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帝国荣耀>第22章 军队统计 身世来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2章 军队统计 身世来源

小说:帝国荣耀 作者:叫我坏人 更新时间:2018/11/4 17:08:52

  “我不可能加入秦军的!”那人话语颇为坚决。

  “为何?”“因为我是唐人!!”

  听了这话,宇文瑅纪摇了摇头,没想到唐人的归属感这么强,就算到时候打下了唐地,恐怕要稳定民心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吧。

  心里想到此处,就知道估计以后的推进不好搞咯,好在现在唐军这边的城池不多,后方的部队完全能防守,不需要把这里的主战部队调走。

  “把他押下去!”两个重步兵将姜季押了下去。

  这边河岸的战斗唐军五万人败了,他们损失了两千陌刀步兵,一千多的临时骑兵,还有被虎威军屠杀的四千重步兵,以及这边的万多步兵。

  唐军的士气真是低啊!这么多人原本在撑一会儿就能打退秦军的,可惜了,他们的连败导致士气大大降低,在陌刀步兵失利的一刹那,唐军的大部队就崩溃了。

  陌刀步兵的出现固然能给己方士兵以巨大的士气加成,但当他败了之后,士兵的士气就会跌落到比之前的最低值还要低。

  将这边最后的俘虏押下去之后,秦军大部队也差不多渡过来了。

  于是他们也统计了一下自己的损失,陷阵营只剩下三百多人,秦成与敌军陌刀步兵统帅的战斗过程中重伤,敌军陌刀统帅战死,同时缴获陌刀两千把。

  虎威军还有千人,重步兵还有千人不到,九百多号人。

  而轻步兵四千损失了近千人,他们作为最后上场的部队也就和敌军一些步兵厮杀了一番,损失自然不大。

  弓箭手在与唐军水面部队对射是损失了百来号人,总损失大概在四千左右。

  一万对五万,损失不过半,啧啧,如果不是唐军有陌刀步兵恐怕可以几乎无伤吧。宇文瑅纪感叹了一下。

  后有诗人赞曰:“战将宇文离大周,千里跋涉投秦公。智勇双全南征唐,入秦以来三大功。”(一功破名关,二功峡谷战,三功渡奎水)

  战斗结束得很快,总共也才刚到天明,敌军其他地方的人估计才反应过来吧。

  自大的五万人啊,自信能击破他们,竟然没有通知其他的部队。

  战斗一结束,无数的兵马开始被运过来,并组建了一定的兵马去防备敌人的援军。

  虽然没有通知,但是动静还是不小,其他地方的斥候应该能打探到这些情报。

  虽然他们很有可能离开,但万一呢?所以不能留给敌人机会。

  谨慎无比的做法,步步为营的秦军使得其他人无比烦恼。

  至于唐军五皇子早就把指挥权利交给了陶平,在陌刀步兵战败的消息传来时,他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这两千人有一千五百人是原本就有的,他来混功绩唐皇又给了他五百人。

  然后不容他多想,陶平就过来,带着他跑路,留下了一些人殿后。

  也管不着其他地方的守军了,现在自己都撒开脚丫子跑路,还带着一个皇子,他们死了就死了吧。

  翌日,秦军大部队在敌军守军撤离后全面渡河,虽然唐军有忠义之人没走,带着人反抗,但是翻不起什么浪花,就被迅速镇压了。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大秦都城的王公大臣和皇帝都乐开花了,唐军节节败退,大秦军队不断挺进,大片大片的土地落到了大秦手上。

  于此同时,前方斥候来报,唐军的五十万人大营,打着五十万人的旗号却只有几万人,加上撤退回来的人总数也才十万多。

  宇文瑅纪还在疑惑唐军为什么放个五十万人的大寨在后方,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翌日,秦军一百八十万人分了三十万人由罗扬罗言兄弟为主将,大破唐军的大营,唐军近二十万人战死八万多人,俘虏了有五万人,其余的溃逃。

  敌军主帅五皇子断了左臂,陶平被斩,陶顾和陶涛一死一伤,大唐陶家军方势力就此大大减弱。

  宇文瑅纪却没有愉悦,站在自己营帐里,双眼目视着大地图,既然唐军有四十万人不在了,那么他们人呢?

  宇文瑅纪不断审视着地图,是准备伏击还是奇袭呢?等等!奇袭!!

