多民族共存的。这些古老的民族与汉族及其前身华夏族有着长期的交往和渗透,对中华民族的发展大都做出了巨大贡献。

  第二种是外来民族。其中又有三种不同的情况。

  一是迁入前就已经完成了民族的转化过程,属于已经形成的民族共同体的一部分。迁入中国以后,有的仍然保持着原来民族的独立性。例如,朝鲜族和俄罗斯族是分别形成于朝鲜半岛上和俄罗斯境内的民族,十八世纪开始陆续迁入我国。

  二是一些民族迁入中国之后在发展的过程中又融合了国内其他一些民族的成分,重新形成为一个新的民族。这些境外迁入的民族就成了新民族的主要族源。例如,回族就是以来自中亚和西亚地区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为主体而形成的。

  三是从外部移入到中国境内还处于民族形成前的部族或部落的联盟阶段,在中国境内逐渐演变并完成了民族的转化,形成为当代的一个少数民族。例如,柯尔克孜族的族源就是唐代之前叶尼塞河上游地区黠戛斯人;乌孜别克族的先民也是很早以前从中亚地区迁入新疆的;撒拉族的先民在元代由中亚长途跋涉到青海东部的循化地区定居下来的。

  你看,撒拉族娶亲仪式的传统环节中对委奥依纳(撒拉语,直译为骆驼舞)表演中有这样的对白,蒙古人问你从哪里来?尕勒莽回答说我从撒马尔罕来。”

  纳森听到这里拍手笑道:“这么看来,我和晓丽是土生土长的民族。小平和木林,你们两个是外来融合的民族喽。”

  马小平继续问道:“请你再论述一下民族分布的地理情况。”

  牛木林回答道:“各个民族都有相对固定的地理分布,但是目前都经历了多次重新再分布的问题。

  第一种是核心地带不变。有些民族自形成以后活动的地域范围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始终保持着当初的状况。南方多数民族基本上都属于这种类型。例如,藏族自七世纪吐蕃兴起时就活动在现在分布的高原大部分地区;彝族一开始形成时就居住在云南西部横断山区和以四川大、小凉山为中心的两个地区,直到现在仍然保持着这种分布格局;黎族的先民早在三千年前就居住海南岛上,以后虽然由于汉族的迁入使他们的范围逐渐缩小到五指山及以南地区,但是从来没有扩大到海南岛以外地区。其他一些民族如台湾岛上的高山族、湘鄂川黔交界处的土家族以及广西的壮族、侗族等,现在的地理分布与民族形成初期的活动范围基本一致。

  第二种是地域扩张或者萎缩。多数民族形成以后由于政治历史和社会经济等原因,有的分布地域范围比原来的扩大许多,有的与原来的发祥地已毫无地域联系。例如,满族和蒙古族的发祥地分别在东北黑吉两省的白山黑水之间和蒙古高原东北部的草原地区,以后这两个民族都统一了全国,建立了中央王朝。随着政治中心的转移和统治全国的需要,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政权被推翻以后虽然大部分已经撤走了,但目前的分布范围仍然远远超出当初的东北和蒙古地区。发祥地在辽宁的锡伯族、发祥地在大兴安岭周围地区的达斡尔族、发祥地在新疆的维吾尔族,由于明、清两代的军事征调,一部分离开了发祥地。锡伯族、达斡尔族到了新疆,维吾尔族到了湖南、云南等地。新中国成立前,新疆的哈萨克族因为不堪忍受反动军阀盛世才的迫害,一部分被迫流散到甘肃、青海等地,至今仍有一些哈萨克族居住在那里。

  第三种是一个民族跨越两个或者更多国家的国境分布着。这也是在民族的历史演变过程中形成的。

  例如,朝鲜族是形成于朝鲜半岛而后迁移到我国来的,并一直保持着本民族的独立特征;蒙古族由于历史政治的原因,一部分居住在蒙古人民共和国;哈萨克族起源、形成和活动的地区都属于清朝的领土,后来因为沙俄割占了大片土地并推行土归民随的政策,使哈萨克族的相当一部分成为了俄国的国民;其他如南方的傣族、苗族等发祥地都在我国境内,后来由于迁移流动,一部分分布在缅甸、泰国、老挝、越南等邻国的境内。”

  马小平抢先说道:“纳森,你这次是不是要说蒙古族是跨境民族、我们都是核心地带不变的民族?”

