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一章 迷彩色的身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迷彩色的身影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8/30 16:03:45

从哪里开始写呢?

2017年的12月底,我刚结束了一段时间的漂泊,回到这个位于中原腹地的小城市并且决定在这个城市暂时安定下来。在这之前,我接连换了几个女朋友,也接连去了很多个地方。那些存在与我记忆深处的地方:西安,兰州,拉萨,那曲,烟台,青岛,济南,大理,昆明,亳州,焦作,凤凰,福州等。有些是我们以前一起去过的,有些是我们一直想要去的结果没有去成的。最终,我在这个城市安定下来。所谓的安定,其实就是我租了一个简单的小房子。房子位于瀍河回族区的一个小巷子里,前面就是两个大学和一个中学。

那时候的我不知道这是回族区,因为说真的,我在我租住的地方确实没有看见过几个回民。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无论说什么我都不会住在这里的。说不上是什么原因,就是单纯的不想和不喜欢。当然现在的我已经知道了,不过知道以后我也懒得再去换了。

现在的我是一个懒散的人。

房子位于一楼,租住在一楼的好处就是我可以随时出去而不用下楼。在没有开始工作的那段日子里,我常常会一件衬衣一条军裤的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喝啤酒,我还是习惯穿制服,这么多年了还改不掉。一月份的洛阳已经开始下雪了,不过我却并不感觉到寒冷。这和我以前的经历有关。在部队的时候,我和我的兄弟们曾经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深山老林里呆了半个多月,早就习惯寒冷了。甚至我现在还会在大冬天的早上,穿着八一裤衩和绣着闪电利剑标志的作训短袖喊着口号顶着风雪跑步,一度被朋友和同事当成是脑子有病。

我买了一辆新车,没事的时候我就在车里呆着或者是在院子里呆着,反正是尽量不在屋里呆着。因为屋子里很乱,到处堆积着各种各样的书本,打包的衣服,破吉他,啤酒瓶等等很多东西。我一直没有去收拾,也不想去整理,就那样乱七八糟的堆着。

首先是因为懒,其次就是因为不敢。

因为每一次要去整理的时候,我就不可避免的会再看到那些东西。那个时候,往事就会一点点的在我的心头浮现。我不知道对于一个二十多岁人快三十岁的人来说,逃避过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我就是不想看见这些东西,或者说是不敢看见这些东西。

因为我害怕。

害怕回忆起那些青春时期的梦想。

那些关于青春,关于理想,关于未来,关于爱情,关于兄弟的梦想。

那些我记忆深处的青春梦想。

那些我难以忘却的军中记忆。

在我自己长达二十多年的记忆中,从我十八岁的记忆基本上是一片空白。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清楚的记得我十八岁以前的所有事情,包括我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记忆。但是就是偏偏记不住自己十八岁以后的经历。

我十八岁以后都干了些什么?

忘记啦。

只剩下一些记忆的残片。

只有在我洗完澡后,看着镜子中自己赤裸的身体和腿上的弹孔,还有我逐渐高高隆起的啤酒肚以及浑身上下松松垮垮的赘肉,我才会自嘲似的笑道:“看看你现在都他妈的变成了什么屌样子,你以前在部队的时候...”

然后我的耳边就又传来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步枪清脆的点射,单兵电台嘈杂的信号...

还有什么呢?

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中盘旋,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是真的不敢。

我的眼睛又开始湿润了。

我光着身子靠着浴室的墙壁坐在地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烟雾和水雾混杂在一起。

然后我就会哭,一个二十多岁快三十岁的大老爷们儿躲在浴室里哭的稀里哗啦的,这实在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所以我就尽量不去想,不管是抽烟也好,喝酒也罢,就是不去想。

人为的。刻意去忘记。

外面飘着雪花,我躺在车里开着窗户抽烟听歌。我没有开暖风,冷风夹杂着雪花往车里灌。几个迷彩色的身影从我的车边经过,我下意识的就猛地坐了起来开始盯着他们看。当过兵的或者是正在当着兵的看见军装总是格外的亲切,也可以说是一种莫名的激动,然后很快我就失望了。

那是一群刚刚下班准备回去的农民工兄弟。我所在的城市也开始修地铁了,到处可以见到这种身影。

不是他们。

我转过头,正要准备继续躺下。

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僵住了!这他妈的怎么可能?

我扔下手中的烟一下子就打开车门冲了出去,我快步的走过去。

我有许多还在部队的哥们儿,他们经常会打电话给我,偶尔也会来我所在的地方出差,那时候他们会来看我。我们就会一起喝酒,我们从来不会谈起过去。他们开始的时候会说起过去,说起过去我们在一起时候干过的那些鸟事,但是后来也就都不说了。我们在一起就是喝酒,红的白的啤的,不管什么酒反正就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直到喝的再也喝不下去了,他们就会回去。而我则从来不会去联系他们,他们每次过来看我,看着他们身上的军装还有他们脸上那种久别重逢的欣喜,这总会让我黯然伤神。

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

我打开车门,我看见一队农民工的身影。我看见几个漂亮的女孩子从他们的身边清高的走过,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我看见一对小情侣站在公交车站的站台上等车,女孩儿缩在男孩儿的羽绒服里取暖,脸上挂着甜蜜幸福的笑;我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搀扶着一个同样头发花白的老奶奶颤颤巍巍的小心翼翼走在雪中;我看见一个年轻的母亲牵着小女孩的手将一个小花伞撑在女孩的头顶,自己的大半个身子却被飘落的雪花覆盖;我看见几个酒足饭饱之后的男男女女说着笑着从马路对面的火锅店走出...

