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三八大盖>024\还我本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4\还我本姓

小说:三八大盖 作者:安南十八子 更新时间:2018/9/12 10:00:23

024\还我本姓

1939年2月。

日本人占领的武汉,空气如同季节一样,阴冷得可怕。对普通百姓而言,过的是日子。

日本人来了,更多的是担惊受怕,生怕什么时候招惹上日本人,惹来杀身之祸,除非生计所迫,他们一般不会上街走动。

很少人走动或没人走动的大街,远比山间恐怖。因为你不知道在街头的某个角落,会隐藏着什么会出现什么。

武汉的街头变得冷清,连繁华热闹的汉正街也不例外。

汉正街上,与“欣欣文具”店一街之隔,有个杂货铺叫“吴记杂货铺”。

七、八十岁的老武汉也说不清楚,这“吴记杂货铺”在汉正街上已经开了多少年。在这个杂货铺里,以前能买到虎皮之类的一级兽皮。再后来,没了虎皮那些珍贵东西,但那些珍贵的山货、土特产、名贵中药材什么的应有尽有,即使断货,不久又能很快补上。再后来,这个杂货铺的货物越来越杂,油盐柴米几乎应有尽有。

杂货铺的掌柜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代,但他们都能与邻里和睦相处,生意做的是价格公道合理,童叟无欺、有求必应。

吴掌柜的总是那样笑容可掬,伙计个个热情周到。遇到年纪大的,买了东西,伙计常常是送货上门,遇到一时缺钱的,还可以欠帐。一时还不上钱的,这吴掌柜的也不派人催欠,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去销帐。遇上那生活困难,确实拿不出钱的,吴掌柜还会当着你的面,把欠单划掉。这样,那些想赖帐的人也觉得不好意思,会主动前去清了帐。这些年来,生意不愠不火,却似乎又在平淡中透着兴隆。

日本人虽然视中国人的生命如草芥,但总体上也不限制中国人的互相往来,许多商店因怕招惹上日本人,不敢进货,有的甚至关门大吉。“吴记杂货铺”照常进货、照常经营,生意似乎反而比以前更加兴隆一些。

这一天,“吴记杂货铺”却一反常态,早早关了门。

夜幕降临,一辆装满酒坛子的马车从后门悄然朝城门驶去。

马车上除了伙计外,另一人正是杂货铺的大掌柜。

马车快出城时,被城门处的日本兵拦住了。

一个日军少尉上前来,拦住马车用日语叽哩哇啦说了几句什么。

伙计一脸茫然地看向掌柜的,掌柜的听不懂日语,同样也是一脸茫然。

这时候,从日本人的哨楼里跑出来一个翻译,手里拿着一只鸡腿,嘴里咀嚼着鸡肉,指着车上的酒坛子说:“太君问你,里面装的什么,要到哪里去?”

看到日军翻译官,吴大掌柜赶紧掏出两块银元递给翻译官说:“我们是吴记杂货铺的,要去乡下的酒厂进些酒。这是太君司令部订的货。”

翻译官朝日军军官同样叽哩哇啦了一阵,日军军官上前来,仔细检查,嘴里又叽哩哇啦说着什么。

翻译官说:“太君说,中国的酒没有大日本的清酒好。”

吴掌柜连连点头说:“那是,那是!”边说还边向日军军官竖起大拇指说:“清酒,这个!”

日军军官看到他称赞清酒,大声说:“你的,良民大大的,开路开路的!”

看到吴掌柜的还愣着,翻译官说:“太君让你快点走!”

吴掌柜和伙计向日军军官连连鞠躬,坐上马车快速出城。

出了城,伙计说:“好险!”

吴掌柜朝身后日本人的方向吐了一口痰说:“呸!妈的,清酒比马尿还难喝!”

伙计听到这话,回头问:“掌柜的,你喝过清酒?”

掌柜没好气地说:“老子想象的,不成?”

走了又一会,掌柜的说:“御了坛子,加快速度!”

伙计停下马车,掌柜的也没有闲着,帮忙伙计把酒坛子从马车上御到路边,集中隐藏起来。

重新坐上马车的掌柜说:“加快速度!”

