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世界的战曲>第十二章 重返故地(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重返故地(3)

小说:世界的战曲 作者:赤心水 更新时间:2019/3/15 14:15:30

回往北龙寨的路上,邵琼一直喋喋不休,就像一只在人耳畔盘旋的蚊虫般嗡嗡作响,令人不胜其烦。薛伟和杨鹏虽然也非常疑惑司喻仁对宋豪亭莫名其妙的信任,但是只是报以目光上的询问和质疑,听着邵琼一路不停地问责,都对司喻仁感到同情。

最后,邵琼似乎也是说得口干舌燥,大喘口气后,看到司喻仁似乎无动于衷,便伸出了手指在司喻仁面前抖动着。

“我哥花了大笔银子,你就这样无端浪费,我回去就修书给我大哥。”

“你这婆娘,好生长舌,”司喻仁终于忍无可忍,但却依旧没有做怒,反而笑道。“若然再敢啰嗦,为夫就一纸休书把你逐出家门。”

说罢,所有人都扬声大笑,邵琼这才记起来刚刚自己自作主张,对宋豪亭称自己是司喻仁的内子,此刻反被嘲弄,她瞬间面红耳赤,连忙放慢脚步,嫩白的脸蛋上透彻着几许微红,显得格外的娇羞可人。众人平日见惯了邵琼一身戎装,嚣张跋扈的样子,如今突见她少女心动的样子,比之寻常的美艳女子更有几分个性。面对众人的笑声,邵琼只能面带羞色地跺脚回骂着,司喻仁见状,更觉着好笑。

“邵大公主这是春心荡漾了啊!”薛伟在一旁起哄。

“你这粗汉子,再敢胡说,我就把你舌头割了。”

“唉!你已为人妇,岂能如此歹毒,”司喻仁回身指着邵琼笑道。“他日莫不是还要谋害亲夫。”

这一番话又引起一番哄笑,邵琼羞得半句话也讲不出,只能垂着头负气而行。她表面虽然气急败坏,可是心头却涌起阵阵暖意,仿佛平静的湖面上荡起了层层涟漪,平日里波澜不惊的心潮如今来回荡漾,那种忽紧忽松的感觉令她倍感兴奋。

“大哥,你莫非真的信任宋豪亭?”杨鹏这时问道。

“信任目前还谈不上,不过,此人虽然心思缜密,阅历丰富,几句话下来就能布下一道罗网,令人防不胜防。然而他语气间并无敌意,我看他虽然不苟言笑,却也无奸邪之气。”司喻仁冷笑一声,笑容耐人寻味。“他已经知道了我们并非药商,而且将我们的身份猜测得八九不离十。”

“那大哥你......”薛伟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几番言语既是探测,也算是暗示,暗示我们莫要再和他打这个哑谜,他已经全部知晓。”司喻仁收回笑容,仔细琢磨着。“然而他既然心照不宣,想必也不会加害于我,最多我们也只是损失几车药材罢了。”

“那不是你出的钱,当然不在乎了。”邵琼仍旧低声抱怨。

“你既入我司家,岂能为这点钱财心痛,我的好夫人。”

随即,旷野间又响起一片笑声,众人不断调侃邵琼,引起阵阵欢声笑语,不觉间就走到了官道与山路的交叉口上。这时,前方突然走来了一队瀛洲军马,为首的一人骑着赤红战马,腰挎军刀,硕大的兜盔罩住了他半张面孔,却依稀可以见到其冰冷的目光。他身后跟随着十几个瀛洲足轻,这群人还押送着一些华洲女人,她们看上去全都二八年华,相貌姣好,可却目光无神,像是饱经摧残一般。最后方还跟着一架马车,周围跟着七八个华洲叛军。

司喻仁不愿招惹麻烦,他示意众人让开道路,立于官道一侧,打算让那队瀛洲军马先行。可是那位于最前方的瀛洲战将行至司喻仁身前时突然勒紧马缰,停住了脚步。他对司喻仁投以凌厉的目光,面色不善,同时厉声呵斥,只是他说的是瀛洲话,司喻仁听不懂,却也能从起神情中判断出他说得绝非好话。那骑马的瀛洲战将怒斥一番后,其余瀛洲足轻纷纷亮出兵刃,将司喻仁一众围住。这时,从后方挤进来一个华洲叛军,怒视着司喻仁,一副狐假虎威的模样。

“你他妈是哪里来的贱民,见到我们瀛洲大人还不下跪?”