我还看见了什么?

农民工群体中一个孤独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洗的有些发白的迷彩服,脚上是一双已经磨破了的高腰迷彩鞋。和其他三五成群的农民工不同,他孤独的走在风雪中。他们身上迷彩服的样式也是不同的。农民工的迷彩服是夹克式的,而他身上穿的迷彩服则是风衣式,花色要比农民工的更深更大。他的腰里还扎着一根尼龙材质的塑胶扣绿色战术腰带,腰带是绿色,腰带扣是黑色。他的迷彩裤裤脚整齐的掖在破旧高腰迷彩靴的腰帮里...

他孤独的走在风雪里,雪花在他的头上堆成一片花白。

他挺直着脊梁,以一种标准的齐步走动作要领走在风雪里。

他的两臂前后自然摆动,他向前摆臂的时候肘部微微弯曲略向里合,他的拇指根部与衣扣线对齐与下方衣扣同高,他的每一个步伐都保持在75厘米左右,他的行进速度不快也不慢......

我愣在了原地,一种莫名的情绪开始在我的心头涌动,一种叫做眼泪的东西开始在我的眼眶中盘旋。我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我的喉头开始蠕动,一个声竭力嘶的嘶吼从我的喉咙中发出,一个久违的口号从我的喉咙中发出:

“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团结拼搏,猎人战斗!”

风雪中的身影定住了,齐步走中一步一栋的分解动作一样定住了。

周围的人群在对着我指指点点。缩在男孩儿怀中等车的女孩儿好奇的探出头看着我。年轻的母亲赶忙抱起自己的孩子搂在怀中,头发花白的老大爷也抓紧了老奶奶的手,从马路对面火锅店走出来的男男女女也停住了打开车门上车的动作...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他们都不明白我怎么突然之间就像发疯了一样。

我也不看他们,就看着那个迷彩的身影。

又是一声嘶吼从我的喉咙中发出:

“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团结拼搏,猎人战斗!”

迷彩色的身影缓缓的收起了摆出去的胳膊,动作复位立定,然后缓缓的向后转。

我又看见了他的脸。

一张黝黑消瘦的脸。

一张很普通的北方人的脸。

一张扔在人群中就不会被认出来的脸。

一张我记忆中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脸。

一张孤独的脸。

许多记忆一下子就从我的脑海中涌现。

“你们会替我挡子弹吗?我会!如果在战场上,只要你穿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制服,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替你们去挡子弹!”

“检查自己的武器装备,注意听我的口令。这是你们第一次参加实战演习,谁他娘的要是敢在实战演习中给老子掉链子,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

“你这是在耗自己,你明白吗!我没有同意你就这样活着!”

“这是一场演习,如果这是在战场上,老子绝对会一枪毙了你!”

“你准备好了吗?兔崽子,一会儿给我老子好好打,老子就指望着你这次给老子扬眉吐气了!”

...

我的声音开始颤抖:“班长...”

那个迷彩色的身影没有说话,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我。

我又喊了一声班长。

那个迷彩色身影笑了:“你小子怎么现在跟个娘们儿似的,动不动就哭。”

我就赶忙去抹眼泪,眼泪越抹越多。

干脆我就不管了,我们就这样站在风雪中,彼此这样互相看着。

班长看着我的眼睛。

我也看着他的眼睛。

他这样看着我,他看我的眼睛中带有一种淡淡的哀伤。

我冲了过去,跑过去一把抱住他:“班长...”

我的眼泪滴在他的迷彩服肩膀上,一个已经没有了陆军上士军衔的肩膀上。

他说过我是他带过最好的一个兵,也是让他最失望的一个兵。

他抱着我,然后慢慢的他也开始流泪了:“臭小子,老子以为你已经把老子给忘了...”

我们就这样在风雪中抱着旁若无人的大哭。

雪花洒在我们的头顶上,白色笼罩着安宁的世间。朦胧像介质一般充斥着人与人之间遥远的温度,而这种介入,却又诡异般的拉近了某种距离。雪花纷乱柔美的点缀,奇异般的抹去了世间本就不该存在的污垢。

在这个城市的冬季,在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我和我的班长又再次重逢了。

在这一刻,我是一个被称为自由职业者的靠着几本烂小说混吃等死的网络写手。

而他,是一个农民工。

不过和别的农民工不同。他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的部队,想念着他的兵的农民工。

1

第一章 迷彩色的身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