伙计朝马儿抽了一鞭,马儿迈开蹄子,朝黑暗中的深山驶去。

初春,铜鼓峰上的积雪还没有化去的意思,小月岭周围邻近山头的那些树枝,却迫不及待地开始孕育新芽。桃树、李树开始露出点点新绿。

也许要不了多久,这里将会是个山花烂漫的世界。

两骑快马朝小月岭急驰而来。

来到村口,两骑快马同时停了下来。

其中一个骑在马上的人说:“柱子,去几个人,把山下的东西搬上来。”

看去原本空空的村子里,竟然有人应声道:“得令!大掌柜,六爷祠堂有请!”

被称为大掌柜的大声说:“知道了!”

两人下了马,竟然又有两人从村里不知什么地方出来,伙同刚才陪着大掌柜的人把马牵走了。

大掌柜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朝祠堂走去。

他不是别人,正是“吴记杂货铺”的大掌柜吴福。

吴福来到祠堂门前,大声禀报说:“叔,侄儿吴福求见!”

祠堂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六爷笑呵呵地站在厅堂中说:“福儿呀,我想你下半饷才会到哩!”

吴福跪下来磕头说:“侄儿得令,不敢有误,两天两夜都不敢休息。”

六爷说:“起来吧,这一路辛苦你了!”

这吴福是六爷二哥的儿子。而之前出现的老三是大哥的儿子,老四则是四哥的儿子。可他们却按出生的先后排行。六爷的儿子本来排行二,却死在了一次意外事件中。

吴福刚刚进祠堂,秀迎出来大声说:“爹!”

吴福看到秀,也是一脸的惊喜,却故意沉下脸说:“没少给爷爷添麻烦吧?”

六爷笑呵呵地说:“不错,知女莫如父,说的太对了。”

秀撒娇地嗔怪道:“爷爷!”

六爷还是笑呵呵地说:“看看,你爹刚进屋,我可没告状呀!”

秀说:“爷爷,你的口气还不是告状?”

六爷哈哈大笑看着吴福说:“有吗?我有吗?”

秀再次撒娇地嗔怪道:“爷爷!”

六爷说:“好啦!不逗你了,快去告诉你三叔四叔,说你爹回来了!”

秀爽快地答应道:“得令!”

老三吴禄、老四吴寿进来,向六爷磕了头,再与长兄吴福相见。

不一会,柱子也抬着两只木箱进来,吴福打开来,箱子里俨然正是十多枝中正式步枪。

六爷兴奋地从箱子里拿出一枝枪,祥子递来一块抹布,六爷抹掉黄油,激动地说:“好枪!有了这些东西,我们也可以和小日本干上一场了!”

六爷把枪递给祥子,祥子把枪放回原处。六爷的眼光看向老三,老三吴禄赶紧说:“叔,华子最迟明天准到!”

六爷严肃地说:“以前我们对付的都是些小蟊贼,这次我们要面对强盗,日本强盗。就算搭上我小月岭宋氏后人这四百一十二条人命,也不能让小日本的阴谋得逞!你们都到齐了,我有个重大决定要向你们宣布。”

老大老三老四和所有的人都站起来说:“得令!”

六爷说:“柱子,祥子,请出祖宗牌!今天我们要还还原我们的本来姓氏,我们不在回避、不在躲藏,我们要让小日本知道,他们是在和谁斗!”

柱子、祥子大声说:“得令!”

此时,祠堂外聚焦了小月岭所有的人。

他们当中有妇女、孩子。

他们的都是那样的严肃,都是那样的期待。

六爷率领着老大他们出来。

六爷站在台阶说:“老少爷们,小日本来了。他们不是因为秀杀了他们一个士兵而来。他们是冲着我们的祖宗留下的东西而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今天,我们要还原我们的本姓了,大家告诉我,我们姓什么?”

台阶下所有站着的人都齐声回答:“宋!我们姓宋!”

六爷说:“是的,三百年来,我们隐姓埋名,为的是保住祖宗留下的宝藏,把他献给英明之君,造福百姓。可这三百年来,物换星移,我们的先祖没有把宝藏献出去,那是因为没有遇到明主。现在,军阀混战,他们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中,我们也没有把宝藏献出去的打算。可是,日本人来了,日本人是什么?”

六爷说到这,有意顿了一下。

台阶下的所有人异口同声答道:“他们是倭寇!小日本鬼子!”

六爷继续说道:“是的!他们是倭寇,是外族人!从今天起,所有在外面经商、从政、求学、从戎的人全部召回,我们秉承祖训,要死死在一起。我们不再隐藏了,我决定恢复我们的本来姓氏,我们不姓吴,我们姓宋!请祖宗牌!”

