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生有幸>第四十章 闺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章 闺话

小说:三生有幸 作者:后知 更新时间:2018/11/9 1:34:54

  云霄谷中,云霄峰上。

  祁连公主李青青与小师妹正在自己的闺舍中说着悄悄话。

  “师姐,这些天来你一直愁眉不展,东西都吃不下,消瘦了许多,师妹看着好心疼!你那师父既然已经变节,师姐你就别再牵肠挂肚的了。”

  “哎,都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但我师父此人,一生重情重义,这其间定有什么误会。”

  李青青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绣了一半的戏水鸳鸯枕巾,拿眼望向窗外。窗外花红柳绿、人影连连、欢声不断。今天七月初六,明日便是云霄宫一年一度的七夕盛会。

  七夕盛会是云霄宫每年最欢乐的一个日子。虽然每年这个节日,她并不是擂台上笑得最开心的女人,但看到师姐妹们能寻到如意郎君,李青青也替她们开心、为她们祝福。可今年萧合达的叛乱,这几个月来让她的一颗心,如十几个吊桶一般,七上八下。时而担忧自己皇弟李仁孝的处境,时而又对师父萧合达的安危忧心如焚。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连找她师父萧合达劝说一番都不成。手心手背都是肉,这无异于是骨肉相残。难怪她会愁眉不展、日渐消瘦。

  “师姐,既然你师父已经起兵反叛,便是与你们李家斩断恩义。你与你师父的过往之情,便也烟消云散。何必再为此不能释怀呢?”

  “你不懂的,以我师父的为人,数十年的恩义,岂会说断就断?我师父一直因我父皇当年没有阻止金国吞灭大辽而耿耿于怀,但我父皇也的确尽了力,时也势也,无可奈何。这一点我师父也是知道的。今番起兵,怕是受了什么小人的挑唆。”

  “师姐啊,你就别操这心啦!我们平日读史,史书中不尽是男人们打打杀杀的故事?怕是对男人们来说,称王称霸才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你看,还是咱们云霄宫好。世代都是女子任宫主,世代都与外界相安无事,和和睦睦的多好呀!”

  “我的小师妹,你年纪尚小,有些事恐怕还不会懂的。天地之间,一直是男主外女主内,阴阳相济,方可融融恰恰;若是女主外男主内,则是乾坤颠倒、阴阳不调。咱们云霄宫太平倒是太平,可是除了如今咱们宫主一直未婚,以前的宫主,你有听过几个家庭幸福美满的?”

  “哎呀师姐,你这么说我倒是明白了,怪不得以前宫主的家事,师姐们都是讳莫如深。问什么都不肯说,有时候还故意背着我。”

  李青青苦笑道:

  “背着你也不能怪她们,宫主一直视你为衣钵传人,将来你便是咱们云霄宫的新一代宫主。师姐今日对你说这些,也是怕你将来的夫妻生活过上同床异梦的苦日子。你想啊,妻子雄起,却令丈夫雌伏,虽我云霄宫与世无争,可日子长了,难免好说不好听,家中矛盾日渐凸显。还给宫主的夫婿置了个谷主的名号,可是一切号令,皆从宫主而出,谷主只是个摆设,徒自掩耳盗铃罢了,于事何补?”

  这回轮到小师妹愁云惨淡,嘟着一张俏嘴:

  “人家才不要当宫主,人家要美满幸福的夫妻生活!”

  李青青被小师妹逗乐了,阴郁的心情暂时抛开:

  “哎呦,发花痴啊,小心宫主听见罚你噢!宫主可不是你不想当就不当的,咱们诺大的云霄宫,上上下下一千多口人呢!千万别耍小孩子脾气。”

  小师妹夺过床头李青青搁下的鸳鸯刺绣,一边摆弄一边气鼓鼓的说道:

  “对啊,还有一千多口人呢。所以呢,爱谁谁,反正人家不当!”

  “可不能这么任性。宫主将衣钵都传授于你了,这十几年来对你悉心栽培。我云霄宫之所以能百多年来太平无事,靠的就是宫主的武学震慑天下。”

  “人家哪有那么厉害,连个张石头我都打不过哎!哎呀对啦,师姐,那人家要是和你一样,找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做夫婿,是不是就可以家庭幸福了?”

  李青青笑道:

  “我的傻师妹,夫妻之间,岂是单单男强女弱那么简单?这不是定要东风压倒西风,亦或是西风压倒东风的问题。”

  小师妹求知的渴望写满小脸:

  “那是什么啊?”

