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三八大盖>005\吴氏祠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5\吴氏祠堂

小说:三八大盖 作者:安南十八子 更新时间:2018/8/31 20:30:39

005\吴氏祠堂

1938年10月

日近中午,金鸡谷的浓雾已渐渐散去,原始森林里的光线虽然不是很明亮,但比起早晨时,能见度已经有了明显的提高。虽然光线显得明亮得多,但原始森林里仍然透着丝丝凉意。

日军中佐伊滕率领的日本兵沿金鸡谷原路返回,寻找失踪的士兵小岛一男。

山谷的半山腰,散落着几户人家。率队的伊滕中佐手一挥,这队日本兵小心翼翼却如狼似虎般地朝这几户庄户人家扑去。

这是一个拥有七八十户人家、极为普通的村子。不同的是,这几户人家的房子都是并行排列,不像别的村子,住房都是散落在不同的地方,虽然有七八十户人家,到有点街道的样子。农具和柴禾都整齐地堆放在屋外,这条看去只有百来米的“街道”却是十分的整洁,从这点看上去,这个小村子,似乎又和别的村子有着太明显的区别。

村子极为静寂,并没有人走动。

村子的尽头,一幢砖瓦结构的房屋有点鹤立鸡群的样子。

伊滕率领着这队日本兵来到这个屋子前停了下来。伊滕抬头打量着这个屋子,紧闭着的正门上,“吴氏祠堂”四个字显得格外醒目。伊滕正正衣冠,左手紧紧握着指挥刀的刀柄,就要进去。

松根少佐挥手让士兵都跟上,却被伊滕挥手制止了。

伊滕的手势很明显,他是要一个人进去。

松根少佐关切地提醒说:“伊滕君,小心!”

伊滕说:“这是中国人供奉祖先的地方,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伊滕伸手将大门上的一个铁环轻轻叩动了几下,接着屋子里传来声音:“谁呀?”

随着声音,紧闭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屋子里是个看去有七十来岁的老头,只见他一头银发,面目和善。看到伊滕和屋子外的日本兵,并没有一点惊慌的样子。

伊滕双手抱拳,按中国人传统习俗朝老者行礼道:“敝等路过贵地,不想雾大林深,迷路了,前来请老者指点迷津。”

伊滕说话时,到让老者面现些许的惊讶之色。站在面前的明明是个日本人,外面的十多个虎视眈眈的日本兵就是证明,可他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老者还礼道:“原来是老总呀,不知大军所去何处?怎么就会迷路了呢?”

伊滕说:“不敢有瞒老者,听说云中湖边有座百年古刹,心存朝觐之心,谁曾想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老者说:“原来如此啊!那百年古刹历经战乱,早已三观全毁了。老总如执意前去,沿山谷直走二十来里就到了。”

两人隔门说话,老者也没有打算请伊滕进屋的意思。伊滕说话时,眼睛早把门内的院子打量了一遍,心存希望几带恳求地说:“敝等路过贵地,在这原始森林里瞎转了几圈,早已经累得口干舌燥。老者可否行个方便,讨杯茶喝?”

听伊滕这样一说,老者笑呵呵地说:“看我,光顾着说话,却忘了礼数了。这荒野山村,茶是粗茶,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只是,老总身具兵器,怕有不便啊!”

老者话毕,伊滕恍然大悟般地自责说:“是我失礼了。”

他解下配刀和配枪,递给松根少佐,惮了下衣服,表示身上再没有一样武器了。

老者礼貌地说:“老总请!”

伊滕也十分礼貌地说:“老者请!”

进得屋子,迎面是一个稍为宽敞的厅堂,厅堂正面,香烟缭绕,供奉着几十个灵牌。伊滕伫立,竟然朝这几十个灵牌鞠躬。

伊滕鞠躬时,老者在上首还礼。伊滕鞠躬完毕,老者伸手朝侧房引领说:“老总请!”

进得侧房,竟然如厅堂般一尘不染。一个看去有十二三岁的少年奉上茶来,鞠躬后离去。

伊滕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这个少年,只见他面色红润,举手投足中规中矩、落落大方,到是训练有素的样子。

老者朝伊滕微笑示意说:“老总请用茶!”

