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败寇列传>西晋—王如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西晋—王如传

小说:败寇列传 作者:可怜无数山 更新时间:2018/9/7 22:11:08

南阳。

一队一队的流民正在被朝廷有组织的进行着遣返。

这些流民大多都是从雍州逃难而来,来这里的目的也只有一个。

因为这里有粮食。

雍州属于是关中地区,《尚书·禹贡》上记载的古九州之一,有长安、京兆(长安以及京畿周围)、姑臧(位于今甘肃武威市凉州区西大街)这些重要的城市,人口基数也比较大,换做今天的话来说,雍州就相当于现在的长三角那样重要。

当然,在西晋末年的时候,雍州可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美好。

永嘉四年(公元310年庚午)雍州城爆发了罕见的蝗灾,不仅粮食颗粒无收,甚至连杂草和树木都难以幸免。

更为可怕的是,这些恐怖的蝗虫在吃完粮食和草木之后,开始疯狂的啃食动物毛发 ,当时许多牲畜的毛发悉数被蝗虫啃食干净。

位于雍州的老百姓因为活不下去,纷纷向其他的地方避难,而这些为了生计而奔波的雍州百姓,便成为了衣食无着的流民。

流民,对于一个王朝,一个国家来说,代表的不仅仅是灾难。

还是重要的隐患。

因为他们为了活下去,什么人的话都可能会听,甚至,什么事儿都可能干的出来。

当时朝廷见雍州大批量的百姓逃难到全国各地,而南阳则成为了当时流民聚集的重灾区。

朝廷当即发布诏书,责令强制遣返这些流民返回自己的家乡。

朝廷这样做,无非不过是为了扼杀造反的苗头。

但在老百姓看来,朝廷这样做,摆明就是逼着他们造反。

所以当时很多在南阳的雍州流民纷纷表现出抵触的情绪,都不愿意听从朝廷的诏命。

朝廷见软的不行,只好选择来硬的。

出兵强制遣返。

朝廷派征南将军山简和南中郎将杜蕤带着兵马强制遣返南阳的流民,并且还限定了遣返的相关期限。

可偏偏有软硬不吃的家伙。

王如。

王如,京兆新丰(位于今陕西西安市临潼区新丰街道附近)人氏,当年也是因为雍州蝗灾逃难来到南阳,当他得知朝廷派兵要强制遣返他们之后,王如做了很多人想做但不敢做的事。

他秘密聚集了一大批流民,趁着夜色,偷袭了山简和杜蕤的军队。

当时冯翊人严嶷和京兆人侯脱也受王如影响,开始纠集当地的流民攻打郡县,并杀掉当地的令长来相应王如的造反举动。

王如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换来的结果自然是数万流民的集体响应。

而王如也渐渐开始尝到了权力和拳头带来的甜头,于是开始了一套系列化的流程。

之所以说是系列化流程,是因为之前那些造反前辈们在造反之前基上本都会这样做。

他自己封自己当了大将军,并私自宣称将要带领司州(汉和三国时期叫司隶校尉部,晋朝改为司州,管辖陕西中部,山西西部,河南西部)和雍州的州牧。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封自己的,并不具有合法的效力。

但王如也期望能够得到朝廷的认可,因为有那些流民认可他现在的身份就已经足够了。

不仅如此,王如在竖起造反大旗之后,开始了他新的打算。

向汉赵称臣!!!

王如这一做法,摆明了就是要和西晋王朝彻底划清界限。

不仅如此,王如还要做搅局的人。

当时京师洛阳连续多次被王弥以及汉赵的刘曜、刘聪攻打,城中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甚至连一支拥有完整编制的部队也无法组建起来。当时在南阳负责遣返流民工作的征南将军山简派遣自己的督护王万带兵马进入洛阳增援,结果却在涅阳(汉代县,位于今河南南阳镇平县侯集镇与邓州市穰东镇之间,唐代之后废除)的时候被王如截住,暴揍了一顿。

如果说王如之前偷袭山简军队的已经够嚣张的话,那么这一次王如摆明了就是要撩一撩山简的老虎须。

在击溃了山简督护王万之后,王如开始疯狂掠夺汉水和沔水一带,并一路纵兵逼近襄阳城。

而当时山简的部队就作战在襄阳城内。

可能山简也会有些郁闷,为什么你王如老是跟我过不去?