  “起码,无论在内在外,做妻子的要给予丈夫足够的尊敬和体面。”

  “噢……”

  “懂了吧?”

  “嗯,还是不懂。不过不怕的啦,嘻嘻,反正人家又不和师姐一样急着要出嫁。”

  “是吗?”

  “是啊!”

  “可为什么师姐看见你今年做的泥偶却不是往年的小鸟啊小兔子什么的,而是一个白胖胖的傻小子,而这傻小子怎么看着像那个张石头呢?”

  小师妹瞬间一脸绯红:

  “讨厌啦师姐!人家这是先捏个泥人样子练练手,回头用面捏出来,好把他蒸熟吃了。谁叫他欺负我!”

  “呦呦呦呦,说得好厉害的样子,舍得吃了才怪!”

  “哎呀师姐!”小师妹立刻拿着手里的刺绣,撒娇一般攀上了李青青的香肩:

  “师姐师姐,你绣的鸳鸯好美啊!尤其你看这鸳鸟绣的,眉眼英气逼人,冠羽更是威武霸气,与我那未来姐夫颇为神似。师姐真是好绣工,师妹也想跟你学学耶!”

  李青青抿嘴一笑:

  “好啦好啦,你先别打岔,说句实在话,张石头还真没欺负你,倒是你将人家打得满脸是血。而且多亏了他,比武招亲之事最终弄得宾主同庆、皆大欢喜。”

  “师姐啊,你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一直忘了问你呢。”

  “什么事?”

  “你那天为什么会对张石头手下留情?”

  李青青诧异道:

  “我?没有啊……那张石头一身武功,诡异的很。师姐的确打不过他,是他对我手下留情了。”

  “不是啊,师妹见你从出发去大宋开始,便将一柄匕首藏在身上,须臾不离。上擂台还藏于袖内,想必是宫主传与你一发制敌的宝物吧?”

  李青青闻言笑道:

  “哪里有什么一发制敌,不过这匕首的确是一个宝物,并非宫主所传,乃是我的一位本家姑姑所赠。”

  “哎呀,究竟是什么样的宝物,让师妹也瞧瞧呗!”

  李青青从自己床下的箱笼中取出一柄匕首,郑重其事的交到小师妹的手中。

  这其实是把典型西北游牧民族风格的弯刀。只是刀身短小,还不到一尺长。刀鞘为银制,做工极为精美,正面缕空,雕有雌雄双鹿,抵头对坐,呈耳鬓厮磨的恩爱之状,惟妙惟肖。背景为花叶图腾,叶茎纹路甚至清晰异常。背面则是阳刻花纹,正中两只凤凰遨游相戏,十分喜庆。刀柄正反两面均镶嵌着名贵的宝石,俱是一红一黑,色彩反差极大,给人一种十分诡异之感。

  将弯刀从刀鞘中拉出,一股刺眼的寒光令人不寒而栗,其锋利可想而知。刀身的底部,刻着几行蝌蚪文,无人认得是什么字。小师妹好奇的问道:

  “师姐,这上面刻的是什么啊?”

  “是我们党项族部落里巫师所掌握的一种梵文,我也不认得,但是这把匕首上刻的梵文,我知道是什么字。”

  “哪些字啊?师姐快快告诉我。”

  “情一世,唯执子。求不得,毋宁死。”

  “好一句毋宁死!情之深、意之坚,令人感佩。只是……”

  小师妹仍有些迷惑不解,抬头问道:

  “师姐,这把匕首有何宝贝之处呢?”

  李青青慢慢的拿过匕首,轻轻地抚摸着刀身上那几行小字:

  “这把刀,其实是个情咒!”

  “情咒,何为情咒?”

  “以情为蛊,以死为咒。”

  小师妹惊讶地张大了小嘴:

  “师姐,你的意思是这把刀已经被种下了巫蛊?”

  “不错,这里面是有故事的……。”

  “嗯?讲啊师姐,人家想听嘛……”

  “好吧,你这个粘人精,师姐给你讲便是。”