  宇文瑅纪想到这里,连忙看向唐军已经被征服的地区,奎河大半截都在他们视野之下,但是万一呢!!

  “来人!命令两百斥候去侦查奎河下游地区,如果北岸有大规模行军痕迹,立马来报!并且在命令五十人去探查奎河下游南岸,再派人通知北岸的各个城池注意好防守。”下达了一连串的军令,宇文瑅纪方才稍稍安心,希望不会太迟吧。

  宇文瑅纪走到座位旁边,一下子就坐了下去,一身戎装,虽然没有盔甲,但是灵活性好。

  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宇文瑅纪长久没有合眼,想到这里,就命令侍卫不准让人进来。

  躺在榻上,宇文瑅纪缓缓闭上了沉重的眼皮,大概小半个时辰不到,门口的侍卫和别人争执起来,宇文瑅纪武者敏锐的五感使他醒来。

  意识刚刚复苏,宇文瑅纪不满的睁开双眼,立起身子,深邃的双眼直直的盯着营帐口,听这声音,好像是雨凝那妮子吧。

  “别吵吵了,让不让我休息了,忙里偷闲小憩一下都还不行了!”稍稍提高了一点音量,语气中略带愤懑。

  “师兄,是我啊!”如同溪水清泉流过的声音,那样悦耳,心里的火气也瞬间没了。

  “进来吧!”语气里充满了无奈与一丝宠溺。

  “你这妮子,来了还不走了,真是的。”“师兄,人家又没有家人了,不找你我找谁啊!”

  听了这话,宇文瑅纪识趣的没说话,悦耳的声音还没有消散的时候,一道倩影便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股大盘,里面乘着几盘小菜,但又色香味俱全。

  “这么大了,还这么赖着你师兄我。”知道这妮子是来送菜的,宇文瑅纪倒也没惊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咯咯咯,我这一辈子就赖定师兄你了!而且我也赖不了其他人啊!是吧!就是师兄你,弄清楚了你自己的身世了吗?”

  宇文瑅纪仔细看去,这妮子穿着一袭白色的罗裙,素洁的颜色更添一分出尘的气质,一分清新脱俗的雅致,配上那绝美的容颜,如同仙女一般。

  就是可惜了,有时候闹腾腾的,但好在一般都不闹,是个乖乖女。

  宇文瑅纪听到莫雨凝这话,好看的眉头一皱,他对于自己的身世其实都不太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是大周祁阳人,当初师傅游历的时候在破败的祁阳村里找到了他,击杀了十多个山贼,救下了他。

  一片死寂的土地上还有的火焰燃烧,一片片的断壁残垣上布满了鲜血。

  对于当时的场景宇文瑅纪已经忘却得差不多了,但是他知道,一个个清晰的背影在夕阳下奔走,手上带着的不是孩童,而是一袋袋粮食和钱财。

  偶尔一些一些父母抱着孩童离开,他的兄弟,是被带走了的,他最后的玩伴。

  宇文瑅纪记得,他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两个弟弟。

  他们家的家境一般。

  但是,他却被留在了那里。

  为什么是我!!

  宇文瑅纪努力想从回忆中记忆起那些面孔,但是却难以记起,每当快要看到时,脑袋就会疼痛无比。

  还有自己的姓氏,当时自己的玉佩上只有两字:瑅纪。

  他师傅就给他取名:宇文瑅纪!

  随着他师傅的姓而来的,他不知道,父母是不愿意带他走还是有困难,毕竟一家子人就他留着那里。

  他宁愿相信是后者,因为他不愿意接受前面的解释。

  仔细回忆,宇文瑅纪依稀记得自己父母看了他一眼,虽然他自己也在不断的找借口安慰自己,但他始终难以忘却那个男人与他对视那一眼的决然。

  纵使心中悲凉,但宇文瑅纪始终将其藏在自己的心中。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莫雨凝小脸上写满了紧张,一双水汪汪的眼里充斥着担忧。

  “没事。”一改往常语言里的冷漠,虽然字少,却语气温和。

  “怎么了?这么紧张你师兄我啊!”宇文瑅纪看了看,压住心里的悲哀,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嗯。”莫雨凝低着小脑袋,脸上挂起一丝红晕,宇文瑅纪看了一眼,嘴角挂起一丝微笑。