  纳森笑着回答道:“非也。现代社会是大流动的社会,哪有死守着祖先土地的民族啊?全世界各地都有华人。全国各地甚至外国都有你们东乡族。”

  马小平说道:“回答正确,加10分!牛木林,你的答案都是背诵教科书上的。谁都可以看到。现在需要你发表你自己的观点。”

  牛木林说道:“你问吧。反正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马小平问道:“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应该有一种文化还是多种文化?”

  牛木林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当然是多种文化啊。”

  马小平说道:“请你论证一下。”

  牛木林说道:“人类的文明是多元文明。不同的民族在各自的环境中创造了各自的文化。民族文化是民族存亡之本,是民族凝聚与发展的深层动力。

  民族文化是民族内部彼此认同的核心,基本要素有服饰、节庆、语言文字、饮食方式、居住形态等。这些都是在漫长的历史活动中自然形成的,与当地的气候、山川、风物、传统等浑然一体,是民族历代先祖集体智慧的结晶,是一个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根本标志。

  在一个民族的内部,无论是文盲还是知识精英,无论是普通人还是首脑人物,在这些特征上是一致的。

  民族文化越弱凝聚力就越弱,如同一盘散沙。民族文化一旦消解,民族则将走向消亡。

  中国历史上的某些民族由于不注意保存自己的民族文化,最终从历史舞台上消失。

  典型的例子是契丹。

  契丹人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强大的军事力量,曾经建立了辽国,长期与北宋政权对峙,影响很大,以致俄罗斯语中的中国一词就是契丹的音译。

  契丹人在与周边民族交往的过程中,不注意固守本民族文化,盲目地追随其他民族的文化,久而久之在民族内部没有了彼此认同的核心。尽管契丹人的后裔可能还生活在我们这片土地上,但是,作为一个民族已经彻底消失了。

  历史是无情的。没有民族文化的民族必将遭到淘汰。

  一个国家或民族只要民族文化还寸在,即使被侵略者占领还有复国的希望;相反,如果民族文化已经消失,既使没有被占领也是名存实亡。”

  巩晓丽问道:“在现实生活中,一些人自称是纯正的某某民族,你怎么认为?”

  牛木林回答道:“当代的每一个民族虽然形成的历史时期不同,但是,在民族形成以后的发展中,没有哪一个是自起源到现在始终保持着当初的完整性和独立性。相反,都掺杂有其他民族的成分,先后融合、吸收、同化和渗入了许多其他民族的成员。

  在中国历史上,汉族向四方扩张、动乱时期流民蜂拥外迁的结果彻底打破了我主中原、南蛮北狄西戎东胡等的族群地理概念,开始出现民族交往交流和交融的变化,总体上呈现出大杂居、小聚居的分布格局,形成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

  现代科学也证明了这个观点。根据各民族的基因图谱,各个民族都含有不同人种的基因,只是多少的差别。例如,北方汉族73%的基因是东亚、南亚基因,11%是新几内亚基因,同时含有少量的东北亚——澳基因、美洲基因、阿尔泰基因、阿拉伯基因和突厥基因。

  我的结论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没有纯而又纯的民族。”

  一直默默无语的安娜问道道:“为什么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几乎都是又偏远又贫困又落后的地方呀?”

  马小平回答道:“让你牛叔叔给你解答。”

  牛木林说道:“这个问题也是以前我问自己次数最多的问题。

  以前,我看到‘老少边穷’这个词组,总是认为少数民族把自己的地方搞得贫穷、落后、荒凉,给国家的现代化发展拖了后腿,心中感到十分羞愧。

  我通过研究历史和走访老人们才知道,很久以前各民族都生活在生存条件优越、物产丰饶的地区。后来,由于民族之间、国家之间、统治民族与被统治民族之间发生战争,失败的、弱小的民族只好逃亡到了偏僻的边疆和荒无人烟的山区。是那里的自然环境和生存环境本来就很恶劣,并不是因为少数民族造成的。”

  安娜接着问道:“有人说,国家给高考和入职考试的少数民族加分是对其他民族的不平等。你怎么认为呢?”

