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三八大盖>003\死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3\死契

小说:三八大盖 作者:安南十八子 更新时间:2018/8/31 13:56:06

003\死契

1938年10月

时间已是十月。但武汉的天气仍然让百姓感到闷热不堪。但是,这一年的十月,让武汉市民感到比天气更加狰狞的是日本侵略者的嘴脸。

武汉保卫战历时四个半月,以国民革命军主动撤出武汉而结束。

隆隆的枪炮声响了四个多月,让惊恐万状的贫民百姓突然间感到有种特别的不适应。枪炮声逐渐稀少起来,市民的恐慌程度却反而更加了。开始撤走的是那些伤兵,最后是部队开始成建制地撤离。战役就要结束了,日本人要进城了。武汉城里城外的空气中,仍然流动着浓浓的血腥味。没有人去分辨这些血腥味是来自中国士兵、贫民或者是日本侵略者,中国军队完全撤离的那一天,武汉所有的市民都知道,武汉变天了。

开战四个半月,国立武汉大学也停课了四个半月。在停课的四个半月里,所有的学生和市民一道,纷纷走上前线,奔赴战场,给国军士兵送水送粮。但是由于敌我力量的悬殊,为保存实力,中国军队主动撤走了。中国军队刚刚撤走,日本人就来了,那一天的街道,冷清得有点肃杀。

胆敢在那天走上街头的,都是那些盼望着日本人打进来的汉奸。

有人说中国从来都不缺少汉奸。

虽然日本人占领了武汉,但武汉大学的校园里却异样的清静,刚刚进城的日本人显然还腾不出时间来骚扰这里。

程正鹏约了自己的好朋友张绍峰和李亚菲一起来和自己的恩师郭子舟告别,他已经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他就要投笔从戎,将要追随撤走的部队,拿起枪来保卫自己的国家。自武汉会战这四个月来,他是学生抗日救国的参与者、组织者。虽然日本人的报复还没有来,但他知道,那些汉奸为讨好日本人,迟早会把他供出去,到那时再想走,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虽然外面完全笼罩在日本侵略者的淫威中,可在教授家里,他和同学张绍峰却因为要参加哪支部队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程正鹏要参加的是国军部队,而张绍峰却建议他去参加八路军。国共合作抗日前,虽然他俩关系不错,但程正鹏始终对共产党心存疑虑,而张绍峰对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似乎却特别向往。

旁边的女同学李亚菲看到他俩已经争得面红耳赤,于是劝说道:“投笔从戎,那是为了消灭敌人,保家卫国,你俩也不用争了,按理说,哪支部队抗日就加入哪支吧。”

郭教授此时也才有机会说话,他说:“我觉得亚菲说得对。目前和日本人作战最多的是国军,我支持正鹏加入国军。话说回来,你俩都不是当兵的材料,战争一旦结束,我希望你俩都回到学校来,完成你们的学业如何?”

李亚菲拍手说:“老师这个办法好。要不你俩一个参加国军,一个参加八路军,比一比,看哪个杀的敌人最多。”

端菜上来的师母笑着说:“亚菲这话有意思啊!”

师母才这样说,李亚菲的脸竟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赶紧分辩说:“师母,我有哪样意思啊!”

郭教授打趣地说:“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这层?是有点意思。”

程正鹏和张绍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不明白老师和师母的话是什么意思。

师母说:“我说你俩是真傻还是假傻?”

他俩还是有点莫名其妙地看向老师和师母,再看向李亚菲时,李亚菲却转身进了厨房,去帮师母端菜去了。可客厅里的说话声她还是能清楚听到。

程正鹏说:“老师,到底她是什么意思?我俩真不明白。”

郭教授说:“真不明白?”

张绍峰说:“云里雾里的。”

郭教授说:“让你师母说。”

师母说:“你俩呀!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古时候是不是有比武招亲的故事?全武汉大学的人都知道,你俩都喜欢亚菲,她的意思是将来哪个杀的日本人多,她就嫁给哪个呗!”

端菜上来的李亚菲此时脸红得像个苹果,她分辩说:“师母,我哪有那个意思啊!”

郭教授说:“看、看、看,事情总是朦胧中最美妙,说穿了就没意思了吧。”

师母说:“那是,我就是快人快语的,来来来,都坐下来,先不管亚菲有没那个意思,这小日本占领了武汉,我也不敢去菜市场买菜,恐怕也没人敢去卖菜,这些都是前些天买回来作预备的,随便做了几个菜,算是给你俩践行吧。”

他俩对望了一眼,坐了下来,感激地说:“谢谢师母!”

