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三十五章 我觉得我要死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五章 我觉得我要死了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9/12 14:09:50

我停了很久,也哭了很久。那个战火硝烟的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常常在想,就是一直在想。为什么现在我们国家那么多男人都不像男人了呢?我看着电视中他们一个个白净的模样,一个个偏中性的打扮。我就说不出来的懊恼,真的,不是生气就是懊恼。大众的审美观和价值取向真的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

我读了一首诗,仇圣写的《男儿行》,每一次读我都哭到不行,感动到不行也激动到不行。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 。

......

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人。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

......

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

......

我是真想给你们背诵一下全诗,不过却很容易被当成是凑字数就只能这样了。你们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去网上找一下。

脱下军装离开部队以后,我很少会给别人说起来自己从军的那段经历。可以说是被自己刻意去遗忘,我很少回忆往事,但是只要一回忆起来就会没完没了,感慨的不行。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回忆大多数都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和悲剧意味,那么我的那段军旅生涯真的就是我一辈子的宝贵财富。因为它教会我该怎样去当一个男人,它教会我怎样去做一个人。它更是教会了我该怎么去爱一个女人。如果爱,就掏心掏肺的爱。如果恨,就入骨三分的恨!

真的,我的侦察连,我的黑色贝雷帽,我的中国陆军。我的陆排,我的陈连长,我的王支队,我的何大队。我曾经有幸在那么牛逼的部队服役,我曾经有幸在那么牛逼的人物手下当兵。我这辈子还有什么可遗憾的?我打开电视,看着一部部宫斗剧,看着一部部偶像剧,甚至我还看了一部部军旅剧,一部部战争剧,上面的男人还叫男人吗?我看了一部部电视或者电影,那些真的男人们都哪去了?为什么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们的影子?

他们都去哪了?

我的那些兄弟们,那些真的男子汉们,他们都去哪了?

我们毕竟那样真实的存在过。

我们的青春,我们的热血,我们的军旅生涯。

它们都去哪了?

我又想哭了,是真的想哭。你们不能觉得我哭就感觉我不是男人,就感觉我不是男子汉。有些东西,你真的是只有等你真正失去的时候才会觉得珍贵。后悔也没用,你还能怎么做啊?你拼了命的想要去争取,你拼了命的想要去挽回。但是无论你怎么说,无论你怎么做,她就是不会回来了。你还能怎么办?

我被王支队锤完以后,浑身上下疼的不行但是还是得坚持训练。因为我们没有请假的权力,我不知道我们王支队是不是成心折磨我想让我滚蛋,我后来一直问他但是他总也不说。

等我真的脱下军装滚蛋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来我所在城市出差的哥们儿。他告诉我说,我走的当天,王支队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喝了一宿的酒。我们大队有很严格的禁酒令,但是王支队他还是喝了,并且第二天居然破天荒的没有出早操。

在他锤完我以后,我们每天都在训练。有时候是老科目,有时候是新科目。每天我们都倍受折磨,每天我们都要吃很多的苦。我说当兵就是来吃苦的,我们真的是已经苦的习惯了。你要不是准备把自己锤的麻木,你要不是准备把自己训练成机器,你真的就不要来当特种兵。特种兵真的不是谁都能当的,特种兵不是超人不是钢铁侠,真的不是的,他就是比一般人能吃苦。

饿着肚子跑十公里武装越野肩膀上还扛着原木,这种经历你们有吗?

趴在雪窝里一动不动呆了三天两夜,最后被你的战友们从雪窝里把你挖出来,这种经历你们有吗?

还有很多很多,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一定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我们全都经历了。

一群用特殊材料做成的人,随时随地响应国家的号召,为祖国利益而战,为人民利益而战。

这句话真的不是随便说说的。

你知道它的背后包含了多少的血泪吗?