  牛木林的表情凝重起来,慢慢地说道:“国家给少数民族加分不外乎两个原因。

  一是有的少数民族的汉语水平还不高,与母语为汉语的考生考同样的汉语卷子是不公平的。

  二是由于少数民族长期生存在贫穷、偏僻的环境中,科学文化知识比较落后,如果不给予一定的照顾,恐怕得到高等教育和公职的人就寥寥无几。

  国家这么做既是有利于提高少数民族的文化素质,也有利于提高中华民族的整体素质。

  当然了,少数民族不能总是依赖国家的照顾,一定要自立自强,最终不需要任何的照顾。”

  安娜继续问道:“网络上的好多喷子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国有难,回必乱’;中国将来有可能成为法国、德国那样穆斯林泛滥的国家,影响到主体民族的生存。你有什么看法?”

  牛木林笑着说道:“小姑娘一说话就是连珠炮啊。喂,不能老是你们考我。我也要考考你们。”

  马小平和纳森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好啊。”

  牛木林说道:“马小平,你来回答‘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问题。”

  马小平回答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出自《左传·成公四年》。根据《春秋左传正义》的注解,此处的族实际是异姓的氏族,并非民族的族,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民族的概念。所以网络上的喷子用这句话攻击少数民族,说明他们对自历史文化一知半解、囫囵吞枣。”

  牛木林又问道:“‘国有难,回必乱’怎么解读?”

  马小平指着巩晓丽说道:“我避嫌,你来回答比较合适。”

  巩晓丽回答道:“回族是元代以后才出现的民族。因此,元代以前国家出现的动乱与回族毫无关系。元代以后,国家出现的大动乱无非是明朝推翻元朝、清朝推翻明朝、太平天国起义、西北回民起义、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日本侵华等等,除了西北回民起义是反抗清朝反动统治以外,其他动乱的发生与回族没有丝毫的关系。相反,回族在这些动乱中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共同反抗帝国主义的侵略,做出了重要贡献。”

  牛木林继续问道:“中国将来有可能成为法国、德国那样穆斯林泛滥的国家而影响到主体民族的生存。你们怎么看?”

  安娜说道:“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吧。”

  大家说道:“好啊。”

  安娜说道:“目前,中国有13多亿人口,回族也就1000万,加上其他信仰同一个宗教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乌孜别克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东乡族、撒拉族和保安族一共10个民族顶多3000万人,只占了全国总人口的2.2%。3000万与13亿相比,不算是沧海一粟,也是一个指头与10个指头的关系。不知道那些喷子思考问题是用脑袋还是用脚丫子?”

  牛木林总结道:“在互联网上喧嚣一时的大民族主义和地方民族主义言论只不过是极端主义的具体表现而已,根本代表不了他所在的民族,也根本无法搅乱各族人民互相欣赏、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互相学习的历史洪流。”

  巩晓丽笑着问道:“马小平同志,请问,每个民族都有自决权利吗?如何理解加拿大魁北克省和英国苏格兰的独立公投?”

  马小平调皮地回答道:“我开车呢,不能分散注意力。让你的老公回答吧。”

  纳森锤了马小平一拳,然后回答道:“民族自决权在一般意义上是指各民族有权利确定自己政治、经济、文化制度,有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选择存在于某个国家、组织或者成立独立国家的权利。

  根据这项权利,一切民族在排除外来压迫和干涉的情况下应自由决定自己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制度。

  列宁和斯大林都认为,民族自决权就是在政治上同压迫民族自由分离、组织独立国家的权利。

  这里首先指被帝国主义统治的殖民地人民取得民族独立的权利,也泛指一个民族不受外族统治者干涉、决定和处理自己事务的权利。

  在现代国际法上,民族自决权是受国际法保障的法律权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民族自决原则得到了普遍承认和迅速发展。《联合国宪章》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发展国家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将其作为联合国的宗旨之一。

  1960年12月14日,联合国大会第15届会议以89票赞同、0票反对、9票弃权通过关于《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确立了民族自决权为一项法律权利,它在‘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的标题下,对民族自决权作了比较详细的规定。

  马克思主义政党承认民族自决权,并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支持民族分离。它可以支持某一民族实行分离,也可以不支持以至反对某一民族实行分离,这要以是否有利于整个革命和整个人类进步的利益来决定。

  世界上对民族自决有不同的理解、标准和对策。

  当今世界上,民族自决常常表现在是否独立的公投上。

  1975年,葡萄牙殖民者从东帝汶撤出的时候,印度尼西亚强行出兵使东帝汶成为了印尼的第27个省,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据统计,在被印尼统治的20多年中,东帝汶有20多万人死于战争和饥荒,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印尼同意让东帝汶人民公决去留。1999年,联合国主持了东帝汶的独立公投,78.5%支持独立。最终,东帝汶获得独立。