  “丫头。”“干嘛?”莫雨凝抬起头,绝美的容颜带着疑惑的神情看着宇文瑅纪。

  看着眼前的俏脸,宇文瑅纪的思绪也飘到了当初,五岁被师傅抓走,学武艺,习文字,六岁练戟学古经,七岁练枪学江湖武术,学战阵,十五岁武艺大成至一流,后来与大唐交战突破至超一流。

  这妮子是在他十来岁的时候来的,一开始怯生生的,后来就黏人了。一家人被大唐迫害,在师傅下山去拜访老友的路上遇见了她,应该是大唐的贵族,但是被大唐迫害,应该是大唐的政治斗争。

  大唐莫家!大唐在四五十年前兴起的贵族,家族势力涉及朝政和军事,但是因为太过于正直,结怨太多。

  那个时候就被多个世家联合铲除。莫雨凝就是莫家里面最小的一个。

  无情的世道啊!

  “雨凝,以后千万别了解朝政!知道了吗!”宇文瑅纪凝视着莫雨凝神采奕奕的美眸。

  “师兄,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个啊?”“不要多问!记住了!”“嗯嗯,知道了!”

  听到回答,宇文瑅纪松了一口气,他真的不希望这妮子知道朝政的黑暗,虽然女子对朝政不敢兴趣,但万一呢!而且她对自己的仇可是在乎得很呢!

  “雨凝,你明日还是回镇龙关吧。”宇文瑅纪走到桌子旁边,坐着吃饭,突然蹦出一句话。

  “师兄,你又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啊!”莫雨凝原本在帮宇文瑅纪整理床铺,听到宇文瑅纪的话,手上动作一顿,但也就一秒多,然后迅速的叠着被子。

  “我害怕。”宇文瑅纪说这话的声音包含着落寞,莫雨凝回头一看,宇文瑅纪原本高大的身影有着孤独。

  “你不知道,手上沾染了百万人命的滋味。”宇文瑅纪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会悲伤难过。

  “每日活在阴影当中,我希望你永远像现在这样,不去沾染杀戮!不去知道尔虞我诈的阴谋,永远的天真无邪!”

  “师兄。”莫雨凝呢喃着。

  “啪!”宇文瑅纪放下碗筷,走到莫雨凝身前,双手握着她的细肩,凝视着她的双眼。

  “记住,永远记住!千万别去探寻你们家族灭亡的原因!”宇文瑅纪十分严肃。

  “家仇我来帮你报,你千万别去了解原因,我知道你这次来也想追查,但是答应我,别去!”要说莫雨凝没有为家族报仇的心是不可能的,宇文瑅纪只能告诫她,阻止她。

  莫雨凝此时再一次认识了她的师兄,他师兄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她也是知道她师兄的身世的,当然,也只是宇文瑅纪自己也知道的,她师兄想探寻,但又要帮她报仇,师兄为了她,本就沉重的肩膀又重了一分了。

  “雨凝知道了!”莫雨凝郑重的点了点小脑袋。

  莫雨凝要报仇就不得不去了解往事,他不愿意告诉莫雨凝当初的往事。

  现在皆大欢喜。

  “师兄这件事雨凝可以答应你,但是雨凝不可能离开你回镇龙关的!家仇可以不报,但我绝对不能离开师兄!!”莫雨凝话语颇为坚决。

  “行行行,只有你不去报仇什么都好说!”宠溺的语气能让外人大跌眼镜。这杀神还有这一面啊?!

  莫雨凝听了,眼睛弯成一道好看的月牙,无不显示着主人的高兴。

  事情解决了,宇文瑅纪回到座位上,夹了一口菜吃。

  而一边的莫雨凝则托着香腮,看着宇文瑅纪,宇文瑅纪被看得很是心慌。

  回头看了那妮子一眼,他又不是不知道那妮子的心意,只是自己师妹,宇文瑅纪莫名的心慌。

  “行了,妮子,端走吧!”宇文瑅纪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赶忙下了一个逐客令。

  而莫雨凝听了,大眼睛投出一道幽怨的目光,看得宇文瑅纪打了个冷颤。

  莫雨凝心情是不错的,师兄关心他她,肯帮她报仇雪恨,也不愿意她走上另一条道路。

  只是那根木头不解风情,好气哦!

  (感情戏真不会)

  

  

  

1

第22章 军队统计 身世来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