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变脸>第一章 暗流汹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暗流汹涌

小说:变脸 作者:骄阳皓月 更新时间:2018/8/31 17:08:57

1945年初,魔都,依然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日本人的枪炮,似乎没有给这座多灾多难的城市,带来什么根本性的改变。大上海的霓虹依然彻夜通明,大烟馆依然烟雾缭绕,侵略者、汉奸、青帮、地痞依然横行在大街小巷。只是,那淡薄的晨雾中多了刺刀上反射的寒光,那清新的海风里带了革命者鲜血腥甜。

“卖报、卖报……”街边回荡着报童清脆的叫卖声。

路边的早餐铺,一位年轻男人面向里坐在长凳上,他划燃一根火柴,点上一支香烟,噙在嘴角,烟雾袅袅升起。

伴随着叫卖声,一个瘦弱的男孩怀抱着一摞报纸走了过来。

年轻男人左手食中两指夹住香烟,吐出一口烟雾。轻轻翘起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对着报童招了招。

报童乐颠颠跑过来,递上一份报纸,接过年轻男人付给的钱,道谢后继续叫卖。

年轻男人再次叼上烟,双手展开报纸。报纸的头版写着《夜来香》再次风靡上海,大东亚共荣万岁。用手指弹掉烟蒂上残留的烟灰,年轻男人的目光在报纸上缓缓移动,最终停留下来。报纸的中缝里,有一条租房广告:荟萃巷全屋出租,有意者与芦安先生电话联系。电话号码是5164。

报纸放下,年轻男人离开早餐铺,叫来一辆黄包车,匆匆离开。黄包车夫的

双脚急促地奔驰着,很快来到了翡翠巷,黄包车上的男人不时地向路两边张望,

远远地看到一座二层小楼,小楼二层的窗台上放着一盆茂盛的芦荟。

年轻男人走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下,身子靠在树干上,他掏出香烟,又一次噙在嘴里一支。

香烟在指间燃尽,手指轻微的颤动,烟灰落在地上。烟头落地,年轻男人伸脚踩灭。

逆光下,年轻男人的侧影有些模糊,他抬起头,阳光从一侧照在他脸上。

年轻男人叫王彦峰,是一名潜伏在汪伪政治保卫局的中共地下党员,代号‘尖刀’。

王彦峰看着对面的小楼,神情平静,紧抿的嘴角轻微抖动,眼中闪着泪光。此时此刻,王彦峰的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台上那盆芦荟,看着那盆代表安全的芦荟,王彦峰的心中充满激动。多年的沉睡,让他无比渴望听到组织的声音。多年的等待,终于换来了组织的消息。他是‘尖刀’,是楔入敌人内部的致命武器。他终于可以有所作为了。

王彦峰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迈步准备过马路。就在这一瞬间,窗台上的花盆跌落下来,随着花盆碎裂的声音,路中间是支离破碎的花盆和支离破碎的芦荟。

砰砰砰——

两层小楼上传来连续的枪响。

路人驻足抬头,脸上有着惶恐与惊悸。

二楼窗户,一人飞身跃下。来不及看清面容,那人已经落地,摔得脑浆迸裂。鲜血迅速蔓延浸染地面,遮挡了他的脸,只能看到他上扬的唇角。

路人哗然,四散奔逃。

王彦峰保持迈步的姿势,双腿僵在了路边。恍惚之间,路人的尖叫变得很远,周围的颜色变得灰暗。王彦峰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在身边划过,耳边只有一些难以分辨的虚幻的声音。他的世界里,只有那盆摔碎的芦荟,保持着翠绿。只有那滩扩散的鲜血,涂抹着鲜红。

人流在王彦峰身边涌过,有人撞在他身上,王彦峰趔趄了一步,从恍惚中醒来,周围重新变得喧闹清晰。他慌忙低头查看,撞在怀里的,是一个充满书卷气的美貌女子。

“小曼?怎么是你?”王彦峰惊诧地问道。

舒曼胸口起伏,眼中充满恐惧:“彦,彦峰哥。”

王彦峰抬头看四周。路人在逃,街角出现了一些黑衣特务。他皱皱眉,搂住舒曼避入路边正在关门的店铺。

两层小楼外,人群依旧在慌乱逃窜。街口的黑衣特务阻拦路人离开,路人与特务发生推搡。

砰,砰砰——

弄堂四处的黑衣特务纷纷拔出枪,凶相毕露,大声叫骂着。

小楼院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衣皮裤的精干女子带头走出来,她手中枪的枪口微微冒烟。高高挽起的发髻,高挺饱满的额头,女子的脸上写满不可一世的表情。这位嚣张跋扈的女子叫竹田英子,是一名特高课的王牌特工。

“全部带走!”竹田英子大声叫嚷着。

“是”身后的特务慌忙跑出去传达命令。

特务们持枪将围住的路人全部带走,有路人提出质疑立即遭到毒打。

竹田英子走到楼前的黑色轿车前,车窗摇下,后排坐着两个人。竹田英子低声与车内人交谈,车内人点头。紧接着,汽车开走。

竹田英子看着汽车开远,面无表情说道:“搜查!”