  李青青慈爱地摸着小师妹的发髻,笑着讲道。

  “很久以前,我们李家先祖还未建立大夏国,那时我先祖神武皇帝有个姑姑,是我族中有名的灵女,颇通巫术。她暗恋我族中一名勇士,迟迟不敢开口,正待鼓起勇气表白之时,那名勇士从其他部落中抢回一名女子,十分喜爱,要与这名女子成亲。灵女伤心绝望之际,想到了一个补救的办法。她让族里最好的铁匠打造了这把刀,而后亲自沾着自己的血刻印下这几行字,将巫蛊封印其中。果其不然,第二天,那名勇士便托族老上门求亲,二人成就姻缘,百年好合。然而此刀是以情为蛊、以死为咒,戾气太重,所以灵女将这把刀束之高阁,并未传给自己的女儿。然而三代后,有女为求心上人将其取出,谁知心上人最终与她人成婚,当晚此女便意外而亡,之后此刀便深藏家中。直到我姑姑倾恋一名翰林,托我父皇做媒尚不可得,于是我姑姑便向灵女的后人求来此刀,没成想半月后这名翰林便登门求亲,便是我如今的姑丈。”

  “人家明白了,你姑姑将此刀传给你,助你去大宋喜结姻缘。怪不得师姐你将此刀带于身上、寸步不离,也怪不得我姐夫在擂台上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

  小师妹恍然大悟,忽然伸手将匕首抢了过来:

  “真的这么神奇么?那自然是咱们女子的宝物了!”

  看着小师妹捧着匕首啧啧称奇,李青青复又笑道:

  “这种玄而又玄的事,本就是传闻,你也莫要当真。或许都是凑巧而已,我也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带着它去了大宋。”

  “师姐岂不闻‘信则灵’吗?对了师姐,这把匕首有名字么?”

  “毋刀!”

  “毋宁死、毋刀,好刀好名!”

  说完,小师妹忽然一脸娇态,搂着李青青的胳膊摇晃着求道:

  “师姐,我的好师姐,你一向最疼樱樱的是吧?”

  “是啊,这还用问吗?”

  “那你看哈师姐,再过几个月,姐夫就要来娶你了,是不?对吧,那这把匕首呢,师姐你便留之无用了,是不?对吧,那这把匕首,师姐就送给洛樱吧,好不好嘛,师姐?师姐……”

  面对这个小师妹的撒娇,别说男人,就算是女人,这世上怕也没几个能不答应的。可是李青青却十分的犹豫:

  “师妹,不是师姐小气。如今这把匕首在我这里,的确已经留之无用了。可是此刀种有情咒,而且是死咒,戾气太重。若是心愿不成,则主人必遭反噬而死。虽说不可全信,但万一……”

  “师姐,那你为什么敢带着它去大宋?”

  “哎,师妹,早在十几年前,师姐就已经抱了必死之心。毋刀之咒,我又何惧之有?”

  “对啊,师姐岂不闻那卓文君有诗云:‘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若是求之不得,那么师姐,生与死又有何分别?”

  “师妹,别闹!你可不能轻言生死,你的肩上,可担系着咱们云霄宫的未来。”

  “不嘛,师姐……”

  二人正自闹着,房门却被推开。谷口那名素衣美人兴冲冲地跑进来道:

  “青青师姐,大喜啊!师妹先来讨一盘糖吃,嘻嘻!”

  “瞧你这慌慌张张的样子,何喜之有?”

  “我那传说中的姐夫李显忠将军和那个叫张石头的,领着一群人到了谷口,要来求见师姐。”

  素衣美人一边说一边模仿李显忠的神态举止,向李青青行礼道:

  “在下李显忠,此次前来,是想请见你们云霄宫弟子、祁连公主李青青。”

  “如今才七月初六,他父母孝期未除,怎会前来?小蹄子,你敢骗我?”

  李青青作势欲打,素衣美人却笑着喊道:

  “大家快来评评理呀,青青师姐耍赖不给喜糖啦!”

  门外顿时有许多师姐妹围了进来。李青青玉手扬到素衣美人的头上,素衣美人反而得意洋洋的闭上眼睛,不闪不避。

  “难道他真的来了?”

  李青青的手停了下来,声音有些颤抖。

  “千真万确,绝无半句虚言。师姐,我可没让别人传信,一路飞奔,抢了熙澜她们的吊篮,跑来与你报喜的,少妹妹我一颗糖,哼!”

  “会不会是有人冒充?”

  “不会的!那李姐夫和那张石头的相貌,与洛樱师妹描述的几无二致。尤其那个张石头,果然憨态可掬。我与小雪夸他的马俊,他居然以为是在夸他,还忐忑不安的说……”

  接着,素衣美人又学着张石头说道:

  “俺俊是俊了点儿,可离一表人才还差一些。”

  满屋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

  李青青与小师妹不约而同,惊喜的望向还在小师妹手中的那把用生命作为情咒的匕首——毋刀。

  果然……

  信,则灵!

0

第四十章 闺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