“我为何要跪?”司喻仁冷声问道。

“废话,新华天国法规,但凡贱民见到瀛洲官吏必行下跪礼,”那华洲叛军笑望着那个骑马的瀛洲战将。“这是我们瀛洲驻雄曦关的马军部将秋田大人,让你们下跪是你们的荣幸。”

“这些女人是做什么的?”司喻仁探头望着那些女人,便指了指问道。

“这些女人都是命好的女子,被特意征来,让她们去服侍瀛洲的达官贵人,这以后可就不愁吃穿了......”那华洲叛军突然感到有些不对,转而怒骂。“这他妈是你管得着的么,赶紧下跪,我劝秋田大人先饶你们狗命。”

听了这人说要将那些女人送与瀛洲人折磨、摧残,司喻仁瞬间集满了一腔的怒火,他恶狠狠地瞪着骑于马上的秋田,冷冷哼了一声。

“你告诉他,我是瀛洲王的祖宗,他们有叫祖宗下跪的么?”

“你、你、你们......”叛军被司喻仁的话吓得瞠目结舌,瞪着眼睛左右望望,也不敢翻译。

未等秋田发作,司喻仁狂笑一声,忽飞起一脚,将那叛军踢得仰面朝天,随即踩着他的前胸做踏板,一跃而起,直接飞身上了马背。秋田大惊,立即拔刀,可刀未完全出鞘,司喻仁便一手按在其佩刀刀柄处,另一支手扯着秋田拔刀的手臂,两人开始在马背上较起劲来。

薛伟和杨鹏反应迅速,暴喝一声,一跃而起,一个踢倒了两个瀛洲步卒,一个从华洲叛军腰间抢过佩刀,二人杀入人群中便是一通砍杀。转瞬间,双方全部兵马卷入战团,一方挥刀乱劈砍,一方奋力夺兵刃。邵琼更是随手捡起地面的石头,见瀛洲军就狠狠砸下。

司喻仁和秋田二人在马上相持了片刻,谁也不肯松懈,秋田欲拔刀,司喻仁就死死按住,另外一只手臂则死死扯着秋田的手臂。他二人面色赤红,青筋暴起,显然都是用足力气在对抗着。又过了少许时间,秋田的手臂开始微微颤抖,显然是有些力怯,司喻仁见机松开了一支手臂,猛地向后掰扯着秋田的兜盔。兜盔的绳带勒得秋田难以喘息,面色更加赤红。他也顾不得拔刀,一支不停地朝后方拨弄着。司喻仁突然放手,兜盔一弹,撞在了秋田的脑袋上,他顾不得后脑的疼痛,只能大口喘息着,瞬间泄了气力。司喻仁趁机双手卡在其腰间,用力一甩,将其丢到了马下,顺势还抽出了其腰间的军刀。

司喻仁放声大笑,勒紧马缰,战马高高跃起,忽地踏下,将秋田踩得满脸血渍,一命呜呼。司喻仁纵马挥刀,杀入瀛洲人阵中,犹如虎入羊群,一番砍杀后迅速结束了战斗。他这边只伤了几个弟兄,而瀛洲人全军覆没,只剩下那个叛军还在原地坐着,浑身不住地战栗着。

“你还要不要老子下跪了?”司喻仁居高临下俯视着那叛军。

“不敢,不敢!”此刻,那叛军已经吓得魂不附体。

“你这个数典忘祖的狗东西,留你在世何用。”

说罢,司喻仁一刀劈下,那叛军惨叫一声,瞬间毙命。结束了这场遭遇战后,司喻仁望着那群华洲女人,慨叹一声后,便让她们速速离去,莫要再让瀛洲人抓住。那群女人千恩万谢了一番后,就匆忙朝来的方向逃离了。这时,杨鹏突然呼唤众人,他在马车内又发现一个女子。司喻仁掀开马车门帘,只见一女子横卧其中,衣衫不整,发丝凌乱,面颊上两道泪痕清晰可见。似乎是被司喻仁等惊扰到,她缓缓起身,见眼前一群沾染血污的男人,不禁娇躯一颤,露出惊恐的神色,哭喊着并将身子直往后缩,口中还不断地念道着一些令人晦涩难懂的言语。

“这他娘的是瀛洲人?”薛伟挥刀欲砍。

“且慢!”司喻仁立即挥手阻拦。“他说的不是瀛洲话,好像是东朝的语言。我们把她带上,回去找个会说东朝话的,探清她的底细。”

司喻仁曾随其父远赴东朝平定内乱,虽然并没有完全掌握东朝语言,但凭其对东朝语言语调和发音特色的了解,他断定此女子所说的话绝非是瀛洲话,而是东朝语言。然而他并不能确定这女子一定对瀛洲人怀有敌意,若然她现在去告发,瀛洲人必然迅速出兵,北龙寨便可能会暴露。司喻仁让薛伟拉上马车,其余人收拾战场,随后便回往山寨。

0

第十二章 重返故地(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