如果这个问题要王如来回答的话,我想可能只有一个原因。

因为山简好欺负。

山简,字季伦,是竹林七贤老大山涛的第五个儿子,性格和他的父亲差不太多,偏向于儒雅的那种,虽然山简是忠臣,但有时候,有没有能力和是不是忠臣,并没有太多直接的关系。

忠臣可以不需要太大的能力,而有能力的人又不一定是忠臣。

山简就是那种没有太大能力的忠臣。当时在听闻王如的起义部队进逼襄阳之后,山简也有点抓瞎,不知道该怎样沉着应敌,所以当时山简只好选择龟缩在襄阳城内,依靠襄阳的城防来抵御王如。

其实当时山简独自坐镇襄阳,心里实在没底。因为当时荆州刺史王澄把一部分兵马带去支援京师洛阳了,所以山简不敢擅自出击。

而这个荆州刺史王澄也不是什么靠谱的人。他能当上荆州刺史,那完全凭的是他优越的出身,王澄出身琅琊王氏,他哥是当年保卫洛阳的司徒王衍,而他堂哥则是竹林七贤之一的王戎。

在西晋那个年代里,有没有能力并不重要,人品好坏也都是其次,关键是能有一个好的出身。

看来投一个好胎是多么的重要。

而事实证明,王澄这个人不是不靠谱,是很不靠谱。当时当荆州刺史的时候,就不务正业,整天靠酒精麻痹自己,闲暇的时候练练举重,举举杠铃什么的,(史书记载王澄勇力过人)

不仅如此,他还经常做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比如:裸奔!)。

更搞笑的是,王澄因为经常脱衣裸奔,不仅没有遭到道德的谴责,反而还得到他哥哥王衍的赞赏,说他这是与众不同,真是不是家人,不进一家门。

山简当时坐镇襄阳,面对进逼的王如起义部队,本想指望一下王澄的荆州部队,结果王澄却发神经一样的带着荆州的人马非要进京支援,结果走到沶口(古河名,位于湖北省襄阳市附近)的时候,听闻王如部队势众,山简被击败,果断选择原路返回。

典型的力气大胆子小。

就这样,本可以保住的襄阳,却因为王澄这个二百五的胡乱操作,导致沦陷于王如起义军手里。

山简则被王如的心腹严嶷逼的退守到夏口(古代镇名,位于今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

虽然王如起义之后,向汉赵政权选择称臣,但是随后便出现了搞笑的一幕。

当时汉赵的大将石勒率兵渡河,准备要攻占南阳,王如等人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大为震惊。

在他看来,我已经向汉赵称臣,如今石勒又来带兵谋夺南阳,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人活呗!

于是王如等人便积极整兵,派遣一万部众屯扎穰城(现今河南邓州市),以此来抵挡石勒部队。

事实证明,再铁的友谊,在利益面前,都没有意义。

按照设想,这一万多兵马如果据守城池的话,抵挡石勒的部队应该不在话下。

可现实问题是,王如对他麾下的两个大将严嶷和侯脱并不信任。

当时侯脱驻扎在宛城,而王如则屯兵在穰城,而王如和侯脱两人之间的矛盾也很深,互相不服气,对于阻击石勒部队,双方都各执一词。

王如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不想和石勒死磕。于是他便秘密派人给石勒送去重金,以此来贿赂石勒去攻打驻扎在宛城的侯脱。

不得不说,石勒虽然做事残暴,但是却很信守承诺,当时调转兵马,进攻宛城以北,并攻下宛城,生擒侯脱。

当时严嶷听闻宛城丢失之后,带兵赶紧来救援,结果因为实力相差悬殊,不得已只好选择了投降。

至此,跟着王如混起来的两个大哥级别的人物,全部被王如用借刀杀人的办法干掉了。

高,实在是高!

可是王如却不了解石勒的性格。

准确点来说,王如不了解石勒这个人。

石勒的胃口很大,一个小小的宛城,怎么能够填饱他的欲望呢?

所以石勒在杀了侯脱,囚禁了严嶷,屯兵了他们的部众之后,果断选择返回来攻打王如的穰城。

王如傻眼了!

但是王如并没有彻底放弃抵抗,他还想要做一下抵抗!

王如派自己的弟弟王璃去偷袭石勒营寨,结果被石勒全歼。

此时的王如算是明白了,这个世界上,谁的话也不能相信!

兵败之后的王如过的是并不如意,在永嘉六年(公元312年壬申),王如的部队又遇到了一个无法战胜的对手!

饥饿!

当时王如军队中发生了缺粮的情况,很多士兵纷纷饿死,再加上官军不断对他进行讨伐,所以当时很多部队中的士兵纷纷选择了投降。

被逼到绝境的王如选择投降了屯扎在豫章的朝廷大臣王敦。

不得不说,王如抱的这条大腿,真的很厉害!

王敦,字处仲,琅琊王氏族裔,东晋王朝的实际奠基者,要能力有能力,要身望有身望。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在王如的部众之中,有这么两位倒霉蛋,一个叫李运,涪陵人(位于今重庆市涪陵区),另外一个叫王建,巴西人(此巴西非彼巴西,汉代郡名,治所位于今四川南充市阆中市),他们当时在脱离了王如的部队之后,带着三千口男女老幼奔赴汉中,想要迁徙到这里居住,当时梁州刺史张光听闻是叛军王如的旧部前来投奔,便派自己麾下的将领晋邈带兵出去驱赶。

李运和王建刚到梁州(古九州之一,辖区有陕西省、四川盆地、汉中、云贵),一看这架势,吓得赶紧拿出当年抢来的一些财宝去贿赂晋邈,希望晋邈能放他们一马,让他们到附近的城固(位于今陕西汉中市城固县)去安家,晋邈在接受了他们两个的贿赂之后,开始帮着他们说好话。