这时候,柱子和祥子抬出一块牌子,上面赫然写着:“宋氏祠堂”四个大字。

有几个人上来帮助柱子和祥子,把“吴氏祠堂”的牌子摘下来,换上了“宋氏祠堂”的牌子挂了上去。

只听老大吴福大声说:“跪!”

所有的人包括六爷,齐刷刷跪了下去。

吴福,不,此时应叫宋福,大声唱道:“一叩首!”

所有的人都磕下头去。

宋福继续唱道:“再叩首!”

“三叩首!”

当宋福宣布礼毕,大家这才站了起来。

六爷说:“我们宋氏后人,在小月岭已经生活了四百年,祖宗立下的规矩是什么?”

宋福站出人群大声说:“背祖忘义者,杀!”

宋禄同样站出人群说:“贪生怕死者,杀!”

宋寿同样站出人群说:“擅闯小月岭者,杀!”

突然一个人接着站出人群说:“有召不回者,杀!”

大家看到最后说话这个人,都显得有点激动和兴奋。他说完那句话后,立即朝六爷跪下说:“爷爷,侄孙宋华给您磕头了!”

六爷看到宋华,开心地哈哈大笑着说:“华子原来已经到了呀!”

宋华紧走几步,朝六爷跪下说:“六爷爷,华子收到父亲传去的消息,就立即动身了。刚好赶上还姓这个大场面。爷爷,华子让你久候了。”

六爷开心地说:“没有、没有,你能夜以继日赶来,说明你是我宋氏好后生。你大伯搞来了一些枪,你挑选二十个子字辈的人加紧操练。我也想看看你这个国军的上尉连长是怎么带兵的哩!”

华子大声说:“得令!”

六爷说:“你刚刚来,先回去见过你的父母,明天就开始操练!”

华子一边答着得令,一边说:“爷爷,我给还你带来个孙媳妇哩!”

六爷刚刚迈出的步子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华子。

显然,华子的话让他感到十分的诧异。

华子从身边牵出一个年轻女子,年轻女子朝六爷跪了下去,嘴里说:“孙媳妇刘英给六爷爷磕头!”

六爷此时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更加严肃了,询问的眼光看向华子。

宋寿大声说:“华子,你、你怎么带个外人进了小月岭?”

华子去到刘英的身边跪下,看着父亲宋寿和六爷说:“爷爷,父亲,刘英她不是外人,是我们宋家的媳妇。”

宋寿说:“她姓刘,她还不是外人?”

华子说:“三百年来,我们宋家的男人,娶的都是外姓人啊,她和其她的婶子、嫂子并没有什么区别。”

宋寿说:“你那些婶子、嫂子都是附近的人,你糊涂啊!”

华子转脸看向六爷分辩说:“六爷爷,刘英她是中国人,家住天津,嫁给我之前,甚至直到今天之前,并不知道我们的任何家世。她只是离我们小月岭远一些,难道就把她当成外人?”

六爷当初看到华子带来个女子,开始表情还很严肃,那是华子没有按小月岭的规矩,让人去调查女子的家世。后来听到华子说的也确实是这个理。三百年来,小月岭最大的难题就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事。如果都不娶不嫁,小月岭早死绝了。如果要娶要嫁,必须经小月岭的元老会对所娶所嫁的家世进行全面调查。

华子未经元老会同意,就擅自带回来一个女人,甚至听到他们还结婚了,确实感到意外。所谓元老会,他这一辈的也只有他一个人了。而老大三兄弟三个,也没有经过拜祖确认。也就是说,华子这事,就是他一句话的问题。

只见他稍作沉吟后说:“华子这婚事,我同意了!只是祖宗有规矩,这小月岭,她应该去哪不应该去哪,希望你对她交待清楚!起来吧!”

华子和刘英叩头后欢喜地站了起来。嘴里不住说:“谢谢六爷爷!”

待刘英站起来后,华子又拉着刘英朝宋寿重新跪了下去说:“爹,儿子儿媳给您老磕头了!”

宋寿说:“爷爷都同意了,我也没话可说。只是,希望你俩在这小月岭好自为之!”

他俩站起来又要朝宋福和宋禄磕头。

只听宋福说:“这头就不用磕了。二十人我已经给你选好,明天就操练。要是练不好,你磕一百个头都不行!”

华子大声说:“得叔令!”

2

024\还我本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