  蒙古举行脱离中华民国,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马其顿、波黑、黑山脱离南斯拉夫,苏联各加盟共和国脱离苏联,南苏丹脱离苏丹等独立公投,绝大多数民众支持独立,最后都是根据公投结果实现了独立。

  魁北克脱离加拿大、新喀里多尼亚脱离法国、苏格兰脱离英国的独立公投因为反对的票数高于支持的而未能实现独立。

  但是,西澳大利亚州脱离澳大利亚,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脱离阿塞拜疆、德涅斯特河沿岸脱离摩尔多瓦、科索沃脱离南斯拉夫、南奥塞梯脱离格鲁吉亚、库尔德斯坦脱离伊拉克等独立公投,虽然得到半数以上的支持,也得到国际上一些国家的承认,但是均未获得所在国的承认。

  因此,民族自决权的使用和结果要看具体情况。”

  牛木林又转向纳森问道:“大民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有什么特点?”

  纳森回答道:“有的人只注重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化和历史,只重视本民族的权力和尊严,漠视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化和历史,也不顾及其他民族的权利和尊严,鲁莽地追求大一统的思想,使其他民族产生抵制甚至排斥的心理,最终只能造成民族之间的间隙,不利于各民族交流交往交融和民族团结的大业。

  一个国家的大民族强制被压迫民族同化并使他们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处于从属地位的,否认民族自决直至分离的权利就是大民族主义的体现。

  按照马列主义的观点,大民族主义是一种民族沙文主义。苏联产生过大俄罗斯主义,南斯拉夫产生过大塞尔维亚主义,一些民族自治地区的自治民族也会产生大民族主义。

  大民族主义在国内压迫其他民族,谋求并维护本民族的特权,推行民族歧视政策,镇压其他民族的反抗;在国外则谋求民族扩张,征服和奴役其他民族,镇压被压迫民族的反抗。

  大塞尔维亚主义是大塞尔维亚民族的民族主义。克罗地亚族和斯洛文尼亚族被说成是塞族的分支,其它民族则不予承认。20世纪末,大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推翻塞尔维亚共和国,挑起人民对大塞尔维亚的期望,修改宪法,取消科索沃的自治省地位,取消阿尔巴尼亚人的母语学校和新闻机构等,最终引发了南斯拉夫内战。

  地方民族主义亦称狭隘民族主义,是一种以孤立、保守、排外为特征的民族主义。它往往表现为忽视民族团结在祖国统一大家庭中的地位,只看到本民族暂时的、局部的利益,惧怕先进事物,维护本民族中某些落后消极的东西,阻碍本民族的进步和发展,对有利于各民族互相亲近的东西不是采取欢迎态度,而是强调人们的民族划分,力图使民族差别巩固下来。”

  牛木林转向马安娜问道:“小姑娘,民族主义是不是民族分裂主义?”

  马安娜回答道:“分裂主义是指旨在破坏国家领土完整,包括把国家领土的一部分分裂出去或分裂国家而使用暴力以及策划、准备、共谋和教唆从事上述活动的行为,并且是依据各方国内法应追究刑事责任的任何行为。

  民族主义不能等同于民族分裂主义。它是人民内部矛盾。但是,如果不及时制止民族主义,就会滑向它的极端性的产物民族分裂主义。民族分裂主义与暴力恐怖主义具有天然的联系。

  当代民族分裂主义是对民族国家的误读和民族自决权滥用的结果。恐怖组织利用某些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和民众情绪进行暴力恐怖活动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其以极端性和残暴性建立的‘权威地位’和左右民众的能力。所以,不能将具有种族、民族和宗教背景的恐怖主义组织视为相关群体的代表。否则,只能扩大恐怖主义势力的群众基础,助长恐怖主义势力的嚣张气焰,从而掩盖恐怖主义势力反人类的极端性本质。

  民族分裂主义在中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主要有西藏达赖集团进行的‘藏独’分裂活动、你们新疆的‘东突’分裂活动以及和‘台独’分裂活动。它们的共同点都是打着民族独立的旗号,建立民族国家,企图把西藏、新疆、台湾从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分裂出去。”

  巩晓丽说道:“牛木林,最后一个问题留给你吧。”

  马小平附和道:“对。你喜欢研究民族宗教问题,最后一个问题留给你。”

  牛木林得意地说道:“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巩晓丽想了一下问道:“民族差别和民族矛盾什么时候可以消失?”

