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远山>第九十八章 说说军校的人和事(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八章 说说军校的人和事(四)

小说:远山 作者:再见蒲公英 更新时间:2018/10/30 19:59:36

我没有哭,但是第一次有了一种做亏心事的感觉,这是我生平中的第一次忏悔。---摘自崔超军校期间写给小菲的信。

很多年以后,我坐在电脑前,想起自己军校培训期间发生的事情,出现在我面前的一幕就是头上裹着纱布的田二柱在水房里洗衣服。我下意识的往他的脸盆里一看,立刻就认出来了那是头天晚上我和张朝阳我俩才换下来的作训服我不会认错。一想到这里我就哭到不行。我停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把这件烂事给讲出来。不管你们大家是怎么看的,那时候的我真的就是一个混蛋。

看着田二柱走了,张朝阳一把打开了我搭在他肩膀上的胳膊不高兴:“崔超你他妈的什么意思?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你要是不拦着我,我他妈的弄死他。”

这个死心眼哟,就这智商到底是怎么当的狙击手啊?我就笑:“一个处分还不够你小子背的?李想,咱们下个礼拜的训练科目是什么来着?”

张朝阳反应了过来,也笑了:“崔超你他妈的可真够阴的。”

我还在和张朝阳计划着下礼拜训练场上怎么收拾田二柱,李想就劝我们让我们差不多就行了,还说我们这是蓄意报复。开什么玩笑?我们会蓄意报复田二柱?于是我就说道:“哥们儿,话可不能这么说。校领导一直要求我们大家要把训练当成实战,一切都要从实战的角度出发。你觉得就以田二柱现在的水平,到了战场上能活着回来吗?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让二柱同志更好的适应战场,更快的进步。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要是平时流点血呢?是不是要进步的更快?”

李想他没话说,就摇摇头说你们随便吧,反正我是不会跟着你们胡来的。

学校的格斗教研室里,张朝阳站到了田二柱的对面。本来我想上的,但是张朝阳他一定要先来,还说先让他出出气等他打完了打爽了我再上。于是我就站在下面看,张朝阳上去的时候,田二柱没来由的还往后面躲了躲。张朝阳就笑二柱你怕什么,我来领教领教你的格斗技巧。

徒手格斗训练是侦察学院的主要训练科目,一个新学员在经过捕俘拳,擒敌拳等套路拳法的训练后,就开始进入散打训练了。实际上,在部队里任何一个服役两年以上的侦察兵都会认为捕俘拳和擒敌拳是一些小儿科的玩意,那一套动作打起来看着眼花缭乱的其实也就是唬唬外行,实战效果不怎么样。部队里,尤其是特种部队,真正的功夫都在散打上,这就好比是武林大会摆擂台,拳脚上见真章,你功夫不好技不如人就会被打下台。

张朝阳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田二柱求助的目光和我相遇,我就笑笑没说话。这时候张朝阳已经喊了一声二柱你小心我要开始了,然后就是一个直拳打了出去,田二柱吓得慌忙举起胳膊就要挡,谁知道张朝阳只是虚晃一下玩的假动作,飞起一脚就揣在田二柱没有防守的肚子上紧跟着不待田二柱站稳又是一个漂亮的左勾拳打在他的脸上接着就是一个过肩摔,田二柱被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直咧嘴。发现不妥的李想冲过去想要阻止张朝阳,我怎么可能会让他得逞,出拳就拦住了李想:“老老实实在下里看着!”

擂台上,张朝阳的拳脚虎虎生风,他的每一拳每一脚都结结实实的锤在田二柱的身上,田二柱被揍的在地上抱着脑袋直打滚。直到不能动弹了我才赶紧喊着让张朝阳住手,扛起田二柱就往医务室跑。

学校的医务室里,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正在围着受伤的田二柱忙碌。收到消息的区队长已经跑了过来,看见我们先是一瞪眼然后扭头问医生:“大夫,他的伤严重吗?”