伊滕在老者对面坐下说:“如此,打扰了!”

伊滕喝了口茶,禁不住赞叹道:“好茶!”

老者微笑始终挂在脸上,听伊滕赞叹茶,礼貌地说:“山野村夫解渴之用,到让老总见笑了。”

喝了茶,伊滕似是无话找话,又似是闲聊地说:“这个村子,人家不多,到却也是建筑有序,却不见有人走动,到有几番神秘似的。”

听伊滕这样一说,老者呵呵笑道:“老总有所不知,时值金秋,正是收割季节。村里也只有十来个青壮,此时正忙于田间收割。老朽得众人抬爱,推为族长,平时就负责照管打理这祠堂,不然此时也在田间劳作去了。”

伊滕又一次恍然大悟地说:“原来如此啊。敝等初到贵地,不敢造次,只是有件事想请教。”

老者始终脸露微笑。这个能说一口流利中国话的日本人,有道是善者不来。这一切礼貌客气的背后,正应了中国那句俗话‘将求于人,则先下之’。他知道,这个日军军官不会无聊无事跑到他这里来讨茶喝。他微微点头,示意来者说下去。

伊滕说:“敢问老者,这金鸡谷到云中湖,可否有什么武装?或者说有什么仇视大日本皇军的势力?”

老者听伊滕这样问,禁不住有点震惊,惊讶地问:“老总何故有此一问?”

伊滕放下杯子说:“不敢有瞒老者,敝等从金鸡谷谷口而来,还没到云中湖,却有个士兵无故失踪了。能在这里遇上老者这样的智者,也是迫于无奈,才敢打扰,还望见谅。”

老者惊讶地说:“士兵失踪?这乾坤琅琅,来往的都是山野村夫,这样多年来,你还是老朽看到的第一个拿枪人。贵军士兵哪会无故失踪?据我所闻,士兵开小差的事时有发生,贵军那个士兵,是不是开小差了?”

伊滕脸色拉了下来说:“开小差,重庆军可能有,但大日本皇军的士兵绝对没有开小差的事。”

老者还是微笑着说:“如此说来,老朽愚笨,怕是帮不了你了。”

伊滕没好气地说:“难道这山村野外,还有吃人的妖怪不成?”

老者说:“这原始森林里,豺狼虎豹横行,就是我等山野村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不敢只身到森林里转悠。要不贵军再到森林里找找?”

话说到此,再说下去,只有翻脸了。伊滕明白,自他进入这个院子,喝着茶,说的都是于理于情的话。老者自始自终没有一丝慌乱,甚至从他的眼睛里也寻找不到一丝做贼心虚的神情,如果就这样和这个看上去德高望重的老者翻脸了,对他将来要在这一带做的事那可是极为不利。

伊滕站起来,鞠躬说:“打搅了。谢谢老者的茶,他日有缘,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老者起身还礼说:“中国有句话,叫‘来的都是客’。客人来了,虽是粗茶淡饭只要不嫌弃,那也得尽地主这谊,千万不要客气了。中国人还说‘客随主便’,要是客人有那非分之想,主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说完这几句话,老者的脸上仍然微笑着,然后大声说:“小牛,送客了!”

听到老者的招呼,之前奉茶上来的那个少年从屋内出来,朝伊滕客气地鞠躬说:“请!”

走出祠堂的伊滕接过松根少佐递给的军刀和配枪,低声说:“这个地方不简单!”

松根少佐也是压低声音说:“伊滕君的意思是他们抓了小岛君?”

伊滕说:“八九不离十。”

伊滕的话音才落,松根少佐拔出指挥刀,正要下命令,伊滕轻声但却严厉地说:“你要干什么?”

松根少佐说:“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小岛君啊!”

伊滕看了眼祠堂,只见老者还是微笑着,双手抱拳,在给他们送行。老者自始自终淡定自若,让伊滕感到心虚和发慌。他知道,要是没有万全的准备,中国人不会让这样一个老头子来会他的。

伊滕朝老者还礼后,转身对松根少佐低声命令道:“开路!”

3

005\吴氏祠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