不得不说,李运和王建喜欢送礼贿赂的套路还真是来源于王如的真传。

只可惜,他们和王如一样,太自以为是了。

在他们看来,只要送了礼,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可有时候,送礼也未必是件好事。

当时李运和王建送晋邈的财物甚多,导致晋邈有了一个错觉。

“这帮贼孙子送我这么多钱,看来他们抢的钱一定不少。如果要是杀了他们,截了这笔钱,不仅可以大捞一笔,而且还能够帮朝廷剿除隐患,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主意。”

晋邈当时果断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刺史张光,张光听了之后,乐的开了花。于是便在当年五月,晋邈带兵主动袭杀了屯扎在城固的李运和王建。

不得不说,晋邈的这个馊主意成功的为刺史张光招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杨虎!

杨虎是王建的女婿,当时听闻王建被杀之后,当即收拾残部兵马进攻梁州城。

结果就是这样一支让张光小看的部队,却最终逼死了张光。

看来有时候,不能把人看的太扁!

把人看的太扁的还不止张光,还有王敦。

王如在走投无路之后投降了王敦,但王敦却处处防着王如,因此王如在王敦手下没有得到重用。

但只要是千里马,就肯定有能够欣赏他的伯乐。

当时王如找到了能够欣赏他的伯乐。

王棱!

王棱是王敦的堂弟,也是琅琊王氏一族的名人。

王棱和王敦不同,王棱是一个很正直和清廉的人,他没有王敦那样多的想法(史载王敦对晋朝潜藏异心),在他看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一二不能颠倒顺序。

如果自己的堂哥有野心想要篡位的话,他王棱便会第一个站出来阻止。

而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王棱和王敦虽然表面和睦,但实际上王敦可并不喜欢自己这个多事儿的堂弟。

当时王棱看中了王如的能力,便去找王敦要人。

结果王敦却给王棱提了个醒。

“此辈险悍难畜,汝性狷急,不能容养,更成祸端”

意思就是说,王如狼子野心,诚难久养,你王棱驾驭不了。

但王棱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他并没有把王敦的话语放在心里,而是执意要求让王敦把王如送给自己。

王敦见自己这个堂弟冥顽不灵,只好答应。

王棱得了王如之后,就好像如获至宝,对王如是宠爱有加,经常带在身边。

王如自然也很感激王棱的知遇之恩,所以经常在外面为王棱出头。

可王如有个致命的性格缺陷。

争强好胜。

当时王如经常和王敦的部将比试射箭,不争个高低,绝不罢手,也正因为王如好胜心强的性格,惹得王棱很是讨厌他。

王棱是个喜欢低调的人,他不喜欢张扬,更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人出去张扬。所以在得知王如斗勇的行为之后,王棱狠狠打了王如一顿。

被打之后的王如感觉到了羞辱,至此便对王棱怀恨在心。

而心怀仇恨的人,很容易被人所利用。

当时王敦暗中积蓄阴谋,想要颠覆朝廷,当时也拉拢自己的堂弟王棱支持自己,但是王棱死活不答应,并且还极力劝诫王敦要悬崖勒马,了断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

结果却惹恼了王敦。王敦心想,你我同出一族,有手足情谊,你不支持我也就罢了,怎么还整天絮絮叨叨的给我说个不停,不行,留着你这样的兄弟,我王敦怕以后坏事,不如尽早除掉。

但王敦是个做脏事做的特别干净的人,这种诛杀手足,遭天谴的勾当,王敦自然不可能让自己的人去做。所以,王敦便决定要利用王如和王棱的矛盾,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王敦派人去和王如聊家常,并且假情假意说了很多替王如不值,跟着王棱混白瞎了之类的话,惹得王如更加憎恨王棱,成功激起了王如内心的仇恨。

后来王棱在家中宴会的时候,王如要求在宴会上舞剑来助兴,没想到王棱居然爽快的答应了。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在吃饭的场合,舞刀弄枪的,八成没什么好事儿。

王如当时拿着剑在宴会上跳的虎虎生风,并逐渐逼近王棱的面前,而王棱在看到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王如之后,觉得王如太不礼貌了,便当众骂了王如,让他滚远点跳。

这一骂,可是彻底激怒了王如,他二话没说,一个健步上前就刺死了王棱。

看来,人在愤怒的时候,智商真的为零!

此时的王如快意恩仇的杀掉了王棱,却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另外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正有人暗自拍手称快。

这个人便是王敦。

王敦这一招一石二鸟,借刀杀人的计谋果真奏效,不仅帮自己除掉了碍事的兄弟,而且还让自己有理由除掉王如这个潜在的隐患,当真是阴险的很。

当时王棱被杀的消息传到王敦耳朵里之后,王敦假装吃惊,接着便迅速派人前去抓捕王如,并以合法的理由杀掉了王如。

可能王如到死都没有明白,自己杀掉的人,其实是对自己最信任的人。

当然,王如的经历也验证了那句话。

害人者,人必从而害之!

0

西晋—王如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