一个中年的医生说道:“多处软组织受伤,鼻梁骨骨折。如果击打的力量再大一些就危险了,碎骨很容易伤及运动神经,不过,现在问题不大了。”

区队长瞪着我们,张朝阳低着头小声说道:“区队长,这事儿怨我,是我失手了。我请求处分。”

区队长的话里有话:“怎么又是你俩啊?是不是也有点太巧了?处分?处分谁啊?你们这么苦练军事技术,照理说我该表扬你们才是,不过嘛,这里面是不是有点儿什么别的原因啊。”

我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再说你批评张朝阳你就批评张朝阳,非要捎上我干什么。更何况还是我把田二柱送到医院的。我就显得很委屈:“区队长,您要这么说我们可就太冤枉了。部队里练散打失手是常有的事,我们在部队里学的就是这个。您要是追究原因,我们以后可就没法练了。”

区队长被我顶的够呛,醒过来的田二柱也从病床上撑起身子作证:“区队长,你就别怪他们了。的确是失手,张朝阳出拳时还喊过,要俺注意,俺的动作慢了些,没躲开。”

区队长就摆摆手:“这件事以后再说,你们先回去,二柱最近不要参加训练了,先把伤养好。”

傍晚的时候,从医院出来的我们神情沮丧地坐在操场的双杠旁,默默地抽着烟,谁也不说话。

张朝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问我:“崔超,我是不是做的有点太过了?我的心里有点......别扭。”

我也叹了一口气,说真的我的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朝阳,别自责了。这件事儿怨我,主意是我出的,唉,这事儿干得确实有点儿过了。”

张朝阳的声音都在颤抖:“仔细想想,二柱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我真不该下黑手。”

出院以后的田二柱,如约的来到了操场上。看见我们就哭,他这一哭我们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他哭着说对不起我们,不该区队长一拍桌子他就把我们给卖了。

张朝阳拉住田二柱的手:“二柱,这事不怪你。我不该对你下黑手,我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

谁知道二柱哭的更厉害了:“是俺对不起兄弟们。区队长说俺要是不说实话就把俺开除学籍让俺回老家。兄弟,俺不能回去啊。你们没有尝过穷的滋味,你们不懂。俺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吃过一口饱饭,玉米面都不敢放开吃。俺下面兄弟姐妹四个,为了供俺读书,俺爹出去给人打长工。俺考上军校的那一天,部队的领导来俺家里做家访。俺爹知道俺考上了,高兴的硬是给部队领导们跪下了。你们知道俺看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吗?就是因为俺终于有了一个出路就是因为部队给了俺一条活路啊......”

“二柱,你别说了......这些你怎么不早说啊?”

“到了军校,俺感觉俺就像是进了天堂呀,有衣穿有饱饭吃。俺不怕你们笑话,乡里乡亲听说俺考上了军校,东家拿只鸡西家拎一筐鸡蛋,硬是给俺凑了一桌送行饭。他们都说俺出息了,都说俺爹有了指望。可是俺知道俺只有在军校里顺利毕业,有个一官半职了那才算真正的有出息,爹娘和弟妹以后日子也有个盼头。为了能让俺来军校的时候能穿的体面一些,俺爹去卖血给俺买了一身新衣服。那是俺这辈子第一次穿新衣服,是俺爹拿血换的。俺家里穷,但是俺有力气能干活儿,雷锋不就是这样干出来的吗?别人怕苦俺不怕,别人怕脏俺不怕。俺就是想留在部队,俺要是被退回去了哪还有脸去见乡亲们啊哪还有脸见俺爹啊。兄弟啊,俺永远都忘不了俺离村的那一天,俺来军校的路上,全村的父老乡亲都来村口给俺送行,俺走一程就回头磕三个响头,再走一程再磕三个响头.....”

田二柱哭着说不下去了。

张朝阳也忍不住的哭了,我没有哭,但是第一次有了一种做亏心事的感觉,这是我生平中的第一次忏悔。

5

第九十八章 说说军校的人和事(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