郭教授端起酒杯,示意他三个也端起酒杯。郭教授说:“今天还有酒有菜,不错了。你们要做的事,都是民族大义,我支持。来,为早日将小日本赶出中国,也为你俩能立下战功,干了!”

第一杯酒干了。师母连忙招呼着说:“吃菜吃菜,都说吃酒不吃菜,醉了莫要怪哩。”

郭教授看向师母说:“你也提一个?”

师母诧异地说:“我也提一个?”

郭教授说:“以我,他们叫你师母,你也是他们的老师,当然得提一个。”

师母说:“好,我提一个。来,俩傻小子,亚菲,今日一别,不知何日相聚,为赶走小日本,为我们早日相聚,干了!”

按师母的提议,大家又干了一杯酒。

郭教授站起来,亲自把大家的酒杯倒满酒后,坐下来说:“这第三杯酒,应该由亚菲来提了。”

也许是喝了两杯酒,李亚菲的脸此时更加红透起来。她本来就是校花,没有之一。此时的她,因娇羞、因酒精的作用,看上去更加妩媚、更加美丽。

她端起酒杯站了起来,程正鹏与张绍峰也赶紧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郭教授及师母也站了起来。

李亚菲双手捧着酒杯,妩媚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大家也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说话。

李亚菲环视大家一圈后说:“这杯酒敬两位敬爱的老师,也敬两位亲爱的学长。感谢两位老师把我当亲闺女一样爱护,也感谢两位学长把我当亲妹一样呵护。这就要和两位学长分别了,赶走了小日本,不管两位学长身在何处,两位老师作证,学妹就嫁给军功最多的那一位。哪怕你已经娶妻生子,我都愿意做你的妾。干了!”

程正鹏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而张绍峰的泪水直接哗啦啦掉了下来。他俩端着酒杯,相对无语。此时,他们都知道,说任何话都显得多余。

郭教授也是眼含热泪地说:“亚菲的话豪气干云,让我这个年过半百的人也顿生豪情壮志。我泱泱中华,有你等青壮,何愁小日本不除?来,两位,如果你们真敢在驱逐小日本成功之日娶妻生子,别说是我的学生。干了!”

程正鹏和张绍峰的另一只手已经紧紧握在一起,他俩异口同声地说:“两位老师作证,我们和学妹今天定下的这是死契!干了!”

大家干了杯中酒,师母笑呵呵地说:“都坐下,吃菜,吃菜!”

不想,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哟,家庭宴会,好热闹啊!”

随着声音,一个西装革履,看上去也有四十来岁的人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郭教授的脸色顿时大变,手中的筷子滑落掉在了地上。

程正鹏和张绍峰他们不认识来人,看到老师竟然如此惊慌失措,脸色顿时变得紧张严肃起来。

来人不慌不忙地弯腰拾起郭教授掉在地上的筷子,笑呵呵地说:“老朋友,多年不见,故人来访,也不至于惊喜如此啊!这仨座上宾,是老朋友的高徒吧?”

郭教授就那么失态片刻,脸上立即有了笑容,没有回答来人的话,却对程正鹏和张绍峰下起了逐客令:“你俩不是有事要办么?干嘛还杵在这里,还不快去?”

程正鹏和张绍峰看到老师严肃的表情,他们了解老师从来说一不二的性格,双双朝老师和师母抱拳,也朝来人客气地点头致意,随即转身离去。

李亚菲也赶紧说:“我去送送他们。”

郭教授说:“他们去去就回,有什么好送的。坐下,陪陪我这个老朋友。”

李亚菲刚刚迈出的脚步生生收了回来,回到原位坐了下来。

师母拿出了一副新碗筷和酒杯,招呼来人坐下来。

来人坐下后看着郭教授说:“老朋友,我这个不速之客是不是扰了你们的兴致?那真是多有得罪了!”

郭教授给来人的酒杯里倒满了酒,端起杯子说:“既是老朋友,中国有句老话,来的都是客,说什么打扰的话?再说,你们还需要请柬?来,伊滕君,干了这杯酒再说。”

伊滕听到郭教授的话,脸现尴尬,他知道郭远樵话里有话。但瞬间即堆上一脸的笑说:“来,为我们多年未见,干了!”

3

003\死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