  牛木林回答道:“等到民族消失以后,民族差别和民族矛盾自然就消失了。”

  纳森接着问道:“那么民族什么时候消失?”

  牛木林瞪了纳森一眼,反问道:“你问我,我问谁?”

  马小平接上话说道:“问我啊。”

  巩晓丽、纳森和牛木林的枪口一致对向马小平:“你说吧。”

  马小平狡黠地笑道:“地球消失的时候。”

  一车人大笑起来,震得汽车都颠簸起来。

  随着一阵汽车喇叭的鸣响,马小平提醒大家道:“东乡县到了。”

  他们走访了马小平的祖籍东乡达坂村,还跑到哈木则岭参观了古老的手抄本教经。

  然后,他们驶下东乡高原,来到大夏河边的临夏市,在八坊老街徜徉,到穆斯林公募祭奠祖先阿巴斯。

  他们继续驱车来到临夏县的井沟尕阴屲,参观易卜拉欣当年修建的白崖清真寺,到他的墓前纪念凭吊。

  汽车继续西行。从高架的涵渠底下驶过的时候,牛木林指着涵渠说道:“看,这就是我父亲他们当年修建的北塬引水渠。”

  汽车驶入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的境内。马小平介绍道:“以前,这里属于临夏县。1980年6月14日,成立了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这边左拐就是马步芳的老家癿藏镇了。”

  牛木林说道:“马家军死心塌地地反共,欠下了累累血债,让整个回族人民替他蒙羞,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啊。”

  汽车穿过高楼林立、鸟语花香的积石山县城,经过保安族聚居的保安三庄,来到了黄河之滨的大河家镇。

  站在黄河大桥的桥头,马小平指着对岸说道:“那边就是青海省海东市的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是韩吉寿和木林奶奶的故乡了。”

  他们驶过大桥,进入沙坡子隧道,穿行在循化的红土地上。

  他们走入孟达民俗村,参观古老的寺院和撒拉族风情,看到老人们在村口的树荫下照看着小孩,悠闲地聊天。

  他们又来到了街子镇,瞻仰了尕勒莽和的墓地,又来到旁边的在白骆驼泉,看到一股泉水从卧在草丛中的石雕白骆驼身边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他们看着墙上用砖雕展现的撒鲁尔人东迁的故事,回味着一个民族艰难而辉煌的历史。

  最后,他们来到了埋葬着韩吉寿线辣椒地里,深切地缅怀这位献身家乡和民族事业的大学同学。

  巩晓丽和马安娜摘了一串鲜红欲滴的线辣椒,轻轻地放在了韩吉寿的墓碑上。

  他们来到附近锗红色的山坡上,望着滚滚远去的黄河和巍然屹立的崇山峻岭,还有那绿色田野中间的杨柳和飘着炊烟的村庄,欣赏着祖国美好的景色,享受着祖先们曾经渴望的和平与宁静。

  马小平无限感慨地说道:“纵观几千年的中国少数民族历史,一些朝代虽然对少数民族采取了招抚、安抚的政策,还有土司自治的制度,但是绝大多数的少数民族生活在剥削、压迫、歧视和排斥之中的,政治权利得不到保障。‘天下回回两条路,不卖凉粉就卖醋’充分展现了各族人民被迫远离政治、明哲保身、苟且偷生的真实情景。

  只有中国共产党执政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中国各族人民才真正站了起来,成为国家的主人。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真正体现了平等、公正、和睦和友善,是迄今为止最公平、最科学、最正确的政策,因此受到了全国各族人民,特别是少数民族的热烈拥护。”

  牛木林接着说道:“一个民族要有理想,要有追求幸福的勇气;一个民族要有血性,要有屹立于民族之林的斗志;一个民族要有生生不息、永远前行的动力;一个民族更要有勇气,要有团结其他民族、学习其他民族、包容和欣赏其他民族的胸怀。”

  马安娜轻轻地哼起了一首花儿。渐渐地,她放开了嗓门大声地唱了起来。

  悠扬的歌声在田野上、城镇里和山谷中回响着:

  上去个高山望了平川,

  平川里有一朵牡丹。

  看起来容易摘起来难,

  摘不到手里是惘然!

  花儿流传了千万年,

  唱红了河州的牡丹。

  花儿代代往下传,

  唱不完心中的少年。

  

全书终

  2018年11月17日

  

1

第四十六章 生生不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