身边的特务齐声回答:“是!”

竹田英子带着身边的特务转身回楼里,进行又一次搜查。

看到特务们涌进小楼,王彦峰拉着舒曼走出店铺后门,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两人沿着街边的小巷迅速离开,枪响声、特务喝骂、路人的惊呼声越来越远。

奔跑中,舒曼脚步有些踉跄,她抬头看着王彦峰,几次张嘴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一个黑衣特务突然出现,用生硬的中国话大声呵斥道:“八嘎!跑什么,跟我回特高课。”

王彦峰松开舒曼,一个跃步迅速上前,一招击碎黑衣特务喉结。特务来不及反应就咽气了,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王彦峰把特务的身体拖到墙角,用杂物盖住。

舒曼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她双唇发白,贝齿咬住下唇,没有出声。

王彦峰搂住舒曼快速离开现场。舒曼咬紧牙关,一声不出,两人沉默而快速地拐过几条小巷,走上车水马龙的大街。

嘈杂声已经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商贩的叫卖声和汽车喇叭声。王彦峰再次松开舒曼的手,没有向舒曼看一眼,冷冷地说道:“回去吧。”

舒曼脸色微白,也没有看王彦峰,嘴里低声说道:“我想去苏州河,能陪我吗?”

王彦峰的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转过脸审视着舒曼,发现舒曼微白的侧脸带着一丝淡淡的悲伤。不等王彦峰回答,舒曼已经向不远处的苏州河走过去。

王彦峰沉思了片刻,慌忙跟了上去。

阴云覆盖了骄阳,苏州河上一片阴霾。河水平静无波,水面下暗流汹涌。天空倒映入河面,阴云压在头顶,倒影挤在脚下,天地间仿佛只有一点点的空间。

舒曼面向苏州河站立,抬头挺胸,眼前浮现出两层小楼下的惨状,联络人脑浆迸裂摔死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舒曼神色肃穆,声音铿锵有力。

王彦峰慢慢地走过来,目光灼灼地望着舒曼。舒曼的背影线条柔美,和声音对比强烈。

“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逝,来洗涤旧迹。”舒曼神情变得暗淡,声音清冷悲凉,“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

王彦峰走到舒曼身边,两人并肩而战,一起面向苏州河。舒曼眼角出现泪光,声音微微哽咽:“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王彦峰沉默,舒曼也沉默下来,两个人一丝不苟地站立,目光神圣。

良久,王彦峰缓缓地说道:“你不该说这些。”

“我知道。”舒曼没有看王彦峰,声音依旧悲凉。

“回去吧。忘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王彦峰扭头看着舒曼。

舒曼诧异地看着王彦峰,悲哀地说道:“他死了,我却要假装没有看到?”

“你还是没有看到的好。”王彦峰的目光移向了苏州河。

舒曼继续看河,表情冷冷的说:“我倒忘了,你们总是有道理说的。”

王彦峰叹了一口气,陷入了沉默。

“他在笑。”舒曼低下头,“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错。我只知道,他就死在我面前,我得做点什么。”

“如果竹田英子听到这些话,”王彦峰盯着舒曼,加重语气,“你就会被认定是共产党。”

舒曼转脸怒视王彦峰,没有说话,她的呼吸变得粗重。

王彦峰面无表情,伸手去拉舒曼:“我送你回去。”

舒曼用力甩王彦峰的手,恨恨地说道:“用不着!”说完,舒曼转身迈步,气愤愤往回走,慌乱中脚下踩到一块石头,身子向前倾倒。王彦峰伸手扶住舒曼,低头细看,舒曼的高跟鞋断了。

舒曼愤愤脱下高跟鞋,举手欲扔,又没扔出去。王彦峰看着孩子气的舒曼,叹口气:“你这样,你哥哥会担心。”

舒曼用高跟鞋指着王彦峰的鼻子,大声吼叫道:“有本事,你就让竹田英子把我也抓起来。然后随便给我扣一个,什么抗日分子的头衔。到时候,高官厚禄都是你的,何必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王彦峰不说话,拎起舒曼往前走。舒曼拼命挣扎,喊叫着:“你干什么,快松手!”

“竹田英子一定会审问今天抓到的每个人,她一定认为,他们当中就有她要抓的要犯。你再这么闹下去,就危险了。”王彦峰压低声音在舒曼的耳畔说道,舒曼看着王俊彦,眼睛眨了眨,停止了挣扎。王彦峰扶起舒曼,抬手叫黄包车,两辆黄包车在他们身边停下来。

王彦峰附在舒曼耳边低语:“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竹田英子嗜杀成性,我不想下一次看到,倒在地上的人是你。”

听完王彦峰的话语,舒曼愤怒的脸上有着惊骇,她犹豫了一下,坐上了黄包车。王彦峰上了另外一辆黄包车,车夫拉着黄包车离开苏州河,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上海繁华的街道上空压着层层阴云。

1

第一章 暗流汹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