我们每天都像一根弹簧一样,被疲惫和苦难压到了极致恨不得立刻去死,然后经过一夜的休息在第二天早上五点钟的时候又满血复活,开始新一天的疲惫和苦难。周而复始,不断重复。最后,这根弹簧越压越坚韧,越压越强......

王支队看我的眼神越发的不好了,其实看见他这样我还挺高兴,因为这就意味着他想让我滚蛋的想法已经慢慢的破灭了。

那时候我每天都在狠命的锤打着自己,也被王支队狠命的锤。就这样,我迎来我和王支队的第二次交锋。

在我们大队,新队员有一个训练科目,是所有队员都必须要经历的。就是为了练习你的胆量和克服恐怖心理。一百多米高的悬崖边上垂下来一根绳子,你要做的就是头朝下抓住绳子快速的下到崖底。我不知道你们把这叫什么但是在我们那里,这是属于索降的一部分。不同的是索降是你头朝上,而这个却是要求你头朝下。

我们被王支队带到了悬崖边上,我当时并没有多想,觉得无非就是玩个攀岩,真就没当成一回事。听了王支队的简单介绍,我才真明白不是那回事儿了。不过还是没有具体的概念,黑扁帽的一个士官给我们做了一个示范动作然后全明白了。

我当时探出头往悬崖底一看就他妈的出了一头冷汗,我操!这他妈的不是要人命吗?万一抓不住绳子下去还不成一滩烂泥?

我正懵着,那个做示范的士官已经抓着绳子蹭蹭蹭的上来了。

我他妈的是真的怕了,你让我从下往上爬就是不挂攀登索我都不怕,但是这是从上往下跑,还是头朝下跑!这他妈的完全就是跳崖啊!

我偷偷的看了我们陆排还有那几个少尉一眼,他们的脸色也不好看。

王支队又开始耍帅了,当然在我看来根本就是装逼。他笑着说道:“这里距离地面也就一百米多点,知道特种兵跳伞的最低标准是什么吗?”

给我们做示范的那个士官就很狗腿子的说道:“一千五百米。”

后来我知道这个数据是不对的,按说圆形伞的开伞高度确实是一千五百米。但是你知道什么是特种部队吗?你知道什么是高跳低开吗?你知道你从四千米高空带着护具一跃而下,然后在距离地面只有几百米的时候才开伞是什么感觉吗?

现在先不说这个。

王支队摘下了墨镜,看看大家又看看我:“连这个都不敢你们还想当特种兵?”

陆排受不了,他是在场新训队里军衔最高的,要起到干部表率作用。他就站出来说我先来。然后戴上手套,深吸了一口气抓着绳子头朝下就下去了。

我们赶紧头探出去看着陆排在我们的视线里越来越远,最后成了一个小黑点钻进树林里。

再然后,陆排就上来了,露头以后就腿哆嗦着瘫坐在悬崖边上,大口喘着气冲我们摆摆手。

三个少尉就也下去了。

然后是飞毛腿他们。

轮到我了,我是最后一个。

我站在悬崖边,我的腿直哆嗦。

我深吸了一口气,哆哆嗦嗦的腿肚子直打颤。我没敢下去,因为我是真的害怕。陆排就在一边给我说:“没事别怕,下去就好了。”

这时候王支队就看了我一眼,笑笑,说了一句:“是男人你就给我下去。”

我操你妈!我真的就操了,我他妈的是不是男人和跳不跳有个毛线关系。你他妈的拿这种话挤兑我有什么意思。

然后王支队就摆摆手说:“算了,集合,全体带回吧。”

我当时就怒了,就觉得血一直往自己的脑子里冲。

我觉得我的眼睛都红了。

我站在悬崖边上,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王支队我操你妈!

这话我憋了快一个月,终于我还是骂出来了。

骂完以后我就抓住绳子下去了。

我抓住绳子,脚踩着悬崖,头朝下往下冲。

我看见地面距离我越来越近。

我觉得我要死了。

2

第三十五章 我觉得我要死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